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第7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既然你们白山市委没有不同的意见,那暂时就这么安排吧。网 王德凯同志离开,不过他的工作却不能丢下,你们有没有好的人选?”韩大成继续问道。
刘伟名当然知道省委在王德凯还差几个月到期的时间就把王德凯先调离肯定是有安排的,所以也不就不会傻到自己去推荐人,便说道:“我们坚决服从、执行组织上的安排。”
“恩,中组部最近要调几位同志来我们岭南省挂职锻炼,其中有一位同志我个人觉得非常适合你们白山市委副书记这个职位。当然,这个暂时还只是我个人的意见,而且,这些事情暂时还没有最终定调子,我只是先和你商量一下,如果你们白山市委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可以大胆地和我提。”韩大成淡淡地说着。
“韩书记,我们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我们非常欢迎上面下来的同志来我们白山工作,这样我们更好的将理论与实际结合,对以后我们班子的工作非常有利。”刘伟名很严肃地说着。
“韩书记,会议时间到了。”这是,韩大成的秘书敲了敲进来说道。
“不错,你们白山班子的政治觉悟都非常高,我们对你们予以很高的期望,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组织上对于你们的信任“韩大成对秘书点了点头后继续对刘伟名说道。
“谢谢韩书记,我们保证完成组织上交代下来的任务。韩书记,那我先走了。”刘伟名站起来说道。
韩大成点了点头,刘伟名便转身出了韩大成的办公室。
“唐处,中午有没有时间?”刘伟名看到韩大成的秘书便笑着说道。
“对不起了,刘书记,中午韩书记有个工作宴。”韩大成的秘书不好意思地说道。
“哎,唐处真是太忙了,那下次吧,下次请唐处一定挤出点时间给我个面子一起吃顿饭。”刘伟名其实心里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过还是装出很惋惜的样子。
“一定一定,那刘书记好走。”韩大成的秘书再次招呼着刘伟名。
刘伟名走出韩大成的办公室便快步走下楼,看了看时间,刚刚在韩大成办公室里面的时间有点久,离飞机起飞的时间有点紧了。坐到停在楼下的车里,刘伟名直接对司机说道:“赶紧去机场,时间有点紧。”
司机知道刘伟名飞机起飞的时间,便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出了省委大院便加大油门往机场方向开去。
刘伟名今天来省委其实早就想好了要向韩大成化缘的,而结果也达到了刘伟名的目的。韩大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却也是表了态了。回去,让相关部门把程序走一走,从省财政那边拨一笔款子的问题应该不大。不过刘伟名也知道,省财政也不富裕,能给的钱肯定也不会太多,要改善白山的教育环境肯定是不可能的。就像韩大成说的那句话一样,一切都还是要靠白山自己想办法。
其实,刘伟名这个关于乡村小学教育改革的想法在那次走访了几个小学之后就脑子里面成形了,只是,这个还只是他个人的一个想法而已。今天碰到韩大成便刚好拿出来给顶上了,没想到,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飞机降落在广北机场上,走出机场,听着周围的广北话,刘伟名有种很熟悉的感觉。阔别广北省大半年了,他曾经在这里也生活了好几年时间。
刘伟名在机场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往王婷婷帮他搜索出来的医院而去。他这次来广北,除了王婷婷,就只有司机知道了。而且,司机也不知道刘伟名到广北是来干什么,所以,唯一的知便就只有王婷婷了。
刘伟名坐在出租车上面,开始回想着自己与许岚的所有经历,也非常担心许岚现在的处境。他不明白,到底是怎么样的遭遇才会让许岚这样的姑娘选择跳楼。
出租车停在了广北省中医院门前,刘伟名付了车钱后便徒步走进医院,他看了看医院的布置便往住院部而去。走到住院部,刘伟名便直接走到前台,对一位护士问道:“你好,护士。我想问一下以为叫许岚的病人住在哪个病房?”
“许岚?”护士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着刘伟名。
“对,就是叫许岚。”刘伟名再次说道。
“对不起,我们医院没有这个病人。”护士直接说着,然后低下头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刘伟名愣了愣,暗道不可能啊,难道有人在网上公布了虚假消息?不过同样,刘伟名也非常的迷惑。
“护士小姐,你都没查怎么就知道没有这个病人?你不会告诉我这里所有病人的信息你都记在脑子里吧?”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啊?我都说了没有这个人了,你要是不信的话那你就自己找去吧。”女护士对于刘伟名的话非常不满,所以,对刘伟名也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刘伟名再次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这么大的火气。本来想发火投诉的,但是看在对方是个小姑娘的份上刘伟名没有舍得下手。自讨没趣的刘伟名提着自己的包转身往医院外走。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护士的态度这么激动,不过也没办法了。
刘伟名拿出手机给王婷婷打了个电话:“刘书记,您好。”
“你身边有电脑没有?你确定你你查到的是广北省中医院吗?”刘伟名问着王婷婷。
“对啊,我记得清楚,有几个网友爆料出来的。怎么?不对吗?”王婷婷有点焦虑地问道。
“恩,我现在就在广北省中医院,这里的护士说这里没有叫许岚的病人。你身边有电脑没有?能不能再帮我查一查。”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饿,我在医院。您稍等,我马上去网吧。”
“不用了,你好好陪女儿,我这边再想办法吧。”刘伟名拒绝了王婷婷的话,然后挂断电话。暗道网络上的东西还真的不靠谱啊。
“不管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下到张允后那去拜访一下,让他找人帮自己查一查吧。”刘伟名自言自语道,然后便提着包往医院外走去。
就在这时,刘伟名就看到几个身上挂着摄像机的人偷偷摸地往二住院楼而去,刘伟名还听到他们其中的一个在说着:“注意点,别让保安看到了。这次一定要拍到,不然我们这周的新闻数量又达不到要求。”
刘伟名听过之后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那两个明显是“狗仔队。”的人若有所思,随即反应过来,直接加快脚步跟着那两个“狗仔队。”往第二住院楼而去。
狗仔队显然是非常有经验的,不从住院楼的大门进,而是转了一圈,到侧门上去,也不坐电梯,就爬楼梯。刘伟名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也跟着“狗仔队。”开始爬楼梯。好在,并是不太高,在第五层的时候几个“狗仔队。”在楼道里面看了看便走进了走廊。刘伟名有点喘气地跟着走了过去。
走进走廊,刘伟名便立即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在哪个病房了,因为其中一个病房外面已经有五六个拿着照相机的人堵在门外了。只可惜,门是关着的,刘伟名走到边边上一看,一般医院的房门上的那块透视玻璃都在里面被人用布给蒙上了。
“差不多到换药的时间了吧?”这时,其中一个“狗仔队。”问道。
“应该差不多了。”另外一个非常专业地看着手表说道。
刘伟名有点惊讶了,暗道这些“狗仔队。”竟然这么专业?弄得像特种部队一样,竟然连换药的时间间隔都算出来了?
