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第7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被人看到了就糟了。 ”江映雪摇着头道。
刘伟名急了,然后说道:“那这个地方很安全。”
“啊?”江映雪没反应过来刘伟名在说什么,但是刘伟名却直接伸手,却见江映雪坐在的椅子就直接平放了下去。刘伟名二话不说,直接爬过去。
“啊,别啊,伟名。这地方……不行…不行啊…有人来的。”江映雪极力挣扎着。
“你觉得除了像我们这样的情况还有其它的人会选择大晚上跑到这乌漆墨黑的江边来吗?”刘伟名一边动作着,一边回答着江映雪的话。
“你…你…原来早就不怀好意,估计把我往这边带。”江映雪笑着骂道,但是随即便没了声音。
性分为两种,一种是因爱而性,而另外一种则是因性而性。这两种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实际上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因爱而性是因为有爱,所以才产生一种荷尔蒙激素,刺激人体的各种感官,然后产生性的需要。而因性而性,则是纯粹为了满足身体需要而进行的性。前者是需要与特定的人,而后者则只要是位异性便行。因爱而性不单单只是愉悦了身体,更多的是能够得到一种身体上的满足,这种满足不是因性而性所能比的。
当然,刘伟名与江映雪当然是因爱而性。一个积蓄已久,另一个则是如狼似虎的久旷之妇,这场战斗的程度便可想而知了。
停在江边的那辆小轿车却同样的饱受折磨,不停地上下左右摇晃着,甚至于还会发出一阵阵吱吱的声响。
“你……太荒唐了…伟名。”江映雪在刘伟名离开自己身体坐回驾驶位之后一边剧烈喘气一边说道。
“情之所至,不过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刘伟名一边拿着纸巾擦着汗一边咧着嘴笑道。
然后他把前面关着的窗户打开,让江风吹进来,靠在椅子上说道:“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一首诗,我现在的感觉与当时读这首诗时的感觉很像。是一位法国人写的,名字叫《公园里》。一千年一万年、也难以、诉说尽、这瞬间的永恒、你吻了我、我吻了你、在冬日朦胧的清晨、清晨在蒙苏利公园、公园在巴黎、巴黎是地上一座城、地球是天上一颗星。”
刘伟名念完之后便没有再说话了,静静地靠在位子上吸着烟看着窗外的漆黑,而江映雪也在整理好了衣装之后静静地靠在位子望着窗外。
“是不是很有意境?”刘伟名半响后问道。
江映雪没有说话,很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哎,伟名,我自觉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觉得,但是遇见你之后我便开始产生了怀疑。我对你总是无法坚持住我自己的原则。我们再继续下去,会你的家庭和事业带来很严峻的考验的,我不想这样,真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你困扰和痛苦。”
“我说过今晚不说这些的。”刘伟名吐了口烟后说道。然后才说道:“我不知道这样子对不对,我只知道我想你,我此刻需要你,我不能控制我自己。映雪,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卸下了身上所有包袱,带着我的妻儿去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们的国度去生活,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吗?”
刘伟名说完之后用渴望地眼神望着江映雪。
江映雪诧异地望着刘伟名,随后说道:“你又开始说孩子话了。”
“这次不是,我这次是说认真的。”刘伟名肯定地说道。
江映雪手撑着窗户望着窗外,良久之后对刘伟名说道:“我们回去吧,不早了,要是再晚点我秘书估计又得开始急着找我了。”
刘伟名也叹了口气,他明白,江映雪也在犹豫。刘伟名能够理解江映雪,他知道她有她自己心中的矛盾。所以,刘伟名并不强求。
刘伟名慢慢地发动车子,开始往回走着。
“你肚子饿吗?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吧,我看你前面根本就没吃什么。”江映雪望着刘伟名问道。
“算了,确实不早了,太晚了传出去也不好。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赶了一天飞机过来的。我明晚再来找你。”刘伟名笑着说道。
“找我干什么?再递文件?”江映雪明知故问道。
“你说呢?”刘伟名坏坏地笑着。
虽然说起来轻松,但是那都是两人勉强装出来的,其实两人心里现在都是非常的沉重。
当然,两人都是理性的人。车子在离省委所设的招待楼还有几百米的一个转角处被江映雪给叫住停了下来。
“怎么了?”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我就在这下吧,开到前面被太多人看到了不好。”江映雪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谁不知道我与你是老相识了?我和你一起出来那可是叙旧的,而且,你忘了?是张有林张大省长让我来陪你的,怎么说来着?我今晚可是奉旨偷来着,谁敢说我什么?”刘伟名很是得意地说道。
江映雪白了眼刘伟名,然后说道:“怎么话到你嘴里说出来就那么难听呢?还是小心点吧,就几步路,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这可是在省城,不是在你们白山,小心无大错。”
刘伟名见江映雪坚持,便只能摊了摊手说道:“那好吧。”
“你们白山的事情我会尽力的,如果我觉得这份草案中存在问题到时候我会找你们白山相关的领导谈,当然,这要你们白山政fu先把草案递交上来向我们申请审核。”江映雪想了一出后说道。
“我知道。”刘伟名点了点头。
“恩,总之,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亲自过问了。”江映雪又加了一句。
刘伟名明白江映雪的意思和担心,笑着说道:“以前你在白山当省委副书记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小心过,怎么一到了中央了就变的这么谨慎了?”
