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第7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江映雪笑了笑,然后说道:“你啊,是沾了张省长的光。网 。 ”、随着一行人就直接入了里面的一桌。其实总共也就两桌,一桌是岭南省里面的领导与这次调研组的几位领导坐的,另一座则是各地级市的一把手与调研组组员坐的。其实这种坐发有点怪异。要知道,调研小组的组员才是正科级,而陪同他们的却是正厅级。但是因为黄德生的到来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难道这些地级市一把手还想与黄德生这位省长争座位不成?
刘伟名直接被安排坐在了江映雪的身边,而江映雪的另一边那个位置暂时空着,不用想都知道这个位置是留给省长黄德生的,而黄德生旁边则是做着张有林。
才刚坐下,刘伟名则直接伸出手在下面直接拉住了江映雪的手,刘伟名可以感觉的到江映雪浑身都颤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恢复了。江映雪脸上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还是微笑着与张有林聊天,手在刚开始时挣扎了两下,见无法挣脱,便也就放弃了挣扎,任由刘伟名在那捏着她的手掌。
当菜上的差不多的时候,黄德生走了进来,黄德生过来时,在座的人都站立了起来。这个时候,刘伟名才有点舍不得地放开江映雪的手,然后站了起来。
“坐,都坐吧。江主任,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点。”黄德生走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坐到那个唯一空在江映雪边边的位置上。
“没有没有,我们也才刚来。黄省长今天这个招待实在是太隆重了,我们都有点过意不去啊。”江映雪微笑着对黄德生说道。
“江主任这话就见外了,你们不远万里从北京下来我们岭南调研工作在这里吃点便饭算什么隆重?我们岭南省地方穷,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江主任和各位发改委的同仁们多多包容啊。”黄德生客气地说着,然后道:“大家都吃吧,上次开会的时候主席说我们的干部要有实干精神,所以,我们就要时时刻刻培养自己的实干精神,就像这饭桌上,我们不能只看不吃嘛,要有实干精神,都开吃,不要客气。不过我说一点,现在是下班时间,大家都可以喝酒,不过喝酒适量,千万不能多杯,喝多了第一影响我们党员干部的形象,第二也影响明天工作。咱们适量,不过不能不喝,都喝一点。”
“伟名,给你老领导把酒倒上。”张有林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就准备去拿酒瓶。
“张省长,我确实不会喝酒,要不我以茶代酒吧。”江映雪压住刘伟名拿酒瓶的手说道。
“这个我可以证明,老领导确实是不喝酒的。”刘伟名也笑着说道。
“老领导?伟名同志,你与江主任以前就认识?”黄德生听到这话好奇地问着刘伟名。
“我是江南省人,我参加工作就是在江南省委办公厅。那时候江主任在江南省任省委副书记,江主任对我非常照顾,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我。”刘伟名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下自己与江映雪之间的关系。
“哦,原来如此。那这样吧,江主任是女同志,不喝酒咱们不能劝,不过伟名,老领导不能喝酒,你总得替老领导喝几杯吧。”黄德生笑着开着刘伟名的玩笑。
“应该的,领导交代下来的政治任务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去啊。”刘伟名大笑着回应着。
“你小子,可别想着将我的军。我只是说让你替你老领导喝几杯酒,这酒可是替江主任喝的,你可别赖在我头上了。”黄德生指着刘伟名笑着骂道。
刘伟名也跟着笑着,一只手却伸在桌子底下紧紧地握着江映雪的手。江映雪从开始的有点抵触,到最后反而也转过手紧紧地握住了刘伟名的手。有句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可能太夸张,但是小别胜新婚这句话倒是一点都不夸张。许久未见的两人相思之情已经溢于言表了。
酒宴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进行着,没什么新意,官话一套,酒没少喝但是却根本就没吃饱,不过,天下的酒宴都是这个样子,刘伟名和在座的这些人也都习惯了。最先离场的是黄德生,黄德生向江映雪打了个招呼说是不胜酒力便离开了。
“张省长,我也吃的差不多了,也就先告辞了。”江映雪见黄德生走了,知道酒宴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便起身对张有林说着。然后又对刘伟名说道:“伟名,有时间没有?有时间的话就陪我散会步吧。”
“这是应该的,伟名,你就多陪一陪江主任。江主任,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伟名。”张有林也站起来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跟着江映雪离开。
“你想去哪儿散步?”走出大门,刘伟名点了根烟,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这里可是你的地盘。别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江映雪温柔地说道,她一直都是个温柔的女人。
“没办法,不见你的日子就一直想你,想你想你这烟就抽的多了。”刘伟名微笑着说着。
“隔墙有耳,这些话以后还是少说。”江映雪脸微红,看了看左右说道。
“我带你逛一逛吧。”刘伟名想了会儿道。
“行,只要你不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动手动脚干什么都行。”江映雪也笑着说着。
“那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动手动脚吧。”刘伟名呵呵地笑着,然后开始掏手机。
“你啊,对你的政治前途太不看重了。”江映雪摇头苦笑道。
“我没办法压抑住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没见你的时候还好说,但是一见到你,我便控制不住我自己。你知道,在情感方面,我很白痴,一直以来都是。”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把车开到门口来。”
“还是我上次说的那句话,我们不应该接触太多,这样对你不好。”江映雪叹了口气说道。
“我是奉张副省长的命令来陪你的,这是工作,与私人感情无关。所以,我们今天晚上不谈这些了。”刘伟名钻了空子说道。
这时刘伟名的司机把车开了过来,在刘伟名面前停下,因为秘书不在,司机很自觉地下车准备帮刘伟名开门。
“你等一下,你把车钥匙给我,你自己打的回去睡觉吧。我今晚有点私事。”刘伟名把司机叫住说道。司机愣了愣,然后把钥匙递给了刘伟名,并且对刘伟名说了一些这车一些要注意的地方便自己离开了。
刘伟名走到车里面坐下,对江映雪说道:“江主任,请坐。”
江映雪笑了笑,然后说道:“我这待遇也太高了,司机都是正厅级的,这可是高配中的高配了。”
江映雪直接坐进了车子的副驾驶位上。
“给你当司机是我的荣幸,当一辈子司机我也愿意。”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发动车子。
“你嘴越来越没有正行了,你以前比现在还成熟稳重一些。”江映雪无奈地说道。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再成熟稳重的人,在特定的人面前,也有像孩子一样的时候。”刘伟名淡淡地回应着江映雪的话。
江映雪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暂时没有说话,但是,随后便问道:“最近有没有回家看看云佳和金倩?”
