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第7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妈这边没事,已经瞒住她了。网 。 你这个秘书很机灵。不过,这只是临时,我想,最好,还是把妈劝回老家去。”张云佳想了下说道。
“回老家好是好,可问题是我妈肯定不会愿意啊。”刘伟名头痛地说着。
“我再做一下妈的工作吧。”
“那好吧,先就这样,有事给我打电话。”刘伟名犹自点了点头,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金倩走了过来。
刘伟名看到金倩,挤出一点微笑,说道:“怎么不与梦晴多说说话,你们两姐妹也很久没见面了。”
“梦晴姐买菜去了。”金倩也走到刘伟名身边说道。
刘伟名看着大病初愈的金倩,心里既是欣慰又是愧疚,忍不住地伸出手抚摸着金倩的脸庞,温柔地道:“倩儿,这一辈子跟着我你受苦了。”
“以前我是这么想的,我想着,是你毁了我一生。不过现在想想,我是因为爱才会这么恨。现在,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刘伟名微微笑了笑然后说着。
金倩变了,自从出事之后金倩就完全变了。以前风风火火的一姑娘现在却有点历经沧桑的感觉。刘伟名说不出是好是坏,不过他自己,自己欠金倩的,十辈子也还不了。
刘伟名一把搂住金倩,把金倩抱进自己的怀里,在金倩耳边说道:“我很想你。”
金倩也伸出手搂住刘伟名,听到刘伟名的话后,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也说道:“我也想你。”
刘伟名转脸便毫不含糊地吻上了金倩的嘴唇,两人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瞬间便激情四射。
两人舌头紧紧地缠绕着,似乎是要把这许久的相思之苦都在这一刻给吻回来。刘伟名的手不自然地就开始动作着,这纯属自然反应。
就在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时才分开,刘伟名喘气地对金倩说道:“倩儿,我想要你,很想。你身体能行吗?”
刘伟名还是有着一丝的理智,在刘伟名看来,现在的金倩,身体脆弱的就像是一张纸,他不敢肯定金倩能不能承受的住这种高强度的运动。
金倩脸有点淡红,答非所问地说道:“别,梦晴姐马上就回来了。”
虽然是答非所问,但是却已经回答了所有问题。
刘伟名一下抱起金倩,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道:“我很快的。”
走进卧室,刘伟名把金倩放在上,便慢慢地爬了上去,他不敢有大动作,所以,便小心翼翼。
轻轻地压在金倩的身上,两人激情地抱在一起开始在上打滚。刘伟名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了,很久未曾有过的感觉再次回来,这让刘伟名更加的兴奋。当然,兴奋的不止刘伟名一个。正是如狼似虎年纪的金倩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甘露了,正常生理上的需要让人根本就无法抵挡。所以,刘伟名还没有怎么运动,金倩便已经是娇喘嘘嘘了。
刘伟名很温柔,一件一件地剥开金倩的装束。当那久违的身体再次出现在刘伟名面前时,刘伟名便彻底丧失了理智,他忘记了一切,面前只有这具让人癫狂的身体。网他的动作渐渐地开始粗鲁了起来,甚至与有点野蛮。
不知道在上滚了多少圈,当刘伟名抱住金倩很粗鲁地挺进金倩身体的时候,金倩皱紧眉头发出了一声痛吟。刘伟名这才反应过来,便慢慢地吻着金倩,温柔地开始动作着。
刘伟名说过会很快,但是实际情况是他完全低估了自己的战斗实力,当李梦晴开着车在市场买了菜回来时,一进门就听到了那种熟悉而又久违了的声音。、拍打以及摇声。李梦晴愣了愣,当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苦笑了一下,骂了句:“真不要脸,大白天的就干这事,也不知道忍着点声音。”
李梦晴虽然骂着,但是,其实,从听到那个声音开始,她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上有着一股暖流开始蔓延,渐渐地开始燥热,蔓延全身。
李梦晴再次骂了句不要脸,然后尽量让自己摆脱那种让人很是烦躁的感觉,拿着菜走进厨房。
