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第7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明天就回岭西去吧,你是一把手,出来了这么多天那边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 。 家里这边我们会按照今天商量的结果处理好的,你不需要担心。我们明天接妈回林阳我们以前住的那套房子,等到那栋别墅建好了之后我们就搬进去。”金倩说着。
“以前干什么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独断专行,所以安排很有问题。今天这个大家协商很好,以后有什么事情家里面就进行集中制吧,就按照常委会的规则来,商量解决问题,出现分歧就进行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你们觉得怎么样?”刘伟名开了个玩笑说道。
“你以为你在家里也是市委书记啊?我们也早就商量好了,以后家里的大小事情由我们三人商量解决,你可以提出你的意见,但是你的意见仅供参考,你没有表决权。而且,对于我们三人的决定你必须无条件服从,在家里,我们三人就是组织就是领导。”张云佳是曾近从政过的,所以接过刘伟名的话也开了个玩笑。
“你们这是联起手来欺负我是吧?”刘伟名很“愤怒。”地说道。
“我们这是联起手来,枪口一致对外。”金倩呵呵地笑着说道。
“好啊,你们还翻了天了。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惩罚你们,说,今晚谁侍寝啊?”刘伟名很强势地说道。
三个人一听这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脸红了。
“你陪陪云佳吧,你们俩都这么久没见了。”金倩红着脸说道。
“不不不,陪梦晴姐吧,梦晴姐在北京,自从梦晴姐生下孩子之后你们基本上没怎么在一起过,今晚你就与梦晴姐睡吧。我今晚与倩儿一起睡,你休想进来。”张云佳脸一下子就红了,立即说道。
“为什么要跟他睡?这家伙这些年来背着我们不知道在外面干了多少沾花惹草的事情,而且,云佳也说了,他竟然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女秘书,虽然他说与他没关系,但是我不相信,有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我不相信他会这么自觉。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让他一个人睡,让他独守空房,让他寂寞难耐。为了防止我们三人当中有人半夜放水,我觉得今晚我们三人一起睡,把门反锁。我们憋死他。姐妹们,你们觉得呢?”李梦晴最后想出一招说道。
“同意。”金倩说道。
“我也同意。”张云佳也说道。
“好,三票通过,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必须无条件服从。那么我们散会睡觉去吧,哎呀好困啊。倩儿,你等下把你那套衣裤借我穿穿,我觉得好x感啊。”李梦晴宣布了决定就往卧室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说什么啊你。”金倩羞的也跟着李梦晴走进了卧室。
“老公,不好意思了,我必须维护妇女统一战线,今晚就委屈你了。”张云佳见两人走了,才悄悄对刘伟名说着,然后在刘伟名脸上亲了一下,迅速离开进了卧室,顺带着关上了卧室门。
刘伟名瞪大着眼睛看着三个女人,最后对着卧室门喊道:“你们没必要这么狠吧?还说不让你们老公我出去沾花惹草,你们这是逼我出去沾花惹草。你们会后悔的。”
刘伟名说完,但是房里并没有谁回应他。
刘伟名很是郁闷地回到了另一间卧室,暗道原本以为以后会有很幸福的生活,现在看来是不一定了,说不定很悲惨也不一定。
刘伟名睡到半夜,想到另外一间卧室里,自己的三个女人搂搂抱抱睡在一起,特别是李梦晴那句话让他就是睡不着觉,而且兴趣高昂。想到这,刘伟名轻手轻脚地出了自己的卧室,来到三女睡的卧室外,贴耳在门口听了听,听到了三个女人聊天的声音。刘伟名伸手推了推门,门竟然推开了一条缝。刘伟名这才明白,原来三个女人是专门做样的。于是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么门冲了进去,找到c的方位就这么跳了上去。立即感到一阵香味入鼻,而且身体与手接触的都是那么的富有弹性。
随着刘伟名的动作当即引起了一阵尖叫。不过,刘伟名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局面,一双手张开,全部抱住,一个都别想跑,然后就开始手脚并行了。
第二天一早,便来了一辆商务车。商务车是金倩打电话让钟丽派人开来的,也真难为这司机了,大晚上的从林阳开到明阳,然后一大早从明阳出发,跟着gps导航开了过来,中间开错了多少次就没人知道了。
到了林阳,刘伟名因为担心白山的事,便直接去了机场。三位女人便在林阳进行停留,然后各自回去着手准备搬家,而林阳就剩下金倩与刘伟名的母亲。
