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第7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来吧,看你这个样子一准做不了贤妻良母。网 ”刘伟名一边笑着一边过去收拾着,他的收拾很简单,那就是全部拿起放到袋子里然后甩进垃圾桶。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
“你这是歧视残疾人,我怎么就成不了贤妻良母?我现在是手有伤好不好?”许岚再次对刘伟名不满。
刘伟名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也不早了,你今天赶飞机也累了,要不你去宾馆休息吧,我没事的,我也马上就睡了,再说了,医院里有护士,你不用担心的。”许岚看到不早了,便对刘伟名说道。
“我傻啊,这里不是有张空吗?而且是免费的,宾馆多贵啊,能省则省。”刘伟名一边说着还真的就直接躺在了这张空的病上。
“伟名,我是说真的,医院里面条件差,而且这味道很难闻。我真没事。”许岚知道刘伟名是在开玩笑,便再次劝说着。
“怎么啊?你是怕孤男寡女,我晚上会对你意图不轨吧?”刘伟名侧过脸调笑着许岚。
果然,许岚一听脸就红了,但是,脸红归脸红,她可一点也没示弱。
“怕的那个人肯定不是我,我怕什么。你要真想要,我几年前就是你的了,还用等到现在吗?”许岚望着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也想起几年前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到嘴的天鹅肉都不要,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刘伟名继续笑着说着。
“你啊,就不要开玩笑了。伟名,虽然这具身体这么多年很多次都差点丢了,但是,万幸,到现在我的身子还是完璧。你如果真想要我随时可以给你,本来这个身子就应该属于你的。但是,我不想因为我们俩之间发生了关系而会影响你的家庭。所以,你要慎重。”许岚认真地说着。
刘伟名顿了顿,暗道自己怎么就狗改不了吃屎,怎么就故意往这上面说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好好过你的生活,你的身子谁的都不是,是你自己的。要不要出去散散步?我看到医院外面有个广场。”刘伟名赶紧扯开话题说道。
许岚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刘伟名,点了点头。
“那走吧,不过走之前要先做个准备工作。”刘伟名站起来说着,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套在许岚的身上,随后说道:“这医院的病服做的也太不严谨了,不给你披个外套出去随时都有的危险。”
许岚被刘伟名又给说脸红了,前面刘伟名偷看她的事她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那么难听。”,其实她知道,刘伟名是怕她出去冷。
两人就这么慢慢地往外面走,当然,刘伟名先在门口观察了一下没有狗仔队才出来的,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充分认识了狗仔队的可怕,所以,每次开门进出他都会详细地观察周围环境,确定没有狗仔队在周围埋伏才会出来。
“要不还是不要出去了吧,要是被这些狗仔队拍到明天登报了,你就真的说不清楚了。”许岚看着刘伟名的样子才想起这事连忙说道。她一个在娱乐圈的人上报就上报没什么大问题,可刘伟名是领导干部,要是上报说半夜与女明星某某某偷偷摸独处一间病房而且女明星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这事就怎么都说不清楚了,是傻子都知道会对刘伟名前程有很大影响。
“能与我们的掌门人独处一室、亲密接触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上报最好,这样才能更好地显摆嘛。没有狗仔队,走吧。”刘伟名把门打开笑着对许岚说着,看着许岚还是很犹豫便又说道:“走吧,不要担心,外面暗的很,他们在远处根本就不可能拍的清楚的。”
听到刘伟名这么说许岚才放了点心,跟着刘伟名出了病房进了电梯,然后便来到广场。
广场灯光比较昏暗,很多病人和家属都在这里散步。
“真没有想到,当初第一次见你,那人告诉我说你是个大领导,那时候我还觉得惊讶,这个大领导也太年轻了吧。后来才知道你只是个小秘书,算是狐假虎威。这么几年过去了,你还真的成为大领导了。”许岚一边和刘伟名慢慢走着,一边说道。
“你不也一样,当初的毛头小丫头现在都成了成千上亿人的偶像了。跟你在一起,别人只会知道你这个掌门人,没有人会认识我这个贫困山区的市委书记的。”刘伟名也笑着说道。
“别再说大明星这个事了,我现在是过了气的明星。而且,我打死都不会再进这个肮脏的圈子了,让人觉得恶心。”许岚很反感地说着。刘伟名看了看许岚,见她的神情是真的很厌恶娱乐圈。刘伟名想想也是,许岚不是那种附炎趋势的人,在这个圈子呆的肯定不会顺心。娱乐圈,刘伟名不禁想到了曾经与自己有过数段密切关系的范滨滨,刘伟名暗道,娱乐圈只有她那种人才能混的如鱼得水吧。
看到许岚情绪比较低落,刘伟名便笑着说道:“你说当初见你第一次的时候,我要是不那么虚伪故作正人君子把你给直接那啥了,你说我们现在会怎样?”
