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第7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也不要太担心,现在才刚刚进行治疗,是否有转机要等明天和后天了,如果,经过两天的治疗有好转的迹象,那么,成功的概率就大了,如果,病情还是继续往下恶化,那么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季副院长看到失神的刘伟名后安慰了一下后说着。随后转身离开,剩下失神站在那的刘伟名。
“季院长,请问什么时候能够探望病人?”刘伟名回过神来,追了两步对季副院长说道。
“暂时不能,先等治疗了两天看看情况再决定能不能探望吧。这里没什么事,你可以先回去。如果有情况我会打电话通知李小姐的。”季副院长说着然后走进了电梯。
刘伟名有点呆滞,慢慢地往楼下走着。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感觉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了一般。
刘伟名开着李梦晴的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开着,开了有四十分钟刘伟名才发现自己完全在乱开,跟着一条道都已经快开到头了,赶紧掉头,往李梦晴所住的方向开去。
走进李梦晴的房子,晚餐已经开始在准备了。李梦晴看到刘伟名进来便问道:“怎么样?”
刘伟名愣了愣,然后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还好,起码还有治好的机会。”
李梦晴一听这话,也就明白了,情况肯定是不好。想到这她也只能是叹了叹气。
“倩儿呢?”刘伟名看了一圈问道。
“倩儿在与箐箐玩呢,在卧室里面。”李梦晴指了指一间客房说道。
“箐箐回来了?是啊,放学了。”刘伟名笑了笑,然后便走到了客房的门旁边。
卧室里面,小箐箐正拉着金倩在陪她做作业。
“金倩阿姨,你不知道,我们老师好烦,每天都布置那么多的家庭作业,弄得我连看动画片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看着做了家庭作业有小红花的份上,我绝对不会做。”小箐箐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一边嘟着嘴对坐在旁边的金倩说道。
听到这刘伟名差点失声笑了出来,暗道,还真是童言无忌啊。
坐在小箐箐旁边的金倩可没忍住,笑了之后对小箐箐道:“那你拿了多少小红花啊?”
“我每次都拿,每天老师都要检查家庭作业,做的最好的就有小红花,每次都是我。你不知道,坐我后面的李雪每次都想和我争小红花,可是她每次都输了。老师说我的字是写的最好的,就她那样的字还想和我争,哼。就因为这个,她都不跟我玩,我知道,她是嫉妒我。”箐箐继续说道。
“你这样不会,箐箐,你们都是同学,是同学就应该友爱,你应该大度一点,她不跟你玩你可以主动找她啊,朋友越多越好,以后玩游戏也多一个人是不是?”金倩摸着箐箐的头说道。
“可我就是不喜欢她。”箐箐嘟着嘴小声地说道。
“对待朋友要大度,即使是错了,我们也要原谅对方。不然,你的朋友会越来越少的。听阿姨的话,明天上课的时候就拉她跟你一起玩,一起玩游戏。”金倩再次温柔地说道。
“好吧,那我就再原谅她一次。其实我以前和她是最好的朋友的,只是后来她没有拿到小红花就不理我了。”箐箐点了点头,答应了金倩的话。
“这样才是乖孩子。”金倩表扬着箐箐。
听到这,刘伟名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啊。”金倩看到刘伟名说着。
“叔叔。”箐箐看到刘伟名便喊着,很显然,她还没有完全忘了刘伟名这位特殊的“叔叔。”
“爸的病怎么样了?”金倩问着刘伟名。
“还好,现在已经在开始接受治疗了,医生说不出意外的话能够康复,你不要担心了。”刘伟名想了想,挤出个微笑对金倩说道。说完之后走到箐箐边上,看到箐箐在写着汉字,摸了摸箐箐的头道:“你在和你金倩阿姨说什么呢?”