刘伟名是在下午三点到达岭山机场的,来接机的是王婷婷,本来姚宏是要来接机,但是被刘伟名给拒绝了。
刘伟名下了飞机来到出站口,便看到王婷婷提着个包站在外面等着,看到刘伟名便走过来说道:“刘书记,路上辛苦了吧?”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飞机在走,我又没走有什么好辛苦的。”
王婷婷笑了笑,便开始打电话,通知司机把车开上来。
“伯父的病好些了吗?”王婷婷小心地问道。
“恩,已经好了,谢谢关心。”刘伟名敷衍地说道,他父亲去世的事情整个白山没几个人知道。
等司机把车开来,王婷婷替刘伟名打开车门,等刘伟名坐进去了她才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最近市里面有什么大事没有?”刘伟名坐上车随意地问道。
“宁山县副县长突然去世,定性为突发病去世。另外,省委组织部下来考察了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昨天已经考察完毕回去了。还有,昨天几个乡村教师到市政fu去进行了静坐,抗议农村教师薪水过低。”一听刘伟名问起,王婷婷便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对刘伟名汇报。
这些事情刘伟名都知道,基本上姚宏都向他汇报过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意思便是他知道了。
“不过刘书记,我个人认为农村教师反应的不仅仅只是薪水过低的事情。”王婷婷又加了一句。
“怎么?”刘伟名看了眼王婷婷后问道。
“我有位朋友刚好在市政fu办公室工作,昨晚我们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去静坐的教师有三十多人,而且,反应的最主要的问题是拖欠工资,据说已经拖欠工资达到一年时间了。这些教师基本上都是东山县的。”王婷婷见刘伟名问了便说道。
“市政fu那边报上来的是怎么说的?”刘伟名想了想问道。
“市政fu的报给市委这边是说有十余位乡村教师抗议薪水待遇过低到市政fu进行静坐,已经被妥善的劝解回去。”王婷婷拿出本子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想了想,对于一些小问题,市政fu那边的这种做法无可厚非,这种事情刘伟名非常清楚。不过,对于教育问题刘伟名从来就非常的重视,特别是上次遇到了摆夜宵摊的那对姐妹过后,刘伟名就有点担心白山的教育问题了,今天听到王婷婷说起这件“小事。”他就一时来了兴趣。
不过他也只是听着,并没有再说什么。然后说了句:“等下绕道一下,我们到东山县去转一转。”,刘伟名说完之后就闭上眼睛开始打瞌睡,虽然他对王婷婷说不累,但是昨夜大战一晚上,今天又坐了一天的车,怎么可能不累。有时候坐车比走路更累。
“要不要通知一下东山县的领导?”王婷婷询问着。
“不要,谁都不要通知,我们只是去看一看转一转。”刘伟名闭着眼睛说着。
他这么一说,王婷婷心里就有数了,然后也就不打扰刘伟名,坐在那儿在本子上面记着什么。
刘伟名心里想着想着事情也就慢慢地睡着了。当王婷婷叫自己的时候刘伟名才醒来。看了看窗外,早就不是高速公路了,而是一条县道。
“这到哪儿了?”刘伟名打开窗户问道。
“刘书记,前面就到了东山县的地界了。”王婷婷转过脸来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随便转,找一所乡村学校看一看。”
司机听过刘伟名的话后便把车在转向了一跳小路,一路转啊转弯啊弯,走了十来分钟便见到了一大片的民房,但是却没见到学校。王婷婷让司机把车停下,自己便下车去,然后找到一个在路边忙着农活的老百姓问着什么,还指了指方向,随后又上车,告诉司机跟着路往前走,在一个路口再左拐就可以看到他们这几个村子的小学。
果然,开着车在颠簸的小路上面又走了十来分钟便看到了一个两层楼高的建筑物,上面写着花间小学。
“便看过去了,你就把车停在这吧。婷婷,跟我下车走一走。”刘伟名叫住司机,然后让王婷婷跟着自己一起下车。
“我刚刚问过了,这间学校是附近三个村子的小孩上学的地方,这里是花间村,所以,这所学校就叫做花间小学。听那老乡说,这个学校有四个老师,不过,有多少学生他就不清楚了。”王婷婷一边走在刘伟名身后一边向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有点诧异地看着王婷婷,然后点头说道:“不错,你这种工作方式很好。”
“谢谢刘书记的夸奖,我以前听人说过,做秘书要明白领导心里在想什么,自己要事先做好功课,了解清楚领导想要知道的情况。”王婷婷得到刘伟名的夸奖很开心。
“你会说本地话吗?”刘伟名问道。
“会啊,我是本地人当然会说本地话。”王婷婷点头道。
“恩,那好,那等下就由你来说,我就不说了,我一说普通话别人就知道我是外地人会有戒心的,我想要了解的就是真实的情况。我想看看,我们白山乡村的教育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刘伟名走进这所有点简陋的小学后对王婷婷说道。
“我知道了,刘书记。您等下听我说就行了。”王婷婷又对刘伟名点了点头。
