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第7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一个人还能怎么样?离婚之后我就与女儿住在一起,现在女儿在学校住宿,所以,我现在是标准的单身贵族。 而且,在官场上混的女人有几个男人敢要啊?你说一个平头老百姓敢娶一个副市长当老婆吗?所以啊,我也早就不想这个事了,一个人过很好,自由自在。就像现在,这大半夜的,我想过来陪哪个男人就陪哪个男人,谁也管不着。”尚妍黛说的很轻松,不过刘伟名却依旧听出了一些酸楚。尚妍黛这个年纪的女人正值虎狼之年,这孤枕而眠的滋味谁都不会觉得好受的。
“对了,我说的是你,怎么你又说到我身上来了?我都还没问完呢,你不是说你在岭南省安安分分没时间去动这些花心思吗?那你这个秘书是怎么回事?这么一个如花似玉、面带桃花的小秘书,你能解释清楚吗?”尚妍黛又开始抓住刘伟名问道。
“开什么玩笑啊,王婷婷确确实实只是我的秘书,我和她那是清清白白的。”刘伟名再次苦笑。
“清白?你觉得你说的清白吗?”尚妍黛笑着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愣了愣,然后老老实实地说道:“说不清白。”
“那不就得了。”
“可问题是我与她是真的清清白白的啊,看来这次我是真的泥巴掉在裤裆里,说不清楚了。”刘伟名无奈地说道。
“哈,怎么说的这么委屈啊,伟名,我发现你还挺大胆的啊,竟然敢用女秘书,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可人的小姑娘。你还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啊,别人那是躲不躲不赢的事你却偏要往上撞。”尚妍黛提醒着刘伟名。
“身正不怕影子斜吧,这个问题不大。王婷婷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凭空剥夺她的这个机会确实说不过去。这个点这医院周围哪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全都是乌漆墨黑的。”刘伟名出了医院门口,看了看周围说道。
“呵呵,我倒是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我还以为是在林阳呢。算了,看样子只有开车到附近找个开店的咯。”尚妍黛说着就去开车。
刘伟名担心父亲的病,本想拒绝,但是却又不忍心。于是只能是心不在焉地上了尚妍黛的车。
“怎么?还在在担心你父亲的病?”尚妍黛看了看刘伟名,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怎么能不担心呢,我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在家,老两口就一直是孤苦伶仃的。小时候家里穷,两个老人吃了一辈子苦没享过福。现在好不容易我稍微有点出息了,身体却又不行了。有时候想想,老天对他们这代人确实是不公平。”刘伟名感叹着说道。
“别想那么多,是福不是祸,是祸你也躲不过。一切都自有定数。不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叔叔这次一定能够逢凶化吉的。”尚妍黛安慰着。
“希望如此吧,如果我爸这次出了问题,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刘伟名点头道。
“不会的,别担心太多。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治不好的病已经不多了。”尚妍黛继续安慰着。
尚妍黛刚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尚妍黛接过手机之后嗯嗯啊啊地说了几句,然后用手捂住手机对刘伟名说道:“你那几位老乡已经领出来了,没什么问题,就是情绪激动打了一位医生两下,经过派出所所长和我的那位秘书的调节,给对方赔了三千块钱,私了了,现在人已经从派出所出来了。你看把人往哪儿领?”尚妍黛征询着刘伟名的意思。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派出所离这儿远不远?”
