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第7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别那么的严肃,我不是在教育你,只是说说我个人的一些体会罢了 你干的很好,我当初选你当这个秘书的决定很正确,我很庆幸。”
“真的?没敷衍我吧?”王婷婷一下子走到刘伟名面前转过脸来问道。
“没有,我说出来的话可是代表着白山市党委,能随便敷衍你吗?等等,来了个空车。”刘伟名说着,然后看着身后来的一个空计程车对王婷婷说道,然后便开始招手向司机示意。
“刘书记,那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今天谢谢你。”王婷婷看到计程车停下转身对刘伟名说道。
“又开始刘书记了,哈哈,注意安全。”刘伟名摇了摇手,没等王婷婷上车,便转身慢慢往回走了。
王婷婷看了看刘伟名的背影然后才上车,告诉司机地址。
刘伟名慢慢地走回家,看到房子里面整洁干净,又再次感叹没有女人还就真的没有家的样子。看了会儿电视便就睡上去了,这一天很累,所以,睡的也就特别的香。
第二天,刘伟名来到办公室,王婷婷在给刘伟名泡了一杯茶之后便就抱着一大堆文件放到刘伟名的办公桌上面,把几类分好,然后说道:“刘书记,我大概分类了一下,这一堆是比较急的文件,这一堆是可以暂时缓一下签字的。另外,那些是下发的一些文件,不需要签字让您传阅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时敲门声响起,然后姚宏走了进来。
“刘书记,您应该多休息一下的。”姚宏看到刘伟名就说道。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再说了,也没办法闲,坐吧。”刘伟名随意地说道。王婷婷给姚宏又泡了一杯茶后就关门回到自己外间的办公室去了。
“刘书记,我听到点风声,说是省委有意让王德凯同志提前去人大任职,上面会空降一位同志来接替王德凯同志的职务。”姚宏坐下后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刘伟名一愣,有点惊讶。既然姚宏都可以直接向自己汇报了说明这个事情他是有把握的,那么说他说的也就是不离十了。而这种关键的人事调动自己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消息还没有一个市委秘书长的灵通确实是一种讽刺了。当然,自己是才从外地调来的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又一直不在白山是原因之一,但是,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在省委省政fu,除了与省w书记韩大成关系稍微密切一点外,其余的基本上都没有太多的交情,而与韩大成的关系也好不到那里去。刘伟名想到这才开始醒悟到自己来到白山之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了,自己的政治觉悟和敏感性还是不够。刘伟名认真分析了一下,自己可能是被“太子爷。”这个身份给麻痹了,潜意识里以为,只要自己顶着“太子爷。”这个身份是谁都会来巴结自己,自己也就无需在上面钩织自己的关系网了。现在认真想想,自己确实是太幼稚了。没有一定的关系网的结果就是,连这么重要的人事调动消息自己都没办法提前知道,这样将把自己陷于非常被动的局面。网刘伟名不由得再心里再次的告诫自己。
当然,刘伟名表面上不会在姚宏面前露出任何一丝的异样,只是赞赏地看了看姚宏,这算是对于姚宏向自己禀报这个消息的一个认可,然后才慢慢地说道:“恩,德凯同志为党为国工作了大半辈子,是该休息休息了,人大是个不错的去处。”
“不过,这些都只是小道消息,不可轻易相信。我们还是要认真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不管省委省政fu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要坚决服从、执行。”刘伟名说完之后又加了一句,这些话说出来非常有艺术性。刘伟名这么说就会让姚宏以为刘伟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了,这就是在告诉姚宏,他刘伟名在上面关系很好,消息很灵通,就不会让姚宏有轻视自己的思想。这算是御下的一种手段吧,说的很简单,但是,这个火候是很难把握的。
“那是当然,我也是替德凯同志感到高兴。”姚宏点点头说道。
姚宏说完之后便又开始向刘伟名汇报了一大堆事情,市委市政fu这么大一个摊子,刘伟名离开这半个多月发生了多少事情可想而知,当然,姚宏只是捡重要的向刘伟名汇报,要是把所有的都汇报,估计三天三夜都汇报不完。
“刘书记,常委会已经推迟了将近半个月了,有许多问题都需要在常委会上研究商讨,我看了看您的档期,我想常委会就安排在后天上午九点召开吧,您觉得呢?”汇报完了之后,姚宏又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本子看了看说道。
“恩,可以。就按照这个时间发通知吧。”刘伟名点了点头。
“这是这次常委会上需要解决研究的问题,您看一看。”姚宏说着拿出一张打印的纸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仔细看了看这上面七八个问题,看完之后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拿出笔在其中两条上面划掉,对姚宏说道:“这两条就不需要在常委会上研究了,这是政fu那边职能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虽然是党委,但是,也要给他们足够的自主权,我们只管方向和决策,不能事无巨细都拿到常委会上来研究。”
姚宏惊讶地看了看刘伟名,随后点头。要知道,一般的市委书记都会选择把事情都拿到常委会上进行研究讨论,这样就可以完全把市长架空,要知道,一般情况下,常委会那都是市委书记占着绝大多数的话语权。但是刘伟名这种给政fu那边放权的做法让姚宏有点搞不明白。
“另外,再加上一条,就是关于推进全市教育。其它的暂时没什么了,就这几条,发通知吧。”刘伟名没有理会姚宏眼神里的惊讶,继续说道。
