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第7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就是明阳第一人民医院,说啥恩情不恩情的呢,我和你爸都是一辈子的乡里乡亲的了,谁家都有个难的。 ”二麻子一听便急忙说道。
“那好,这些话我们以后再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在里面受委屈的,我先挂了。”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刘伟名那双眼睛就像是要喷出火来了一样。
王婷婷看到刘伟名的样子,心里有种恐惧感。从她见到刘伟名开始,刘伟名基本上都是对他和和气气,她从没见刘伟名发过脾气。但是现在,看到刘伟名那吓人的样子,她连话都有点不敢说了。
“刘书记,不要太生气了。”王婷婷还是安慰着刘伟名。
“你会开车吗?”刘伟名突然问道。
“啊?哦,会,不过考了驾照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没怎么开过,不是很熟练。”王婷婷有点紧张的说着,她主要是看到刘伟名现在的样子有点害怕。
“那好,等下你来开。”刘伟名直接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刘伟名直接把车停在了一个停车道里,直接下车与王婷婷换了个位置。
王婷婷开车果然很生涩,启动的时候都让车子熄火了两次,但是开动了之后,渐渐地也就像模像样了。
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刘伟名显然没管这些,不顾车子里面全封闭还有个女的,他依旧开始抽烟,一边开始翻手机。随后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你好,我是尚妍黛。”尚妍黛接过电话很公式化地说着,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因为刘伟名的电话在离开江南省后换过。
“你好,尚市长,我是刘伟名。”刘伟名也直接说道,因为旁边有王婷婷在他不便说其它的话,而此刻,他也没有心思说其它的话。
“刘……?伟名,真的是你吗?”尚妍黛有点不敢置信地说道。
“真的是我,尚市长,我今天是有事想请你帮个忙。”刘伟名直接问道,其实这句话都是废话,刘伟名离开江南省时尚妍黛是高新工业园区的区委书记,副厅级干部,而今年,尚妍黛被调到明阳市当副市长,当然,这个副市长只是一个靠边的副市长,以后也没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了。刘伟名虽然人不在江南省了,但是,作为曾经的老根据地,他从来都没少关注过江南省的事情,特别是这些老熟人的动向,他都是非常关注的。
“说吧。”尚妍黛也发觉刘伟名说话的严肃,直接说道。
“是这样的,我爸病重,现在在明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但是,走得急没带钱,医院坚决不给我爸动手术,我现在正在往明阳赶,但是我怕我爸的病拖不起。另外,我几个老家的长辈护送我爸去医院,因为医院不救治的问题与医院发生争执,动手打了人,现在都被关在派出所里面。尚市长,想请你帮个忙,给医院打个招呼,先给我爸做手术,我到明阳之后立即交钱。另外,想办法给派出所说个情,让他们不要用过激的手段,该罚钱的我回去罚就是了。”刘伟名很诚恳地说道。
“竟然有这个事情?好了,你在开车吧,那你专心开车。这件事情我来帮你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等你到了明阳之后再说。”尚妍黛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刘伟名叹了口气。本来是不愿意再麻烦尚妍黛的,但是,到现在这种地步是没有办法的。当然,刘伟名能动用的人脉肯定不仅仅只是尚妍黛,不过,其余的人刘伟名更加不想欠这份情。与尚妍黛之间的事情,那是属于私人之间的事情,与那些人,牵涉的又就是一些利益往来的事情了。
王婷婷一直都在听刘伟名打电话,听完刘伟名说话之后,她知道,刘伟名已经把事情都摆平了。
“这医院也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个样子呢?他们到底是救死扶伤的还是盈利机构?怎么练最起码的职业操守都没有。”王婷婷等刘伟名打过电话之后才愤愤不平地说着。
刘伟名只是黑着脸,他现在已经没心情说话了,伸手把窗户按下来一条缝,坐在那一个劲地抽烟。
在让王婷婷开了半个小时之后,刘伟名又与王婷婷换了,自己开足马力往明阳方向开着。一个小时之后刘伟名便开进了明阳市区,开始往明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刘伟名把车就直接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然后便与王婷婷急忙下车,来到前台找到一个值班的护士,直接报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值班护士告诉刘伟名,他父亲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刘伟名问清楚了这个重症监护室的位置便风尘仆仆而去。刘伟名现在心里是紧张的不得了,重症监护室代表着什么他心里非常的清楚。
当刘伟名赶到重症监护室外面时,便见到自己母亲坐在椅子上不停地落泪,而旁边则坐着一个女人在那不停地安慰,这个女人竟然就是明阳市副市长尚妍黛。
“妈。”刘伟名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一幕,眼泪哗哗地不受控制地就出来了。
“伟名啊,你终于回来了啊。伟名,你爸他还是晕着的,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可他怎么就一直都不醒啊?”刘伟名母亲见到刘伟名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了刘伟名的手问道。
“妈,医生说没事那就是没事,或许只是爸太累了,想多睡会儿。”刘伟名止不住眼泪,把自己母亲抱在怀里,拍着后背说道。
“伟名啊,你说你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刘伟名继续哭着。
“阿姨,不会的,医生说了,叔叔只是小问题。在医院住几天就没事了。”尚妍黛站起来说着。
刘伟名感激地朝尚妍黛点点头,然后自己擦巴了一下眼泪,又对自己母亲说道:“妈,你就不要在这里瞎担心了,你是听医生的还是听你自己的啊?医生说没事那就是没事。爸或许只是在里面睡觉呢。妈,你吃饭了吗?”