“没有,最近根本没有时间。市里面的事情是一件连着一件,相信你估计也听说了一些。”刘伟名苦笑道。
江映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过在忙也应该抽个时间回家去看一看。工作没了还有个家可以回,如果家没了你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云佳是个好女孩,你不能负她。”
“我知道,等应付完了你们这群京城官爷之后我就回去一趟,顺便看看孩子。哦,对了,有样东西送给你。”刘伟名说到这,直接把车开到路边停下,然后拿出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把那份殷华特意重新做过的草案拿出来递给江映雪,一边继续开车一边对江映雪说道:“你如果想我早点回家就应该把这两份草案好好地看一看。”
江映雪看了看标题,便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亲自给我开车而且还嘴甜如蜜绝对是有企图的,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这你可真的误会我了,我承认我是对你有企图,不过绝对不是这种企图。不过,我这人有个优点,那就是公是公,私是私,分的非常清楚,在办私事之前肯定要找你把公事给办了。你们这些部委都是财神爷,平时我们就算是费尽力气你们也见不到你们一面,这次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当然不会错过。你看一下这两个草案,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江映雪翻了翻,然后说道:“工业园区、中草药培植基地。这两个可都是大项目啊,这都是你想出来的吧?”
“这你可真冤枉我了,主意是我们那位市长给出的,不过我也很支持。因为我也觉得这两个项目一旦完成,那么对于提高白山经济发展潜力和改善老百姓生活水平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本来这两个计划我是准备先报省里,看看省里愿不愿意拿出这么一笔钱来,如果省里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就自己天天到你们这些部委面前去磨,争取能够报批一个项目。现在倒好,你们下来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再说了,国家最近几年准备大力发展西南,特别是岭南省的战略意图已经是路人皆知了,在这个大背景之下,你们帮我批了这两个项目的难度应该不大吧。”刘伟名开始公事公办地对江映雪说着。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我们只是发改委,具体操作不在我们这里。不过我可以把你的这两个草案直接纳入进这次的调研报告当中去,我想有了我们的报告,你们审批起来就简单的多,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你的这两个项目草案我回去再好好看看,让心里有个数吧。”江映雪合上两份文件之后说道。
“恩,你看一下,如果有困难有危险的话就不用管了,工作只是工作,没必要为了工作付出一切,这是你说的。”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道:“我现在是带你岭山游,这是遵循我们张省长的指示,向江主任您介绍一下我们岭南省的大好风光。”
“你能不贫吗?”江映雪笑着说着。
“不能不贫。映雪,你既然早就知道是你带队来这里调研为什么不早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你这算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刘伟名把车开到无人的江边说道。
摇开窗户,江风呼呼地刮进来,非常的凉爽。
“对不起。”江映雪望着漆黑的夜空说道,然后道:“我也犹豫过要不要给你打电话,我很矛盾。最后,我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你怎么想的你是知道的。”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为什么人活着就这么累呢?要是人活着可以不受世俗的约束那该多好啊。”
江映雪愣了愣然后说道:“你这句话很孩子气,这种话不应该是一个市委书记该说的话。”
刘伟名也苦笑着,然后道:“确实是很孩子气。不过我心里真是这么想的,我想你,很想!”,刘伟名说完之后望着江映雪,很深情。
一直以来坚持着要与刘伟名断开这种关系的江映雪心里的那层堡垒在刘伟名炙热的眼神下顿时灰飞烟灭。
“我也一样,但是……”江映雪也深情地说着。
刘伟名打断着江映雪的话说道:“我们今晚不说但是、不管但是好吗?”
江映雪望着刘伟名的眼神,顿时没有再说话。当刘伟名头靠过来的时候,江映雪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闭上眼睛。
刘伟名转过身去,望着江映雪那娇好的面容和嘴唇,忍不住地吻了上去。
两人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嘴唇碰着嘴唇,接着,情动之处,刘伟名的舌头开始寻找着突破口,而江映雪则主动张开嘴唇,两人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刘伟名动情了,全身上下都有着一股冲动,双手开始在江映雪身上摸索着。江映雪也动情了,不自然地她身子开始伴随着刘伟名那不安分的手掌开始轻微地动着,嘴唇里也开始发出一阵阵让刘伟名无法的声音。
这个吻经历了很长时间,很长时间之后,两人终于喘着粗气分开。
“我们去酒店吧。”刘伟名再次在江映雪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