许岚没想到刘伟名说起这个,脸又红了。灯光昏暗,别人看不到,不过站在身边的刘伟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我肯定纠缠你一辈子。”许岚没好气地对刘伟名说道。
“哎呀,听你这么说那我可就真的后悔了。你说我以前傻不傻啊。”刘伟名做出一脸惋惜的模样。
“你不t戏我会死啊你。”许岚听过后直接伸出右手在刘伟名身上“狠狠。”地打了一拳。
“我这是说的真心话,什么时候又t戏你了?t戏这个词可不能乱用哦,会出问题的。”刘伟名还是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就是在t戏我。”许岚说着又伸出右手去打刘伟名,这次被刘伟名给躲开了,于是就是一个人追一个人躲。当然,都是故意的。
突然,许岚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刘伟名其实一直都是注意着许岚的,见到这样,伸手一把就把许岚给抱住了。
美人在怀、芳香暗渡。两人的鼻息都清清楚楚地喷在对方的身上,情不自禁地许岚就闭上了眼睛。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成熟的男人,都知道下一刻自己该干什么。刘伟名此刻也没有再去想世间的那些纷纷扰扰,低下头就狠狠地吻在了许岚的嘴唇上。
天旋地转,两人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许岚要比刘伟名激烈的多。
刘伟名突然意识到周围还有人,虽然灯光昏暗,都看不太清楚,可是终归不好意思。特别是看到许岚忘情的模样,刘伟名伸出手拍着许岚的后背,许岚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唇分。
“丫头,这里很多人啊。”刘伟名小声提醒着。
许岚转脸一看,她刚刚已经完全忘记了所有的一切,那里还记得这是在广场啊。当即脸羞红的不行,扶着刘伟名站稳身子,勾着头埋怨着刘伟名:“都怪你。”
“怎么又怪我啊,行行行,都是我的错,让你轻易爱上我。”刘伟名很轻松地说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轻松的感觉了。对于许岚,他确实没有太多的顾忌,因为在心里,他很早之前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虽然他从来没这么想过,但是,在潜意识里就是这么以为的。
“你个,我们到那边坐一会儿吧。”许岚被刘伟名说的脸更红了,指着角落里的一张石椅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便与许岚走到石椅上坐下。
“你冷吗?要不衣服还是你穿吧。”许岚感到起风了,看到刘伟名只穿着衬衣便说道。
“刚刚被你这么gou引了一下我所有的邪火都冒了出来,我现在浑身都冒火,怎么会冷啊。”刘伟名开着玩笑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要再说我就真的不理你了。”许岚实在是面子薄,被刘伟名这么说着当真受不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把衣服拉紧点,要是感冒了我们就都回不去岭南了。”刘伟名替许岚拉了拉披在外面的自己的外套。
许岚不自然就靠在了刘伟名的身上,刘伟名也非常自然地伸手从许岚背后而过,搂在了许岚的腰上。
突然两人都不说话了,许岚就这么靠在刘伟名怀里,感受着这个一直都住在自己心里的男人身上传来的温度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做梦都想要的感觉。
而刘伟名则是心如止水,很平静地掏出一根烟点上,感受着有点凉意的冷风,心里非常平静,平静的什么都不去想,静静地感受着这份久违了的惬意。
“这个画面、这种感觉我在梦里梦见过无数回,我那时就想,只要能让我真的感受一回,就算奸夫淫妇?还是狗男女,或者说我现在是二n、小叁吧。”,许岚说完后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让我怎么回答?这几个词貌似哪个词都不太好听吧?”刘伟名郁闷地说道。
