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第7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爸年纪大了,最近几年身体也一直都不是很好,我真怕??。”刘伟名说到后面没说了,江映雪知道他说的怕是怕什么。
江映雪走过去,抱着刘伟名,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这却是对刘伟名最好的安慰了。
船前进的速度不慢,那是因为顺风顺水,横移的速度却明显不是很快。在刘伟名焦急的等待当中,船终于是靠岸了。江映雪跟着刘伟名一起走上岸,刘伟名拿出手机准备催促司机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霸道已经疾驰而来在刘伟名身边停下,随后车门打开,王婷婷走了下来。刘伟名二话不说,在王婷婷拉开车门后坐了进去。
“江主任,坐吧,先送你回去。”刘伟名看着江映雪说道。
“你先去机场吧,我打个车回去就行。”江映雪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这个地方这么偏僻了你上哪打车?上来再说。”刘伟名直接说道。
江映雪看了看左右,确实如刘伟名所说,这个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于是便也打开车门随刘伟名上车了。
而敏锐的王婷婷却似乎从刘伟名与江映雪的对话当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因为,刘伟名与江映雪说话的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上级与下级说话的样子。
“直接开去机场,中途有可以打车的地方就让我下来吧。”江映雪上车后说道。
“没关系,江主任,我给我们白山市的工作人员打个电话,让他们开车来送您回去就是了。”王婷婷聪明地接过话说道。
“不用了,太麻烦,我自己打个车也是一样的。”江映雪摇头道。
“就这么安排吧,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不安全。”刘伟名直接拍板说道。
见到刘伟名这么说了,江映雪也就不说话了,而王婷婷则立即打电话开始安排。作为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的秘书,她的权力还是很大的。
车子在一个三叉路口停下,前面一辆小车已经停在那了,刘伟名看了眼,这是殷华的专车。
江映雪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一路小心,凡事不要太急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江映雪便就下车了。
江映雪下车之后车子便就直接往机场赶去。
“几点的飞机?”刘伟名问道。
“直飞林阳的要到明天早上才有,我办了一张一个小时之后转机的,不过要在空中呆上三个多小时才能到林阳。”王婷婷向刘伟名汇报着。
“恩,你回去给秘书长打电话,说我临时有事回家了,让他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向我汇报就是了。”刘伟名点头说道。
“刘书记,我觉得我应该与你一起回家,你这个样子我必须与你一起,我前面已经向秘书长汇报了这个事情,秘书长也是这个事情,让我跟你一起回去,照顾你的生活。机票我也是订的两张。”王婷婷肯定地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王婷婷,他已经没有心情再与王婷婷就这些事情说些什么了,再说了,作为一个秘书,这是她的本职工作,刘伟名点点头,便算是答应了。网想了想,刘伟名还是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张云佳听过刘伟名的电话也是一阵急,说是立马坐飞机赶过来,不过刘伟名想到家里还有孩子,而且金倩的身体也没有好完全,便让张云佳先不要过去,等自己过去看了情况再说。张云佳想想也是,便说她会安排人把车开到机场去接刘伟名。
“刘书记,你晚饭吃了没?没吃的话我上超市给您买点东西吃,反正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王婷婷等刘伟名打完电话了才开始问。
“没关系,我不饿,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去买点吧。到林阳肯定是深夜了,到时候不一定有东西吃。”刘伟名看了看王婷婷有点疲惫地说道。
“我已经吃了晚饭了,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吧。靠前面超市停一下。”王婷婷说完之后对司机道。
车子停在路边,刘伟名摇开窗户开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他心里很急,急的是父亲病了,除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太陪在身边就再没有其它人了,他能不担心吗?但是,他却暂时无能为力。在江南省他不是没有朋友,但是可惜,全部都是一些官场上的朋友。官场上的朋友可能有些是真心真意的,但是,只能说是少数。如果刘伟名依旧还在江南省,他可能会联系人帮忙,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在江南省了,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已经不能帮这些人什么忙了,那么这个电话刘伟名就真的不愿意打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欠的就是人情。当然,除了这些,刘伟名还可以去找尚妍黛,这个与刘伟名有过无数次鱼水之欢的女人,如果刘伟名让她帮这个忙她是绝对会帮的。不过刘伟名同样的不想找。自从刘伟名离开江南省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联系了,本身两人之间就是一段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已经斩断了,就最好不要再联系,这样对对方对自己都好。除了这些,刘伟名就只能想到董静了,上次自己父亲脑血栓住院就全部靠的董静帮忙。不过,上次与现在不一样,上次董静是在明阳市任职,而且还主要是负责这一块的,而现在,董静只不过是一间小书店的老板,大半夜的,你让一个女孩子怎么从林阳赶到明阳去帮这个忙?所以,刘伟名只能希望自己父亲是真的吉人天相,自己也只能暂时在这里干担心罢了。