“我不饿。”刘伟名母亲情绪好多了。
“不饿也要去吃饭,这里有我在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先去休息。婷婷,你帮我个忙,开车带我妈出去吃个饭,然后开个好点的宾馆让我妈去睡一觉,她这个样子我真怕她身体受不了。”刘伟名转身对王婷婷说道。
“恩,好。”王婷婷点头应道。
“不要,我不困,我在这里陪你爸。孩子,你赶了这么长的路过来一定累了,要不你去睡吧。”刘伟名母亲倔强地说道。
“妈,现在爸病了,你要是再病了你让我怎么办啊?你儿子我既然回来了,那么这里的一切就不要你担心了,你现在只要管好自己,不让我担心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妈,去吧,这个是王婷婷,我的秘书,这几天就她照顾你。”刘伟名再次说道。
刘伟名母亲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又对刘伟名说道:“伟名啊,这次要多谢谢你这位朋友,要不是因为她你爸连医院都进不了啊。”
刘伟名再次感激地看了看尚妍黛。
“阿姨,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与伟名是好朋友,我刚好在这个医院有几个熟人,只是一个电话的事了。您啊,就先听伟名的话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在呢。”尚妍黛微笑地说道。
刘伟名的母亲点点头,然后在王婷婷的撑扶下离开了医院。
“妍黛,这次真的要多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刘伟名感激地对尚妍黛说道,两人站在走廊大厅的窗户边说道。
“什么时候对我都开始这么客气了?是不是几年不见开始对我保持距离了?我的刘大书记?”尚妍黛微微笑着说着。
“不管怎么说,这次是真的要谢谢你。妍黛,我爸到底是什么病?还能治吗?”刘伟名嘴唇有点颤抖地问道。他其实从一进来就知道,尚妍黛说的都是骗自己母亲的,而为什么要骗?很显然,自己父亲的病估计是非常严重了。
“我就知道瞒不住你,详细什么情况现在还不清楚,现在医生正在里面做详细的检查,不过,前面这里最好的主治医生已经向我透了个底,估计很难治好。”尚妍黛有点担心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脸上一脸的平静,开始从兜里摸烟,站在窗户边开始抽。抽完一根,接着抽第二根。
“现在详细的结果还没出来,说不定不是也不一定,你不要太过于担心,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尚妍黛有点心疼地说道。
“希望吧,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治,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放弃。我这一辈子欠我父母太多了,如果,如果我陪在他们身边照顾着,或许,或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刘伟名说着,眼睛里面又开始闪着泪花。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
“我??是真的不孝啊。”刘伟名又加了一句。
“先别太急,一切都还没有确定。而且,我相信叔叔也从来没有怪过你。”尚妍黛再次安慰着刘伟名。
“妍黛,我想进去看一看我爸。”刘伟名转脸对尚妍黛说道。
“这个估计很难,现在正在里面进行全方位的检查,是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去的。再等等吧,这个检查时间可能会比较的长。”尚妍黛摇头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前面已经亲自去找了这里的院长,所以,在治疗方面你不用担心,肯定会是这个医院最好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你那几位老乡被派出所的人给抓了,我已经让我的秘书过去处理了。我想应该差不多会出来了。”尚妍黛想了下说道。
刘伟名再次点头,冲尚妍黛又说了句谢谢。
“妍黛,这次全靠你了。麻烦你大半夜不睡觉的来医院,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呆着就行了。”刘伟名感激地说道。
“没关系,我反正也是个夜猫子,晚上睡不着,而且,我这个闲散副市长上班也没太多的事情可干。所以,无所谓,陪陪你这位市委书记大人。”尚妍黛开着玩笑说道。
刘伟名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对尚妍黛点点头。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起,刘伟名看了看,是张云佳打来的。
“云佳。”刘伟名看了看尚妍黛之后才拿起手机说道。
“你到了明阳了吗?”张云佳问道。
“恩,刚到,现在在医院。”刘伟名答应着。
“爸爸怎么样了?没什么大问题吧?”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暂时还不知道,正在接受检查。不过,估计情况不会太乐观。”
张云佳听过后,很久没有说话,随后道:“我和金倩坐明天早上的飞机过去,到时候如果情况不好的话我们立即转移到大医院去治疗。”
刘伟名想了想,便答应了。
刘伟名又拿出烟开始抽着,不时地望向重症监护室的门。
尚妍黛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便说:“不要急,医生前面说了,要做一个详细的全身检查,估计要两三个小时,一时半会是不会出来的。你呆在这里也无济于事,饿了没?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吧。”
刘伟名摇摇头,然后说道:“不饿,也没有胃口。”
“那你陪我去吃点东西吧,我肚子饿了,这三更半夜的,我一个出去会不安全的。这里如果医生有结果了会打电话通知我的。”尚妍黛换了个方式说道。
刘伟名苦笑着说道:“你总是能够找到一些我无法拒绝的借口,走吧。”
刘伟名再次看了看重症监护室的门,随后陪着尚妍黛一块儿往楼下走。
“怎么样?在岭南省那边过得怎么样?山区的小姑娘是不是长的特别的水灵啊?老实交代,又祸害了多少个纯情无知的少女啊?”一边走尚妍黛一边开着玩笑道。她知道刘伟名现在的心情是非常非常的沉重,所以,便故意找一些比较轻松一点的话题来让刘伟名放松下来。
“你这话说的,我去那一心只忙工作。一大个烂摊子,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刘伟名当然也明白尚妍黛的意思,不过,他是真心的没有任何心情去谈其它的事情。
“你这个话说的就有问题啊,老话怎么说来着,革命、生活两不误。所以啊,你该去就去,不要因为工作而压抑了自己的本性,这样不好。长此下去是会出问题的。”尚妍黛继续说道。
“你啊,就不要再消遣我了。说说你吧,怎么?还是一个人?”刘伟名苦笑摇头,然后转移话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