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第7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们这里有三百来个学生,分六个年级,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们这里都有。网 。 怎么可能没有地方坐呢?教室这么大,肯定有地方坐的。不过,如果你们想孩子更好的学习的话,可以多交点插班费,我们可以给你们孩子安排当人课桌,而且坐在最前面。”校长眼神里面路出贪婪的光芒。
王婷婷也开始有点皱眉头,不过随即又说道:“钱没关系,我们有钱。只是我发现你们这里老师好像都不会说普通话啊?而且吧,好像这些教学设施也不怎么好。”
“我说你这人,这里是乡村学校,怎么可能跟城市里的那些学校比啊?我们的工资一个月才七百块钱,你能希望我们这里有多好的老师?不过,现在的小孩子太娇气了,就是应该让他们到学校里来吃点苦,这样才对他们好。我们学校的情况很适合锻炼学生。老师不会说普通话有什么关系?只要考试能够作对题目就行了,你放心,我们这里的老师都很严厉,保证把你们的孩子教好。”校长立即说道。
王婷婷还想问,不过刘伟名对她摇了摇头。王婷婷会意,便笑着对校长说道:“那这样就太好了,那我明天就带我孩子过来找你,插班费我也一起带来。”
说完之后就与刘伟名一起离开了学校。
“刘书记,怎么不再多问点呢?”王婷婷出了学校门问道。
“不用再问了。”刘伟名抽着烟淡淡地说着。
司机看到刘伟名出来了,便非常自觉地把车给开到了学校门口来。等刘伟名和王婷婷都坐上车之后就慢慢地开动了车子。
“去另外一个镇再找几个学校看看,时间还早。”刘伟名看了看手表便对司机说道,说完之后对王婷婷说道:“你说一下你对这所学校的看法吧。”
王婷婷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听到刘伟名问自己便合上本子,想了想道:“教学设施很落后、教师的素质差、教师待遇低、教学质量非常不好而且明显存在乱收费现象。另外,三个村共用一个学校,而且,没有校车,三个村的直线距离这么长,这就说明孩子们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来上学,这也是一个问题。另外,我发现老师都是在为了应付考试而教育孩子,虽然整个国家的教育都是这种情况,但是这也是一个问题。”
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你分析的很到位,你回去之后好好地去市政fu财政局与教育局那边查一查教育经费的拨付以及使用情况。看看能不能与今天我们了解的情况对的上号。”
王婷婷点点头,然后又开始在本子上面记着。
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又来到一个小学门口,当然,这是另外一个镇了。能够找到这个学校也要得益于王婷婷不停地问路。
走进学校,刘伟名再次失望,情况与前一个学校基本上差不多。在刘伟名坚持走过几个教师之后,刘伟名竟然发现了意外的存在,这个意外就是刘伟名发现了一个只有二十几位的年轻教师,这与前面所见的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师截然不同。当然,最让刘伟名意外的是这个语文老师说的是普通话,而且拼音说的非常好,会拼会写,课桌上面也没有摆着什么戒尺之内的。刘伟名终于看到了亮点。刘伟名就站在教室外面看着,这位老师在用普通话教学生们读完课本之后,再教了生字,然后便开始给学生们讲故事,讲的是爱迪生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刘伟名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了,但是,现在刘伟名却依旧听的津津有味。
时间过得很快,刘伟名就听到了那生涩的敲打铁片而发出的下课铃声。
“请这位老师过来聊一聊,了解一下情况吧。”刘伟名对站在身边的王婷婷说道。
王婷婷点了点头。
一下课,孩子们就飞快地跑出教室,开始追打嬉闹。
这位年轻的教师走出教室,看到孩子们便大声喊道:“同学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打架啊。”
王婷婷走过去,感觉孩子们在身边嬉闹太过于吵闹,便走到那位老师面前说道:“这位老师,你好,我们有些事情想询问一下你,请问你有空吗?”