姚宏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就离开了办公室。姚宏一走,池民天、邵宁士也就一个接着一个的跟着进来汇报了。这一天,王婷婷的手机也被打爆了,各县区的一二把手都知道刘伟名回来了,大都想抓住机会向刘伟名汇报工作,其实就是给刘伟名留个深刻的印象。当然,这种事情王婷婷是做不了主的,把所有打电话过来的人的名字和职务都写在本子上递给刘伟名,让刘伟名来安排见哪些人不见那些人,以及什么时候见。刘伟名划掉了一半的人,而就是这一半的人,也让刘伟名在办公室里面足足接受汇报接受了两天。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王婷婷走进刘伟名的办公室,递出一份清单给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这是您要的关于今年财政局拨付的教育款项,我对比了我们年初的工作报告,财政局确实是按照正常情况拨付的,没有扣留。”
刘伟名迟疑着,拿起笔开始转圈,王婷婷递给他的清单他也没有看,只是一直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最后一狠心,直接说道:“你通知一下尤恒生书记,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婷婷楞了一下,尤恒生是纪委书记,刘伟名要找纪委书记谈话王婷婷似乎能够猜想的出。她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刘伟名靠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手里点上一根烟。这些问题都不是好处理的问题,但是,他刘伟名不是个和稀泥的人,有问题就要解决问题,粉饰太平、睁只眼闭只眼不是他刘伟名做事的风格,而且,这事关系到教育问题,他刘伟名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纪委书记尤恒生没多久就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以前与张炳德走的还算近,但是他一直都没与刘伟名作对过,他知道,纪委书记是顶不过市委书记的,而现在,刘伟名在白山市委市政fu的权威是空前的,他当然对刘伟名更加的尊敬。
不过,从事纪委工作的人与一般人不同,都有着纪委特有的表情和说话做事风格,那就是严肃和淡定。没有这个最基本的素质也不可能当上纪委书记。
“刘书记。”尤恒生进来向刘伟名点了点头。
“恒生同志,请坐。”刘伟名笑了笑指了指椅子对尤恒生说道。
尤恒生也是点了点头,就坐在了刘伟名的对面。
“最近纪委那边工作怎么样?”刘伟名随口问道。
“对不起,刘书记,本来是想来找您汇报工作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时机。纪委那边最近没有什么大案子,我们主要是进行加强党风廉政的教育监督工作,最近这段时间,关于这个监督工作我把所有区县都走了一遍,整体上来说各地还是非常配合而且也有一定的效果。下一步,我们纪委准备秘密开展清查各处级以下干部房产以及银行储蓄的情况,然后建立一个资料库,一旦发现有一些数额巨大的我们就暗中进行调查取证,这个是省纪委下发的秘密任务。我今天来,也是想咨询一下刘书记你对这事的看法。”尤恒生脸上依旧紧绷,但是话语中还是带着尊敬。
“我非常支持省纪委的这个决定,也将毫无保留地全力支持你们纪委的这项工作。我有两点要求,第一就是绝对保密,这事要是泄露出去那么必然会弄得人心惶惶,对于稳定非常的不利。第二点,那就是要公平公正认真,要么不查,要查就要一次性查的清清楚楚,而且一定要保证所调查出来的数据的准备性,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刘伟名用手敲着桌子认真地说着。
“我们一定会认真落实刘书记的这两点指示。”尤恒生点头说道。
“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情要同你商量一下,你看一下这个吧,这是我让我秘书到财政局那复印出来的底单。”刘伟名指着王婷婷放在桌子上的那份清单对尤恒生说道。
尤恒生看了看刘伟名,然后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清单认真看了起来。作为一个纪委书记,他当然是以一个纪委人的眼光来看这份清单,所以,他对于一些数字看得非常认真。看完之后他皱紧了眉头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我能力有限,确实没从这份清单上看出问题,还请刘书记指点。”
“恒生同志客气了,这份清单没有问题,不过,结合一下我早两天的所闻所见可能就能发现一些问题。”刘伟名淡淡地说道,然后给尤恒生丢了根烟过去,自己也拿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一口烟后接着说道:“早几天市政fu那边有一批教师在静坐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尤恒生点了点头。
“我从岭山回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就特意到东山县的一些乡村学校走访了一下,结果,走访结果让我非常的震惊。别的县我不清楚,不过,东山县的乡村教师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发工资了,另外,所有的乡村学校教学设施非常落后,有的学校甚至连一张完整的课桌都没有,还有其它的很多问题我就不多说了,那个留在明天的常委会上再讨论。走访完了之后,我就让秘书去财政局拿了这份清单过来,看过这份清单我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了,那就是财政局下拨的这么一大笔教育经费到底到哪去了?教师的工资不发,也没有见到任何更新教学设施,那这笔教育经费到底干什么去了?”刘伟名再次用手敲着桌子很生气地说着。
尤恒生当然明白刘伟名找自己说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他脸上开始沉重起来,随后说道:“刘书记,针对这个现象凭我多年从事纪委工作的经验来看,里面是绝对有问题的。不过,我不知道这次市委针对这个事件的态度是?”
“严肃处理、严惩不贷。”刘伟名几乎是咬着牙说着。
尤恒生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再次问道:“那范围呢?”
“范围多大那是你们纪委的事情了,我的要求是把这件事情给查的一清二楚,教育局、各个区县,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就处理那个地方。教育是国之根本,谁敢打教育经费的主意那性质就与卖国贼一样,一定要严肃处理,有一个处理一个。”刘伟名毫不留情地说道。
“这些关于账目上的事情而且牵涉这么广泛我想是不是要协同审计局的同志一起来办。”尤恒生再次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