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第7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让张云佳尴尬刘伟名心痛 金倩说要与李梦晴一起回去的理由很简单,她们俩与刘伟名之间在法律上面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现在属于乱搞男女关系,而这种关系只能她们几人之间知道,不能被外人发现,一旦被外人发现对于刘伟名的仕途将是致命的打击,所以,她选择了离开,也只能选择离开。网
刘伟名坐在那没有说话,他心痛,也能够立即金倩此刻心里的痛苦。但是,暂时之间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金倩看了看没有说话的刘伟名,然后便推门进去了。
“不要难过,我想,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只要我们几个甘愿不顾一切跟着你,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张云佳拉过刘伟名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温柔地说道。
刘伟名非常感动,要说出这句话对于一位妻子来说是多么的难、需要多伟大的爱啊。
刘伟名也反手握住张云佳的手,温柔地说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没多久,金倩就与抱着小箐箐的李梦晴一起出来了。
“妈一定要去看爸,你进去看看吧。”金倩把门关上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转过脸看着李梦晴。李梦晴知道这是刘伟名在询问自己,便给了刘伟名一个肯定的眼神和微笑,告诉刘伟名,自己与他母亲交流的很融洽。
“你们俩就先过去看看爸吧,我和云佳先进去守着妈。”刘伟名转过脸后说了一句便推门进去。他们之间,根本就无需过多的语言以及客气。
“伟名,带我去见你爸。”刘伟名的母亲看到刘伟名与张云佳起来从上坐起来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自己母亲,然后附耳在张云佳耳边说道:“你去问一下医生,我妈的身体有无大碍。”
张云佳点了点头,然后对刘伟名母亲说道:“妈,我先出去一下。”,然后转身出门。
“听到没有,我要去看你爸。”刘伟名母亲又开始有点愤怒了。
“您先等一下,等一下有我的几位同事过来看望爸,我不想他们去打扰爸,所以,就让他们来这看您。等他们走了,我们就一起去看爸。”刘伟名坐在自己母亲的身边说道。
刘伟名母亲急切地想去看自己的老头子,但是听到儿子的同事过来,便只能点点头。
“您身体怎么样?”刘伟名拉过自己母亲的手问道。
“我身体没问题,我就是想看看你爸。孩子,你跟妈说实话,你爸难道??难道?就?没救了吗?”刘伟名的母亲说到这又开始流眼泪了。
“不一定,有希望。这要看爸自己身体的恢复情况了。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爸,会没事的。”刘伟名经过自己母亲的这一遭,再也不敢把自己父亲的真实情况告诉她了,他选择了给自己母亲一点希望。
刘伟名的母亲虽然知道这是儿子在骗自己,但是,她从内心里还是选择了相信,这不是刘伟名在她,而是她自己在骗自己。
“你爸的身体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好,最近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是没有大问题,怎么就一下子就怎么严重?如果你爸走了我也就跟着她一起走,不然他一个人下去会寂寞。他这个人太直,而且不会照顾自己,他一个人下去我不放心。你的孩子也这么大了,也都很健康,我和爸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刘伟名母亲喃喃地说着,但是眼泪却一刻也没停。
“妈,你都在说些什么?你说的倒轻巧,难道我就不需要妈了?几个孩子就不需要奶奶了吗?你就不想看着孩子们长大就不想看着他们走到成家立业的那一天了吗?”刘伟名听到自己母亲的话给吓了一跳,赶紧想办法制止住自己母亲的这个想法。
刘伟名母亲摇摇头,道:“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用,我只要知道他们都好就行了。如果老天真的不留你爸的话我就陪着他一起走,儿子,记得要把我和你爸葬在一起,就葬在我们家后面的那个山上,你爸很早之前就说过,他以后走了要埋在那个地方,这样还可以看着乡亲们的生活一天天地好起来。”
“妈,难道你就舍得你的儿子吗?如果爸走了,你也跟着离开,我怎么办?我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我就不需要母亲了吗?你们就舍得让我一下子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吗?妈,我相信爸会没事,但是,如果爸真的要离开,那么就让他先走一阵吧。他这一辈子都窝在那个小地方被你牵绊着过了一辈子,您就先放手让他一个人先去四处走走看看吧。”刘伟名知道自己母亲这类农村的小老太婆是相信迷信的,便开始用迷信的方式来劝说。
刘伟名母亲泪眼朦胧地望着刘伟名,很显然,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刘伟名见有效果,便立即接着说道:“你和爸朝夕相处了一辈子,一辈子都和你两个人在那个小地方,作为一个男人,你以为他就不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看看,看看这个偌大的世界吗?他是因为老人是因为不愿意丢下你,现在,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不给他个机会吗?让他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先生活一段时间吧,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烦的。妈,你就先陪陪儿子吧,儿子、媳妇、孙子都需要你。假如你也跟着爸一起走,万一等到孩子们长大了,在学校里面,看到别人都有爷爷奶奶,他们没有他们心里会有多难过?他们回来问我为什么我没有爷爷也没有时候我怎么回答他们?你为了孙子们就不能暂时抛弃一下爸,好好地保养自己身体吗?”刘伟名使出了杀手锏。
果然,刘伟名说完之后自己母亲原本坚决的眼神变的开始有点犹豫了。
这时,张云佳推开门进来,走到刘伟名身边小声说道:“医生说妈一切正常,只是受到了较大的刺激导致了大脑自我的暂时休眠,而现在身体稍微有点虚弱,只要疗养几天就没事了。”
“云佳,你陪妈说说话。妈很久没看到小哲和小轩了,你给妈说说他们的事了,你不是说他们很聪明老师都夸他们吗?给妈多说说,我下去接一下几位同事。”刘伟名给了张云佳一个眼神,然后出了病房。他知道,张云佳是肯定明白自己这话里的意思的。
刘伟名来到住院楼的楼下,找了个座位坐下,一个人靠在椅子上慢慢地抽着烟。他的内心一直以来都很强大,但是这几天的事情,却将他的强大击的粉碎。奄奄一息的父亲、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的母亲以及几个女人对自己给自己无法给予他们幸福的爱,这都是牵扯着刘伟名痛神经的线,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他很想找个没人的角落里面一个人大哭一场,是嚎啕大哭。此刻,对于刘伟名来说,烟是他的一种精神寄托,他只能不停地抽烟才能提醒自己要保持镇定,而烟也像是有着神秘的力量一样,能够稍微缓解一下他内心的剧痛。
刘伟名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着烟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但是脑子里面却是处于空白状态。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刘伟名的这种无意识状态,刘伟名接过手机,姚宏就小心地问道:“刘书记,我们已经到了xxx医院了,请问您是在?”