“不远,就是这个街道的派出所,你要过去吗?”尚妍黛回答着。
“过去吧,我不在家,父母基本上都是这些乡里乡亲帮忙照顾的,而且,今天出这个事情也全是因为担心我爸的病。要不是因为他们,我爸根本就没办法来医院。他们都是我的恩人。”刘伟名沉重地说道。
尚妍黛点点头,然后说道:“确实如此,那我们过去吧。”
尚妍黛说完便开始打方向盘。然后开始拿着还没挂断的手机说了句让对方在那等着。
派出所的位置确实不远,只是拐过了几条街道就到了。犹豫是晚上,派出所里面只有几个房子里面亮着灯光,而在派出所昏暗的大门口却站了有个人。这些人分成两拨,一拨是穿着警服的,另一波则穿的比较破旧。很显然,一拨是警察,一拨是刘伟名的乡亲。
当尚妍黛把车开到门口停下后,以为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便立即过来,而几个穿警服的也跟着围了过来。尚妍黛和刘伟名同时打开车门出来。
“尚市长。”这批人看到尚妍黛出来,全部都围了过去。
而刘伟名则直接无视这些人,饶过这些人走到那群穿着破旧的乡亲们走去。
“刘市长,你怎么亲自来了啊,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几个乡亲看到刘伟名连忙说道。
“二麻叔、强子叔、桂生叔、东升哥。非常感谢你们,等到了村子里,我亲自上门给你们叩头道谢。”刘伟名握住一个个的手说道。
“刘市长你这说的是些啥,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谁家有事都是自家的事,你爸也没少帮过我们的忙。而且,村子里面现在日子这么好过也都是托你的福啊。对了,你爸的病怎么样了?”二麻子说道。
“还在检查,暂时还得出个病情。”刘伟名感动地点点头。
“各位,你们好。”这时,尚妍黛也走了过来,向刘伟名的这些乡亲们打招呼,身后那群穿着警服的还有尚妍黛的秘书也都跟在尚妍黛的后面。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明阳市的副市长尚市长,也是我的朋友,今天的事情我都是请她帮忙解决的。”刘伟名介绍道。
“尚市长好。”一个个听说是副市长都开始紧张了。对于刘伟名还好点,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虽说现在是当了大官了,不过,除了说话的时候局促点,大家也没感觉有什么太多的不适应,而现在突然来了个副市长,这让这些平时最高见过镇长的乡亲们一下子就显得手足无措了,非常紧张。
“大家不要客气,我与伟名是很好的朋友,我今天只是作为他的一个朋友身份来的,说起来,大家还都是我的长辈呢。今天让大家受苦了,说起来,这与我们政fu工作的失误有很大的关系,我向大家道歉。”尚妍黛笑着说道。
“尚市长,您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我们自己太冲动了,不管怎么说,动手打人就是不对,在派出所里,这几位同志也对我们进行了教育,我们都明白自己错了。”二麻子见其余几人不说话自己便站出来说道。二麻子早些年一直在外面闯荡,虽然没赚大钱,不过还是见过点世面。回来后在家里就买了辆面包车开着。
“大家能这么想是最好了。你们几个也过来,我也向你们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刘伟名刘书记,现在是岭南省白山市的市委书记,地地道道的明阳人,上届省w书记的秘书,后来任高新工业区区长。”尚妍黛直接说道。
这些人都是一惊,随后赶紧与刘伟名握手,刘伟名也都一一握了。这些人也都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和指导员之类的小官,今天是听说副市长亲自过问这个事,而且连秘书都亲自过来,便从上爬起来了。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说道:“各位叔叔们,来,上车吧,大半夜的都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去吃饭吧。”
“我们不饿,刘市长,哦不,刘书记,尚市长,你们去忙,我们自己走过去就行了,到医院没多远。”二麻子连忙摆手说道。
“各位叔叔,我今天不是什么狗屁书记市长的,我今天只是你们的晚辈,刘家村的强娃子。走,大家吃饭去。”刘伟名二话不说,就开始拉人。
而这时尚妍黛的手机又响了,尚妍黛嗯嗯了几句之后,向刘伟名打了个眼色,然后走到一旁,刘伟名便跟着尚妍黛走了过去。
“伟名,医院来电话了,说是全部检查还没有完成,不过,他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尚妍黛直接说道。
“那我们立即回去。”刘伟名一听就急了,说着就往回走。
尚妍黛点点头,然后拉住刘伟名,让自己秘书过来。
“小张,这些都是刘书记的亲人,也就是我的长辈。我和刘书记现在要去医院有点急事,你现在开着车带这些长辈们去吃饭,然后找个好地方让他们住下,记住,一定要招待好。”尚妍黛对自己秘书吩咐着。
刘伟名连忙说道:“麻烦你了,小张。”,然后打开自己的皮夹子,把里面所有的百元大钞都掏出来,一股脑地全部递给尚妍黛的秘书,接着说道:“麻烦你一定帮我招待好。”
刘伟名接着对乡亲们说道:“各位叔叔,我现在有点急事必须要去解决,那个这位是小张,是尚市长的秘书,等下就麻烦他代替我照顾一下大家。我先离开了,等我爸病好啦,我再专门亲自上门道谢。”刘伟名诚恳地向着几位鞠了一躬,然后跑着坐进了尚妍黛的车子,往医院而去。
尚妍黛和刘伟名赶到重症监护病房外的时候,已经有一名医生站在那里等候了。
“尚市长。”看到尚妍黛过来,穿白大褂的医生立即走几步过来恭敬地说道。
“你不要客气,这位是刘伟名刘书记,病人是他父亲。病人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你就照直说吧。”尚妍黛点点头后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