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第7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岚一直仔细地听着,暗道,男人就应该有权有势。 怪不的这么多傍款族、傍官族,许岚想,这些女人也不一定全是为了钱而去的,或许也是因为被这些有权有势的男人吸引住了也不一定,因为,许岚发现,有权有势的男人,身上确实就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好了,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刘伟名扬扬手说着。
“还是有权好,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对于别人来说焦头烂额的事情。你这是不是叫做特权主义?或者叫做官僚主义?”许岚笑着说道。
“你这就有点上纲上线了。其实不是这么理解的。作为领导,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了组织和国家,他们作为一个地区的掌控者,必须要把所有精力花在那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上,所以,政fu要保证他们的后勤工作,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加安心地工作、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加保证机制运转的高效。”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道。
“算了,别和我说这些东西,我完全听不懂、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我收下他的卡?我不愿意接受任何和他有关的东西。”许岚说到这又开始气呼呼的了。
“你为什么不收?做人要换种思维看待问题。他是与你有仇,既然与你有仇你就更应该拿这笔钱,因为,这是对你的一种补偿。当然,这些钱本来就属于你的。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他家里的势力很强大,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他给你钱你就收着,皆大欢喜,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以后你将开始新的生活。人生,多一个朋友永远比多一个敌人要强。”刘伟名突然有感而发。
许岚再三看了看刘伟名,然后拿起手中的卡反复看了看,随后说道:“我以为你没变,原来你真的变了很多。比起以前,你变的成熟很多了,也变的更加……官僚了。”
刘伟名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
“夸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么的完美。”许岚笑了笑后说道。随后又道:“不知道这张卡里多少钱,看能不能够我买起你所说的那栋房子。”
“你放心,你这张卡里面的钱起码可以买得起十栋我所说的那栋房子。即使买不起又怎么了?难道我还会让你睡地下通道不成?对了,白山市没有地下通道的。”刘伟名一拍脑袋说着。
“我不想用你的钱,这是我的底线,你知道的。我爱你,与金钱物质无关。虽然说,你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但是,物质上的东西是可以改变人的心境的,我不想这样,我只想,我爱你就是爱你,简简单单的爱你。”许岚坚持着。
刘伟名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才是许岚的性格啊。苦笑着说道:“那随你吧,反正你现在肯定是大款。说不定我还得你来支助我呢。”
没多久,刘伟名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王婷婷发来的飞机航班班次和起飞时间,刘伟名看了看时间,估算了一下,应该刚好差不多。
“伟名,要不你去帮我买副眼镜和一顶帽子吧?等下出去我怕被人给看出来,那样对你可就不好了。”许岚想起来一个问题说道。
刘伟名想了想,确实如此。便直接下了楼,打了个车去了百货商城,找到一家专卖店买了一副自认为还行的墨镜。在找帽子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女式的服装摆在那,想了想,许岚总不能穿着病服出来吧?于是直接对服务员说:“麻烦你帮我选一套女式的服装,从里到外的。”
服务员愣了愣,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客服,但是知道是为大客户便耐心地问道:“先生,请问这位女士大概多高?身材尺寸呢?对了,大概是哪个年龄段?”
刘伟名这就有点犯难了,他哪知道许岚的身材尺寸啊?刘伟名四处看了看,指着摆在中间的模特说道:“她的身材与这个模特基本一致,按照这个模特的标准来就行,另外,身高也差不多。对了,外加一顶帽子,太阳帽的那种,你看着搭配吧。至于年龄嘛……今年二十七岁。”
服务员看着刘伟名指着摆在中间的模特说着,疑惑再三地看了看刘伟名,那眼神就是在对刘伟名说:“吹牛吧你,你女朋友身材有这么好吗?”虽然心里非常鄙视刘伟名,不过,她还是坚持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认真细致地搭配着,然后抱起几大件衣服还有一顶帽子过来对刘伟名说道:“先生,您看这一套怎么样?”
