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第74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说完之后大家都静了,马俊才见没人说话,看了看周围才犹豫地说道:“刘书记,我觉得我们的教育经费所占我们财政收入的比重比不低,相比于一些城市,我们的教育所占比重还高出很多。 我觉得,教育水平也是与一个城市的整体经济水平保持平衡的,而且,临时召开人大会议讨论年初的已经在人大会议上定了的事情有点不妥。”
“你说的是事实,不过,有一个问题大家要意识到,我们给出的教育经费所占财政比重确实是达到了我国的正常水平,不过,由于我们经济落后,财政收入偏低,这就导致了我们的教育经费也严重偏低。我也明白市政fu那边的难处,财政收入就那么多,可是要用的地方却很多。这就好比是切蛋糕,一个蛋糕就那么多,但是来吃的人却不少,怎么分谁多谁少、谁吃谁不吃确实是个难题。不过,有句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培养在我看来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虽然暂时是比一些发达城市落后许多,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加大了教育投入,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们所教育的这一批学生有很大一部分都会成为有用之才,而且,也会有很大一部分投入到我们白山经济建设当中。科学是第一生产力,那么人才也就是第一生产力,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刘伟名并没有为马俊才不同意自己的意见而恼火,只是再次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我还是不同意刘书记的观点,我们白山市财政现在已经快接近于吃饭财政了,要是再加大对教育的投入,那么我们其它方面的工作根本就没办法展开,而且,可能连公务员的工资都没有办法完全发放。我觉得,我们的第一任务是发展经济,只要经济发展起来,我们的财政就会宽裕,到时候就可以挤出更多的资金来投入到教育上面去。另外,我觉得我们白山的教育水平并不是太差,去年,我们白山也有两名学生上了清华北大,这就说明,我们白山的教育并不差,只要孩子们悟性好、肯努力,是可以成才的。”马俊才又说道。马俊才说完之后又看了看刘伟名,心里有点害怕起来,随后又说道:“我并不是说刘书记的意见是错误的,我只是觉得时机不对。教育在哪个时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我们白山目前的情况经济发展应该是摆在第一位的。教育问题我们现在已经维持在了这么高的一个投入水平,应该不会落后。等到我们经济发展起来再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我觉得这是一个最为稳妥的方式。”
听了马俊才这么一段话,刘伟名非常生气。
他其实能够理解马俊才的想法,很简单,第一,现在评定一个官员优秀与否的标准是经济,教育对官员的评定标准排在了并不那么明显的位置了。第二,经济发展是可以立竿见影的,是他马俊才在任上就可以见到结果的。而教育则是一个长年累月的过程,要见到结果,不但投入巨大,而且效果并不那么明显。即使出了结果,也不一定是他马俊才的了,这种自己栽树别人乘凉的事没有几个人会愿意去做。第三,可能不是他马俊才不重视教育,而是白山的财政收入确实有限,如果投入到了教育上面去了,可能他的雄心壮志的经济推动计划就会受到一定影响,这对他个人来说是很不利。这是大多数官员的惯有思维,这不能怪官员们思想有问题,只能说是整个体制存在一定的漏洞。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也不可能大公无私到无产阶级的地步。刘伟名自己是个例外,因为,他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升官上了,他想要的也就是在自己在位一天就多做点自己对老百姓有利的事情,这是他最初的理想,只是在中间这些年他迷失了方向很多年,现在又重新拾起了。
“有机会的话,我想和大家一起去我们白山的乡村小学去看一看,看看我们的孩子们接受的是怎样的教育,享受到的是怎样的教学环境。同志们,经济发展固然重要,而教育同样重要,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我们的卫星上天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经济发展了的原因吗?在我国最为贫穷的年代,我们的两弹一星不是照样也出来了吗?教育问题不容忽视啊。刚刚马市长也说了,经济发展很重要,对,经济发展当然重要,对于经济发展的必然投入我们不能减少,不过,教育也是个大问题,教育投入也必须加大。我建议,减少今年的公务开支,所有能够省去的开支全部省去,大家勒紧裤腰带过两年,等到我们经济水平提高了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我在这里带个头表个态,我把我所有的工资和奖金以及所有的福利都捐给财政局,财政局到时候直接把我的收入划到教育经费上面去。另外,明年,对于各县区的教育经费标准必须给出一个硬性的规定,至于是多少,到时候人大会议讨论。”刘伟名不想让马俊才太难堪,便自己认输了。不过,刘伟名的想法是这个想法现在也不是个操之过急,一切等到明年再说。
马俊才心里有点打鼓地看着刘伟名,他心里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得罪了刘伟名了。不过,他也没办法,他有着他必须要坚持的东西。
“同志们,大家不能只想着怎样升官发财,也应该对老百姓负责。做事的时候,不要只考虑自己个人的得失。我们工作的目的是发展白山,但是发展白山不是要一个工厂满地,而老百姓却依旧是作为一个劳动输出力量在参与我们白山的发展。对,人才培养、公民素质培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出成绩的,这个时间可能要十年或者是二十年,那时候我相信,依旧坐在这个桌子上的人估计没有一个了,而且,那时候老百姓也不会记得这是我们的功劳。不过,我想,如果我们不做的话,到时候老百姓会骂我们这一届党委政fu都是些废物、混蛋。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我们散会。”刘伟名最后直接说了一番话后拿着自己的本子就离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马俊才的脸才红一阵白一阵的起身,谁都可以听得出来,刘伟名最后那一番话是说给自己听得。这让马俊才非常愤怒,轮年纪,自己比刘伟名大了十几岁,被一个后生这么骂着,谁都会受不了。刘伟名今天虽然罕见的向自己妥协了,不过,他的愤怒也是可见的。
