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第7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整个都看完了之后,刘伟名直接拿出其中两份,把其余的放在一边开始说道:“把原本的计划改一下吧,这次我们就向发改委推销这两个草案,一个是工业园区的,一个是建立中草药种植园区的 其余的中小计划就不拿出来了。网”
殷华这次彻底目瞪口呆了,他不明白刘伟名为什么临时变卦。
“因为计划临时有变,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尽量争取工业园区和中草药种植园区这两个大的草案通过一个,其余的中小项目我们多多益善,通通都上,能上一个就赚一个。但是,现在出了点意外的情况。”刘伟名看到殷华那不解的眼神开始解释着。
“今天我去接机,发改委带队的是一位副主任,是为女的,叫做江映雪。这位江主任是我熟人,我以前在江南省工作的时候,她是我的领导。我与她关系还不错,所以,我决定改变计划,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争取把这两个大项目都给拿到手,另外再向发改委说一下我们交通困难的问题。只要这几个目的能够达成那些中小项目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你要知道,如果通过了我们这两个大项目,在外面的人看来,只给了我们白山两个项目,但是,如果把这些中小项目都提上去,那这个数量就大了,到时候谁都不好说话。而且,这些中小项目我们自己也可以勒紧裤腰带解决,实在不行还可以找省里面打打秋风。你觉得呢?说说你的看法吧。”刘伟名慢慢地说道。
殷华沉静地坐在那,没有说话。随后才道:“如果刘书记有这层关系那对于我们白山来说真是太好了。只要这两个大项目能够拿下那么其它的那些小项目确实都无所谓了,而且,本身发改委就不太会理会这些小型的项目。我完全赞同您的意见。”
“恩,你等下给马市长汇报一下我的这个想法吧。如果他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按照这个来办。今天晚上我要去给发改委的这些领导接风,到时候我会去单独见一下我的这位老领导。你把这几份草案想办法给我打一份出来,当然,是不签字不盖章的,我给我的这位老领导拿一份过去,到时候她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另外,让马市长那边也运作一下在发改委的关系,我相信难度应该不大。如果马市长那边没有意见,那你们就立即转变一下你们的计划吧。”刘伟名做了一些安排道。
殷华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刘书记你放心,我这边完全没有问题。我等下就把这几份资料给你送过来。”然后殷华就出门了。
殷华出门之后,王婷婷才那这条烟进来。其实刘伟名把王婷婷支出去买烟也是因为这些话不适合让王婷婷听到,毕竟王婷婷级别太低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即使以前王明杰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刘伟名也会让他们出去,这是惯例。虽然这些事情不存在违法违规,不过却也不是些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小心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刘书记,你的烟。”王婷婷一边擦汗一边把烟递给刘伟名、刘伟名看着满头大汗的王婷婷,笑着问道:“怎么?你跑着回来的啊?”
“别人都说这抽烟的人没烟抽的时候就跟吸毒的人毒瘾发作一样,我这不是怕你难受就跑路去了嘛。本来是想让招待所的人帮我去代买的,不过想想,招待所的人哪敢要您的钱啊,到时候这点钱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口舌,我还不如索性自己去买了。我见你平时抽的都是这种就买了这么一条,听说假烟多,我让老板在烟盒上面签了字的,假如是假钱我就去换,他没法抵赖的。”王婷婷指着烟开始说道。
刘伟名听完后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开始拆烟。
“你笑什么啊?”王婷婷看着大笑的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你以前没买过烟吧?怎么样,现在感觉做我的秘书也不那么容易吧?你看,就是这么简单的买条烟这种小事你就需要考虑多少问题?不过我对你很满意,你办事谨慎的态度很好。”刘伟名对王婷婷比了比大拇指说道。
“确实比想象中的要艰难,不过也越是因为艰难才越有挑战性,我喜欢这个工作,而且,我也一定会干好。”王婷婷坚定地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等下去殷华市长那边,找他拿一份我问他要的资料。记住保密,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拿过来帮我装进我的公文包里面。哦,对了,晚上我要去参加宴会,你就不要跟去了。这次别跟我倔,即使我喝醉了你也扶不起我,而且,到了我这个级别了基本上没人会不顾形象在酒桌上喝醉的,所以,没人会灌我酒你也就不用担心我喝醉了。另外,晚上我有点私人事情要办,你提前帮我叫上司机就行了。现在是五点,让司机六点在下面等我。”刘伟名看了看表说道。
王婷婷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还是点头。然后便直接走进了刘伟名的卧室,看了看,发现刘伟名的卧室里面的卫生以及铺已经有招待所的人来进行清理打扫了。然后便走到刘伟名身边对刘伟名说道:“把你的鞋脱一下。”
“干嘛?”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擦鞋啊,刘书记,我再次重申我作为一个秘书对你的小许抗议,您作为堂堂的一个市委书记,是党的领导,要时刻注意您的个人形象。因为您代表的是党是政fu。您看看您的鞋,都变了颜色了,脱下来,我给你擦干净。”王婷婷义正言辞地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再次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是我的领导一样啊?”
