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第7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回去之后,刘伟名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整个一下午都没有出来。这把李梦晴和金倩给弄急了,等到晚上了,刘伟名才走出卧室,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呛人的烟味,而刘伟名的胡须也像是在一个下午就疯狂地生长一样,一下子老了很多。
刘伟名坐在餐桌上,看着满桌子的菜,然后说道:“我已经打了电话给云佳,让她带妈一起来北京。住宿的地方你们安排一下吧,这个地方肯定住不下。吃完晚饭我去医院陪爸,我亲自去找季副院长,我接受全方位的消毒,也只在爸睡着时候进去。我想陪着他走完这最后一程。你们都不要去,就我一个人。”
刘伟名说完就拿起筷子开始吃菜,然后自己到酒柜里面取出一瓶酒,一个人慢慢地喝着。
金倩看到刘伟名的样子,心痛,比看到刘伟名父亲在医院里的样子更加的心痛。忍不住跑进了卧室里哭着。而李梦晴就陪着刘伟名,她也一样眼眶红红的。刘伟名心里此刻的痛苦,她们能够想象。刘伟名做出这个安排,其实就是在心里已经接受了自己父亲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这个可能了。
“别喝太多了,爱惜自己的身体。”李梦晴看到刘伟名连喝了两杯,忍不住地劝道。
“为人子,坐在身边看着自己父亲慢慢逝去,而无能为力。嘿,这是一种多么大的侮辱,一种多么大的残忍?我真希望躺在上的那个人是我。”刘伟名说着说着眼睛里面再次流出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伟名,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推。人命都有天数,谁也没有办法改变的。”李梦晴心痛地安慰着。
“生命不能改变,但是我起码能够让我爸生活的更好更安心一点吧?但是我没有。从小家里就穷,而我也不听话,没少给家里添麻烦,让我爸操碎了心。好在,我学习成绩还好,这点让我爸很开心。只是,我大学毕业了,也就基本上没怎么回家了。家里也就只有两位老人。我以为,给了钱,改善了老人家的生活状况这就是孝顺了,其实不是,这次回林阳我妈还告诉我,我这些年给的钱她一分都用,全存在那,他让我回去把钱拿来给我爸治病,不让我花钱。从中我才知道,他们要的不是钱,而是自己子女经常回家看看。而我,还一直傻傻地以为自己每月按时寄钱回去,而且数额还不少,这就是孝顺了。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我爸第一次病,我不在家,其实,那时候我就应该明白,就应该陪在老人家身边,但是,病治好了,我也就以为没什么了。偏要到如今这个没办法挽回的时候才开始明白才开始后悔,但是一切都晚了。我爸为人正直,也很好面子,虽然后来他什么都没说了,但是,我知道,我离婚这件事是他心里永远的痛。”刘伟名继续说着。
“人啊,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是,却已经晚了。所以,人总是喜欢后悔,总是喜欢活在回忆里。”刘伟名笑着说,只是笑的有点痛苦。
刘伟名又喝了一杯,然后把酒瓶拧了起来,说道:“不然再喝了,我还要去陪我爸,他不喜欢我喝太多酒,虽然他自己也喜欢喝。”
李梦晴看着刘伟名的样子有点害怕,刘伟名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就像是疯了一样,确定刘伟名只是在安静地吃饭没有其它不正常行为后,李梦晴走进了金倩所在的卧室,而金倩也是一个人坐在上擦着眼泪。
“倩儿,别哭了。我发现伟名不太对劲啊,他的精神状态好像不是很正常。”李梦晴坐在金倩身边道。
“他是一个很自负的人,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能干的人,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孝顺的人。而如今,他爸病了,他无能为力,而且也没有照顾好,一转身,发现自己其实非常不孝,所以,这对他的打击非常非常的大,大到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自负的人都一样,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当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无异于从山尖一下子掉到山底,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人。我曾经也一样,所以我理解他。我们的安慰没有用,只能是靠他自己慢慢来愈合自己破碎的心。不过我相信他是个坚强的男人,这么多风风雨雨他都一个人挺过来了,他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倒下的。给他点时间吧,我们俩好好考虑考虑怎么把事情告诉她母亲,一定要确保她母亲的平安无事,如果她母亲再出事,我想,他是没法承受这种痛苦的。”金倩擦了擦眼泪口慢慢地说道。
李梦晴听过金倩的话之后点点头,同时,金倩的话也彻底击碎了她的心。原本她以为她已经非常了解刘伟名了,但是,听过金倩这番话过后,她才发现,其实她一点都不懂刘伟名,这对李梦晴来说,很难受。
刘伟名当天晚上便去了自己父亲的病房,从护士那里借了一条凳子,就这么呆呆地坐在那看着自己已经毫无血色的父亲,一坐就是。第二天早上,实在看不下去的护士硬是把他轰了出去。轰出去的刘伟名被李梦晴和金倩强制性地拉回了家,逼着吃了一顿早餐后便把他关在房子,让他睡觉。但是,鼾声没有出来,打开门只有一屋子的烟味。那胡渣蹭蹭地在刘伟名的脸上疯狂地蔓延着。吃了中饭,刘伟名又去了医院,还是那个姿势,静静地坐在那,等到自己父亲醒来时,便会微笑地与自己父亲聊天,说自己这些年所经历过的事情,有官场上的,也有生活上的。当然,都是刘伟名一个人在说。当自己父亲又睡去时,他便收起了笑容,继续呆呆地坐在那。接近傍晚的时候,金倩打来电话,说是张云佳已经带着他的母亲来到了北京,住在xxx大酒店。
听到这,刘伟名才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然后出了病房。
来到xxx大酒店张云佳所住的房间外,只见张云佳和李梦晴两人正站在门外有点手足无措。
“伟名,你终于来了,妈闹着要去看爸,都快跟我们急了,现在是倩儿在里面劝说。”张云佳看到刘伟名急忙说道。
刘伟名在门外愣了愣,已经伸出去准备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蹲在门口开始抽烟。他不敢进去,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进去之后该怎么向自己的母亲交代。他害怕、无助。
张云佳看到刘伟名那没有一丝表情的脸蛋和那颓废的胡渣,心里像是在绞动一样的痛。