“几位,请问这里面是不是住着许岚小姐啊?”刘伟名对其中一个问道,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去的。
“你是?”刘伟名的话让所有的狗仔队都把目光转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刘伟名,其中一个问道。
“呵呵,一个朋友。里面住的是不是许岚小姐?”刘伟名再次问道。
“是是,这位先生,请问你与许岚小姐是什么关系?”这时,这些“狗仔队。”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拿起摄像机、照相机就开始对着刘伟名,一个个脸上都非常激动。
刘伟名一愣,随即吓的连忙用包把自己脸给遮住,然后说道:“请你们自重,不然的话我可要告你们了。”
“先生,请你说一说你与许岚小姐之间的关系?许岚小姐这次跳楼轻生请问是因为什么原因呢?”刘伟名威胁的话对于这些“狗仔队。”来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他们继续对着刘伟名拍着,问的话也越来越深入。
“门开了门开了。”刘伟名急中生智喊道,果然这话一说,所有人都立即转脸。刘伟名趁着这个机会一下子便抛开了。
“以前看电视那些明星都说狗仔队如何如何可恶如何如何强大,这次我总是见识到了。”刘伟名呼了一口后说道。
刘伟名就在走廊一端看着,十分钟左右,一个护士端着药走了过来,开始与这些狗仔队说着什么,随后这些狗仔队便像是对刘伟名一样,开始架起摄像机对着护士拍着,护士非常生气,接着便走开了,没多久,从刘伟名这边就上来了五六个保安,走过去便与这些“狗仔队。”交涉,随后,保安直接开始赶人了。“狗仔队。”对付一般人可以,可是对付起这些保安来,还真是非常的软弱,一下子就被保安给赶走了。
见到这些“狗仔队。”走了,刘伟名才松了一口气,再次走向病房外,这时,刚好与那个再次走来端着药的护士碰上。
“你是干什么的?”护士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盯着刘伟名问着。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放心,我不是那些狗仔队,你看看,我身上有带摄像机、照相机之类的东西吗?我是许岚的朋友。”
护士上下打量了一下刘伟名,看到刘伟名身上确实没有照相机便骂道:“这些人真是烦死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是一拨接着一拨守在门口,我们现在是把门都给锁了他们还不死心。”女护士一边骂着,一边拿出钥匙开门。
“你进来后把门关一下,千万不能让这些狗仔队进来,会影响病人休息的。”护士一边走进去一边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走了进去把门关上,病房里面是一间双人病房,但是却只住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显然就是许岚了。
刘伟名慢慢走到病边,许岚是背对着刘伟名睡得。刘伟名看了看,并没有太严重的迹象,心里就放松多了。
“许岚小姐,你有个朋友来看你,你看一下是不是你朋友,要是狗仔队的话我就让人把他轰出去。”着女护士显然对于许岚这个明显很亲切,一进去就开始向许岚卖乖。
“朋友?我现在哪有什么朋友。”许岚听到朋友这个词觉得很新鲜,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侧过身子来看。
当她看到刘伟名时,完全呆住了,嘴里喃喃地说道:“刘伟名,你……你……怎么来了?”
“你先躺着,把药换了,我等下再问你。你今天要是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就真的发火了。”刘伟名笑了笑后严肃地说着,直接就坐到旁边的一张的病上。
“谢谢你,伟名。”许岚眼睛里面突然闪出泪花,看着刘伟名说着。
“躺好,不要乱动。”刘伟名叹了口气后说道。
“这位先生,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女护士一边麻利地换着药瓶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我?说吧。”刘伟名有点奇怪地问道。
“是这样的,许岚小姐是临时送到我们这里来的,她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而且,是被警察送过来的,所以,着医药费一直没交。我们问过许岚小姐,许岚小姐身上并没带钱,而且她交代她在这里也没有朋友和亲人,所以,这医药费就一直没交。其实这已经不符合我们医院的规定了,不过,许岚小姐是名人我们医院领导就特殊对待。我们领导交代,如果许岚小姐有朋友来看望就让我提一下这个事情,要不你帮许岚小姐回去拿一下卡?她现在暂时还不适合出去运动。”女护士很害羞地说着,显然,催人交钱的事情是不怎么好开口。
“是这样啊,那行,我现在就去交钱。”刘伟名一听是这个事就立即站了起来准备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