711.第7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省里下了个通知下来。复制网址访问 ”姚宏进来便说道。
“什么事?”
“通知你与马市长明天下午到省里开会,不能缺席。”姚宏笑着说道。
“怎么搞的,怎么开会只提前一天通知?行吧,我知道了,你把我的工作档期重新安排一下吧。”刘伟名很无语地说着。省里面通知这些市一级主要领导开会起码都会提前几天下通知,像这种临时通知的很少,刘伟名想了想,可能有什么大事吧。
第二天上午,刘伟名就坐车去了岭南省省会岭山市,会议是由省长黄大生主持的,省w书记韩大成并没有出席。而在坐的基本上都是各市的一二把手。会议其实并没有任何重点,只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半个月过后,国家发改委会来岭南省调研,调研的对象是岭南省各个地级市单位。至于调研什么韩大成也没有说,韩大成只说了要认真对待。
不过,刘伟名还是在整个一个小时的会里听到了很多东西。虽然会上并没有任何人明说,但是刘伟名还是知道,岭南省是贫困地区,国家近来的发展方向就是西南这块欠发达地区了,而发改委下来调研工作就更加说明问题了。而韩大成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也就是让各个地级市的领导们重视,要想尽办法趁着这次发改委来调研的良机从国家手里多拿点政策,这对于本地区的发展是非常大的帮助。这么说起来,刘伟名也照样心动了。
散会的时候,马俊才走到刘伟名身边,笑着说道:“刘书记,直接回去?”
“对啊,怎么?马市长还有另外的安排?”刘伟名停下脚步笑着说道。
“哈哈,刘书记,现在天都晚了,开夜车不安全,我知道一个吃野味的地方,要不我们去吃点?”马俊才给刘伟名递了根烟说道。
“马市长亲自做东这个野味肯定不一般,我说什么都得去吃一回大户。哈哈。”刘伟名笑着说着,然后上了自己的车。
上车之后刘伟名对司机说道跟着马市长的车走吧,说完这句之后刘伟名就开始闭目养神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从前面开会时说到发改委他就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在国家部委工作,而且正是在发改委,这个人就是刘伟名最难忘记的一个老江映雪。
“不知道这次带队下来的是不是她呢?”
刘伟名如是想着,但是随即摇头苦笑,他知道,这种可能性不会很大,要知道,江映雪可是副部级的副主任,亲自带队下来调研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不过刘伟名还是忍不住这么想。车子跟着马俊才的车在岭山市左转右转,最后开到了一个郊区的大山庄里面。
“刘书记,这个地方还行吧。”
马俊才下车走到刘伟名车边边,等刘伟名下车了后说道。
“不错,绿树环绕,马市长选择的地方意境就是高雅。”
刘伟名恭维了一句。“刘书记这是真的夸奖了,刘书记,我还叫上了我的两位老朋友,何副省长和交通厅王厅长,希望刘书记不会介意。”马俊才一边领着刘伟名往里面走着一边说道。
“不会,这是难得的机会,对我们白山说不定会有帮助,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刘书记觉悟就是比我高啊。”马俊才是时机地说着。
“刘书记,可能要麻烦您先等一会儿了,他们可能要等一会儿才到,刘书记,我们到那边茶厅去喝会儿茶吧。”马俊才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刘伟名当然是客随主便了,马俊才主动邀请他来吃饭,他不可能不给马俊才这个面子。
“刘书记,关于这次发改委下来调研的事情你怎么看?”两人在茶厅坐下之后,马俊才依旧是给刘伟名散烟,一边散着一边说道。
刘伟名把烟点上,笑着说道:“发改委下地方调研可不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且这次还是这么大范围的,这件事情值得我们好好考虑啊。”刘伟名没有明说,打着擦边球道。
“是啊,是要好好考虑了。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啊,只要发改委那边能够稍微向我们白山市倾斜一点,那对于我们的帮助可是很大的。这个交通厅王厅长和何副省长与发改委一位司长都是老同学,而且听说关系很好。”马俊才若有所指地说着。刘伟名这才明白马俊才的意图,原来马俊才也是非常重视这个发改委的调研,而且行动迅速,一散完会就开始部署了。
刘伟名笑了笑,看来这马俊才是提前从什么渠道得到了内部消息了吧。不过,被马俊才这么一说刘伟名对这顿饭也稍微重视了一点了,虽然这两人一个是交通厅厅长,一个是没什么太大权力的副省长,在刘伟名眼里都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不过人家认识发改委的一个司长。发改委的司长相对于面前这些人来说级别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威慑力,可架不住人家是国家部委机构啊,即使你是一省大员,你还是得求人家。当然,想到这刘伟名也想到了自己的老江映雪,相比起这个司长来说,江映雪可是堂堂的副主任,只要江映雪说上一句话肯定比这个司长说的要有用的多。不过最后,刘伟名还是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他自觉地欠江映雪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江映雪有着她自己的生活和想法,刘伟名不愿再去打扰江映雪,虽然情感上的他舍不得如此,但是,刘伟名是个理智的人。