“我在第二住院楼的门口等你们,你们直接过来吧。”刘伟名缓缓地说道。然后慢慢地走到医院门口。
没多久,就看到就一行人每人提着一个大花篮走了过来。
几人看到刘伟名站在那便直接走了过来,然后都恭敬地喊着刘书记。
刘伟名看了看这三人,三人分别是市委秘书长姚宏、市公安局局长代理政法委书记池民天以及组织部长邵宁士。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让你们不要买东西,你们偏要买。我有些事情要与你们说说,陪我到这里座会儿吧。”,刘伟名说完就走到了自己刚刚坐的那排石椅上坐下。
三人也就跟着刘伟名走了过去,但是都是站在了刘伟名面前,都没有靠着刘伟名坐下。刘伟名知道官场中有着立正稍息的潜规则,便也没有招呼他们坐,直接说道:“其实我家里的事情,你们没必要大老远的特意跑过来看望,还是工作更要紧。”
“刘书记,我们三人都是把工作安排好了才过来的,而且,我们决定今天晚上就返回,绝对不会耽误工作。”姚宏直接说道。
刘伟名也只是说句官面话而已,然后看着姚宏问道:“家里面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
“一切都按照您安排的在进行,其中发改委的调查组在我们白山停留了三天时间,江主任亲自带的队,由俊才同志亲自陪同。俊才同志把我们协商的那些问题和计划都提了,只是发改委还没有直接拍板任何问题,只说回去研究。另外,宁山县一位副县长昨天晚上突发病死亡,据调查,他是因为喝酒过量而酒精中毒死亡的,市委的意见是按照突发病死亡的方式通知外界。”姚宏认真地汇报着工作。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就按照这个意见通知市政fu以及宁山县县委县政fu。至于接任者的人选宁士同志你要好好把把关,提出符合条件的候选人,不过暂时还是应该先选出一位同志先接替这位同志的工作,继任者人选一定要深思熟虑,暂时就不要急着任命了。”刘伟名想了会儿说道,一到工作上,他便立马变成了威风凛凛睿智的市委书记了。
“我们组织部会认真筛选,然后选出最符合条件的同志。”邵宁士点了点头恭敬地说道。
刘伟名转头看了看池民天,池民天立即说道:“刘书记,这段时间我们公安部门一直都在进行打黑运动,战果丰硕。全市只要冒头的涉黑组织基本上都被清扫。”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说道:“保证老百姓一个安全有序的生活环境和一个干净舒适的投资环境是你们的责任,这根线你们要一直拉紧。好了,很感谢你们几位过来探望,秘书长,是你从王婷婷同志那里逼来的信息吧?”
“没有没有,关心您的动向是我的责任。得知了令父病重的消息我们都非常痛心,知道刘书记您不喜欢自己的私事公开化,所以,我们没有公开,严格保密,所以今天过来的就我们三个。”姚宏很显然是最为清楚刘伟名心思的,笑着说道。
“太客气了,你们上去之前向你们交代一点。我爸并没有住在这家医院,住在这里的是我妈。我爸这次病比较重,可能会出现最坏的结果。我妈听到这个消息就病倒了。我爸那里比较特殊你们就不要去看望,我会向他转达各位的诚意。等下见到我妈的时候千万不要提起我爸的任何事情。”刘伟名交代了一句。
三人一愣,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刘伟名父亲的病会这么严重,于是脸上都装出一个痛心悲伤的模样。
“刘书记,令父的病要不去国外看看吧,国外的医疗水平比国内好得多。”池民天立即说道。
刘伟名摇摇头,然后说道:“各种专家我都咨询过了,没有用的。全凭天意吧。”,刘伟名说到这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然后对三人说道:“我们上去吧。”
三人点了点头,便跟着刘伟名往楼上而去。
刘伟名推开病房的门,病房里面,张云佳正坐在病边陪着眼睛里面带着泪水但是脸上却分明有笑意的刘伟名母亲说着话。
“妈,这是我的三位同事,他们来看望你。”刘伟名走进去对自己母亲说道,然后指着三个毕恭毕敬站在那的人说道:“这位是姚宏同志,这位是池民天同志,这位是邵宁士同志。”
“伯母好。”三人立即说道。其实,三人都是四十多岁了,叫刘伟名母亲为阿姨更为贴切,但是,官场是以职位排大小并是不以年龄来排大小的,所以叫伯母是应该的。
“三位领导,喝水。”张云佳从三人进来就开始倒水了。
“这是我的妻子,张云佳。”刘伟名指着张云佳说道。
“嫂子好。”三人又恭敬地说着。接着三人就开始对刘伟名母亲一阵嘘寒问暖,说了一顿安心养病之类的话后很有自知之明地告辞,刘伟名把三人送到病房门口便就关门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