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第74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岚听了刘伟名这么一说,掀开被子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扣子果真全部是开的 许岚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把衣服扣子给全部扣上。然后再检查了一遍,发现再没有任何破绽了才慢慢地移动身子下来。
刘伟名洗漱过后去了医院外面的小摊自己吃了份早餐然后给许岚带了份粥进来。进来后发现那个女护士正在与许岚聊天。女护士看到刘伟名进来那个眼神立即变的ai昧无比,看得刘伟名都不舒服。刘伟名心里暗道现在的小女孩怎么都这么八卦啊,我不就是在这里睡了,有必要乱猜关系吗?女护士看到刘伟名进来后嘻嘻地笑了几声便出去了。
“这小护士的眼神怎么怪怪的?长了钉眼了?”刘伟名一边给许岚扯着筷子一边说道。
“这还不是怪你,让你睡酒店去你不去,看到那张乱糟糟的还有你,别人怎么可能不乱想?”许岚说着刘伟名,其实心里非常的甜蜜,她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而且,被别人这么“误会。”她心里其实很受用。
“这也能联想的出来?她要是知道昨天晚上我是和你睡在一张的那还不得惊讶死?好了,别瞪我了,喝粥。”刘伟名开了句玩笑后把筷子递给许岚。
“你怎么不吃?”徐岚看着一份早餐问道。
“早吃过了,小姐。你吃你的吧。”刘伟名说着,然后开始抽着烟。没多久,刘伟名的手机便响了,是姚宏的,姚宏这是例行的汇报,其实没有太多重要的事情。刘伟名与姚宏说了十几分钟之后挂断电话,刚挂断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是纪委书记尤恒生打来的,简单地汇报了一下他们关于教育经费这个案子的进程,其实才几天,能有多大进展?但是尤恒生很清楚,及时向刘伟名汇报这是一种政治觉悟,是一种工作态度。刘伟名的手机就这么响着,电话接了一个小时左右才结束。这些知道刘伟名这个手机号码的都是几位常委,其余的人要找刘伟名就需要打到王婷婷那儿去了。
许岚看着刘伟名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接着,而且表情非常严重,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上位者所独有的威严,她突然一下觉得刘伟名很陌生,感觉昨天晚上紧紧抱着自己睡了一晚上的男人并不是面前这个男人一样。越是这样,许岚就越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再离开这个男人了,哪怕一秒都不行。
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看着许岚,笑着说道:“这些人啊,大事小事都喜欢汇报,一点小事也处理不了,很烦啊。”
“伟名,要不你先回去吧,你是一把手,没你在肯定不行的。我这边一个人没关系,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一切都非常的自如。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等我伤好了我就去找你。”许岚认真地说着,看到刘伟名接电话就知道,刘伟名是真的非常的忙。
刘伟名还没说话,就见到护士端着药瓶过来,然后又开始给许岚输液。护士刚走,病房的门再次打开,“小白脸。”笑着走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两个保镖。
“你们跟着进来干什么啊?出去,站在门口,盯紧了那些狗仔队,再看到他们就狠狠地修理一遍。”小白脸看到两个保镖也跟着进来便吼道,两个保镖估计也早就被吼习惯了,没有其它的表情,乖乖地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嗨,刘兄、许岚妹妹,你们好。”“小白脸。”这才转脸过来,看到刘伟名和许岚就笑嘻嘻地说着。
许岚自是一脸的厌恶,直接冷冷地说道:“你又过来干什么?我昨天就和你说清楚了。”
“许岚妹妹不要生气嘛,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找刘兄的。”“小白脸。”一点不生气,笑嘻嘻地说着。
“不要客气,叫我伟名就行了。坐吧,烟抽的来吗?”刘伟名笑着指着身旁的,然后抽出一根烟递给“小白脸。”
“小白脸。”还是一脸笑意地接过刘伟名的烟,然后啪地一下拿出zippo打火机先给刘伟名把烟给点燃,然后自己也把烟点上,一边抽着一边说道:“刘兄,我昨天回去问了一下家里的长辈,才发现,我们真的是一家人,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啊。我在这里想你道歉,假如昨天的态度傲慢了还请刘兄不要介意啊,另外,对于许岚小姐的事我也做的是过火了,我昨天晚上在家里自省了一晚上。”
许岚瞪大眼睛看着“小白脸。”,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小白脸。”的态度转变这么大?她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了。
“客气了,我昨天就说过,我们说不定是朋友呢。以前的事情我们就不说了,将来我们都是朋友,你说是不是?”刘伟名笑着说着,他只想把这个事情给摆平了,并没有打算与这个公子哥深交,而他明白,面前这个公子哥显然不是自己这么想的。
“对对对,刘兄说的很对啊,大家以后就都是朋友了。”“小白脸。”连忙点头,随后站起来对着许岚说道:“许岚,以前对你的一些做法我是真的感到很惭愧,在这里我向你道歉。主要是因为我那时并不知道你是刘兄的朋友,要是知道的话我当然不会对你用这些对付那些小明星的手段,你也知道,在娱乐圈不用点手段根本就赚不到钱的。嘿嘿,这几年耽误了许岚小姐许多青春和报酬,这是公司对你的一点补偿,虽然并不能完全弥补你的损失,但是,这也算是公司的诚意,还请许岚小姐接受。”“小白脸。”从兜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许岚。
许岚虽然不明白“小白脸。”为什么态度会转变的这么大,但是,她从心底里就厌恶着“小白脸。”,依旧冷眼望着“小白脸。”,根本就没打算伸手去借卡。
“许岚,接着吧。大家都是朋友,不接这卡就是不给面子了,接着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对对对,刘兄说的对。”“小白脸。”点头说道。
许岚犹豫地望了望刘伟名,看到刘伟名肯定的眼神之后才伸出手把卡接了过来,随意地放在柜子上面。