不过,鬼使神差的她还是走出了厨房,慢慢地靠近了并未关严实的房门口。
她与金倩一样,一样的是如狼似虎正是需要浇灌爱护的年纪,就像是一朵花,现在正是这朵花完全盛开最为鲜艳动人的时候。而越是这种时候,对于甘露的需要便更加的迫切,许久没有浇灌过的花可想而知是多么渴望那一丝丝的甘露。
李梦晴推开房门时,里面的两人依旧是继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刘伟名强壮而有力的身体不停地击打着,这种击打更加体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力量。李梦晴看了许久,直到自己完全受不了了才转身强制自己离开,而房间里的两人却依旧是不知疲倦地折腾着,李梦晴甚至都有点同情那饱受摧残的。
李梦晴心不在焉地做着菜,想起房间里的两人,不自然地就开始燥热,随即苦笑。
随即,一声高昂的声音突然从金倩的嘴里发出来,惊的李梦晴差点把手给切了。李梦晴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暗道那边完了,自己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难受了。
睡在上的刘伟名精疲力尽地喘着气,不顾一身的汗水,还是转身把金倩紧紧地抱在怀里。
“倩儿,等这边事情完了还是跟我一起去白山吧,那边空气好,对你恢复身体有帮助。”刘伟名深情地说道。
金倩还没有从刚刚地激烈当中缓过来,胸膛还在急剧地起伏着,随后说道:“还是不了,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前妻,如果跟你过去,被人发现了对你是有影响的。等爸出院了,我就回江南,去明阳也行,我想好好地陪陪二老。”
听到金倩这么说,刘伟名也就没有再说话了。他潜意识里还是把金倩当成自己的妻子,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如果金倩跟着自己一起去白山生活会有什么问题。想到这,刘伟名也就只能叹了叹气了。然后再次说道:“等这一届干完,我把白山引领到一个正确的方向之后,我就辞职。要么就调到江南省来任一个闲职,人大也好,政协也好,都无所谓。我只想与你们好好地在一起。”
刘伟名再次提起自己的这个想法,这个想法从两年前开始就一直在他的脑海中转悠,那时候,只是觉得自己负了这些爱自己的女人,而自己也厌倦了官场的生活,干了十几年了,也想休息休息。而现在,因为自己父亲的病,让刘伟名对这个想法变得异常地迫切。他深深地感觉到,假如自己再不好好地陪陪自己的父母,尽心尽力地尽孝心,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子欲养而亲不在,刘伟名不想沦落到这种悲剧的地步。
“官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支持你。”金倩也侧过身,把自己的身子往刘伟名的怀里挤了挤,闭上了眼睛,她很累,而这个姿势让她感觉分外的安全,这对于金倩来说,也是一种久违的感觉。
就在两人都沉寂在这甜蜜的温馨当中时,金倩突然听到一阵“哆哆哆。”的声音,虽然声音并不大,不过,由于很静,还是听的很清楚。
“外面的声音吧。”刘伟名闭着眼睛说道。
“不对,这是切菜的声音。快点起来,是梦晴姐回来了。”金倩努力思索着,终于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立马从上爬起来,四处找衣服。
“回来了就回来了嘛,又不是没见过。我们都大被过,有什么好害羞的。”刘伟名丝毫不以为然地说着。
“快点起来了,被你害死了。”金倩扣着自己的扣子,一边扯着刘伟名。
刘伟名逼不过金倩,只能是慢悠悠地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其实李梦晴真不是有意的,她知道两人正在兴奋点上,所以,为了不惊扰两人特意把声音降到最低。前面两人正全身心地投入在战斗当中,当然不会听到这么一点点声音,而后来两人战斗结束便听到了。
金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把凌乱地头发也整理了一下。
“帮我看一下,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吧?”金倩叫过刘伟名开始问道。
