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第7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恩,你啊算了,不要擦了,你擦干净要不了两天又是一样的 我每天很忙,回来就是睡一下,基本上很少在房子里面呆,所以,很容易又起灰尘的。”刘伟名看着王婷婷满头大汗,很怜惜地说道。
“这打扫干净了住着都舒服多了,没关系,我以后每天都来帮你打扫一遍。”王婷婷还是继续擦着。
“不要了,你只是我的秘书,太麻烦你不好,我自己回来收拾也行的。”刘伟名吓了一跳赶紧打住。暗道来一次就成了这个样子,这要是每天都来谁都说不准会发生什么,这孤男寡女干c烈火,刘伟名可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坐怀不乱。
“上班我是你秘书,下班我可不是,我把你当朋友。再说了,作为你的下属,我借机讨好你,拍你的点马屁不行啊?我跟你说,我可是一个野心和大的女人,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接近你这做大佛,我当然会死命抱住你的大腿不放的。”王婷婷开了个玩笑道。
“这个你可就错了,现在可不流行拍马屁了,现在流行行贿了。”刘伟名也心情大好,开着玩笑道。
“行贿?那我可没办法,金钱、美女我可都没有,只能拍拍马屁替你卖点苦力了。不过刘书记,说真的,你确实应该带家属一起来,你说你一个人住在这。白天上班这么辛苦,晚上回来也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还要自己照顾自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王婷婷开始替刘伟名操心起来了。
“我并不觉得孤单啊,我觉得很好。别人不说嘛,婚姻就是男人的地域,结了婚了就没有自由了,什么都要被老婆管着。你看我多好,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刘伟名撇开话题开着玩笑。
“自由?你们男人就是不能给自由,给你们自由了就开始在外面乱来了,男人啊,每一个好东西。”王婷婷听过刘伟名的话后突然非常生气地说着。这话说的刘伟名非常尴尬,暗道这女人怎么了?吃火药了?
王婷婷说过之后也知道自己说的太过分了,连忙向刘伟名道歉道:“对不起刘书记,我不是说你,我只是发了一下感慨,是说别的男人。”她确实不是说刘伟名,只是心里有火突然说了出来而已。
刘伟名暗暗在心里猜想,这个女人这番话可以证明,她以前男朋友或者是她现在的老公肯定是被着她在外面找了女人,不然,她不会这么生气。想到这,刘伟名也笑了笑道:“好了,差不多了,都饿了,走吧,我们出去吃饭去。让你给我做了这么久的苦力我总得请你吃个饭,不然我不成了葛朗台了。”
“这个时候还出去吃啊?我都让司机先回去了,要不,我给你下点面条吃吧,我刚看了你这里还有几包面条,放心,刘书记,我下面很好吃的。”,王婷婷说完就往厨房去了。而刘伟名脑袋里面却总是在想着王婷婷最后那句话“我下面很好吃的。”,本来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在酒桌上刘伟名听过一个关于“下面。”的黄色笑话之后再听王婷婷说这么一句怎么都觉得非常的。而且,王婷婷说完,他的眼光就不由自主地往王婷婷“下面。”那个部位看去了。越看刘伟名就越兴奋,最后,自己下面的那兄弟也跟着激动,刘伟名暗道自己怎么变得越来越了。于是竟然不去想王婷婷,而是把思绪转到金倩几女的身上,这样,当即便清醒多了。
想到这,刘伟名便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自己母亲怎么样了,于是赶紧拿出电话给金倩打了个电话。随即问了问情况。金倩和刘伟名的母亲已经住在了刘伟名和金倩以前生活的那个别墅里了。而李梦晴和张云佳也都离开了,金倩告诉刘伟名,他母亲很好,只不过会一个人长时间坐在房子里看着他爸的照片抹眼泪。听到这刘伟名也只能叹息,这种悲伤只能靠时间来慢慢冲淡,没有其它的办法。
这个电话刘伟名打的比较久,打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直到他看到王婷婷端着面条出来他才挂断电话。开玩笑,这要是被金倩听到王婷婷的声音这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了。昨天三女对自己的“警告。”刘伟名可是记在心里。大晚上的,自己屋里面有女人声音,任谁都会联想到那啥的。
“刘书记,你尝尝,看看合不合你胃口。可能不是很好吃,因为没什么调料。”王婷婷端了一碗面条放在餐桌上,然后自己也端了一碗过来。
刘伟名也不客气,他确实是饿了。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还别说,还真的挺好吃,看来王婷婷那句她下面很好吃真不是吹的。
“不错,很好吃,没有出去吃是对的。”刘伟名夸奖道。
“真的啊?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下面吃。”王婷婷听到刘伟名夸奖直接就说道。不过说完之后就开始后悔了,脸上一下就红了。刘伟名也有点尴尬,这话太邪恶了。
“哪能麻烦你天天来给我做面条吃啊,要是被你老公知道了不杀了我,你可是他的厨师。”刘伟名为了掩饰尴尬开了句玩笑道。
“他?他可能乐意着呢。”王婷婷听到刘伟名说到她老公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便转移话题对刘伟名说道:“怎么样?比起云佳嫂子的厨艺我没差太远吧?”