马俊才站了起来,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出会议室。心里对刘伟名的不满已经到了极点了。在心里骂道:“一个毛头小伙子懂个屁,毛都没长齐的家伙竟然敢说我?连官场最基本的规则都不懂,以为自己是个市委书记就可以无法无天吗?开口闭口都是为了天下,好像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一个人是在忧国忧民一样,做事也不知道看形势,当今的白山只有经济发展这一条出路,只有经济发展了其它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经济不发展,其它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屁。”
刘伟名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抽了一根烟后便开始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最后说出了那么重的一句话。这种话不应该从一个市委书记的嘴里说出来,如果是从一个乡镇书记的嘴里出来没人觉得意外,可是他是一个市委书记。在常委会上这么说话会被人认为自己轻浮、冲动,没有一定的政治觉悟。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只是一下子冲动就说出了这么一席话,可能,是他长期在常委会上说一不二,今天突然被人反对而恼羞成怒吧。
他确实是愤怒,愤怒的是马俊才这人只看到眼前而不顾长远的发展。社会的进步靠的不是人民币,而是劳动力。劳动力是什么?是科技是人才。你引进再多的工业,对,gdp是上去了,老百姓也会有工作,但是,老百姓参与在里面的角色只是一个劳力输出者,自己没文化没素质永远都改变不了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命运。另外,教育是个长远的过程,就是因为时间长,所以,能早一天就早一天啊。这么想着刘伟名又开始有点生气,随后细想到,其实马俊才并没有错,说他只为自己不为老百姓确实有点过了,他与自己的矛盾只是看待问题的方式不同而已。看来这次自己是彻底得罪他了,刘伟名苦笑着,暗道自己在这里面呆了这么多年,有时候却也还是会冲动,看来自己的隐忍功夫还是不到位啊。刘伟名再次反省着自己。
刘伟名抽了两根烟,心情才平复下来,心里默念着每临大事有静气。然后便开始继续看着文件,这时,手机响了,刘伟名拿出手机看了看,是韩大成秘书小唐的。刘伟名在心里想了一下,这韩大成秘书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干什么?想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直接说道:“唐处你好。”
“刘书记客气了,叫我小唐就行。是这样,韩书记让你明天上午到他办公室来一趟。”韩大成的秘书很客气地说着。
“哦,好的好的,那个唐处,不知道韩书记明天上午什么时候有空?”刘伟名又问了一句,见领导是有学问的。虽然是领导要你去见他的,但是领导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有空,你去早了也就只有在那等着,而且给领导的印象也不好。
“韩书记明天上午九点半到十点有空。”韩大成的秘书显然是知道刘伟名会问的,所以早就已经看好了时间。
“那就谢谢了唐处了,明天到岭山请唐处一定赏脸一起吃个饭。”刘伟名客气了一句道。
“刘书记太客气了,我的时间要看韩书记的工作安排。如果有时间一定要与刘书记好好喝两杯。我这还有事,就先挂了。”韩大成秘书也很客气滴回答着。
挂了电话,刘伟名认真地想着韩大成叫自己去他办公室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随即想了想,除了新来一个市委副书记之外应该是没有其它的事情了。看来,要把王德凯调到人大去养老新来一个市委副书记的事情是肯定的了。
中午,刘伟名一个人去食堂吃了饭后便就回到办公室睡了个午觉。两点半,准时醒来,然后走出休息间。看到王婷婷正在帮自己收拾桌子,然后擦拭。
“你怎么来了?孩子好了吗?”刘伟名问道。
“谢谢刘书记关心,孩子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虽然还在住在医院,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王婷婷点头回答着。
“那你就在医院陪着孩子啊,我不是给你批了假吗?”刘伟名点了根烟到窗户边看了看外面后说道。
“这怎么行,孩子那边已经没有大碍了,她奶奶在陪着,既然没事我就回来上班了,您每天这么多事没个秘书肯定不方便。”王婷婷擦好桌子之后便就给刘伟名泡了一壶茶。
“行了,下午既然来了那就上班吧,明天批你一天假,我明天要去省委。多陪陪孩子,工作认真是好事,但是家庭也同样重要。工作是我们体现人生自我价值的平台,而家庭则是我们人生的载体。”刘伟名没有多说,说完便就坐在位置上准备上班了。
“我知道了,谢谢刘书记。”王婷婷点了点头,没有太多的反应,然后便就坐到外面自己的办公桌上了。
工作了一阵,王婷婷敲门进来。
“刘书记,我刚刚在网上看到一篇报道,我想你可能会感兴趣。”王婷婷对刘伟名说道。
“什么报道?”刘伟名抬起头来问道。
“是国w院的新闻发布会的一篇报道。国w院确定了将大力开发大西南的方针政策。”王婷婷继续说道。
“恩,你把电脑打开,给我找到这篇报道。”刘伟名点了点头,虽然这个事情他早就清楚了,可是,对于这种能够影响白山发展的大事他还是非常感兴趣的,而且,也是必须了解。
王婷婷走到刘伟名身边,开始勾腰开电脑。因为电脑离刘伟名并不远,所以,刘伟名完全可以说差一点就与王婷婷肌肤相亲了。刘伟名可以闻到王婷婷身上那醉人的香味。刘伟名又开始有点蠢蠢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