“很好,谁都看不出你刚刚干了什么,当然,除了梦晴和我。我说倩儿,你这是欲盖弥彰啊,就算你掩饰的再好,梦晴也是知道我们两在干了什么的,说不定还偷看了呢。”刘伟名心情大好地说着。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龌龊啊?”金倩没好气地说着,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梦晴姐,你回来了啊。”金倩走进厨房说道。
“哦,刚回。怎么啊?切菜吵着你们俩了?那我可就真的是犯了大错了。”李梦晴看着金倩,便故意调笑着。
“梦晴姐。”金倩脸一下子就红了,喊了一声,向李梦晴提出抗议。
“你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想吓死人啊。”刘伟名一边系着皮带一边走出来,责怪着李梦晴。
“这不能怪我,我回来声音已经很大了,怪只能怪你们太投入了。累了吧你们俩?累了就回去睡觉去,吃饭了我叫你们,今天让你们尝一尝我李大厨的手艺,我跟你们说,我可是一年难得下一次厨,你们可要好好珍惜。”李梦晴开着玩笑道。
“我还真累了,你们俩慢慢做菜,我先去睡一会。”刘伟名见李梦晴这么说,立即转身回房睡觉,他是真累了。疲倦,有心理上的疲倦也有身体上的疲倦,特别是刚刚又进行了这么大运动量的运动。
“你去炒菜吧,我来帮你切。”金倩走过去接过李梦晴的菜刀。
“你真的不累?你还是去休息吧,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刚刚又这么剧烈,还是去休息一会儿。”李梦晴好心地说着,但是却说的金倩脸更加红了。
“你再说,你再说今天晚上你们俩那个的时候我就站边上看着。”金倩开始报复着,随后便觉得自己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过于那个啥了,羞于启齿。
“倩儿,你还是去陪陪伟名吧,他看起来没事,很坚强,其实,现在心里却是非常的脆弱难受。一早上就不知道抽了多少烟了。现在看到你了才好一点。”李梦晴突然看了看刘伟名睡的房门对金倩说道。
虽然说着让金倩去休息,但是见金倩已经在切菜了,她便就不是很熟练地开始准备炒菜。
“我知道,希望爸平安无事,不然,我真担心伟名能不能受的了这个打击。这些年他一直都不在爸身边,而且,因为我和他离婚的事情爸对他也是很有意见,父子俩的关系自那以后就不怎么好。如果爸真的出了事,伟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自己身上,他肯定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金倩叹了口气道。
金倩到底是与刘伟名生活了那么久,一下子就把刘伟名此刻的心里分析的清清楚楚。
“在伟名还没到北京的时候,我已经问过季副院长了,她向我交代,这种病治好的几率很小,让我们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没有告诉伟名,毕竟,现在还有希望。”李梦晴淡淡地说着。
金倩切着菜的手突然停了,然后眼泪又开始出来了。
下午,刘伟名让金倩与李梦晴在家里,自己开着李梦晴的车去了首都医院。虽然,季副院长说过检查要一段时间,但是刘伟名还是来到了病房外面等着,来到病房外面,他感觉心安一点。
终于,等到下午无点来钟的时候,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当先就是季副院长。
刘伟名看到这些人出来,立马迎了上去。
“季院长,我爸的病怎么样了?”刘伟名立即问道。
“你们先走吧。”季院长对那群专家说着,然后对刘伟名说道:“检查结果与上家医院的诊断基本上差不多,病人确实是患有多器官功能衰竭症。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比较严重了。刚刚,我们的专家组已经商量出了一个综合整治办法,现在已经开始进行实施治疗了。不过,我直话跟你说吧。这种病是难度最大最为麻烦的病之一,世界上基本上没有很好的针对治疗办法,只能是我们自己摸索。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治好的概率不是很大。”
刘伟名听了后有些失神,虽然这个情况早在明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他就已经被告知了,但是,现在从季副院长嘴里说出来他有点绝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