箐箐一听这个,便放下了笔,再次有声有色又有板有眼地把刚才与金倩之间的对话向刘伟名复述了一遍。
“金倩阿姨说的是对的,要珍惜朋友,朋友多了,才有人和你一起上学下雪,才有人和你一起玩。知道吗?”刘伟名笑着说道。
箐箐点了点头。
“我们出去吧,让她安心做作业,我们在这,她这个作业是做不下去了。”金倩看着箐箐一见有人说话就放下笔了,便拉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与金倩一起出来了。
“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伟名,不要骗我,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的眼神根本就没办法骗我。网你放心,我身体很好,不会有事的。”金倩拉着刘伟名来到阳台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便拿起一根烟慢慢点上。
“以后少抽点烟,什么都是别人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要爱惜。这么一大家子在这,你要对我们大家负责。”金倩看到刘伟名又开始抽烟便提醒着。
刘伟名勉强笑了笑,然后说道:“情况不乐观,我们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吧。”刘伟名说完之后看了金倩的脸色,又加了一句:“希望还是有,不过,希望不是很大。尽人事听天命吧。”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刘伟名很多时候都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却只能是无奈。
金倩很显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都尽力了,但是,对于爸,我们都没有尽到孝心。我爸我妈是这样,你爸也这样。”金倩说着说着就哭了。
刘伟名把金倩抱在怀里,没有说话。
之后的第三天,刘伟名再三恳求,终于,得到了季副院长的答应,可以进去看望一下父亲。
刘伟名想了想,还是把小箐箐带了进去。进去的有刘伟名、金倩、李梦晴,还有小箐箐。
重症监护室里面摆了很多的仪器,病人,只有两个。刘伟名走到自己父亲的病前,刘伟名的父亲睁大着眼睛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的父亲已经转醒,但是每天清醒的时间不定时,每天清醒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而今天,就是在护士在见到刘伟名父亲清醒时才通知刘伟名等人进来探望的。
“爸。”刘伟名看到脸上苍白,带着氧气罩两只手臂插满管子时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直接跪在了病边。
刘伟名父亲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声音出来。
“爸,我们来看你了,这位是梦晴姐,你以前见过的。这个是梦晴姐的女儿,箐箐,叫爷爷。”金倩走近一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虽然,在进去之间,刘伟名几人商量,不能哭,这样会让刘伟名父亲自己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进去一见到这种情况,还是都没有忍住。
“爷爷。”小箐箐怯生生地喊了句,然后就躲到李梦晴腿后去了。
刘伟名父亲又张嘴,但是一样,没有发出声音,不过,脸上却有了一丝的笑意。
“爸,你感觉怎么样?”刘伟名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刘伟名父亲不停地张嘴望着刘伟名说着,说了很久,金倩才听到是个水字。刘伟名再看自己父亲的嘴唇,早就已经干枯成一块一块的了。
“水,有水吗。”刘伟名一下子站起来,对身边的护士喊道。
“不能喝水,医生交代的不能喝水。病人的肾脏已经坏死,喝水的话对于病人来说就是死亡加速剂。”护士小声地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瞪着眼睛,再次看了看自己父亲渴望的眼神,很不争气地又流出了泪水。
“就喝一点吧,一点应该没关系吧?”刘伟名心痛的就像是针在扎,转脸乞求着护士。
小护士同样也是不忍心,随后才说道:“如果病人实在是要喝水的话,用棉签沾点水把病人的嘴唇涂湿吧,切记,不然让水进去病人的食道。”
“谢谢谢谢。”刘伟名对着小护士说着,然后李梦晴就跑到里间的一间办公室里面拿着一次性杯子接了小半杯水,小护士递过一根棉签。刘伟名从李梦晴手里接过杯子,用棉签沾着水,慢慢地在父亲干枯的嘴唇上面涂抹着。刘伟名父亲一见有水,马上张开嘴,不停地吸着。刘伟名很想很想给父亲自己喝水,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一边劝着自己的父亲:“爸,你再坚持一下,暂时还不能喝水,等病好了就可以了。”一边躲着自己父亲扭动的嘴唇,只让棉签在嘴唇上涂抹着。
