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第7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带着江映雪走上船,对一个迎上来的人说道:“我叫刘伟名,下午我让人过来订的。 。 ”
那人一听,很客气地带上刘伟名上了二楼,二楼有一个大的包间,其余的桌子就都在包间外面的露天甲板上了。但是,由于这船已经被刘伟名包了,所以甲板上的桌子全都都收了起来。
这种经历刘伟名已经在林阳的时候就有过,而且吃过不止一次,不过,林阳是带着江南鱼米之乡的温柔,而这里,更多的是西南山区的凌烈之气。
刘伟名带着江映雪直接在包厢里面坐下,包厢里的设施还是非常不错的,装修的算得上精致了。而且,电视机沙发啊都有,老板说这电视是可以唱k的,甚至于,在包厢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里面有一张大船,是为客人在船上过夜而准备的。
桌子上面已经摆好了酒水饮料,而且,还摆放了很多的水果,还有一条烟。老板说这是下午来定船时的那位女人带过来让我们摆上的。刘伟名笑了笑,王婷婷办事有时候确实是比王明杰唐伟龙这些男人要细心。
“好了,没什么事情你们就不要先进来了,去上菜吧。对了,船起锚吧,顺江而下,我们要回的时候会吩咐你们。”刘伟名笑着对船家说道。
“好咧,那就不打扰二位了。”船家点头,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怎么样?虽然以前林阳也有过这样的,不过感觉这里的服务更加齐全,而且,今晚上我让人整了一些只有岭南省才有的野味,保证让人吃得开心。”刘伟名等船家一走便笑着对江映雪说道。
两人的桌子是靠着一个大窗户的,窗户上开了一扇,所以江风就迎面而来,带着一股湿润的气息,让人感觉很舒服。
江映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吃饭无非就是填饱肚子,在哪吃吃些什么其实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吃。”江映雪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菜。如果今晚我是与张有林他们一起来的话,估计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和心情了。”
“那今晚就不要走了,我明天上午要回白山,那边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不能离开太久。”刘伟名看着江映雪深情地说道。
江映雪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踌躇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船慢慢地驶离了岸边,天色也已经黑了,两岸的岭山市也只剩下了点点灯火。刘伟名牵着江映雪走到了甲板上,风呼呼地吹着,让人很凉爽。因为这里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所以,两人根本就不担心这里有人认识自己也不怕有人看到。刘伟名绕到江映雪身后,轻轻从身后抱住江映雪的腰身,就这么吹着江风。
“你说我们现在这个场景这个姿势是不是与泰坦尼克号很像啊?包括我们两这关系都与杰克、罗斯很像。”刘伟名凑在江映雪耳边说道。
刘伟名说的关系当然是指他们与杰克罗斯一样,都是在玩情。
“真希望时间能够停住,永远就停在现在这一秒。”江映雪突然感叹道。
“你放心,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向你保证。”刘伟名一边吻着江映雪的耳垂,一边说道。
“伟名,我们不能太自私。不要觉得对不起我,其实你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反而是我觉得,说对不起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存在,你现在的生活应该要和谐美满的多。而且,能偶尔见你一面我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即使不见面,偶尔回忆起那一段有你存在的记忆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做人不能要求的太多,要学会知足,这样才能让自己快乐,让别人快乐。”江映雪抱住刘伟名抱住自己的手臂,动情地说道。
刘伟名紧紧地贴紧江映雪,一只手开始从江映雪衣服的下摆处伸了进去,一边动作着一边说道:“我没有要求太多,我不要名不要利,我要的只是与我爱的人在一起自由自在的生活。与这世间大多数人比起来,我的要求实在不算多。就像此刻,我想要你,那便要你,不用想太多考虑太多,然后像做贼一样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摸。”
刘伟名说着,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江映雪裙子的下摆处。
“不要,伟名,等下会有人来啊。”江映雪急忙说道。
“我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包了这么一只船,而且还是晚上。就算是傻子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别说还是个做生意的人了。你说他们会没事就往这里跑吗?”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手上的动作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不要,真的不要,万一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晚上,晚上好不好?”江映雪一边抵抗着刘伟名动作所带来的感觉,一边哀求着刘伟名。 “c宵苦短,我们应该珍惜。”刘伟名根本就没理会江映雪,直接说道。然后把江映雪直接压在了栏杆上,带着一丝粗暴地撩起了江映雪的短裙。
就在刘伟名最后开火了之后,要不是刘伟名眼疾手快地扶住江映雪,江映雪便会立即瘫痪在地上。两人重重地喘气着,随后开始收拾起了衣服。当两人穿戴整齐再次回到包间里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刘伟名很直接地说了句请进。进来的那位船家先是很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江映雪和刘伟名,虽然船家的眼神掩饰的很好,不过还是被刘伟名与江映雪给发现了。江映雪是立即开始红脸,而刘伟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抽烟。
“两位,菜都已经抄好了。”当船家把一桌子的菜都摆好了之后便开始笑着向刘伟名介绍道。
“好,那你们就下去吧。我们没叫你们就不要进来了。”刘伟名点头说道,然后等船家退出去之后便直接把门给反锁了。
“你怎么能这样子说啊?你这么说傻子都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了。”江映雪埋怨着刘伟名。
“知道就知道,大不了被他们私下里骂我们是奸夫呗,这有什么关系,谁叫我们本来就是呢。”刘伟名哈哈大笑后说着。然后指着桌上的菜说道:“这些都是岭南省特有的一些野味了,你在其它地方有钱也不一定吃的到。我也只吃过几次,味道确实不错。这里炒的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尝一尝吧。”
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一瓶红酒,拿出两个高脚杯,给江映雪倒上,然后笑着说道:“映雪,我们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子平静地在一起吃过饭了。不知道为什么,与你在一起我感觉很平静,自己不想也不需要去考虑太多的问题。说句我自己非常不愿意接受但是却不得不接受的话,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我特别的有安全感,虽然这话很伤我作为一个大男人的自尊。”
江映雪听过后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随后说道:“你是有恋母情结吧?”
