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第7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完这一切之后,刘伟名便一个人慢慢地走上了后山,爬到山顶。网这个地方刘伟名以前带着张云佳来过,带着金倩也来过。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他就这么坐在那里慢慢地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很平静,非常平静。
当日暮西下之后,刘伟名才慢慢地起身往山下走,留在原地的是一地的烟头。
回到自己家时,家里面确实热闹异常,很多闻讯赶来的刘伟名父亲身前的亲戚朋友都来祭拜刘伟名父亲,而金倩一个人带着白色的孝布跪在地上答谢这些来祭拜父亲的人,李梦晴与张云佳在陪着刘伟名的母亲。这些来祭拜自己父亲的人肯定要让人家吃个饭,所以,在屋子的旁边已经搭起了灶台,很多邻居都在帮忙,干的热火朝天。看到这,刘伟名很感动。这些帮忙是不要钱的,大家都是自愿来帮忙。
刘伟名走进屋子遇到好几位长辈,刘伟名向他们表示感谢,几位长辈也安慰刘伟名让刘伟名节哀。刘伟名的表叔看到刘伟名回来没有责怪刘伟名这唯一的儿子没有来给自己父亲尽孝,估计是因为刘伟名现在已经是大官的缘故。从旁边拿起一匹孝布给刘伟名披上。之后,刘伟名走到金倩身边,温柔地对金倩说道:“倩儿,跪了那么久了,你起来吧,去休息,你本来身体就没好。我来吧。”
“没关系,我想给爸尽最后一次孝心。爸以前对我非常好,把我就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金倩流着泪说道。
“尽孝在心里,你去休息吧,听话,就算是爸在世也不会让你跪在这的,你要保重身体,我们这一家子现在已经这样子了,你千万不要再让大家担心,听话,去休息。去陪陪妈也好,你知道,妈最疼你。”刘伟名把金倩从地上拉起来说道。
听到这,金倩才点头,然后走上了楼。李梦晴、张云佳都在楼上陪着刘伟名的母亲,众人丝毫不敢大意,特别是刘伟名母亲曾经对刘伟名说过要与刘伟名父亲一起走的话之后。
刘伟名走到棺材边,直接跪下。就这么跪着,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因为晚上要守灵,而守灵之人必须是最亲的孝子,刘伟名父亲只有刘伟名一个儿子,所以,一切都是刘伟名。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吃过早餐,去看望了一下自己母亲,见张云佳和李梦晴都还在陪着自己母亲坐在沙发上,刘伟名也就放心了。
刘伟名走到自己母亲身边,温柔地说道:“妈,家里就我一个男人,也就我一个孝子。我很忙这几天,请你一定要为了我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做傻事。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还是想跟着爸一起去,去陪她。我失去了爸,如果再连妈也失去了的话,那么我到时候也就跟着你们一起去,去陪你们。留下几个女人和几个孩子都不管了,我说到做到的,妈。听我的话,去睡觉。”
刘伟名看自己母亲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母亲的想法,所以他直接用上了威胁手段,他明白自己母亲,自己说了这话,自己母亲绝对会听话。网
“你怎么能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孩子们怎么办?”刘伟名母亲回过神来骂着刘伟名。
“你要是不管自己的孩子了我也就可以不管自己的孩子。我很累了,妈,不要再让我担心,我身体真受不了了,你去睡觉。你不睡那我也不睡。”刘伟名再次威胁自己母亲。
刘伟名母亲知道刘伟名已经跪了,心疼自己的儿子。
“妈去睡,你也去睡。云佳,梦晴,你们去照顾伟名吧,他跪了了,还要跪几天,千万要照顾好他的身体啊。”刘伟名母亲安排着。
“梦晴姐,你陪妈去睡觉吧,我给伟名打水洗个脸。”张云佳对李梦晴使了个眼神,李梦晴便点头扶着刘伟名母亲去睡觉了。