这时,李梦晴见到这个场景,也忍不住地背过身去用纸巾擦着眼睛。
“好了,先生。不能再涂了。”这时护士走过来说道。
而刘伟名的父亲还是用渴望的眼神望着一次性水杯,这是第四天了,他已经四天没有沾过水了。
刘伟名再次心痛,但是他还是理智地把一次性水杯递给了小护士。
“先生,你们还是出去吧,你们身上都是带着病毒的,而且,都有不安定因素。按照规定,我们这里是坚决不允许外人进来的,这里面的病人身体都很脆弱,任何一点点的意外都可能让病情恶化。”小护士提醒道。
“爸,你不要担心,也不要怕,我们每天都在外面等着的,你的病问题不大,不过,治起来有点麻烦,要花比较多的时间。你就安心在这养病,不要有其它的想法。妈很好,云佳在陪着她。”刘伟名握住自己父亲那苍白的没有一丝力气的手说道。
“痛。”刘伟名父亲再次张嘴,重复了很多遍,刘伟名趴在他嘴唇边才听到。
听到这一个字,刘伟名装出来的坚强再次被击碎,直接紧紧地握住自己父亲的手倒在上哭了起来,然后才装着镇定地说道:“爸,我知道,是会痛,但是这只是暂时的,只要治好了就不会痛了。爸,你要坚持。”
“你们出去吧,病人身体和精神都非常脆弱,不能让他说很多话想很多问题,我们是要保证病人每次醒来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这样,才对病人的身体最为有利。”护士再次说道。
刘伟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自己父亲的手,随后直接跪在病边,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道:“都是儿子不好,在你生病的时候没有在你身边。”
看着自己儿子跪在面前,刘伟名的父亲眼眶也流出了泪水。
“赶紧出去,不能让病人情绪上有强烈的变化。”护士一看刘伟名父亲哭了,立即拉着刘伟名往外推。
几人,除了小箐箐都是眼眶红红地走了出来。特别是金倩,一出来就趴在窗台上哭了起来,李梦晴走过去安慰着。
刘伟名再次不管医生严禁抽烟的规定,摸着一根烟靠在墙角开始抽着,一根接着一根。
等到烟盒空了,刘伟名才眼睛红红地站起来,对李梦晴说道:“你知道季副院长的办公室在哪吗?我要去找季副院长。”
“你怎么了?伟名,你的样子有点吓人。”李梦晴看到刘伟名的样子有点害怕、“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去问问季副院长我爸的病情到底怎样了。”刘伟名伟名挤出一个笑容后说道。
李梦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点点头,一行人就往季副院长的办公室而去。
到了季副院长的办公室,刘伟名转身对李梦晴和金倩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吧,去这么多人不好,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然后敲了敲季副院长的门,听到请进后便推门进去。
“季副院长您好,不好意思,又来麻烦你了。”刘伟名恭敬地说道。
“坐吧,不要客气,我们的责任就是救死扶伤,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哪来的麻烦。你是想来问问你爸的病情吧?”季副院长摘下眼镜后对刘伟名说道。
“对,刚刚进去看了一下我爸,我感觉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而且,也很痛苦。所以,我想来了解一下具体病情。您可以跟我说实话。”刘伟名点了点头后说道。
季副院长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你父亲的病上面是打过招呼的,所以,就我们医院来说,是调集了我们的最强阵容,在医术上面可以说是世界最强的阵容之一,在治疗方法上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我以前就与你说过,你爸的病,其实可以算的上是绝症了。世界上这种病治疗成功的案例只有一例,而这一例还带有偶然性,那位病人送来的时候内脏基本上都是好的,才刚刚蔓延。而你爸的病情却是相对来说比较严重了。我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吧。经过几天的治疗情况来看,病情的严重程度在放缓,但是,却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换句话来说,病人的病情我们已经控制了,但是,却没有办法康复。我们可以一直这么拖着,让病人维持生命症状,起码维持一个月不成问题。但是,却没有办法治好,就在今天上午,我又召集了所有专家再次进行了会诊,会诊的结果也是这个,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情况,其余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刘伟名听过后,心碎了,原本还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现在完全没有了。但是他还是不肯相信这个结局,问道:“那国外呢?国外不是有过一个成功的案例吗?国外有治好的可能吗?”
