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第7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别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网 ”尚妍黛慢慢走过来,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尚妍黛,点点头,道:“谢谢你。”
“谢什么?你再说谢的话那我就真的不管你了。”尚妍黛莞尔一笑后说着,接着道:“医院这边我都安排好了,直升机一来就能立即让叔叔上飞机。不要担心了,不会有事的。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你母亲那边该怎么去解释了。”
刘伟名叹了口气,然后道:“只能先想办法骗她了,能瞒一时是一时吧。她本身身体就不好,我真不确定她能不能守得住这个打击。”刘伟名说完之后又看了看尚妍黛,然后又道:“你赶紧回去补个美容觉吧,要是因为我的事情让你明天长了皱纹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去死吧你。”尚妍黛骂了刘伟名一句,然后说道:“要是我真的长了皱纹那我这一辈子可就赖上你了,到时候你就后悔去吧。”
刘伟名听到尚妍黛这句话,非常尴尬地咳嗽了两句,立即岔开话题道:“你先回去睡觉吧,这边一切也都安排好了,等到飞机一到就立即去北京。”
“怎么啊?帮你把事情办好了就开始赶我走了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人原来这么没有良心。”尚妍黛佯怒道。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
“还是说是怕我不睡觉真的长皱纹以后就赖着你了啊?”尚妍黛继续说道。
刘伟名再次苦笑,他自认说不过尚妍黛。
“好了,别耸拉着个脸了,我等你飞机来了就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还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尚妍黛笑着说着,然后坐在了刘伟名身旁的椅子上面。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我们就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以前看起来还有点稚嫩的你现在,却已经是堂堂的市委书记了。哎,时光果真不留人啊。”尚妍黛坐下后便开始感叹着。
“百~万\小!说的时候,有些作者描写一个人年轻都会用上一句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这句,我想这句用在你身上非常合适。还是那句,不要再挑了,找个好男人就嫁了吧。一个人过总归是苦的。”刘伟名不自觉地又点上一根烟慢慢地说道。
“这年代,好男人都让那些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给抢走了,谁还瞧的上我这样的老太婆了。伟名,假如我要你娶我你娶不娶?”尚妍黛突然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有点目瞪口呆,暗道自己怎么绕来绕去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怎么又开始耸拉着个脸不说话啊?我知道,我没有你家媳妇年轻、漂亮对不对?”尚妍黛开始不满地说道。
刘伟名那个汗啊,只能摇头道:“别再开玩笑了。”
尚妍黛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怎么样,现在心情有没有稍微好一点?”
刘伟名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勉强笑了笑道:“谢谢,好很多了。”
“恩,好了,你就安心地陪叔叔去北京吧。你家里这边我会帮忙照顾的。对了,你的那些乡亲们我会让我的秘书今天派车把他们送回去。你母亲呢?要不要我想办法?”尚妍黛想了想说道。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说实话,我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一团糟。先不管了,先把我爸送到首都医院去再说吧。”
几个小时之后,一辆直升机在医院上空盘旋着,随后便在地面人员的指挥下停在了一出空地上。接着,便一对医务人员推着病以及一些设备上了直升机。刘伟名也上了直升机。
当飞机飞到首都医院上空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地面上,李梦晴正与一群首都医院的医务人员在做着准备工作,直升机依旧在盘旋了几周之后慢慢降落。直升机一降落,飞机里的医务人员以及飞机外的医务人员便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李梦晴站在一旁焦急地看着。等到医务人员全部接手然后推着刘伟名父亲往医院里去时刘伟名才焦急地走到李梦晴身边,说道:“谢谢你了,梦晴。”
刘伟名看着李梦晴那明显的黑眼圈,便知道,李梦晴做完肯定是未睡了。
“谢我?这话让我听了很难过。”李梦晴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然后说道。
“一码归一码吧。”刘伟名有点疲惫地说道。
李梦晴看着刘伟名疲惫地模样也就没有继续责怪刘伟名,一边随着刘伟名往医院而去,一边道:“这次你爸的病是由首都医院的一位副院长亲自负责,这位副院长的医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另外,首都医院的医疗水平也是世界一流,所以,你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我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说道:“这次是真的要谢谢你家老爷子了,没有他我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人家是不会理睬我的。我想吧,这事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说我是特权主义呢。”
“救死扶伤是医院的责任,怎么传都没人能说什么。吃了早餐没有?”李梦晴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想了想,然后说道:“忘记这事了,不过,也真的没胃口。你昨晚忙了一晚上,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就先回去睡一觉吧。”刘伟名心疼地对李梦晴说道。
“我虽然不是个名正言顺的儿媳妇,不过,却也算是个地下儿媳妇吧。你爸也就是我爸,我怎么睡得着?”李梦晴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刘伟名尴尬地笑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倩儿等下就过来,我已经叫人到机场等她了。”李梦晴接着说道。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道:“希望我爸这次平安无事吧,以后,即使我不当这个市委书记了,我也要陪在他们二老身边,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是不敢再让他发生第二次了。”