“我不是为我担心,而是为你。你还年轻,还有很好的前程,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给耽误了,那太可惜了。”江映雪认真地对刘伟名说着,然后俯身过来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走了,你也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说完之后就推开车门下去了。
刘伟名愣了愣,一边感受着江映雪留在车里的香味一边感受着脸上还残留的温度。刘伟名没有立即开车,而是坐在车里看着江映雪的背影,直到江映雪的身影消失在了招待大楼的大门里才慢慢打上转向灯开动车子。
刘伟名其实很感动,因为江映雪最后的那句话感动的心都快碎了。
“我不是为我担心,而是为你。你还年轻,还有很好的前程,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给耽误了,那太可惜了。”,就这么一句话,里面包含的情谊却可是称的上伟大了。刘伟名现在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都有,很不是滋味。他觉得他现在对江映雪就像是往上常说的那样,她想要的自己给不了,自己能给的而对方却不需要。刘伟名现在心里是泛着带着酸楚的感动。
刘伟名依旧把窗户打开,把歌声开到最大声,音响里,那一对流浪歌手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但是唱的却是另一种沧桑。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没有节没有礼物,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春天里。”
开着车在都市的柏油马路上招摇过市,就像一个有着挥洒不尽的青春的小青年一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纵过自己了。自从进入了这个圈子,他便就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压抑着自己的青春压抑着自己的活力,为的是换来一个成熟稳重的表象,渐渐地,这种压抑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了。刘伟名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不紧不慢,走路一步接着一步慢慢行,而且,学会了泰山崩于面而不改色的隐忍功夫。但是他却已经失去了那拥有过却从来未曾享受过的青春。三十来岁的人,却有着一颗五十岁人才有的心脏,有时候突然之间会发觉,自己这一生,有过太多的遗憾。当然,让刘伟名觉得遗憾的不止是这一件。
刘伟名这偶然难得的“疯狂。”举动在靠近自己所住的招待所边停止,刘伟名虽然有时会突然之间很冲动,但是,他依旧是一个理智大于感性的人。
刘伟名把车停在门口,招待所前台的人很有眼色,一见刘伟名的这辆市委一号车来了便立即走出前台来到门边,见到是刘伟名自己开车,更是直接把玻璃门先给刘伟名推好了。
刘伟名走过门,微笑地说着:“谢谢。”然后把车钥匙递给那位前台值班员,说道:“把钥匙去交给我的司机,让他把车停好吧。”
“好的,刘书记。请问您吃了晚餐了吗?我让食堂给您准备点宵夜吧。”那位值班员恭敬地接过钥匙说道。
刘伟名停了停脚步,说实话,他也确实是饿了,就如前面江映雪说的那样,晚餐上,他基本上是没吃什么东西,就喝了几杯酒,现在肚子里面空空如也。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大钟已经显示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便说道:“算了,这么晚了就不要麻烦别人了。”
“不麻烦的,领导今晚上特意把大厨留在这里加班,就是怕您晚上饿了,这地方晚上上外面吃点东西也很不方便。刘书记,要不您先请?我等下给您端到您房间吃还是?”值班员很会说话,随后询问道。
“行吧,随便整两样饱肚子的就行了。”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走进了电梯。
刘伟名走到自己那一楼层,只见罕见地有两个女服务员站在那聊天。两位女服务员一看到刘伟名便立即站直然后向刘伟名低头喊道:“刘书记。”
很显然,这两位女服务员都是被领导特意临时安排在这里服务刘伟名的,因为这一层就只有几个大套间,而天字号那一个套间就是市委书记的,这一层其余的几个也都是各位常委们的,现在这一层就只有刘伟名一个住在那,这两个服务员的服务对象一看就明白了。
刘伟名也点头微笑了,然后说道:“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情要麻烦你们的了,有事我秘书也都能处理。”
“这……”两位女孩有点犹豫和难言。
“没关系,你们领导问起来你们就说是我吩咐你们回去睡觉的,去吧,熬夜对身体不好,真有市我会给你们前台打电话的。”刘伟名再次说着,然后直接走了过去。
两位女孩子还站在那里犹豫了良久,他们出在内心的犹豫与抉择之中,最后,想了想,人家是大领导,自己肯定得听大领导的,这么想,两人当真就高兴地回去睡觉去了。
刘伟名走到门边,本来想敲门的,但是手一搭上门把手门就开了,刘伟名有点诧异,暗道一个女孩子睡这里都不锁门的么?
随即走进房间,走进房间才发现王婷婷竟然还没有睡觉,坐在沙发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看这电视,刘伟名发现她的眼皮都在不停地打开又合上,而且,连自己进门这么大声音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见这是有多困了。
“王婷婷同志,你这是在干吗?我可以理解你是在梦游吗?”刘伟名指着被洒落了一地的瓜子对王婷婷说道。
王婷婷被刘伟名的声音惊醒,站了起来,然后顺着刘伟名的手指看着地上掉落的瓜子,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说道:“我本来想等你回的,就在这嗑瓜子看电视,谁知道稀里糊涂的就快睡着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今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了吗?幸好我回来了,不然你不是准备在这客厅里等我一晚上?好了,以后不要做这个傻事了,这个不包括在你秘书的职责范围之内。去睡觉吧,你看你都不困成什么样子了。”刘伟名笑着批评着,然后走进自己卧室,把外套和领带都取掉。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刘伟名知道是王婷婷,便说道:“进来吧,没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