刘伟名想了这些之后对马俊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国家以后的发展重心肯定是发展大西南,这次发改委这么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地来岭南省调研就说明肯定是要在我们岭南省进行大动作了。这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时候我们只要能够争取从发改委手里多争取到几个项目,有国家资金的补助,这对于我们白山来说正是雪中送炭的事情。老马,我觉得我们应该分两步走,一方面我们要把自身的工作做好,要做出几个有创意有前景的大项目计划草案,到时候直接递给发改委去审核,只要能成一个我们的局面就能全部打开。另外,我们回去之后发动关系,看看能不能与发改委找到更加紧密的关系。”
“是这个道理,发改委关心的肯定只是大项目,对于小打小闹他们没什么兴趣,而小项目对于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我前面分析思考了一下,我们可以做两个项目的计划,一个是成立工业园区,有发改委和华正集团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在,我们完全可以申请成立国家级的工业园区,到时候这一大笔资金就足够让白山的经济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另外一个,我们也可以把我们准备成立中草药种植园区的构想报给发改委,虽然这个不一定成,但是多报几个有备无患。您看呢?”马俊才征求着刘伟名的意见。
刘伟名抽着烟慢慢地思考着马俊才的话,最后笑道:“这方面你比我在行,你看着办吧,我相信你。”刘伟名这么说也确实是相信马俊才,马俊才是位老将了,而且一直都在经济领域工作,就凭这相处的几个月情况来看,刘伟名自认为在干实事方面马俊才比自己更加有经验,术业有专攻,刘伟名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神。
马俊才看着刘伟名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尽量争取办到最好。”
接下来的饭局刘伟名保持了一定程度上的矜持,饭局上做东的马俊才,他不可能越粗代庖,而且,他自己本身的性格其实也并不十分的外向。饭局过后当然是麻将切磋时间了,麻将一直进行到晚上一点结束,当然,有输有赢,打的都是感情牌,没有像上下级领导打的工作牌一样,这里输赢都是自然而为,并没有特别的送钱伎俩。直到那位交通厅厅长和副省长离开马俊才和刘伟名都么有提一句有关于发改委的事情。刘伟名不说那是因为这事是马俊才张罗的,关系也是马俊才的,马俊才不说他当然不会说。而刘伟名分析马俊才不说的原因,要么是在来之前马俊才在电话里面就已经说过这个事情了,要么马俊才就是准备回去之后再找时间说这个事情。这种事情不管是在吃饭之前说还是在饭局之后说都要比在饭局上说要好。人家既然答应来吃饭了,就说明肯定是原因帮忙的,不然是肯定不会来的,所以,根本就必要在饭局上说这些影响兴致。刘伟名和马俊才都是第二天一早才乘车回白山的,刘伟名到办公室不久,姚宏得到消息便赶紧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秘书长,有什么事情啊。”刘伟名一边喝茶一边问道。
“刘书记,主要是为了您秘书的配备问题来的,伟龙同志和明杰同志不久就要下去任职了,您秘书一事必须立即解决好。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您对秘书的要求。”姚宏点头说道。
“这个事情让办公室去处理,你过问把把关就行了。至于我对秘书的要求,上次我选了王明杰做我的秘书你就应该知道我大概的标准了。当然,这次主要选拔一下年轻人吧,年轻人有朝气也肯学习,而且培养年轻人也是为党培养后备干部。你不说这个事情我倒是忘了,你去着手处理吧,越快越好,尽快上手我的工作也就不会脱节,不能影响王明杰和唐伟龙两位同志的上任啊。”刘伟名也才想起这件事情,于是立即说道。要知道,换个新秘书比较麻烦,一般交接工作起码都要大半个月的时间,要是换一个以前没干过秘书的就要更长时间了。这个刘伟名是非常清楚的。姚宏点头,再次出门。下午,就在刘伟名脑子里还在想着关于发改委这次下来调研的准备工作时,唐伟龙敲门进来。
“刘书记,刚刚有位办公室的女同志递了一份信进来,说是交给你的,你看看是不是看一下?”唐伟龙拿着一封信对刘伟名说道。
“女同志?什么情况?你看了没有?”刘伟名也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比较稀奇,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问道。
“我没有看,这是给你私人的信件,上面还有落款的。”唐伟龙把信递给刘伟名说道。
