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第7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姚宏望着唐伟龙手中的信和刘伟名的微笑,有点错愕,但是还是接过唐伟龙递过来的信,开始看着。网 看完过后姚宏非常恼怒地说道:“这不是瞎扯淡嘛,她当这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说说吧,到底什么情况,她竟然会给我递这个信。”刘伟名随后收起笑容问道。
姚宏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坐在刘伟名对面开始说道:“情况是这么个情况,今天回去过后我就把办公室主任罗霄山给找了过来,就把物色新秘书人选的工作交给他了,我让他加紧,这个事情是不能拖的。不知道这丫头是从哪听到了你要重新找秘书的消息,下午一上班,就找到了我办公室,说是她要竞争成为你的秘书。你说这不是瞎扯淡吗?我当时跟她是好说歹说,道理都说了一大堆,可她倒好,就是不听,最后还说我重男轻女,歧视女性,差点没把我给气死。后来她可能觉得在我这也说不通什么,就说要直接来找你。我当时就给伟龙同志打了电话,让他千万不要放她进去见您。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她竟然递了封信过来。刘书记,对不起,这主要是我这方面的工作没有做好,让她打扰到你的工作了,我在这里做个检讨。”
刘伟名听过后,微笑着,随后说道:“这个王婷婷是个什么情况你清楚吗?”
姚宏稍微错愕了一下,随后说道:“本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她父亲以前是宁山县的副县长,也算是一位老同志的女儿了,不过早些年她父亲已经退了。今天她找了我之后,我特意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这个王婷婷是正宗的科班出身,本科生,毕业之后就直接分配在了市委办公室工作,今年刚好三十岁,丈夫是宁山县财政局的一个副科级干部,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据了解,王婷婷工作能力很强,特别是文字方面,特别提一下,她是文学系的。工作七年,从普通部员到正科级干部,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工作能力,因为她刚上班不久,他父亲就已经退二线了,而且他父亲在市委这边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力,所以她的升职应该不存在什么人情方面的问题。刘书记,我说说我个人的评价吧,这位女同志工作能力是毋庸置疑,但是,这思想觉悟却不怎么高,从今天这种种举动就可以看得出来。实在是不堪大用。”
刘伟名听过后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这种泼辣的个性很少在机关的女孩子身上见到了。哈哈,这样吧,秘书长你也不要对她有什么意见,女孩子嘛,都会有点小脾气的。你回去就直接告诉她,就说我说的,我不要女秘书。让她好好干好本职工作,秘书这个职位不适合她。”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要是位男同志,今天这个事情就必须严肃处理了。”姚宏说完后就离开了,唐伟龙也笑着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在刘伟名和姚宏等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男领导不能配女秘书,这几乎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了,因为哪个男领导都不想因为一个秘书的性别问题被人说三道四,瓜田李下,有些事情是有嘴都说不清楚的。而且,大家都配的是男秘书,谁愿意因为一个秘书的事情去冒天下之大不韪?不值得。当然,刘伟名也是这么想的。另外,在工作方面而言,女秘书在有些方面确实是没有男秘书占优势。当然,这个东西也不能一概而论,女秘书也有女秘书的一些长处,就像王婷婷在信里面所说的一样。但是,刘伟名却没有要用一个女秘书的打算,习惯使然,让他用一个女秘书,他自己就会第一个觉得不习惯,到时候别说办公了,自己就会别扭死去。当然,这只是刘伟名一个人的想法罢了。就在下午下班的时候,刘伟名习惯性地退后半个小时出办公室,然后直接去食堂。就在刘伟名出办公室门时,见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朝自己喊道:“刘书记,您好。”
刘伟名被突然之间出现的这个女人给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刘伟名这才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只见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很骄人,而让个刘伟名最惊讶的莫过于女人的脸庞了,因为女人的脸蛋长的很精致,总体上来说,这是个美女,在机关单位,这种级别的美女那是少之又少了。
“你是?”刘伟名被惊吓过后,站住身子问道。
“刘书记,这就是那个给您写信的女人。”唐伟龙附耳在刘伟名耳边说道。
“刘书记,您好,我是市委办公室一科的王婷婷,前面您看到的那封信就是我写的。”王婷婷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哦,你好,你的文采很好,分析也很到位。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刘伟名反应过来问道。
“刘书记,能不能给我十分钟?”王婷婷看了看左右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伟名笑了笑,从来没人这么跟他说过话。
“可是你要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得去食堂吃饭。如果你没吃的话就陪我一起去食堂吃点吧。”刘伟名望着面前这个与自己年龄差不了多少的美女说道。
王婷婷一听刘伟名的话,顿时便开心了起来,笑着有点腼腆地说道:“谢谢刘书记。”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对唐伟龙说道:“让食堂多加几个菜,多两幅碗筷,你也一起吃吧。”唐伟龙点点头,然后一边走着一边开始打电话。在去食堂的这一路上刘伟名只管往前走,并没有说话,而王婷婷也就跟着,她并没有觉得有太多的拘束,这让刘伟名有点刮目相看。一般的人在高于自己级别太多的领导面前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因为敬畏,所以便会拘束,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刘伟名径直来到食堂的包间里面,正准备坐下时被王婷婷给叫住:“等一下。”
“怎么了。”刘伟名觉得很是惊讶。只见王婷婷掏出纸巾开始擦拭刘伟名面前的椅子和桌子。
“不用擦了吧?他们都特意擦过的。”刘伟名有点汗颜地问道。
“要擦,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身上要是给弄脏了这影响就非常不好,所以,凡事都要多注意一下,领导形象很重要。”王婷婷一本正经地说着。
刘伟名苦笑着,然后问道:“现在可以坐了吗?”