“开玩笑啦,只要能在你身边呆着,即使只是这样子依偎着,就算被天下所有人的口水给淹没我都无所谓。我只是,只是不想给你带来困扰和麻烦。这些年我一直都想你,很想很想,但是,我不敢去找你,因为,我知道,你有你的前程、家庭。我的出现对于你不会是好事。”许岚继续慢慢地说着,刘伟名还没来得回答许岚接着又说道:“刘伟名,对你我不知道是爱还是恨,我明知道我们两个没有结果,即使有也是一段孽缘,但是我就是没办法忘记你。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遇见你该多好?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找到一个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安安静静地结婚生子,我会很幸福,也不会是现在这个下场。但是,上天偏偏让我遇见你,你帮了我很多,同样,也毁了我一生。因为遇见了你,我就再也看不上任何别的男人。在娱乐圈这些年,青年才俊各种各样出色的年轻男人我遇见了很多很多,对我有意的也不少,但是,我却偏偏一个有好感的都没有,一看到他们,脑子里面就浮现你的样子。所以,我一直都单身。我的幸福全被你给毁了。我有时候也搞不懂我自己,明知道没有结果却偏偏一直在那渴望、等待着。明明一伸手就可以得到一份很完美的生活,却偏偏宁愿偷偷摸地与你躲在这里享受片刻的温柔。人啊,有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奇怪。”
刘伟名听许岚的话也听得呆住了,他知道许岚爱自己,这个很早之前就知道,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许岚对自己用情竟然到了这么深。刘伟名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搂着许岚腰的手又紧了紧,把许岚更加紧密地贴紧自己的身体。
“我原本的坚持和底线在你出现的一刹那被击的粉碎,你说让我跟着你走,我就真的从心底里想着要跟你走。而对于跟着你走之后的生活会是怎样我却想都没去想,只觉得,只要能呆在你身边,其余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你说,你见过这么傻的姑娘吗?”许岚再次说道。
刘伟名再次愣住了,还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许岚的话,只是温柔地再次把许岚给抱住,然后说道:“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
不过,刘伟名在说完之后后悔了,他其实心里清楚,自己根本无法给予许岚多少承诺,自己也根本不应该给予许岚承诺。但是,说出来的话也不可能有收回来的可能。对于许岚,这个一辈子都命运多桀而性格倔强的女人,刘伟名从心底里有着佩服和呵护的望。
“你不应该给我承诺的,你不给我承诺我就只会想着在你身边看着你就行了,你一旦给我承诺我就会当真,就会想要更多。人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和贪婪的。”许岚用右手紧紧环绕住刘伟名腰说道。
“我是认真的。”刘伟名幽幽地说道。
“别说了,以后也再对我承诺任何东西,我不想听。我们回去吧,你看你身上都凉了。”许岚听后一个劲地摇头,然后坐直了身子。
“有这么说话的吗?身上都凉了那是形容一个活人的吗?你这是诅咒我呢,丫头。”刘伟名非常不满意许岚的用词,不过还是牵着许岚的右手往回走,他确实有点冷了。
“你要真那个啥了,我一定会陪着你一起去的。倒时候化蝶双双飞,你说好不好?”许岚一脸笑容地说道。
“我觉得我们化不了碟,最多成为化石,这还得有无限大的人品。”刘伟名忍俊不禁地说道。
许岚气的在刘伟名肩膀上装模作样地咬了一口,然后说道:“你真人一点都不懂情趣。”
“我要是懂情趣就不会到现在才和你牵手了,化石多好啊,永垂不朽,还有考古价值,摆在展览馆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膜拜,这种感觉多好。哪像蝴蝶啊,万一别人在花上撒点农药我们就都拜拜了。”刘伟名继续说道。
“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耻?”许岚对于刘伟名这种破坏意境的做法非常不满。
“别叫我小名,这个小名三岁后就没人叫了,影响不好。”刘伟名很严肃地说着。
许岚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在刘伟名身上打了一拳,又骂道:“你就是个。”
“你怎么连我乳名也知道?你调查过我?”刘伟名再次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