“不用看了,帮我包起来,我相信你的眼光。多少钱?刷卡。”刘伟名看都不看一眼,很洒脱地说道。随后,直接刷卡提包走人。下楼便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医院,整个过程只花了四十分钟,刘伟名走进医院的楼一边自己佩服着自己的神速。
在住院部里,刘伟名直接办理了出院手续,虽然医生再三建议刘伟名让许岚继续接受治疗,不过刘伟名还是办了出院手续。
上楼,再次确定了一下没有狗仔队后,刘伟名才打开房门进来。进去时女护士正在帮着许岚拔针,看到刘伟名进来,女护士依旧是的笑容,然后收拾东西麻利地走了出去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提了这么多东西。”许岚看到刘伟名大包小包的,说道。
“时间不是太多了,我们还要出去吃饭再回你家拿东西,得赶紧了。出院手续我已经办了。都换上吧,抓紧时间。”刘伟名一边看着手表一边说道,然后直接把东西都都放在上。
许岚用右手一个袋子一个袋子打开看着,疑惑地问道:“你帮我买衣服干什么?我有衣服的,我来时的衣服护士都帮我收拾在这柜子里面。”
“那衣服洗了吗?你这种带着洁癖的女人能受得了吗?别说了,赶紧去换上。”刘伟名笑了笑催促着。其实他也像见证一下那个买东西的小姑娘眼光到底如何,怎么说这东西都是自己买的,而且价值也不菲。
“你给我买的?”许岚拿出一件衣服出来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是我给你买的难道还是我在街上捡的啊?”刘伟名被问的笑了出来。
“谢谢。”许岚突然说道,脸上全是甜蜜的笑容。
就在刘伟名再次郁闷的时候,许岚又一脸惋惜地说道:“不过,我现在肯定穿出来不好看,你看看我的手?”,许岚伸出自己打着石膏的手给刘伟名看着,然后道:“我还是穿我原来的衣服,这一套等我手好了再穿出来好不好?”
“我知道你的想法,等你石膏拆了我再给你买一套不就行了,没必要这么舍不得。去换吧,真的赶时间。”刘伟名明白了许岚的心里想法,笑了笑后说着。
许岚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一只手提着这几个袋子进了洗手间,刘伟名刚点起一根烟,许岚就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
“怎么了?”刘伟名看着还是穿着病服的许岚奇怪地问道。
许岚一下脸就红了,然后小声地说道:“我??一只手换不了衣服。”
刘伟名这才想起,一只手确实是换不了衣服。
“小生愿意为你效劳。”刘伟名突然就发出一阵坏笑向着许岚走了过去。
许岚被刘伟名笑的都是一阵害怕,她都开始有点后悔出来求刘伟名帮忙了。
因为已经堂而皇之的让刘伟名帮着换衣服了,许岚换衣服也就直接在病房里面换了。当然,是让刘伟名先反锁了门,然后还不放心地让刘伟名加了把椅子堵住门心里才稍微觉得安全点。
“姑娘,准备好了没有?小生可要来了哦。”刘伟名走向许岚身边贼兮兮地说道。
“我告诉你,你只能站我后面,不准乱动,我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不准有多余的动作,听见了没?”许岚脸蛋红的像苹果一样。
“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昨晚上我什么没看见过?”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你还说?再说我就不换了,我就穿这身衣服出去。”许岚瞪着刘伟名道。
“好好好,我不看不动行了吧?我的姑奶奶。赶紧的,不然真来不及了。”刘伟名只能举白旗投降。
许岚见到刘伟名答应了,才转过身,把背对着刘伟名,一边紧张地解着衣服扣子,一边还不时地提醒刘伟名不要偷看。也难怪她这样,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前,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来说,这要有多难为情、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刘伟名就站在许岚的身后,看着许岚一粒一粒地解开衣服扣子,脑海里想的却是许岚现在正面的风情,一想到这,便很不争气地又硬了。刘伟名只能叹息一声,这种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住的。
许岚解开全部衣服扣子后又不自然地做了一个用右手抱胸的动作,随后才伸了伸自己的右手,发现用一只手不方便把衣服脱下来,才对刘伟名发号施令道:“帮我把衣服脱下来。”
“得令。”刘伟名立即动手,当然,刘伟名绝对不会想要在这里与许岚发生点什么,而且,许岚身上还有伤。他最多只是想过过手瘾亦或是饱饱眼福罢了。刘伟名伸出手首先把衣袖从许岚的右手里扯出来,然后晃过背部,于是乎,刘伟名便看到许岚光洁如瑕的背部以及那苗条动人的身材。刘伟名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
“还在看。”许岚见刘伟名半天没反应便猜想了出来刘伟名在干什么,非常害羞地娇斥着。
“对不起对不起,主要是你太诱人了。”刘伟名认错态度很好,但是,由于许岚左手打着石膏,衣服在这里就遇到了阻碍了,要知道,病服本身就是扯起来的。
“对不起啊,姑娘,我必须的移动下位置才能把衣服给取出来,不然,我还真没办法。”刘伟名只能无奈地向许岚打着“申请。”
许岚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羞于开口,见到刘伟名这么说了,才嗯了,一声。随即才提醒道:“不准站的太靠前了。”
