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第7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样吧,这几个你都安排时间见一下,什么时候你自己安排 谁先谁后你自己看着安排吧,安排好了把表拿给我看一下就行了。网另外,你文字功底不错是吧?过几天白山大学请我过去做一个关于经济改革方面的讲座,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因为我觉得要请也应该是请马市长而不应该是我,我是党委书记嘛。但是想想,既然人家盛情邀请了,那我还是过去一下。你找找相关的资料,帮我写一篇稿子,说实话,我这人对经济方面并不是很在行,让我站在台上就经济问题用这些书面语去向一群高材生们说上一两个小时,我自己都有点害怕。当然,我们具体只说一些关于经济改革的重要性,主要是针对我们白山市,这样让人更加有代入感,我也更加的好驾驭。”刘伟名合上王婷婷的笔记本道。
王婷婷接过笔记本很郑重地说道:“恩,好的。虽然我对经济方面也是一窍不通,但是,我想我会尽力写好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工作虽然重要,不过也不要太过于劳累,毕竟身体更加重要。”
“谢谢刘书记,我会的。”王婷婷对刘伟名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出去了。
其实,像决定见谁不见谁、谁先谁后这类事情都是刘伟名自己临时安排,而像这种去讲座上谈的稿子都是刘伟名说一下自己的观点然后市委办公室会安排专人去写。刘伟名把这些都交给王婷婷只是为了检验一下王婷婷的综合能力。第一个,把这个见谁不见谁以及谁先谁后的问题让她安排则是为了考验一下王婷婷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敏感性,这个非常重要,作为一个刘伟名这种级别领导的秘书,没有政治觉悟和敏感性那么几乎就等于多了一个文员和保姆罢了,而刘伟名想要的当然不是一个文员和保姆。而后者是为了考验王婷婷的文字功底和工作态度,文字功底很好理解,工作态度则是刘伟名知道她是文学系毕业,而且一直在市委办公室工作,所以,她与经济肯定是不搭界的,刘伟名让她来写就是看她以何种态度何种办法来完成这个工作。这里面是可以看出非常多的东西的。
一周之后,姚宏再次走进刘伟名的办公室,说道:“刘书记,省里刚下的通知,通知各市三天后必须要一个一把手赶到省里去开会,主要是去迎接发改委的领导。发改委的行程已经确定了下来,首先到岭山,在岭山召开一个碰面会,然后开始逐市进行调研。我们白山放在第三站,为期两天。”
其实这些事情并不需要姚宏这个秘书长来亲自汇报,不过姚宏习惯了对于刘伟名的事情都亲力亲为,第一是因为对刘伟名的重视,别人来做这些事情,即使是小事他也不放心。第二,则也有故意讨好刘伟名的意味。
刘伟名听过后点了点头,然后仔细思考着,随后才开始说道:“通知你发到市政fu那边了吧?你给市政fu那边通个气,就说我的意思是我代表白山去岭山开这个会,让马市长在家里做好准备工作。询问一下马市长的意见吧,如果马市长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回去立即去问,然后安排行程我计划。”
姚宏说完便离开了。
刘伟名敲了敲桌子,心里明白,要想从发改委那边拿到大头,自己这次是要从其他市领导那里虎口夺食啊。毕竟国家投资岭南省的总共资金肯定有限,就那么多,你白山市分多了,那么其它市就没多少了。但是这不是个讲情面的事情。刘伟名把马俊才留在家里是因为马俊才在经济方面还是很有能力,另外也是个有实干精神的人,而刘伟名自认为自己去玩玩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还可以,在经济方面绝对不如马俊才,所以,刘伟名便果断选择自己亲自去岭山,把马俊才留在家里看家。
最后,经过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办公室协商,由市委书记刘伟名带队,政fu那边由主管经济的副市长跟着。市委这边刘伟名就只带了市委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其余的都是政fu那边的人。因为,去岭山开会,肯定要与发改委的人进行面对面交流的,而这些事情基本都是政fu那边的事情。本来刘伟名是不准备带着王婷婷过去的,带着一个漂亮女孩子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招摇,刘伟名还真有点胆怯,而且也非常的不习惯。但是,最终刘伟名还是没坳过王婷婷的坚持。刘伟名感觉,自从王婷婷当了自己的秘书之后,自己与她的领导与从属之间的关系就完全反过来了,有时候好像她是领导自己是下属似的。
三天后,刘伟名带队去往岭山。看起来人员似乎挺庞大的感觉,其实加在一起也就十个人不到。而且每个人都有负责的那一块,这是按照刘伟名的要求办的,刘伟名最喜欢的就是人浮于事的感觉。
王婷婷坐在副驾驶室,她是个很认真的女孩子,在车上就不断地把刘伟名要用的资料又重新给检查了一遍,然后又拿出笔记本开始记着刘伟名在岭山要进行的工作。
“我说王婷婷同志,这些就暂时不用记了,我们去了省里要由省里统一安排。你现在记上了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刘伟名看着忙个不停的王婷婷笑着说道。
“有备无患,我怕到时候出差错影响了您的工作。”王婷婷一边说着一边合上笔记本。
“刘书记,能不能问您一个问题啊?只是私人的,与工作无关,你可以不理睬我的。”可能是坐在车上不说话让王婷婷有点受不了,她主动问着坐在后排的刘伟名,随即又觉得自己问的唐突,连忙补上一句。
“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理睬你吗?”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那我可问了哦。你看哦,咱们市里的这些领导都是带着家属把家安在白山的,为什么您就一个人呢?带着家属一起多好了,又能照顾家里又能在一起多好啊。”王婷婷随即问道。
“你这算不算八卦领导的私事啊?对于一个秘书来说这可是大忌哦,你就不怕我不高兴把你给开了?”刘伟名依旧笑着说道。
“不算吧?我只是随便聊聊天,这里又没有外人,再说了,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吧?而且我也说了,您要是觉得不想说可以不理我的。”王婷婷据理力争着。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我的家属没一起来跟你一个人的原因是差不多的。我爱人有自己的工作,而且还有两个孩子要带,这边的环境不是很好,所以我就没有带着一起来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哦,不过跟我的原因可不一样。”王婷婷有点落寞地说着,随即又对刘伟名笑了笑。