“我看看。”刘伟名更加觉得奇怪了,接过信看了看,只见信封上面写着“市委书记刘伟名刘书记收。”其余的什么都没写了,刘伟名看到这个奇怪的封面更加郁闷了,暗道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于是拆开信封,只见信封里面就一张信纸,刘伟名打开信纸,信纸上面写着一行字“男领导配女秘书的八大好处。”看到这刘伟名再次皱眉,暗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尊敬的刘书记,您好。我是市委办公室一科科长王婷婷,我个人对今年来官场上男领导不能配女秘书的隐性规定有些意见,在此,我总结了男干部配女秘书的八大好处,请刘书记批评指正。如下:第一,有助于男领导更加洁身自好。中国人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心理现象,即所谓的“瓜田李下。”或称世上没有不t腥的猫,凡是与瓜李鱼腥沾边的,都自然而然地成为怀疑的对象或理由。所以干脆给男性领导干部配个漂亮的女秘书,让他时时处于这种紧张的状态之中,不得不注意自身形象,更不敢轻举妄动。第二,有助于更多人来监督男领导。领导同志进进出出都随身带着个漂亮女秘书,必定会成为众人关注和监督的焦点,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来给领导干部提醒。而这位领导干部想不洁身自好都不行,至少他也绝对能做到“兔子不吃窝边草。”而且一旦他脱离女秘书单独活动,人家便会更加重视对他的监督。第三,有助于更好地实现男女平等。说到底,秘书只不过是个工作岗位,男人可以,女人也行,在这里是搞不得性别歧视的。现在女子哪方面不如男?男女平等讲了几十年,到了这时却忘了,怎么行?干脆给每位男领导尤其是关键岗位的男领导都配上女秘书,不是更能体现男女平等吗?第四,有利于防止一些不雅现象的发生。男领导带着女秘书出差,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子就没有机会接近男领导,客观上可以给男领导创造一个减少接触机会的良好效果。就是有关方面为男领导安排一些应酬活动时,有女秘书的保驾护航,领导同志犯错误的可能性也会小得多。第五,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虽然俗了点,但也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一般说来,男领导在异性下属面前总是要表现得更有能力、更有风度的,据说这是生物界较一致的特征之一。第六、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尊重妇女的社会氛围的形成。“红颜祸水。”,这是中国人古老的偏见之一,妲己、杨贵妃、陈园园,历史上许多名女人,就是以误国出名的。这样的封建陋习陈见在21世纪的“三个文明。”建设中是绝对不可以再让它有滋生之地的。对妇女必须有应有的尊重,那么最基本的就是不要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她们的头上去。少数男领导出事,难道真是那些女人的罪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关键是蛋本身的问题。第七,有利于男领导家庭的安定团结。配个漂亮的女秘书,男领导的家庭领导便放心多了。何以见得?因为女秘书的出现,客观上为她提供了一个监督者。男领导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毕竟在女秘书面前就得保持一点男子汉应有的修养吧。况且男领导的家庭领导也很清楚女秘书是组织上给配的,只是工作上的帮手,所以对她也可以非常放心。第八,这是关键的一点,有利于克服男领导配男秘书的诸多弊病。男领导配女秘书还有更多的好处,比如女秘书细心、谨慎等等。不为男领导配女秘书实在是一种人力资源上的浪费。所以我在这里强烈呼吁,即使不能给每个男领导都配上女秘书,但是,也应该给女人与男人同样公平竞争秘书职位的机会。刘书记,您是一位睿智的领导,我相信你绝对不是一般迂腐的老一辈领导人,在秘书女性化这个问题上你一定能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我在这里恳求你给予我一个公平竞争成为您秘书的机会,望批准。”刘伟名看完这封信后立即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随后大笑,拿着信递给唐伟龙,说道:“你也看看吧,这个女同志还是非常有个性的嘛。”
唐伟龙疑惑地望着刘伟名,然后接过那封信开始看着,当看到前面几句唐伟龙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了。就在唐伟龙还在看的时候,姚宏却又推门进来。
“什么事啊,秘书长。”刘伟名抬头望着姚宏。
姚宏看了看唐伟龙又看了看刘伟名,见也躲不过去了便直接问刘伟名:“刘书记,刚刚是不是有位女同志拿了封信过来啊?”
听过姚宏的话过后,刘伟名笑了起来,指着唐伟龙手中的信对姚宏说道:“在那呢,你要不也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