抽了两根烟之后,刘伟名狠狠地烟蒂在地上踩灭,呼出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低沉地说道:“长痛不能短痛,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相信我妈,她能够挺过这一关。”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推开门走了进去,张云佳与李梦晴也跟着进去,关上了门。
这个房间显然是作为地主的李梦晴订的,是一件豪华的总统套房,但是,从始至终就没有人注意过这个房间是否豪华是否舒适,屋里面从一开始就洋溢着一种沉重的气氛。
客厅沙发上,金倩正坐在刘伟名母亲身边不停地说着什么,而刘伟名父亲则不停地抹着眼泪。
“伟名,你回来了?”金倩首先发现刘伟名等人的进来,出声说道。而刘伟名的母亲看到了刘伟名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里面带着泪花走到了刘伟名的面前。
“妈。”刘伟名开口说道。
而刘伟名母亲回答刘伟名的则是直接干脆的一个耳光,这个耳光很干脆。直接把在场的三位女人全给打震惊了,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切,而金倩则是直接站了起来。
刘伟名自己也呆了,小时候自己母亲经常打骂自己,但是都是属于教育,轻手轻脚的那种,刘伟名记得,从自己上初中开始,自己母亲从来没有打过自己,连骂都很少,每次都是自己父亲打自己母亲在那与父亲争斗。而今天的这一耳光,彻底把自己给打蒙了。刘伟名抬头看着自己母亲,看到的是自己母亲满眼的愤怒和泪水。
“你把你爸弄到哪里去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刘伟名的母亲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刘伟名看着这双眼睛,他从未见到自己母亲这么愤怒过。
“妈。”刘伟名说不出话,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这些天流下的眼泪比他前三十年加起来流的还要多。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一个市委书记的丝毫影子,他此刻,就是一个孩子。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刘伟名母亲冷冷地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呼地一下跪在了自己母亲的面前,低着头说道:“对不起,妈,对不起。”
刘伟名母亲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
“妈,对不起,都是儿子的不对。”刘伟名再次说道。
“我是你爸的妻子,几十年的相依为命。你爸病了,送进医院,我傻傻地在外面呆着,你们组着一连串的谎话来骗我。突然之间又告诉我你爸到北京来治病了。你们把我当做什么了?刘伟名,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妈吗?我难道连自己得病的老伴在哪是什么情况都没有权利知道吗?”刘伟名母亲的说话带有一点歇斯底里,在场的人,包括刘伟名自己,都非常惊讶这位一直和蔼可亲重话都不曾说过的老太太今天竟然爆发了。同时,他们心里也知道自己做的有多离谱,对这位老太太伤害有多深了。
“对不起,妈。这个主意是我出的,不要怪他们。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刘伟名跪在地上说道。
刘伟名母亲用衣袖擦着自己的泪水,金倩从旁边的纸巾盒里面拿出纸巾给刘伟名母亲擦着眼泪。然后拉着刘伟名母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伟名,从小到大我没有打过你,但是今天,你真的做的太让妈伤心了。”刘伟名母亲继续说着,然后又看了看刘伟名说道:“你现在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你爸到底在哪?他的病到底怎么样了?你今天要是再说假话,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你也没我这个妈。”刘伟名母亲态度异常的坚决。
刘伟名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话到嘴边了,但是却就是张不开嘴,他害怕,恐惧。
“我理解你们的心里,从云佳告诉我你爸在北京治病,带我来北京。在飞机上我就想清楚了,也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我知道,你爸的病肯定很严重,你们这么骗我就是怕我担心怕我受不了。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这么对我,我更加难受。孩子,你就直接说吧,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刘伟名的母亲看了看刘伟名的眼神后冷峻地说道。
刘伟名听到这,仔细看了看自己母亲,然后突然低下头,狠狠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抬起头对自己母亲说道:“妈,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爸,我对不起爸,更对不起你。我没用。”
刘伟名母亲听了刘伟名这句话,全身开始颤抖,刘伟名的话,基本上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刘伟名的母亲虽然只是一个农村的老太太,但是却并不愚蠢。刘伟名话里的意思她听的出来。
金倩看到刘伟名母亲手指在颤抖,非常害怕地拉着刘伟名母亲的手。张云佳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也做到了刘伟名母亲的身边,喊道:“妈,你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刘伟名母亲内心显然是非常的不平静,但是却依旧坚强地用带着颤抖的声音对刘伟名说道:“你爸的病很严重?是吗。”
刘伟名再次看了看自己母亲,然后点头道:“很严重。”
“没有希望治好了吗?”刘伟名母亲脸色苍白,但是还是坚强地问道。
“希望不大。”刘伟名看到母亲快到崩溃的边缘了,想说点好听的话,但是还是说出了实情,他同意自己母亲的话,自己没有权利去向自己母亲隐瞒这一切,而且,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
刘伟名母亲听过后,脸色更加的苍白,然后,一下子便晕倒在了张云佳的怀里。
“妈。”张云佳和金倩顿时就慌了,摇着刘伟名的母亲。
“快,快打120,快啊。”刘伟名一下子慌了,站起来开始在自己身上摸手机,明明记得在兜里的手机,却怎么都没找到,他转脸对李梦晴吼着。李梦晴也蒙了,听到刘伟名吼声才回过神来,连忙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