“对不起,我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刘伟名想叫“小白脸。”来着,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这是我的名片,刘兄,以后到了广北地界随时给做弟弟打电话,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说二话。”“小白脸。”立即从身上拿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着这张价值肯定不菲的名片笑了笑,然后收起来放进兜里,说道:“王总,今天还想请你帮个忙。”
“刘兄,怎么这么客气?您的事那就是我的事,做兄弟的别的不敢说,在广北这一块地方还很少有我摆不平的事情。你是政fu人员,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出面,这些事情你交给我,抱枕给您办的漂漂亮亮干干净净。”“小白脸。”立即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暗道这个小子绝对不是一个二世主,挺有能力的,就凭这见风使舵、审时度势以及拍马屁说话的本事,就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个人物了。
“王总客气了,其实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关于许岚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许岚最近心情不是很好,而且,也受了很大的打击。所以,她想从此退出演艺圈了,我个人也认为她并不适合再演艺圈发展。”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小白脸。”愣了愣,随即明白刘伟名的意思,马上说道:“刘兄,以前是我比较混蛋,不过,你们放心,从此以后有我罩着,许岚小姐的事业保证是蒸蒸日上,而且,也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伤害许岚小姐。”
“王总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当然知道王总的实力,只要有你帮忙,许岚如果继续在演艺圈发展前途肯定是光明的。许岚的意思是想退出演艺圈,她感觉很累,不想再在演艺圈打拼了。”刘伟名笑了笑说着。
“刘兄,许岚小姐这么好的条件,而且,名气已经这么大了,如果退出实在是太可惜,这不仅仅只是我们公司的损失,也是许岚小姐自己的损失啊。”“小白脸。”疑惑地说着。
“我今天就准备带她离开这里,然后去我那边养伤。”刘伟名说了句完全不搭界的话,但是“小白脸。”却一下子就听出了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小白脸。”,许岚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不想让她在演艺圈发展了。
“哦,那我明白了。其实当初与许岚小姐签订合同的时候我就用了违法手段的,说起来还很惭愧。所以,那份合同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我等下就会叫人把公司里的那份合同给拿来,当着许岚小姐的面给撕掉,从此以后许岚小姐就是自由身了。”“小白脸。”很明白地说着。
“那这样就真的谢谢王总了,这次我事情比较急,可能马上就要离开这儿回去,下次来到广北有机会一定与王总好好喝两杯。再次感谢你了,王总。”刘伟名站起来伸出去同小白脸握手着。这个握手的动作其实就是刘伟名在告诉对方,他该离开了。
也不能说刘伟名势利,事情一谈完就开始赶人,其实是刘伟名确实不想与对方有太多的联系,也不想让对方太靠近自己,这种什么都敢做而且又有手段城府的公子哥靠近了自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这一点刘伟名心里非常的清楚。
“一定一定。”“小白脸。”也并不是不懂事的人,听过刘伟名的话后说了两句便告辞离开,离开之前还反复地叮嘱许岚要注意调养身体,如果有重返演艺圈的想法随时找他。
“怎么回事?”“小白脸。”一走,许岚便立即转脸问着刘伟名。
“什么怎么回事?”刘伟名明知故问着。
“你还装,我问你,他为什么会转变这么快?竟然给我赔钱,还答应解除合约,你知道,他当初花了多少心思多少钱才逼着我签订了这份合同吗?怎么可能这么洒脱的就解除合约呢?”许岚非常疑惑地问着刘伟名。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是人家突然良心发现呢?人啊,其实转性都只是在一瞬间的,我想我昨天与他谈话还是起了作用了。我想我有普度众生的本领。”刘伟名打着哈哈说着。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认识的一位朋友与他家的长辈关系很不错,有一定的交情。我打了个电话给我那位朋友,让他出面找他长辈协调了一下而已。”
刘伟名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在许岚耳朵中却并不那么轻描淡写。“小白脸。”的家世在圈内是广为流传的,很多事实也证明“小白脸。”的家世非比寻常。而刘伟名的一个朋友轻轻松松就能让“小白脸。”今天这么低媚地跑过来道歉送钱,那么刘伟名的这位朋友身份肯定是更加的恐怖。想到这,许岚再次望了望刘伟名,然后说道:“伟名,我突然不想跟着你去白山的,你未来的前途肯定是非常宽广,我不想影响你。”
刘伟名愣了愣,暗道这个女孩子思维的跳跃性实在是太强了,仔细思索了一下才大概理清楚许岚的思路。笑着说道:“既然你都猜出来了我是朝中有人好做官,那么你就更加可以明白,没人可以整到我的,更何况是一些流言呢?别想那么多了,下午,下午我们就一起回岭南吧,等你这几瓶药水输完了我就去帮出院手续,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你家里有什么要带的吗?”
“除了几件衣服,没了。”许岚脑子一下还没转过弯来,随意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便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道:“马上给我订两张下午由广北到岭山的电子机票,身份证号码我等下会发给你,这次你私自订,不要去办公室那边操作了。另外,你想办法去白山市中心医院给我要一个好点的病房,以你的名义,不要对外公开。另外,机票订好了你通知司机到点在岭山机场等我就行了。对了,帮我找一处房子,要装修齐全的,离我现在住的地方不要太远,直接买下来。你先帮我谈好,到时候我直接去付钱就行了,房子的事最好在一周之门办成,如果你实在办不成再去找秘书长,就说是我的私事。”,刘伟名很威严地说了一大堆,便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