刘伟名愣了愣,才想起来,在明阳张云佳与王婷婷是见过面的。于是笑着说道:“你的技术比她好,她的厨艺也仅限于能吃得下,不过,下面也还可以。”刘伟名说着这话的时候就想起了那时候自己刚进江南省委,那天晚上,在张云佳的宿舍张云佳给自己弄面条吃的情形。想想那时候的人和事,再想想现在,刘伟名不由得感叹物是人非了。
“云佳嫂子很漂亮,而且非常有气质。刘书记,你很幸福。”王婷婷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
“呵呵,或许吧。以后下班没人的时候就别叫我刘书记了,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刘伟名觉得在这样的环境说着这样的话再听到刘书记这个称呼真的非常怪异。
“叫你名字我可不敢,你好歹是我领导。要不我叫你伟名哥吧,你比我大几岁。”王婷婷想了想后说道。她并不傻,领导再和气再平易近人,但是自己该有的尊敬还是必须有的。如果她真的直呼刘伟名名字,估计就算刘伟名再大度也会有那么点不舒服的。
“随便你吧,吃完面我送你回去,不早了。”刘伟名大口大口地吃完面条,然后喝了两口汤对王婷婷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出门就可以打出租车,很方便的。”王婷婷连忙摆手。
“白山的治安虽然整顿过几次,现在已经有所改善,但是却依旧算不上很好。你一个女人这么晚回去不安全,我送你上计程车吧,这边计程车很不好打,要走到前面的大街上去。”刘伟名瞟完这一眼之后,又开始心痒痒了。
“我何德何能啊,还劳驾市委书记大人亲自送,我看啊,是我家祖坟冒烟了。”王婷婷知道刘伟名有送客的意思了,加快速度吃着,但是嘴里还是笑着对刘伟名调笑道。
“怎么啊?市委书记就不是人了?你跟了我也这么久了,我除了上班,下班不照样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再说了,我也得有点绅士风度不是,大晚上的放你这么一姑娘一个人回去我良心会不安的。”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坐到沙发边开始抽烟。
王婷婷吃完面条之后就开始收拾起碗筷来,刘伟名愣了愣,暗道看来自己真是养成了领导的习惯了,按理说人家是客人自己是主人,自己怎么连点主人意识都没有了呢?吃完就甩手离开,好像在潜意识里这些事情就该别人来做一样。看来,这官当久了确实是会养成一种高高在上的习惯啊。刘伟名想到这开始暗暗地告诫自己。
王婷婷在厨房里面开始洗碗,刘伟名不由得笑了笑,暗道这个女人还真是个贤妻良母。
看到在洗碗的王婷婷,刘伟名便走进自己的卧室,把门关上,然后找了条给换上,这挂空挡的滋味还真不好受。然后刘伟名也批了件外套。
王婷婷碗洗的很快,洗完手之后她出来便就提起自己的包然后说道:“伟名哥,真不要你送,我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也没见出什么问题,你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我送你吧,以前是以前,今天你从我这里出去我就不放心,走吧。”刘伟名说着便走出了门。
王婷婷跟在刘伟名身后,看到刘伟名宽阔的肩膀,没来由的窃喜。
“其实晚上出来走一走散散步非常舒服,对身体也很有好处。每天都是坐着,早晚会坐出毛病来。”刘伟名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叹了一句。
“其实伟名哥你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我这些年见了很多领导,别说你已经到了市委书记这个职位了,很多科级干部才当了一两年身体就开始变的像个球了。我觉得,官员都应该锻炼自己,起码要保持自己的身材。这样就不会给老百姓留下一个所有官员都是酒囊饭袋的印象了。而且,男人肚子太大也确实不好看。”王婷婷看着刘伟名由衷地感叹着。
“哈哈,你这个建议不错,不过,身材都是个人的事情,我们不可能以身材来评定一个官员。你的话提醒了我,我看样子还是要坚持锻炼身体啊,刚来白山的时候我每个早上都要去锻炼身体,不过后来渐渐地也就忘记了这件事情,我现在感觉我这肚子每天都在变大。当官的这肚子啊一半是酒闹的,一半是长时间坐着给造成的。还是你们女人好,怎么都不会影响身材。”刘伟名道。
“伟名哥,问你个问题,你得实话告诉我,不能敷衍。”
王婷婷听到刘伟名夸她身材好,心里非常高兴,提着包跟在刘伟名身后半步的位置,这是个习惯,她而不是故意这样,只是走着走着就这样了。
“呵呵,你问吧,我一般不骗人。”刘伟名随意地回答着。大晚上的陪着一个美女压马路,这滋味也还不错,所以刘伟名心情很好。
“你觉得我怎么样?”王婷婷看着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愣了愣,有点尴尬地望着王婷婷,暗道这姑娘的话让我怎么回答啊?而且这个问题怎么就是觉得这么邪恶呢?
“我是说你觉得我这个秘书怎么样。”王婷婷也立即纠正了自己话里的歧义,显然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很邪恶,脸不由的都红了起来。“t好的,我喜欢。上班我是领导,下班我们是朋友,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整天带着一个秘书,上班下班都对自己恭恭敬敬,让自己不自然地就一天到晚都绷紧面部肌肉做出一副领导模样,这样让自己很累。你不同,起码让我在下班的时候轻松多了。”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他说的也是实情。一天到晚装出一副领导的威严模样确实很累。而刘伟名以前的这些秘书不管上班下班都对自己非常恭敬,别人对你恭敬你不自然地会跟着做出一副领导的模样来,这是自然而然的反应。可是,王婷婷不同。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上班的时候做的不好呗?”王婷婷抓住刘伟名语病说道。
“饿……,也不说不好,你当秘书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许多小细节方面你没有办法把握。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你干久了自己慢慢摸索就会明白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想法有所追求的话,当秘书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不但是在人际关系方面,对自己的个人能力也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就是干秘书出身的,我从当年的秘书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说是让我受益终身,并不仅仅只是指在工作当中,在生活中也有着很大的帮助。当秘书的那段经历是我的一笔财富。”刘伟名想到自己当秘书的事就想起了金清平,不自然就开始感慨着。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的。”王婷婷听过后点了点头很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