“瞎说,我是一个很坚强的男人好吧?来,我敬你一杯。”刘伟名举着杯子对江映雪说道。
“敬酒总的找个由头吧。”江映雪抿嘴笑道。
“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不离不弃,谢谢你对我的爱,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虽然说得有点肉麻,但是我说的都是真心的。”刘伟名深情地说道。
江映雪愣了愣,却缓慢地放下酒杯,刘伟名仔细看着,发现江映雪的眼角不自然地流出了两滴泪水。刘伟名其实一直都知道,江映雪这些年来,过的很苦很苦,她这一辈子几乎一般女人有的她一样也没得到过,一直都是孤孤单单地过着。在没有遇到刘伟名之前,她一直是形单影只地一个人。
“说谢谢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或许我现在依旧还与那个人渣有着夫妻名分,也许我现在依旧与家里断绝一切来往,也许我早已经疯了。遇见了你,我的生命才开始有了点色彩,除了悲惨之外还有了点幸福。但是,我们俩始终都无法走到一起,我们这段恋早晚都有结束的那一天。伟名,与你在的每一秒我都很珍惜,或许,或许就在下一秒,我们就可能成为路人。”江映雪擦了擦泪水说道。刘伟名看着江映雪的泪水,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疼,起身,走到江映雪身边,一把抱起江映雪,把江映雪抱在自己怀里说道:“傻瓜,哭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江映雪望着刘伟名,然后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刘伟名的嘴唇。两人再次动情,虽然刘伟名刚刚才酣战过,但是,在江映雪灵巧舌头的缠绕下,他身体里再次燃烧了一团火。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但是刘伟名已经无暇顾及了,也不想顾及。不过,手机铃声响的是坚持不懈,响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江映雪说道:“接吧,万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本不想接的刘伟名,想了像江映雪的话,便起身,从自己兜里拿出手机,当然,这是刘伟名的私人手机,公事的现在放在王婷婷身上。看到手机号码,刘伟名便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号码是刘伟名家里打来的,并不是说是深圳张云佳住的家打来的,而是刘伟名明阳老家打过来的。家里只有父母,而这个时刻电话又打了一遍又一遍,想到这,刘伟名手就不自然地发抖,这种不安的情绪蔓延着他的全身。
“喂。”刘伟名接过电话说道。
“伟名啊,伟名,你爸又晕倒了。”接电话的是刘伟名的母亲,一接电话刘伟名母亲就开始哭了起来。
“送医院啊,打120,赶紧啊。”刘伟名一下子就慌了。
“我……我?不知道怎么打啊,伟名。”刘伟名母亲依旧哭泣着。
“妈,你赶紧让二麻子去打电话,要快啊。我马上回去,等下,你让二麻子用他的面包车把爸赶紧送到医院去,哪个医院近送哪个医院,我这边以最快的速度回去。”刘伟名也慌了急了。
“好好好。”
“快去啊,妈。”刘伟名催促着,随后挂掉电话。
“怎么了?”江映雪也焦急地问道。
“我爸晕倒在家,映雪,我现在要马上回江南去,对不起了。”刘伟名带着歉意说道。
“你说的什么胡话啊,赶紧回去啊。要不我给明阳市市长打个电话,让他叫人先去帮忙一下?”江映雪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不用了,你也不在江南省了,这些事情就不好说了。没事,我赶最早的飞机回去。”刘伟名摇头说着,然后直接开门便朝下面喊着:“老板,赶紧把船往边边靠,找个最近的地方靠岸,快。”说完这个之后,然后刘伟名就给王婷婷打电话。
“刘书记。”王婷婷接过电话之后恭敬地说道。
“你叫上司机去招待所开辆车立即到xxx的江边来,以最快的速度。另外,你马上去给我订一张都林阳的机票,要最快的。”刘伟名刻不容缓地说道。
“好的,刘书记,出什么事了吗?”王婷婷弱弱地问道。
“我爸病了,麻烦你了,要最快。”刘伟名突然一阵无力感。
“我明白了。”王婷婷说完挂掉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刘伟名开始抽烟。
“不要急,我相信伯父吉人自有天相的。”江映雪看着刘伟名着急的样子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