“你们是?”这位老师对于王婷婷和刘伟名的突然出现有点惊讶,疑惑地问道。而且他一直说的是普通话,所以刘伟名肯定他是外地人。
“我们是本地……”王婷婷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伟名给打断。
“昨天有一些东山县的教师到市政fu反映情况你知道吗?”刘伟名打断王婷婷的话直接走过去问道。
“你们是?”这位老师一听这话有点惊讶,而且还有点害怕的眼神。其实,他也参加了昨天的抗议,参加了这个抗议他心里就一直挺害怕的,因为他怕遭到“报复。”
“不要紧张,我们是市委市政fu的,针对你们东山县教师昨天反应的情况市委市政fu高度重视,所以,今天让我们俩来特意了解情况。婷婷,给他看一下你们的工作证。”刘伟名笑着说着。
王婷婷听了刘伟名的话,从自己的包里面把自己的工作证拿出来递给这位老师看。
老师接过工作证看了看,看见上面写着市委办公室科长的职务有点相信了刘伟名的话。
“这里有点吵,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了解一下情况好吗?”刘伟名笑着说道。
男子再次不确定地看了看刘伟名和王婷婷,然后点了点头道:“跟我来吧。”,然后七拐八拐,走到一个教室隔壁的房子面前,他拿出钥匙打开门说道:“请进,这是我的宿舍。”
刘伟名走进去看了看,条件很简陋,就只有一张和一张桌子,其余的一无所有。房间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大小。
“不好意思,这里条件差。学校里面教师有限,而且也没有宿舍房,所以,就只能分了一间杂物室给我做宿舍。”男子看到刘伟名的眼神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你不要紧张。我们今天来是暗访的,你不要对别人说我们来过。而且,我们今天也不会向任何人说出向你了解过情况的事情,你有什么情况可以大胆地说。我们不会问你的名字,这样你便可以放心了。”刘伟名也不客气,坐到了屋子里那唯一一条凳子上说道。
“你问吧,我保证把我所知道的都如实告诉你们。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在这里工作了,所以,没什么好怕的。”男子有意思决断地说道。
“你是大学生?”刘伟名直接问道。
“是的,我是前年分配下来的大学生,公招的。”南自点了点头。
“能说说你们这一批分下来的大学生情况吗?”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我们分到白山市一共有一百一十个大学生,其中分到东山县有十二个,我们这十二个大都分到了乡村小学,当然,也有个别运气好的分到了镇上或者是县城的学校。”
“你们东山县有一些教师昨天到市政fu抗议你们薪水过低的情况,你了解这个情况吗?”刘伟名又问道。
男子有一丝犹豫,然后才说道:“我也不怕你们知道,其实我就是昨天去静坐的人之一。我们反映的不仅仅是薪水待遇过低,而且是长期拖欠教师工资的情况。我们普通的教师每个月差不多是七百多块钱的工资,我们这批分下来的大学生薪水稍微高点,按照文件,应该是有一千三百多一个月
,加上一些补助可以达到一千五一个月。”
男子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些钱对于我们这些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实在是太低了,现在在外面上班,一个大学生起码都能够有两千多一个月。当然,薪水低一点也没关系,毕竟我们答应来乡村学校教书就是因为我们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可是,拖欠我们一年多的工资这让我们无法接受,我们也要生活啊“。
“你们一年多没发工资了?”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对,差不多一年半了,一分钱都没有发。原本我们一批来的乡村教师已经有一半人辞职走了。”男子点头说着。
刘伟名坐在那,开始抽烟,随后问道:“能给我们说说现在你们这所学校的情况吗?”
“你们确定不把我今天说的公布出去?”男子有点犹豫地说道。
“我们是市委市政fu的工作人员,我们今天来是代表市委市政fu来的,我们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的市委市政fu。这下你应该可以相信了。”刘伟名笑了笑说着。
“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我觉得,市委市政fu是有必要进行大力整顿了,不然会毁了这些孩子一辈子。你们看看城市里面孩子所受到的教育,再看看我们农村孩子们所受到的教育,这教育方式方法有着天壤之别,将来长大了,这些农村的孩子们怎么可能比的上那些城市里面的孩子?我觉得这样下去,必然会造成富有的更加富有、贫穷的依旧贫穷。”男子开始慢慢地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说的这些市委市政fu会有专门的研究机构进行研究,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听听你说的一些具体事情。比如学校的教育经费、教学质量以及是否存在违规的现象。”
“教育经费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我们学校的老师工资都和我一样没发。学校里面的这些教学设施已经非常简陋了,我们申请购置新教学设施的报告已经打上去两年了,不过却一直没有回应。因为老师们都没钱,所以,很多老师为了生计都开始想其它办法赚钱了,根本没有几个老师在用心教学,这对学生来说是非常有害的。另外,因为待遇偏低,所以,学校老师的素质都不怎么高,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这些老人都是旧社会走过来的,本身自己也没有什么很高的文化,据我所知,都是当年大办教育从本地招的一些民办教师,这些民办教师很多都只是认识几个字罢了。后来,教师改革,去除了民办教师的资格,现在留下来的都是找到关系顺利从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的。先不说这些老师本身文化素质高不高,但是很显然一点,他们年纪偏大,而且生活在农村里面,基本上与现代社会脱节,他们的教育方式依旧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教育方式,这种教育方式出来的学生将来要怎么适应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啊?这是最为严重的一点了。至于违规现象倒是不明显,有一些也是学校没有办法的事情,上面基本上没有拨一分钱下来,我们学校也要生存啊,比如课桌坏了要修,粉笔要买,学校也是出于没办法才向学生们每学期收取一定数量的教学费用。”男子说的很激动。
刘伟名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手表,然后站起来向男子握了握手道:“今天非常感谢你向我们说了这么多,你说的问题我们会如实向有关部门进行反映的。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就先回去了。最后我说一点,困难是暂时的,你是大学生,是受过国家教育的高材生,应该明白坚持不懈这种品质的可贵,要相信党相信政fu。再坚持坚持,一定要把学生们教好,他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在这里我代表市委市政fu向你表示感谢,感谢你们这些站在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
“谢谢。”男子有点感动地同刘伟名握手。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再见便就与王婷婷出了校门上了车。
“回市里吧。”刘伟名上车之后便靠在座位上再次闭目养神。
车子开到刘伟名所住的楼下时已经是晚上了,王婷婷替刘伟名打开车门让刘伟名出来。然后提着包跟着刘伟名上楼。
“你送到这就可以了,没必要上去了,我又不是七老八十,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你一个女人来保护啊?哈哈,早点回去吧,不早了。”刘伟名转过身来笑了笑说道。
“这与男人女人无关,这是我做秘书的责任。另外我想,你都这么久没回来了,这家里面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你一个大男人住,肯定没人收拾。这家里不收拾很容易得病,作为秘书,关心你的身体健康这是我的责任,这可是组织上赋予我的责任和权力。”王婷婷那倔劲又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