刘伟名显然不是傻子,但是作为一个领导他不可能也像王婷婷一样去八卦人家的家事,他本身也没有这种兴趣爱好。
“其实我一直都挺好奇一件事的,你年纪也就跟我一般大,却已经是正厅级的市委书记了,而我从毕业之后就开始进机关,一直都兢兢业业,然后努力向上,到现在也才是个正科级。这差别也太大了,刘书记,能教我点东西木?”王婷婷又换了个话题问刘伟名,紧接着她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太过火了,对方可是自己的领导,便又加了一句道:“刘书记,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政治觉悟,我现在没把你当领导,只把你当做一个普通朋友才这么问的。有外人在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刘伟名再次哈哈大笑,暗道这丫头倒还真的是这个样子,有外人在或者是在上班时间,是一个样子,和自己独处时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当然,司机是名老司机了,很少说话。
“普通朋友?你这个定义比较新鲜,不过我很喜欢。”刘伟名笑了笑说道,然后回答王婷婷的话道:“我升的这么快很好解释啊,外面不一直都在传我是标准,升的这么快是因为上面有人的缘故吗?”
王婷婷摇了摇头后说道:“您有在敷衍我了,没认识您之间我也是这么以为的,认识你了之后我觉得不是。第一,你没有身上的那种习气,你很和蔼,脾气很好。第二,你在政治上非常成熟,这是经过一步步磨练了才有的。而且我在决心要当您秘书过后就开始搜寻所有有关你的事迹,然后我就发现了很多问题。”
“哦。很多问题?说来听听。”刘伟名颇为好奇。
“我说了你不能生气,或许说是我用词不当吧。我感觉您的政治手腕很强硬,功底很厚。”王婷婷再三看了看刘伟名后说道。
“哈哈,你就直说我这人喜欢玩手段不就得了,还弄得这么文绉绉的。”刘伟名再次大笑。
王婷婷脸一下子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这么理解。”
“介意什么?其实那不叫什么手段,只是政治生活里的一种方式罢了,等你哪一天到了那个地位你就自然而然地清楚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他没有解释太多,他也不需要解释。一个政客不玩政治手段那玩什么?过家家吗?
“对,刘书记,我千方百计要做您的秘书其实就是想从您身上学到东西。”王婷婷这次很认真地说着。
刘伟名一愣,然后拿出一根烟准备点上,不过看到坐在前面的王婷婷又悻悻然地把烟给收了起来。
“没关系的刘书记,我对烟并不过敏。我爸是个老烟枪,我从小就是闻着烟味长大的,结婚后我老公也是个烟鬼。所以,我算是半个烟民。”王婷婷笑着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把烟点上,抽了两口开始说道:“王婷婷。”
“刘书记,您叫我婷婷就行了。”王婷婷开口说道。
刘伟名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叫出婷婷这两个字,他觉得太了,作为一个领导这么叫有点不好,然后刘伟名就直接跳过这个环节开始说道:“你很想当官吗?”
王婷婷愣了愣,然后说道:“刘书记,您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很势利有的女人?”
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道:“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用在你身上也同样合适。但是,我们做人做事要有自己的目标和准则。我们年龄差不了多少,但是我经历过的人和事都比你多,所以也就说两句。在官场里面,想上进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件好事。但是,我们从最初就应该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定一个准则。我这些年见过太多的人下马,进监狱的也不少,今天风风光光,明天就难狈不堪了。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坚持自己最初的原则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原则。我说的这些话的意思你懂了吗?”
刘伟名说的很隐晦,但是他知道,像王婷婷这种聪明的女人是知道刘伟名说的是什么意思的。
“现在外面流传一句话,说当官已经成为一种高危职业了,虽然只是一句玩笑,不过,却揭露了一种社会想象。确实,每年因为这种那种原因下马双规的官员很多,像我白山,这几个月来就不少。我与他们很多人都谈过,他们在刚开始也是怀着一个滚烫的心进入仕途的,但是,在一步步往上走,权力愈来愈大了之后,就开始迷失了自我,忘记了当初自己的理想,忘记了自己的原则,这结果本身就是可以预见的。我说这番话只是想给你一些忠告罢了,上次在全市的党员干部廉洁、作风大会上我也是这么说的。我只是很奇怪,一般女孩子很少有你的这种想法,当然,我没有任何歧视女性的看法,只是就事论事,你可别像上次一样给我戴一顶大帽子了。”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您是不是说一般女孩子都不会想着升官,只想着在家相夫教子对不对?”王婷婷听过刘伟名的话后也笑着问道。
刘伟名没有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我是个例外,工作就是我的全部。只要工作干好,一步步往上走我才能证明我的人生价值。其实刘书记,我没什么太大的目的和原则,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舞台,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什么权力什么金钱,那些我并不是很在乎。说到底,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个精神寄托。”王婷婷突然没有很低沉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