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第7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淡淡地说道:“暂时就不让审计局的同志参与了,这件事情还没有任何的证据,而且,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有问题、牵涉面有多大,所以,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暂时就由你们纪委的同志独立来办,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保障。 。 恒生同志,这是市委给你的一个政治任务,你们纪委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这个事情办好,办成一个铁案,要把这些敢打教育经费主意的害群之马全部给揪出来。这件事情暂时只有我与你们纪委知道,该怎么做你心里要有数。”
尤恒生被刘伟名这么说,顿时觉得这担子重了,从刘伟名的话里可以感受的出刘伟名对这件事情多么的重视。他郑重地点了点,然后说道:“我们纪委保证完成任务。”
“那我就坐等你们的好消息了,有所发现随时向我汇报。”刘伟名站起来向尤恒生握了握手。
尤恒生同刘伟名握手之后转身准备离开,不过随即又转过脸问刘伟名:“刘书记,我有所担心的是这个事情牵涉面过广,要彻查清楚这动静肯定小不了,我担心的是到时候会出现一些影响稳定的局面。”
尤恒生是个老纪委了,对于这样的案子可能出现的局面心里都非常清楚。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会处理好。天还是党的天、人民的天,某些跳梁小丑是翻不了天的。”刘伟名给了尤恒生一个肯定的眼神后说道。
“刘书记这么说了那我心里就有数了。刘书记,那我就先走了。”尤恒生说完之后便自己打开门走了出去。
尤恒生刚走,王婷婷就敲了敲门,然后一脸急切地走了进来。
“刘书记,我今天想向你请个假。”王婷婷看到刘伟名连忙说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刘伟名看到王婷婷的神色问道。
“刚刚家里人打电话来,我女儿生病了,现在在医院。”王婷婷回答着。
“那你赶紧去吧,叫司机送你,暂时不要管工作,先把孩子照顾好。”刘伟名连忙说道。
“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了,您等下还要车回去呢。”王婷婷虽然急但是还是说着。
“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是我走路重要还是你孩子重要?赶快去。”刘伟名生气地说道。
王婷婷感激地看着刘伟名,然后说道:“谢谢刘书记,那我先去了。我会尽快回来上班的。”
“先把孩子的病治好了再说,我这里没你几天也翻不了天,赶快去吧。”刘伟名再次催促着。
“那我先走了。”王婷婷再次感动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转身走开。
第二天上午九点,刘伟名准时走进会议室,会议室里面大家都坐在那了。刘伟名拿着本子直接走到自己的那个位置坐下,然后说道:“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耽误了半个月,这常委会也推迟了一段时间,今天的事情有点多,大家可能得辛苦点了,我向大家表示歉意。时间紧,我也就不多说闲话了。网发改委做了个关于建立南部新区的方案,对于这个方案大家也应该都看了,我对于俊才同志的这个构想非常的赞同。我们要建立工业区,那是提升经济实力的一个捷径,而这个南部新区构想则是建立现代化城市的一个样板,这个构想非常好。”
刘伟名说完之后转头把在场所有人多看了一遍,随后说道:“同志们,自改革开放以来,各地的各种园区都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不可否认,在改革开放初期,园区对于各地经济的贡献作用是巨大的,这时由于当时的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但是,经济在发展,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经济基础以及国际的经济环境已经与当时完全不一样了,而大多数地区却缺少这种与时俱进的发展眼光,各地还在依旧把建立园区当做拉动经济的无上法宝,但是结果呢?大部分都失败了,各地空置的园区数不甚数,为此,这两年国家出台文件,取消已经建立或者在建的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园区,严格控制新园区的审核标准。为什么会这样?还是我前面说的,很多地方z府的领导缺少与时俱进的发展眼光,没有时刻关注国际与国内的发展环境。第二个,也就是我们的园区建立非常的混乱,大家可以认真想想,各地的这种园区名字五花八门,什么工业区、新区、高新区等等等等,听名字是不一样,但是,里面的配置是一模一样,职能不明显,失败是一定的,这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园区的好处那是很明显的,建立一个特定的行政区域,这样就能够更好地进行资源集中配置、集中管理。然后,假如职能区分不明显,这个优势就会大打折扣,而且会大大地限制了园区的潜力。今天,俊才同志的这份关于南部新区的方案就非常好,明确指出工业区就是重工业区,而南部新区主要是住宿区和商业区,当然,根据规划可以有一些轻工业。这样明确的职能区分就能够明确地指导我们的建设方向。另外,建立南部新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避免对老城区的改造。这种方式最近几年在各地用到的非常广泛,改造老城区难度大、造价高而且效果有限,对于那些发展到了瓶颈的大城市他们是没有办法,但是对我们白山却没有这种顾忌,我们又广阔的土地可以利用,那么建立一个新城区就远远比改造老城区来的划算来的有效。各位,俊才同志是用发展的眼光来对待工作,我们大家都要向俊才同志学习啊。”
刘伟名毫不吝啬自己对马俊才这份方案的赞赏,这让马俊才对刘伟名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