这栋房子是何建国当初给派人修的,其实是一栋小别墅,里面的一切设备都是非常现代化。虽然有着热水器一切设备,张云佳还是让刘伟名坐在沙发休息,自己去给刘伟名打了水过来,给刘伟名洗脸,然后给刘伟名泡脚。
“你今天一定要休息一天,这里的风俗我也问了一下,今天我去做孝子。倩儿昨天坚持要跪那么久,结果走路都痛,我和梦晴逼着她在睡觉。”张云佳一边给刘伟名泡脚一边说道。
“谢谢你,老婆。”刘伟名用手摸着张云佳的头发说道。
葬礼的繁琐让原本就伤心的刘伟名快要窒息,好在,由于心理很沉痛,时间懵懵懂懂地也就过的非常快。当最后一天,把自己父亲入土为安之后,所有的葬礼仪式也就结束了。在葬礼期间,市委秘书长姚宏数次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刘伟名开始只说还在医院,后来一次告诉了姚宏自己父亲已经过世,不过,刘伟名用非常严肃的口吻告诉姚宏,这个消息只能他一个人知道,而且,不允许任何人过来吊丧,再三说明这是政治任务。原本姚宏准备以私人身份过来一次,再代表市委来一次,听了刘伟名坚决的口吻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江映雪也打电话过来,刘伟名告诉了实情,江映雪说自己回到了北京,也要过来吊丧,刘伟名拒绝了。江映雪明白刘伟名的意思,也就没有坚持。另外,秘书王婷婷也数次打电话,不过刘伟名都没有告知。
当天晚上,由张云佳亲自下厨,吃过晚饭之后。刘伟名便说道:“我们把今后的生活都安排一下吧,妈,你年纪也大了,现在爸也不在,所以,不管你答应与不答应,你都要跟着我们一起生活。这不是我们逼你,养儿为防老,这不仅仅只是说是做儿子的责任,也是做儿子的权力。我知道你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爸,但是,你要为儿子想想,为他们几个想想,也为孙子们想想。你要是不走,那么我们就必须留在这里照顾你陪你,那么,我就只有辞职不当这个官了,他们三个都有公司,你不走他们就只有在这里陪你把公司卖了。另外,孩子们小,要上学,要接受好的教育,如果你不跟着我们走,那么孩子们就只有生活在这里,在这里上学接受这里的教育质量。”
刘伟名知道自己母亲的想法,所以说话也就直接了当了。自己母亲其实性子倔,所以,刘伟名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说服她。
刘伟名母亲犹豫很久,然后说道:“孩子们,我知道你们孝顺,我也明白你们的难处。我不给你们添加麻烦,我跟你们一起走一起生活。但是,你们要答应我,要经常陪我回来看看你爸,我们都走了,他一个人在这里会孤单寂寞的。”
“妈,你放心,我们会经常陪你一起回来的。”金倩握住刘伟名母亲的手说道。
“现在妈这边的事情我们解决了,你们三个都说说以后的想法吧。”刘伟名说着。
“你们说吧,我去陪陪你爸。”刘伟名母亲站了起来,然后拿着刘伟名父亲的遗照走进卧室。
“我去陪妈。”李梦晴站起来。
“你们谈事情吧,傻孩子,不要担心,我不会做傻事的,为了你们和孩子们,我也不会做傻事。我就是想跟你们的爸爸说说话。”刘伟名母亲转身说道,然后走进了卧室。
李梦晴不确定地看着刘伟名。
“没关系,我想我妈想通了,不要担心了。”刘伟名说着,等到李梦晴重新坐回来之后,刘伟名点了根烟然后说道:“今天有些话我也就明说了,你们都是我刘伟名的女人,虽然在现代社会,我们这种关系很荒唐,但是我们之间有爱,有爱便胜过一切,我说过,我要给你们幸福,假如有一天整个社会都不容忍我们,那么我们就一起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不受约束的地方好好生活。这次爸的事情,我真心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不知道我怎么过来,也不知道我妈将要怎么过来。我发誓,我刘伟名决不负你们。”刘伟名斩钉截铁地说着,然后又道:“经过了爸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不能再按照以前那个样子生活了。对于以后生活有什么打算你们各自都说说吧。”