王婷婷在超市没呆多久,随后提着一个塑料袋上了车。刘伟名看了看塑料袋,里面全是吃的喝的,虽然很担心,不过,刘伟名现在是真的饿了,拿起来就开始吃,暗道,有时候身边带个女秘书确实比带个男秘书要好的多。
唯一让刘伟名庆幸的是飞机并没有晚点,这种事情在国内来说是非常非常难得的事情了。飞机在中间转了一次机之后,在三个小时十分钟准时降落到了林阳机场。
下了飞机刘伟名便带着王婷婷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刚走出出站口,就看到有个人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刘伟名。刘伟名走向这个人,简单明了地说道:“我是刘伟名。”
那人愣了愣,当即便明白这是他们集团老太爷的女婿、现在老总的老公,堆着一脸笑容说道:“刘先生,您好。车我停在了停车场,这里不允许停车,您稍等一下,我把车开过来。”
“不必了,我们走过去吧。”刘伟名直接说道。
“那真不好意思了。对了,刘先生,我们老总因为正在外地出差,所以没赶上来接您,不过他已经往回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就会到林阳,他已经安排人在市区给您准备了接风的酒菜,他也会准时到的。”这位小职员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说道:“可能你们张董没有与你们那位老总说清楚,我这次回林阳是有急事要去明阳,不然也不会要用你们开辆车过来了。告诉你们老总,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今晚有急事,我直接从这边上高速不会去市区,等下还得麻烦你自己打个车回去。当然,车费可以报销就说是我说的。另外告诉你们老总,虽然这饭我没有吃,不过,我会把他的心意告诉你们张董的。”
“刘先生客气了客气了。”小职员很尴尬地说着,到底只是小职员,说话什么的还不是很老道。
刘伟名跟着去了停车场,这边开的是一辆奥迪q7来接的,可见,他们肯定是把能调配的最好的车给调过来接自己这位“老板娘。”了,刘伟名因为心里实在是急,所以,也就没讲太多的客气,直接从这位小职员手里接过钥匙坐上了驾驶座,自己绑上安全带,等王婷婷上了车之后便直接将车开走了,只剩下那位小职员还一脸笑容地在那吃车屁。
“很想问怎么回事是吧?”刘伟名看了看从上车之后就一副欲言又止模样的王婷婷说道。
“这是你自己问的,我可没问你哦?”王婷婷很显然就是一直在等刘伟名的这句话,接着又说道:“我一直在想,这个开车来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肯定不是政fu的人,因为见你跟他说话的方式就不像,而且,也不像是你朋友手下的人。你说话的方式就像是上级领导对下级说话那样,所以我就觉得很怪异了。”
“你观察很仔细嘛,这个没什么怪异的,很好解释。这是我老婆集团在林阳办事处的员工,我只是让他们开个车来接我,不过,我老婆肯定没说清楚我要急用,所以,这些人才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现在可以解释清楚了吗?”刘伟名摇摇头,说道。
“这么说我就全弄明白了,刘书记,您妻子还真是位女强人啊。”王婷婷明悟似的说着。
“女强人?”刘伟名有点诧异,很少听到这种形容,不过随即说道:“应该算是吧,在很多方面,她都比我强太多了。”
“很想见一见您的夫人,我想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的上你这样的男子。”王婷婷突然喃喃地说道。
“你这话应该反过来说,应该说去看一下我能不能配的上她。不过,我发现你怎么这么八卦啊?”刘伟名笑着说着。
刘伟名母亲并没有手机,只有家里有个电话机,现在老母亲肯定是一起去医院了,所以,刘伟名根本就没办法联系的到,刘伟名现在甚至于连自己父亲在哪个医院治疗都不知道。而他离开老家这么多年,与老家人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刘伟名只能一路风驰电掣地把车往家里开,车子的性能还是不错,又是晚上,车并不是太多,所以刘伟名一路上速度基本上都控制在了一百八十码之上,当然,刘伟名是完全不管超速与否,他现在一心只想着早点赶到林阳。至于车子扣分或者是吊销驾驶证之类的问题刘伟名想,张云佳那个在林阳办事处的老总会处理好的。
“刘书记,您不用太担心了,到现在还没有打电话过来说明问题并不是很严重。”看到把车开的像飞机一样的刘伟名,王婷婷连忙安慰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不能不急。家里就只有两个老人在,哪能不担心啊。哎,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儿子的错,不能在身边照顾二老确实是不孝啊。”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感叹着。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但是归属地却是明阳的,所以,刘伟名没有犹豫地就准备接。
“你看着不方便,我帮你拿着吧。”看着把车开的这么快的刘伟名,王婷婷确实是不敢让刘伟名再腾出手来打电话,于是非常主动地从刘伟名手里拿过电话,摁下接听键然后树起手把手机递到刘伟名的耳朵边。
“喂,你好,我是刘伟名。”刘伟名看到王婷婷把手机递到耳边了,便开始说道。
“那个……刘?刘市长啊,我是二麻子啊。”对面传来一阵乡音。
“二麻叔,您千万别这么叫我,叫我伟名就行了。”刘伟名立即说道,对于这位老乡叫自己刘市长刘伟名是一点不在意。
“那不行,你是大老爷,怎么能这么叫。刘市长,我们现在在医院,可是我们都走的急,身上都没带多少钱,医院说要给你爹开刀,让我们交三万块钱,可我们身上没这么多钱啊,我们跟医院说了,说是先动手术,到时候你回来了保证一个子都不差他们的。可他们就是不干,说是少一分钱都不行,钱到了再给治病。他们等得起可你爹的病不能等啊,我们都冲动,后来我们就动了手,接着他们报警了,我们一起来的几个兄弟都被抓到派出所来了。我们现在是报了你的名字他们才让我给你打个电话的。刘市长,我打这个电话没什么意思,不是说要让你来救我们,我们没多大的事,估计就是赔点钱,现在主要是你爸那边啊,你爸那边现在只给输液,人还是昏迷着的呢。”二麻子急急忙忙地说着,从这话里便可以感受的出,乡下老百姓身上那种淳朴善良的品质。
“混账。”听过后刘伟名直接骂道,随后轻声说道:“二麻叔,我马上就到明阳了,这次可能要委屈你们在里面多呆一会儿,等我先把医院这边的事情处理了再去接你们。二麻数,这次真的多亏你们了,你们的恩情我刘伟名永生不忘。恁告诉我是在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