“首先,我向你说明一点。是的,我们国家整体的医疗水平比起某些国家来还有一些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并不明显,基本上,国外能够治好的我们都能够治好。差距只是存在于某些专业理论方面、另外,这个差距不是绝对的,在某些专业方面,我们国家还要强于欧美国家。我前面就说了,国外成功的那一例只是偶然,主要是病人自身的情况比较良好。而该医院在后面的几例这种病的治疗当中,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你父亲的这个病,我敢这么说,在地球上,没有哪家医院能够比我们做的更好了。小伙子,你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讲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可以说已经麻木了。我劝你一句,人的生命其实非常脆弱,人的能力也有限的很,在对抗生老病死上,我们基本上是无能为力。想开点吧,谁都要走到这一天,这是自然规律。即使再不舍,对于结果也无济于事。我们要学会理智。”季副院长也叹了一口气后劝说着刘伟名。
“真的就没救了?一点点可能都没有了吗?”刘伟名不死心再次问着。
季副院长摇了摇头,然后道:“再接着治疗观察几天吧,如果再没有好转的迹象,那就只能是这个结果了。”
刘伟名呆坐在椅子上,随后对着季副院长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其实,我们也是非常想治好病人的,你父亲的这种病我们也研究了很多年了,我们也很想有所突破,但是,有些东西我们也无能为力啊,希望你能够理解。”季副院长站起来同刘伟名握了握手。
刘伟名再次点头,说道:“不管我父亲最后是个什么结果,我都非常感谢你们。我先走啦。”,刘伟名同季副院长握了握手后转身离开了季副院长的办公室。
“季副院长怎么说?”金倩和李梦晴看到刘伟名出来连忙问道。
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暗淡地说道:“到车上再说吧。”转身外电梯口走去。
他的态度已经让两人明白了结果了。
坐在副驾驶位上,刘伟名打开窗户抽着烟看着窗外的风景,车里面很安静,都不说话,除了小箐箐偶尔发出两声不满。
“我想让爸停止治疗。”很久之后,刘伟名才脸色铁青地说出了这么一句。停止治疗就意味着他父亲马上死亡,做出这个决定说出这句话可见他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了。
他的这句话也彻底震惊了李梦晴和金倩,两人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刘伟名。
“为什么?”金倩望着刘伟名问道。
“季副院长告诉我,爸已经没有希望治好了,只能这样治疗拖着,多拖一天是一天。但是这样拖着又有什么意思?你们也看到了,爸有多么的痛苦,既然都没有结果了,为什么还要让他老人家受这么多苦?他这一辈子都在受苦受难,我不想他在痛苦当中离去。”刘伟名眼眶湿润地说着。
刘伟名一说完,李梦晴和金倩就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这一个救与不救的抉择摆在谁的面前都是个难题。不救便意味着死亡,这是谁也无法承受的,接受治疗在拖着,起码人还是活的,而活着的,在众人心里便就意味着或许还有奇迹发生,这是人的正常心理,即使这个奇迹发生的概率比日本主动承认侵华历史还低。而继续治疗却只能看着刘伟名父亲继续承受着无限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基本上可以断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个抉择其实就是理智与情况的较量,李梦晴和金倩都知道刘伟名的这个决定在理智上来说是对的,但是在情感上,却让他们无法接受。女人比男人更加的感性。
“真的就没有一丝的可能吗?现在医术这么发达怎么可能没救了?我都可以治好爸怎么可能治不好?要不我们去国外,我的病在那边可以治好,我相信,爸的病也可以。”金倩急忙说道。
刘伟名没有立即说话,吐了两口烟,才慢慢地说道:“没有用的,季副院长已经明确说了,这里治不好,国外也一样治不好,这已经是世界上最一流的水平了。而且,爸这个样子也根本去不了国外。人有时候实在是太渺小了,可笑的是,大多数人却一直沾沾自喜,以为人类的力量有多强大。”
再次陷入沉默,最后李梦晴说道:“伟名,我觉得这个决定不该你来下,而应该由你母亲来下。现在这个情况,你应该让你母亲知道这一切,即使她承受不住你也应该告诉她,这个时候还瞒着她对她来说太过于残忍,而且,你也剥夺了她见你父亲最后一面的资格。另外,这个情况你瞒的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她早晚会知道的。”
刘伟名眼神非常空洞,脑袋里面全是一团麻纱,完全理不清楚。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不管局面有多难多复杂,他都能够找到头绪找到突破口,但是,现在,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过两天再说吧。”刘伟名最后吐出几个字,父亲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他无法承受自己母亲再有任何的意外,能拖一天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