“我们三其实早就就这件事情商量过了,我先说说我的想法。妈答应跟我们一起生活,但是她肯定不会答应走太远。浅圳、上海、北京以及岭西都太远,那里的生活习惯妈不一定适应,而且,妈要经常回来看爸,也不方便,所以,我认为妈住在林阳是最好的。而我身体也好了,公司我必须要回去打理,那是我姥爷和我妈毕生的心血,我不能不管。就由我陪妈住在林阳吧。云佳和梦晴也是这个想法。”金倩首先说道。
“对,其实住在浅圳早就没有必要了,那时候是因为你在浅圳我们才在浅圳生活。而现在,你到了岭西工作,倩儿和妈回林阳,所以,浅圳肯定是不住了。我公司近几年已经渐渐地往二线城市倾斜,而林阳作为内陆的中心,所以,我想把公司的总部搬迁到林阳,这样,我就直接在林阳打理公司,另外,我的公司于倩儿的公司很多地方可以合作互补,对两家公司的发展都大为有利。另外,我回来了,便可以把孩子们一起在林阳生活,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在妈的身边生活,这样也能够让妈尽快从爸的阴影中走出来。”张云佳接过话说着。
“我也是这个想法,我那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在北京的发展前途有限,到林阳来,有金倩和云佳两家公司的照顾我可能很快的发展壮大。另外,箐箐总是一个人,也一直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谁,这对她的成长很不利,回到林阳一起生活,一家人在一起,对箐箐的成长有很大帮助。我也回林阳。”李梦晴也回答着。
刘伟名有点惊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个女人就已经商量出了结果了,原本自己以为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刘伟名再次相信m主席的那句话,妇女能顶半边天,妇女同胞们的力量也是很强大的。
“这是我们三个的统一意见,另外我们也就其它方面做了安排。首先是你继续上班,千万不要辞职,我们一家人全都生活在一起完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安心上班,我们其实知道你有你自己的理想,不要迁就我们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我们会支持你。”李梦晴接着说着。
“房子的问题我们也都商量过了,我公司在林阳市正好拿了一块地准备建高档别墅小区。我回去找工程师重新改下设计,把其中的一块地拿出来专门建三座别墅,金倩、梦晴和我们一共见三套,但是,内部是连在一起的。这样,外人不可能发现什么不会对你的前途有任何影响,我们一家人也可以在一起。我们是这么想的,即使外人知道我们三家住在一起也不要紧,因为有说的过去的理由。我们和妈住一套,倩儿是你的前妻,孩子需要父爱,奶奶也需要时常看孩子,所以住在一起很正常,而梦晴与金倩时很好的姐妹,两人在外面的身份都是不婚女人,在一起互相照顾也很正常。这是我们想到的最好办法。”张云佳接过话说着。
刘伟名有点瞠目结舌了,暗道三个女人竟然连这也都安排好了?
“伟名,对不起,我们三人没有你商量就做出了这些决定。我们也是看到你最近太累所以不想让你为了这些事情烦恼。我很久没有去看看我爸妈了,回到林阳我也可以时常看看他们。这就是我们三人的决定,你觉得呢?”金倩最后说道。
“谢谢你们。”刘伟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说了这么一句。
“都是一家人,说这个干什么?不过,我们三个有一个底线,这是我们三个人绝对不能再容忍的事情。那就是以后不准你再与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的任何女性有不正当的关系存在。否则。”李梦晴最后严肃地对刘伟名说道。至于否则是什么,刘伟名一猜就出来了。刘伟名后背突然凉了一下,然后也很严肃地说道:“怎么可能,我保证,绝对不会了。以前年少不懂事,现在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