走进学校,就听到隔壁第一间的教室里面传来一阵读书声,不过,让刘伟名非常意外的是孩子们朗读课文并不是用的普通话,而是用的本地的方言,当然,这种方言是与普通话综合的。听到这,刘伟名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刘书记,这里的老师可能都是本地人,普通话可能不太熟。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也是用这种语言教的我们。”王婷婷看到了刘伟名皱眉头,明白刘伟名到底是为了什么在皱眉头,便说道。
其实刘伟名生活在农村,他心里很明白,他小学、初中都是在乡村学校上的,那时候老师都是本地的人,都没有很高的学历,没有几个老师会说普通话,教他们说的都是半生不熟夹杂着方言与普通话的一种综合体。可是,让刘伟名没想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的老百姓都有解决温饱向全面小康迈进了这里的教育质量竟然还是这个样子。刘伟名突然有着一丝悲哀,要知道,就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质量不怎么好,刘伟名到现在说普通话也是很难听,说着说着就会有几个方言字音冒出来,这对自己一生都有影响。
刘伟名站在教室外面看着,只见一个教室里面全部坐满了孩子,让刘伟名惊讶的是,竟然会有两个小孩子挤着一张单人课桌的情况。教室的窗户玻璃也有很多是残缺的。一个起码有五十来岁的老头子站在讲台上面拿着书在那念着,当然,念的全部是方言。他念一句,下面的学生就跟着念一句。在讲台上面,竟然还放着一把戒尺。这种戒尺刘伟名有印象,封建社会那些私塾的先生每人都会有一把这样的戒尺,有不听话的学生就拿这个打手掌。刘伟名站在教室外面就这么看着,这时候,这个老师终于带领学生们把课文读完,然后就在黑板上面写下几个大字,刘伟名还记得,自己上小学时,每篇课文之后都会有几个生字,这在黑板上的字估计就属于生字吧。字写完了之后,老师就开始标准拼音。只是,那几个拼音写的真是触目惊心,原本汉字写的还算是非常好看,一笔一划都干净有力,方方块块的,而,那几个拼音竟然也与写汉字一样,写的方方块块,干净有力。这个时候那个老师说话了,用纯正的方言说着,大概意思也就是这个自己读做什么,拼音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们不但要记住这个字怎么写,还要把这个拼音给默写下来。从头到尾都不教学生们这个拼音读什么是怎么拼的,只是让学生们把这个拼音给默写下来。刘伟名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位老师根本就完全不懂拼音,只是为了应试教育强迫学生们直接把每个字的拼音给记住。看到这刘伟名非常愤怒,对王婷婷说道:“我们再到其它教室看一看。”走到下一个教室,情况完全一样,只不过,这个教室的孩子们年龄稍微大了一点了,除此之外,毫无差别。
把这个学校的好几间教室都看了一篇,结果让刘伟名觉得很失望,刘伟名很难想象这种教学质量教育出来的学生能有多高的文化素养。随即,刘伟名看到在二楼转角处,一个夹着课本的老师,手里拿着一个铁棍棍走向转角处挂着的一块铁片,拿起手中的铁棍棍开始敲打铁片,敲了十几声之后,这位老师便大喊着下课啦下课啦。随后又夹起课本往一间办公室走。
王婷婷一下子跑过去,拉住那位老师,刘伟名也走了过去。
“老师,你好,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好吗?”王婷婷用当地方言问着,刘伟名虽然说不出方言,但是可以大概听懂了。刚开始他是完全听不懂,但是呆了大半年时间了,天天听着这些方言,现在他对于当地方言大部分都听的懂。
“你有什么事?”那位老师好奇地望着两个穿着不凡的人。
“是这样的老师,我就是花间村的人,这是我老公,是外地人。我们在外地做生意,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所以,就想把孩子放到我妈这里来带,孩子要上学,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招不招收插班生。”王婷婷随口说道,说完之后脸红红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继续一本正经地对老师说着。
刘伟名在心里笑了笑,暗道这丫头还挺会编故事的。他也配合王婷婷,从自己身上拿出价格不便宜的烟,拿出一根递给老师说道:“老师,来抽一根。”
那老师经过王婷婷的解释,对刘伟名说着普通话便没有什么好奇的。笑嘻嘻地两眼放光接过刘伟名递过来的烟,随后说道:“插班生我们这里招,不要你们要交一笔插班费。”
“插班费没问题,我们不缺钱。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学校的大概情况。你们学校一共有多少位老师啊?”王婷婷开始问着。
“有四位老师,加上我就是五位,我是这个学校的校长。”
“校长你好你好,请问你这里有多少学生啊?我看你们这里教室不够,孩子都没地方坐了。”王婷婷一步步往下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