李梦晴点了点头,然后道:“确实如此,年纪大了,身边没人照顾确实不行。”
刘伟名的父亲依旧被送进了首都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因为重症监护室里面是高标准控制的,所以,是不允许医务人员之外的人进入,即使是有着关系的刘伟名,也依旧只能站在门外等候。
没多久,有五六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年龄都比较大的人慢慢地往这边过来了。
李梦晴看了眼便对刘伟名道:“当先那位就是这次亲自负责你父亲病情的季副院长。”李梦晴说完便走了过去。刘伟名看了看,也跟着走了过去。
“季院长。”李梦晴走过去打招呼。
这群人立即停了下来,“李小姐,你好。”那位被称为季院长的男人对李梦晴点了点头,然后对身后的人道:“你们先进去吧。”
身后那些人都点头,然后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
“季院长你好,我是病人的儿子,我父亲的病就麻烦您老多费心了。”刘伟名走过去说道。
季院长点了点头,有点淡淡地说道:“救死扶伤是我们做医生的责任,我们会尽全力对待每一位病人的。我已经看过了你们先前医院发过来的病情分析和检查报告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需要对病人重新进行检查,以前医院的分析和诊断我们只能作为参考,毕竟,他们医院的医疗水平有限。”
刘伟名有点急,连忙说道:“季院长,我父亲的病不能等啊。”
季院长有点不耐烦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冷冷地说道:“该怎么治疗我们知道,不需要你来教。刚刚进去的是这次特意组织起来的专家组,都是各个系统的专家,他们会逐一检查然后给出一个可行的治疗方案。这个时间会比较长,我们预计的是二十四个小时,所以,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来。你们现在坐在这里也是白搭。”
姓季的院长说完之后对李孟强又点了点头然后便推开门走了进去了。
“刘伟名,不要生气,这位姓季的院长就是这个性格,不过,在国内,算是医术上的权威了。”李梦晴看到了季院长对刘伟名的不咸不淡怕刘伟名生气,立即对刘伟名解释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道:“没关系,只要能把我父亲给治好,就是当场给我几个耳光都没有关系。”
刘伟名说完,便就走到外面的椅子边拿出烟出来点上,刚点上就被一个护士过来给严厉制止了,顺带着还将刘伟名给教育了一番。
李梦晴笑着对刘伟名说道:“怎么样?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吃瘪了吧?”
刘伟名苦笑了一下,然后道:“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现在我妈还在明阳那边,不知道云佳过去能不能够瞒的住她啊。哎。”
正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刘伟名看了一下,是自己的秘书王婷婷打过来的。
刘伟名怕自己母亲有事,赶紧接通。
“婷婷,什么事?”刘伟名不自然就直接叫了婷婷了。这让站在一旁的李梦晴不禁开始仔细听了起来。
“刘书记,你在哪啊?”王婷婷直接问道。
“你在哪?我妈呢?”刘伟名抢先问道。
“我陪着伯母在医院,伯母昨晚上估计是没睡,一大早就要来医院,我劝她吃了早餐后才陪她一起过来的,我们现在就在这个病房外面,你在哪?”王婷婷像是汇报工作一样地说着。
“我妈在你边上没有?找个地方,我给你说。”刘伟名头疼地说道。
王婷婷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打电话的刘伟名母亲,对刘伟名嗯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姑娘,他在哪啊?有没有说他爸爸怎么样了?”刘伟名母亲问道。
“伯母,刘书记说他现在有点急事,等下再给我打过来。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先。”王婷婷笑着扶着刘伟名母亲坐下,然后便往洗手间方向而去,然后在一个刘伟名母亲看不到的地方拿出手机拨了刘伟名的电话。
“刘书记,您现在说吧。”王婷婷对刘伟名说道。
“我爸病情比较严重,我现在已经把他转到首都医院来了。”刘伟名开门见山地说着。
“啊?去北京了啊?”王婷婷大惊,一下子就全部去了北京,这确实够让王婷婷惊讶的。
“别打岔,听我说完。我母亲身体不好,所以,我爸到北京来治疗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她知道了,让她知道了就肯定能够猜到是病情严重。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瞒住她。你就告诉她我爸还在那个病房里面,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是不会允许人进去看望的,所以应该没事。等下我妻子会过去陪我妈,我等下把她好发给你,你们俩沟通好,千万不要露陷了。等我妻子来了之后你就回白山去,继续工作。”刘伟名直接安排道。
“那伯母问起你来了怎么办?我说你去哪了?”王婷婷有点慌神地问着。
“你就说我单位上面出了重大问题,我必须赶回来处理,你告诉他,我爸没什么大问题,在里面治疗几天就可以康复。在我妻子来之前,你照顾好她。”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恩,不过,我就怕伯母会问医院的医务人员,这样就完陷了啊。”王婷婷想到一个问题后道。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也觉得这是个问题,然后道:“这个我想办法,让医院的人配合一下。这次很谢谢你了,等我妻子到了你就坐飞机回白山吧,机票你直接找秘书长报销。”
“刘书记,我觉得我应该去北京。如果我一个人回去,您家里有出了这么大事,回去之后秘书长肯定是要骂我的。”王婷婷想了下后说道。
“不要了,你来这边也干不了什么。你回白山,那边有什么问题你时刻向我汇报,工作不能大意。我在这边有熟人,没有关系。秘书长那边我会与他说的。好了,不要再说了,这是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就这样。”刘伟名不容置疑地说着,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秘书?”李梦晴带着笑意问道。
“恩。”刘伟名点头算是回答了。
“女的?”李梦晴慢慢地往里面问着。
刘伟名再次点头。
“你竟然用女秘书?”李梦晴开始惊讶了,其实她要问也就是想问出这么一个结果,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
“别用这种大惊小怪的眼神看着我,没有哪个文件上面规定男领导不能用女秘书,而且,你这眼神里面不全是惊讶。我似乎闻到一股山西老陈醋的味道。”刘伟名开了句玩笑,然后说道:“现在我是让我的这位秘书在陪着我妈,等下云佳便去明阳,不把我妈那边给安置好,我这心总是放不下。”
李梦晴点了点头,然后道:“倩儿来北京的,应该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