“可以了,我给你倒杯茶。”王婷婷点头说道,然后给刘伟名从旁边的饮水机泡了一壶茶,然后又拿起刘伟名已经消毒过的碗筷在热水里面泡了一遍。一旁的唐伟龙就像是看戏一样看着,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你个臭小子。”刘伟名看着唐伟龙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骂道。
唐伟龙见刘伟名发火了,连忙摆正脸色,然后说道:“我去厨房看看菜。”然后溜也似的走开了。
“王婷婷同志,坐吧。不要忙了,其实我这人没那么多讲究的。”刘伟名望着还在忙着的王婷婷便开口说道。
“刘书记,恕我直言,作为一个领导,你必须要那么多讲究的。即使你自己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作为一个秘书却必须要注意这些问题。秘书的工作其实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照顾你的生活,另一方面是协助您的工作。就我个人而言,相比起协助您的工作,照顾好您的生活更加重要。只要照顾好了您的生活您才能更好的工作,另外,您的个人形象以及身体健康这是比工作更加重要的事情。刘书记,不知道您赞不赞同我的这句话?”王婷婷也不客气,坐在刘伟名面前望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有点错愕,然后说道:“我赞同。”
不过接下来刘伟名又说道:“但是我并不赞同用一个女秘书。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歧视女性,你的信我认真地看过,你说的一些话很有道理,这说明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同志,这很好。但是,男领导不配女秘书这个规定虽然没在任何文件中出现过,但是国内却基本上都墨守了这个行规,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引起别人的关注,这个你可以理解吧?”
“可以理解,不过刘书记,我还是想说说我对男领导不能配女秘书这个不成文规定的看法。虽然你说你不歧视女性,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是男尊女婢的思想在作怪。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看,女人从政做官的的确不多,只有新中国成立后,提倡男女平等,官场里才有女人的一席之位。假如每个领导都像你这样的想法,那好多“优秀。”的女人就失去了与领导接触的机会。领导不认识不了解她们,怎么去考虑提拔和重用?再说中央的红头文件明文规定,政fu机关里要配备一定比例的女干部,你这不是跟中央的干部政策相违背了吗?刘书记,我说一句冒犯的话,您作为一名新干部,作为共产d的省w书记,思想观念至今还僵化在孔老夫子的精神王国里,这与解放思想男女平等的今天相协调相适应吗?其次,你不了解女秘书在工作中的重要作用。男领导工作繁忙,日理万机,看文件,做报告,进机关,下农村,天天忙得不易乐乎。再加上迎来送往,应付上下左右各方面的关系,每天都累得有死有活的,若要配上女秘书,身子就轻松多啦。比如看文件,领导可以把它交给女秘书,让她阅读后简明扼要地一传达完事,这样可以减轻领导的负担,腾出时间和精力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女秘书做报告更有优势,一头披肩发,一张美人脸,往主席台一坐,魅力四射,光芒万丈,即使一句话不讲,也能把许多眼球吸引过来,更何况她是代表上级传达指示,谈国计民生的大事啊!再比如,上边来了人,领导派女秘书搞接待,细心的女秘书会把上边的人吃饭、休息、洗浴、跳舞安排得有条不稳,伺侯得舒舒服服。要是上边的人发现哪里出了问题和庇漏,想指责想发火想批评几句,只要女秘书抛上几个媚眼,送上几句温柔可体的话儿,上边的人就会转怒为喜,而后貌似郑重地道:下不为例,今后要注意喽!再其次,你是担心男领导配女秘书发生不应该发生的故事。刘书记,你多虑了,如果没有那会事也就罢了,真有那会事,还真是值得祝贺呢。男女同志,为了革命工作风雨同舟,并肩战斗,在共同的革命道路上有了感情,进而上升为“爱情。”,这是许多革命先贤走过的道路。宋庆龄女士当年就是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嘛。如果按这个的规定,他们能结成伟大的革命伴侣吗?话又说回来,即使绝对按这个规定办,就能确保某些领导在男女问题上冰清玉洁吗?”王婷婷接过刘伟名的话就像是在做辩论赛一样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后只能苦笑,但是却也觉得王婷婷说的句句都在理。刘伟名知道,这丫头一句句话都说这个规定怎么怎么地,但是实际上却就是在说自己。刘伟名不得不佩服这是个胆大的女人。这是完全置自己前途命运于不顾的做法啊。
正在这时,菜全部上来了,唐伟龙也进来了。刘伟名一边继续苦笑,一边说道:“来吧,都坐下来吃饭吧。”
“刘书记,其实我的要求不高,我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竞争成为您秘书的机会,我坚信,男秘书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一样可以做到,而且,我能够做的更好。”王婷婷最后望着刘伟名说道。
“如果您不答应,那就说明你是有性别歧视。”王婷婷在后面又加了一句。
刘伟名听过后哈哈大笑,然后问王婷婷:“你胆子还真大,你这么说我外加威胁你就不怕我真的生气吗?”
“你不会的,我之所以敢做的这么过火就是因为我认真地研究过你,我确认你不是一个小气量的人,而且你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按常理出牌的领导。就是因为确认这些,我才敢出言这么重、才敢不顾背上一个没有组织纪律没有政治觉悟的名头来争取这么一个机会。”王婷婷对着刘伟名嫣然一笑后说道。
刘伟名哈哈大笑,然后道:“吃饭吧吃饭吧,我都饿了。”
“不行,刘书记,你还没有答应我呢。”王婷婷不依不饶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