“就事论事,我个人非常赞同俊才同志的这个方案。不过,我想,这个方案我们今天暂时不考虑。为什么?我说几个原因,第一,南部新区的建立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即使我们这么做我们也没这么多的预算,我们还是得想办法找省里化缘,资金越充足就可以建的越好,档次越高。第二个原因呢,则是我想等到我们工业园区的审核尘埃落地之后再来考虑南部新区的规划,我们可以根据工业园区的规划来统一部署工业园区和南部新区,这样的格局肯定会更加合理。第三个,这次发改委下来,我得到一些消息,要在我们岭南省建立三纵三横六条交通线,另外还要建立一条从南至北的铁路线,交通对于一个地区发展的影响力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我想,等到这几条交通线的相关部署出来之后我们再根据交通情况来部署新区。我说的理由就这几点,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刘伟名侃侃而谈,说完之后对大家说着,然后望着马俊才。这个方案是发改委做出来的,但是构想是马俊才的,所以刘伟名是在征询马俊才的意见。
“我同意刘书记的意见,刘书记高瞻远瞩,我提出这个新区方案现在就拿出来讨论确实是为时过早,有点急切了。”马俊才笑了笑后说道。
“俊才同志客气了,你的这个方案非常成功出色。如果其它同志没什么意见那我们就讨论下一个问题。”刘伟名客气了一下,然后便说道。
见到没人说什么了,刘伟名看了看之后对马俊才说道:“第二个让俊才同志来说吧,他了解的比我清楚。”
马俊才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便也不客气直接说道:“第二个问题还是关系白山有色冶金厂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我们白山市的企业不多,大型企业就更加少的可怜了,这个有色冶金厂还是改革开放后建立的一个市属国有企业,不可否认,前几十年,有色冶金厂对于我们白山财政是有过很大的贡献的。但是,套用刘书记的话,世界在变,情况也在变。最近这些年,有色冶金厂的情况已经一天不如一天,可以说是日薄西山了。我们需要一个gdp的支撑点,但是,我们不能以损失我们本身有限的市财政来支撑这个gdp的增长点。有色冶金厂每年都需要我们市财政支出才能勉强维持,我个人觉得,有色冶金厂完全没有继续维持下去的必要了,这对我们原本有限的财政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我建议,对白山市有色冶金厂进行改制或者是破产。”
刘伟名看了看众人,便说道:“大家都议一下吧。”,对于这个事情,刘伟名没有私心,也很想听一听众人的意见,所以,在开会之前,他并没有咨询其它几位常委的意见。
“国有企业改制在几年前,全国大部分就已经完成了,我们白山算是比较晚的一个地方了。这是一个大方向,不过,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有色冶金厂的上千名职工怎么安排?说的现实点,当初他们费尽千辛万苦进入冶金厂,为的就是端上国有企业这个铁饭碗,而现在,我们进行改制,那么就说明,起码是大部分的职工要失业,以前的那些保险之类的也将由自己个人负担,这是个大问题,很容易出问题。我的意见是,支持对冶金厂进行改制或者是直接宣布破产,但是,要先想好对这些职工的安排。”王德凯接过刘伟名的话说着。
“这些国有企业的职工下岗是经济改革政策落实之下的必然结果,我觉得这个是很理所当然的。我上个月到冶金厂调研过,我发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是所有国有企业的共同点,那就是员工工作素质低下、而且缺乏必要的创造性和热情。大家都觉得自己端的是铁饭碗,干一天是这么多钱,不干,一天也还是有这么多钱。国有企业为什么会在市场经济的竞争之下落伍被淘汰,与这些员工的思想觉悟有着很大的关系。当然,虽然对这些员工的心态我是非常的痛恶,但是,作为市委市政fu,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他们的生计着想。我个人偏向于对冶金厂进行改制,我们寻找符合条件的私人个体者来承接冶金厂,或者,直接采取股份制购买冶金厂,这些股份向冶金厂的职工们优先,我想,这样可以很大一部分解决下岗工人的生计问题,同时,也能够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马俊才显然是就这个问题想过的,所以直接就说了。
“我赞同马市长的意见,不过,我个人觉得,马俊才提的这个建议最多只能够让一部分工人再就业,而大部分员工都不可能有资金去购买股份,而且,新的企业不是国企,也不可能再需要那么多的岗位。我建议,我们应该对这些需要再次就业的员工进行培训,然后替他们安排岗位。我们不是有工业园计划吗?我想,等工业园建立起来之后,肯定会有很多的企业入驻,那么需要的员工数量便会激增,我们可以优先把冶金厂的员工引进给这些企业。”邵宁士很难得的在常委会上开始发言。
“这个建议不错,我建议我们的社会劳动保障局要多往这方面开展开展工作,等下把我们研究的对策整理成册,然后给相关部门进行通知,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不管冶金厂是改制还是直接破产,对于政fu和老百姓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减轻了政fu的财政压力也就等于是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不过,对于下岗的职工的安排要妥善,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管我们的工业园最后是否能够建立,是否有新的企业落户白山,我们都要对下岗职工一个交代。”刘伟名最后拍板说着。
事情一项项地进行着,到了最后一项了,刘伟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十二点了,刘伟名说道:“时间不早了,都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不过也就最后一项了,大家都坚持坚持。最后一项是我临时加进去的,为什么我要临时加进去这一项?因为我觉得这个很有必要。早几天在市政fu门口静坐的教师大家都知道了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让我突然想起了我们一直以来都忽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教育。所以,我那天特意一个人去了下面各个县的乡村小学转了一圈,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时代在进步,教育也应该与时俱进。而我们白山的教育依旧还停留在十几年前的水平,我也看了看我们今年的教育经费,数额偏小,没有一定投入我们的教育水平是不可能得到提高。而教育水平的严重滞后,会让我们成为罪人的。”
刘伟名说完之后看了看周围,然后接着说道:“我有个建议,建议召开人大会议,讨论增加教育经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