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第7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很平静,脸上带着笑容,随后笑了笑对小白脸说道:“我今天要与谈的不是这个,许岚是你公司的员工,你们按照国家劳动法与合同法对她进行安排我没有任何话说,但是,在法律规定之外对她最好不要再做什么了。 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我今天只是和你谈一谈认识认识。听说你是北京人,家也在北京,其实我对北京也很熟悉,去过几次。噢,对了,我还有几位朋友在那呢,华正集团的董事长方德强是我的一位叔叔,另外,方涵韵小姐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北京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说不定我的这些朋友你或者是你家里的长辈也认识也不一定呢?如果都认识的话那大家也都是朋友你说是不是?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觉得先生你很不错,我很想与你叫个朋友。我的名片你有,电话号码和我的名字上面也都有,如果有什么事的话随时给我电话。那先再见了?”
刘伟名说完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向病房而去。
小白脸听过刘伟名这段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的话有点郁闷,点在嘴里的雪茄猛的抽了两口,随即才似乎觉察出了刘伟名的话里有话。他其实很聪明,一个人身无分文就依靠家里人的名气在外面闯出了这么一大片天下,而且,从来没靠过家里人,只是依靠着家里人的威势罢了。他觉得刘伟名这个人不简单也很不一般,但是具体不一般在哪个地方他也说不清楚。走出楼梯口,叫着自己的两个保镖便往楼下走,坐在车里他再次想起了刘伟名的话。
刘伟名慢慢地走向病房,他其实并不想狐假虎威地又把方家给搬出来。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而且,这个也是唯一一个刘伟名觉得最有效而且也毫无后遗症的方法了。狐假虎威?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在官场这其实是一种非常难得的资本,也是一个很好的手段。但是,对于小白脸这种人,你确实得狐假虎威一把,网络有句话说的很好,在这里形容一下小白脸也非常到位,那就是,你不日他妈,他不会知道你是他爸。
刘伟名推开门走进了病房,许岚正呆呆地坐在病上,她非常的担心。刘伟名的性格她清楚,她非常担心刘伟名会对小白脸有过激的行动。但是,她又下不了,只能坐在上担心。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许岚看见刘伟名进来连忙问道。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说什么呢,我们只是谈了谈而已。你什么都不要管,安心养病就行了,明天,我想明天事情应该也就处理的差不多了,然后就带你回岭山。”
“我突然不想去岭山了,伟名,你不要管我了,我不想连累你。”许岚犹豫了很久说道。
“把你一个人丢在这更加的连累我,好了,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就按照我的安排做吧。你先睡一下,我去拜访一下我的老领导,晚上我再过来。有什么事情让医院给我打电话。对了,你估计找不到我手机号码了,把这名片收好,千万别掉了,这名片上面也是有编号的。网内部使用,掉了可能会对我造成一些影响。”刘伟名说完之后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许岚。转身准备离开,却又回头,走到脚处。
“我把你摇下来吧,你睡会儿。”刘伟名说着便把许岚的病给放平,随后才转身出了病房。
看着刘伟名离去的背影,许岚眼角不自然地流出了泪水。这一年来,从来就没有人这样对过自己,苦也好、累也罢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在她最痛苦、最委屈、最难受的时候,脑子里面无数次地出现面前这个男人的影子。曾经,多少次她都差点没忍住想不顾一切地飞到这个男人的身边,但是,最后理智都告诉了她这不行,她和他注定是不可能的,既然注定没有结果,为何又偏要给两人制造是非和困难呢?现在,这个男人就在面前,悉心地照顾自己,很强势地告诉自己;“你只管安心休息,其余的一切都不需要担心,有我在呢。”很平凡普通的一句话,但是,对于一个独自面对了无数苦难的女人来说,这句话比所有甜蜜情话都来的触及心灵。
走出病房的刘伟名当然不知道身后的许岚会在脑海里面想这么多的问题,他一边走着,一边在想着怎么安置许岚以及安排她以后的生活。刘伟名边想着一边给张允后的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张允后的老婆张语嫣的母亲,刘伟名告知对方自己马上过来拜访,并且问了张允后在不在。其实答案是一定的,张允后坐在那个位置这大白天肯定是不可能在家的。打完电话之后刘伟名去了一趟超市,提了几件实用但是并不贵重的东西便往张允后家里去。刘伟名在张允后家里并没有呆多久,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主要是与张允后的夫人聊天,当然,聊天的内容主要都是围绕这张语嫣这个话题在展开。张允后的妻子详细问着张语嫣在白山玩耍的事,刘伟名费尽脑筋才很有“选择性。”地把张语嫣在白山的大致经过都向张允后的老婆说了。这是个苦力活,要知道,张语嫣在白山那些天,除了与方涵韵在外面看风景就是缠着自己。所以,刘伟名在觉得不失礼仪的时候便提出辞职,理由当然是说还有公务。他可不敢再久待了,再待下去说不定一漏嘴就让张允后老婆给发现什么了。
刘伟名从张允后家出来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到饭点了。刘伟名找了家大饭店,自己随便点了两个菜,另外又点了一分营养粥和一份汤让服务员打包。广北的粥与汤是很出名的,讲究多、味道好,最主要的是,非常注重营养,这一点,刘伟名在浅圳呆了这么多年是深有体会。提着汤,刘伟名又去了旁边一家小超市买了两套洗漱用品,便直接去了医院,这时候已经夜幕降临了。
刘伟名打开病房门走了进去,便发现许岚已经下地,靠在病房的窗户往外望着,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你起来干什么?医生不是让你躺着休息不要动吗?你乱动万一碰到了手怎么办?”刘伟名一边对着许岚说着,一边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没事的,老这么躺着也不是个办法啊,很难受,走一走舒服一些。你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啊?你难得回来一次应该去浅圳看一看老婆孩子。广北坐动车去浅圳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许岚转过身来最刘伟名说着。