刘伟名笑了笑,直接走到许岚面前,直盯盯地望着许岚的正面“风景。”这一看就呆住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你个啊你。”许岚骂着,随后反倒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道:“你看吧,看吧,反正早晚都是你的。”
刘伟名嘿嘿地笑着,许岚这么一说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于是便认真地帮许岚换起衣服来了。当然,换了衣服便是裤子,从里到外都要换。这可苦了许岚了,本来就对于自己这样裸地站在刘伟名面前已经羞的不行了,加之刘伟名还在不停地占着便宜,这让许岚差点羞的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而最苦的是刘伟名,这么大一美女就这么裸地站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摆布,而自己偏偏只能沾下手足之欲,根本就不能有实际行动,这对于每个正常男人来说都是世界上最为严酷的折磨。当然,刘伟名的眼镜和手是快乐的,所以,最终总结起来,刘伟名是痛并快乐着的。
“你应该感到满足了,堂堂市委书记正厅级干部为你更衣侍寝,这是多大的享受啊?我跟你说,正部级干部都享受不到这待遇。”刘伟名帮许岚把最后一件衣服给穿好后笑着说着。
许岚的脸上还是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瞪了刘伟名一眼,然后再次骂道:“你是个什么市委书记,你就是一,s狼。”
“我的天啊,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我又怎么了?我正正经经地帮你穿衣服,老实本分,连眼睛都没有往不该看的地方多看一下。”刘伟名教师叫冤着。
“你的眼睛是没乱看,那你的手呢?你就是个s狼,彻头彻尾的s狼。”许岚想起刚刚被刘伟名给戏弄的就气不打一处来。 “反正是对自己家的媳妇儿。”刘伟名帮许岚把最后一粒扣子扣完后,恬不知耻地说着。
“谁是你媳妇啊?别在这乱说。”许岚被刘伟名说的再次脸红。
“昨晚谁跟我睡了谁就是我媳妇儿呗。”刘伟名笑着说着,然后退开一步,拍了拍自己的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上下左右看了看,然后不停地点头说道:“我媳妇这身材硬是要的啊,这就是活生生的衣服架子,这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虽然那只手的存在非常影响整体美观,不过,无伤大雅哈。看来我刘某人的眼光是越来越高了啊,今天值得为此浮一大白。”
“你这人是真的不要脸,有人这么夸自己的吗?”许岚再次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自己也低头看了看衣服,也说道:“不过,这衣服买的确实很合身,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你这不是废话?昨晚上熟悉了一晚上,难道我还掌握不了她的尺寸吗?”刘伟名伸出自己的双手若有所指地说着。
许岚立即想到了刘伟名昨晚上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又气又羞地打着刘伟名。
“好了好了,老夫老妻的,就不要打情骂俏了。其实我能够买的这么合适答案很简单,我对那服务员说,按照你们这模特的身材给我从里到外来一套。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媳妇就是天生的模特。店里的那些模特都是人工做出来的模型,那完全是按照黄金比例做出来的,而你这是天生的。人啊,不得不服人啊。好了,走吧。”刘伟名开了一番玩笑后,再次看了看手表后说道。
许岚被刘伟名夸的心里非常雀跃,点了点头,拉住刘伟名,赶紧把墨镜和帽子戴上,还把帽子压的很低,这样,基本上是没人可以看清她的脸了。
“我先看看情况。”刘伟名谨慎地打开门,发现走廊里有几个保安巡逻。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一天来在没有狗仔队来骚扰了,原来是保安特意关照这里,不定时地上来巡逻才有的这个结果。想到这刘伟名就与许岚光明正大地下楼去了。
“你说要是被狗仔队真的拍到了你和我这样怎么办?”许岚一边牵着刘伟名的手往下走,一边笑着问道。
“还能怎么样?哥们就火了呗?连娱乐报道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名字就是著名歌星、掌门人在医院与一陌生男人手牵手进出。然后内容就是,这一陌生男人在许岚的病房里面呆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与许岚一同出院离开,这一晚上,据说她们俩是睡在同一张上的,而,另外据有关方面证实,这位陌生男人就是岭南省白山市市委书记刘伟名,他是全国最为年轻的市委书记。”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用幽默的口吻说着。
“呸,你能不能不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挂在嘴边?”许岚再次说道。
刘伟名笑着对许岚说道:“别想那么多,人生哪有那么多的要是怎么办,有四个字是最能体现人生觉悟的,就是:活在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