“您啊,这句话说对了一半,秘书分为两种,工作秘书和生活秘书,而我呢,是两者都兼的,在工作方面,我必须听你的,因为我是辅助您的工作。但是在生活方面你得听我的,因为我全权对你的生活负责。”
“恩,果然是高材生,这话说的有水平。好了,我自己脱下了擦就行了。让你一个女孩子来帮我擦鞋我是真不好意思。”刘伟名再次对王婷婷比了比大拇指,然后起身就准备自己去擦鞋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鞋子确实是有点脏了。
“坐下。”王婷婷直接把刘伟名给摁住。
“干嘛?拜托,我好歹也是个市委书记,你就让我在你面前还有那么点威信好不好?你这样子让我以后怎么在你面前摆出领导架子啊?”刘伟名发出了抗议,在没有人的时候,王婷婷就是他的领导。
“那不行,我说了,在关于你生活方面的问题上,你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我的命令。刘书记,我是个秘书,生活秘书其实就是保姆,有保姆在哪有让主人自己擦鞋的道理。”王婷婷一边说着,然后拿出一双招待所方面提供的拖鞋放到刘伟名边边,然后蹲下来就准备来解刘伟名的鞋带。
“停停停,我自己来,ok?”刘伟名吓了一跳,自己连忙把鞋子脱了。
王婷婷提着刘伟名的鞋子一边走着,然后回头对刘伟名笑了一下说道:“刘书记,不要不习惯,过段时间你就习惯了。你啊,不要老是想着我是个女孩子,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秘书就行了。”说着,然后便进了洗手间。
刘伟名只能苦笑,不过,虽然只是个秘书,不过,有个女人在身边的感觉确实是不一样。刘伟名突然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了一跳,暗道自己是不是一个人生活太久了,终于感觉到了孤单,终于想着身边能有个女人一起生活了?随即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婷婷在给刘伟名把鞋擦干净之后,便开始再次整理刘伟名的公文包。即使刘伟名只是去参加一个酒宴,但是,王婷婷还是习惯性地把刘伟名可能要用上的资料都放进刘伟名的公文包里面,以防刘伟名突然要用而找不到。在整理好了之后,王婷婷便去了殷华那边把那份资料给拿了过来,他记住刘伟名的话,所以,拿过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看。其实,刘伟名只是说的重了些,远没有他说的那么重要。这不是什么十分机密的文件,虽然是不能外传,但是确实可以内部传阅的。刘伟名担心的只是自己这份资料室要拿给江映雪看得,他只是不想有人看到自己拿着这份草案去找江映雪而却大题小做罢了。特意与王婷婷这么说也有着故意提高王婷婷的政治敏感性的意味。
在五点四十时,王婷婷就打电话通知刘伟名的司机在楼下等候,然后提醒刘伟名该出门了。刘伟名看着王婷婷做着这一些,对王婷婷还是很满意,要知道,王婷婷以前没做个任何与秘书相关的工作,这才来干几天而已能做到如此仅仅有条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刘伟名穿上鞋,披上外衣,把领带一系就准备出门,但是再次被王婷婷给叫住。
“等一下,刘书记。”王婷婷走到刘伟名身边说道。
“怎么了?鞋没擦干净?”刘伟名条件反射地望着自己的鞋子。
“不是啦,领带偏了。”王婷婷说着,直接走到刘伟名身边就开始给刘伟名系领带。刘伟名虽然很尴尬,但是还是不忍心拒绝王婷婷,他感觉此时两人之间的这种气氛以及动作非常的,就像是一对夫妻一样,丈夫要出门上班,临出门时妻子给丈夫整理着装。
刘伟名闻着王婷婷身上传来的那种女人香味,突然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
而一旁的王婷婷却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专心地给刘伟名系着领带,系好了之后还帮刘伟名把西装给整理了一下,嘴里说道:“晚上我把你的衣服拿过去到下面去烫一下,都有皱褶了。”
刘伟名咳嗽了一声,说道:“我晚上如果有另外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回来这里住了,你自己注意锁门。”,说完这句刘伟名转身就离开了。
刘伟名出门之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暗道是这丫头魅力太大还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碰女人的缘故?可能两者都有吧。刘伟名自问自答着。
晚餐就在省政fu的招待大楼里进行,标准当然不能与白山市的招待单位相比。省委举办这个晚餐并且把各市的一把手都叫过来陪客目的很明确,第一当然是给发改委的人接风,第二则是让各市的这些人多与发改委的人提前接触,要知道这次调研工作进行的很详细,一个市一个市的看,然后回北京就要进行计划了,如果这次能够让发改委另眼相看对于一个市的发展来说那是非常有利的。因为这些各市的领导都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一个个来的都比较早,反倒是算准了时间来的刘伟名来的算是最晚了。刘伟名刚到不久,江映雪带着发改委的人在省委常委、副省长张有林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刘伟名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就这么靠在上面望着江映雪那没有被岁月腐蚀掉毫分的美丽容颜。张有林走过刘伟名身边时,便立即说道:“伟名到了啊?今天我们的客人是江主任,所以也就不要按照以往的方式入席了,你与江主任一桌。等下黄省长也会过来。”
其实这里面有个学问,江映雪是副部长,所以,前去接机以及陪同的就是张有林这么一位副省级的干部了。为了表示对发改委的尊重,所以派过去的张有林是省委常委,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副省长。而黄德生与韩大成那是正省级的一方大员了,不可能亲自去机场接待江映雪这位副部级官员,今晚黄德生亲自过来入席就更加体现出了对这次发改委下来调研的看重,当然,黄德生肯定不是亲自陪同江映雪一同进来,他肯定会等到宴会快开始的时候才最后进来,这基本上都成了规矩了。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望着江映雪说道:“那我今晚上就沾了老领导的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