“这次估计没时间回去了,下次有时间再回去吧,我总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吧?过来,给你带了点粥和汤,趁热吃了。”刘伟名一边张罗着碗筷一边随意地说道。
许岚突然觉得非常温暖,其实她已经吃过饭了。由于没有亲人来照看,属于特殊情况,医院给她安排了一个护士照看。当然,这钱肯定是要算进去的。
虽然吃过了,但是许岚还是非常听话地走了过来,坐在边。
“方不方便?不方便的话我来喂吧。”刘伟名关心地问道。
“没事,我伤的左手,右手没有问题。不过得麻烦你先帮我盛一下。”许岚脸红了一下后说着。
“那你自己注意点,别碰到那只手了。”刘伟名说着便给许岚把粥盛到碗里。他都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照顾过人了。就说这盛饭吧,别说是他给人盛饭,就是自己给自己盛饭他都已经很多年没干过了。
“谢谢。”许岚感激地刘伟名说着。
“赶紧吃,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多喝点汤,看看你现在瘦成这个样子,我都替你心疼。”刘伟名很不客气地说着。
“你这人说话真不好听,什么叫瘦成这个样子?这叫苗条好不好?”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
“健康最重要,你们女人啊,总是一味地追求苗条,其实你们完全错了,男人嘛,虽然不喜欢胖的女人,不过也不喜欢太瘦的,身体苗条又有点肉感的是最完美的。”刘伟名坐在一旁一边抽着烟一边开着玩笑说道。
“哟,看不出来啊,我们的刘大书记对女人很有研究嘛,是不是阅女无数成专家了。”许岚突然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首先,我要更正一下,阅女无数是无法得出这么高深的结论的,必须是御女无数才能达到这种境界。不过,这个结论不是我的出来的,是听别人说的。我是一个党员干部,是有党性的,知道吗。”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道。
“假正经,你刘大人的f流史外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在我边上就别装了。”许岚一边用勺子喝着粥一边说着。人事坐在上的,而粥是放在边的柜子上,这有一定的高差,而且,许岚一只手不能动,所以,喝粥必须把腰弯的很低才能够着。前面说话时刘伟名没注意,而现在,刘伟名转脸一下子就再次看到许岚勾腰时衣内的全部风光。不算很雄伟,但是也绝不算小。形状、颜色都堪称完美。刘伟名咽了咽口水,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心里却在感叹着吃不消。许岚发现刘伟名突然没声音了,抬头一看刘伟名,便见刘伟名眼睛正直盯盯地望着自己的x口。一愣之后便立即知道刘伟名在看什么,于是一下子脸红地忙用拿勺子的手捂住自己的衣领,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你个s狼,还看。”
刘伟名这才回过神来,非常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什么看不看啊,我在研究你那项链呢,在哪买的?我觉得挺漂亮。”
“看了就看了吧,还装什么装?难道你说你看了我还能把你怎么着不成?你坐我这边来,你坐对面我没法吃了。”许岚再次白了刘伟名一眼,脸上依旧还是一片红霞。
刘伟名嘿嘿地笑着,一边乖乖地坐到许岚的那张上,嘴上还是打死不认地说道:“你这人就是思想不纯洁,我真的只是在看你的项链,你不会以为我是在看你??那啥吧?我刘伟名可不是这样的人。”
“行行行,你是圣人是君子,你坐怀不乱行了吧?”许岚没好气地说着。
“说点正事吧,我前面上来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你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个手还要继续留院观察,另外,身体比较虚,要调养。行动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我看这样吧,看看那个事情明天能不能处理好,如果明天能够处理好明天你就出院,随我到岭西去。先到我那慢慢地把身体调养好,然后你自己再做打算。”刘伟名仰着躺在上说着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还是不妥,首先,医生都说了,我没什么事情了,我完全可以自理,我这么大一个人你还担心我饿死不成?另外,你是干部,是领导。你的家属都不在身边,我要是过去了,瓜田李下被人看到了对你就非常不利了。另外,引起你妻子的猜疑对你家庭也不好。”许岚还是说着同样的话,她很固执,但是,现在的态度远不如前面来的坚决了。
“你还操心的真多。我告诉你几个问题吧,瓜田李下确实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但是,当官的不可能就像外界传的那样被几句传言就可以弄下课,那谁还敢来当官?要罢免一位官员必须得有真凭实据。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另外,你要说我老婆的话,我告诉你我老婆不是一般的家庭妇女,有些问题我和她说一说就没事了。第三个,你确定你能照顾好你自己?你要是能照顾好自己、一个人能生活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问你,除了我,你现在还有其它的依靠吗?”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
“这个社会非常复杂,虽然时代在进步,女人地位有所提高,但是,归根结底,女人还是处于弱势地位。一个女人独自生活会遇到很多的危险,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再次掉进去。不用再商量了,就这么决定了。单位那边我不能离开太久,明天,最迟后天我必须赶回去,你看看你要收拾些什么东西,我明天去帮你收拾了,到时候跟我一起走,其余的我都会安排好。”刘伟名不容置疑地说着。
许岚已经吃饱,一只手在那收拾着东西。听着刘伟名的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应该听刘伟名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