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第7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带着许岚吃了饭,然后便打车去了许岚所住的家,这个房子是租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网 刘伟名在许岚的指挥下帮着许岚收拾了一个箱子的衣服,然后装了两个大包的东西便下楼打了车直接去了机场。许岚带着太阳帽和墨镜,而一身西装的刘伟名却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外加两个大包跟在后面,活生生的看着就是一个富家小姐的跟班。
时间刚刚来得及,取了登机牌刚好赶上飞机。
下了飞机,刘伟名便直接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把车开上来。因为刘伟名交代了王婷婷不必来,所以,他只能自己通知,要知道,机场到达口是不让停车停很久的。
出了机场的航站楼,许岚就不自觉地扯了扯衣服。岭南省处于西南山区,这里的温度比起处于亚热带沿海的广北来说普遍要低上好几度。而且,由于是山区,这里的风吹在身上是格外的冷。刘伟名看了看,再次把自己的外套脱掉不由分说地披在许岚身上说道:“到了岭南来了随时要注意保暖,特别是在早上和晚上,即使白天温度高晚上也是有点凉的,这个季节已经开始转凉了。”
“别,要是被你的熟人看到了怎么说的清楚啊?我不是很冷。”许岚挣扎着。
“车来了,你再闹被司机看到了就更加说不清楚了。”刘伟名笑着,然后便看到了那辆刘伟名专座奥迪来到了面前。司机听好车后立即下车转到刘伟名面前很尊敬地说道:“刘书记。”对于刘伟名身边的这一女人他只是很热情地点了点头笑了笑,并没有称呼,作为一位给领导开了很多年的司机他明白一个道理,对于领导身边出现的女人千万不要乱喊,因为,很容易出问题。
“把后备箱打开吧。”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司机非常明白地从刘伟名手里把行李箱还有包给提了过来,放进后备箱里面,然后恭敬地准备跑过去给刘伟名开门,不过刘伟名已经打开车门让许岚坐了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刘伟名看了看时间,然后对司机说道:“去市区吧,就去上次我们去吃的那家野味非常出名的饭店,我们吃了饭晚上在这里住明天早上再回白山。”
司机说了声好的就开动了汽车。
“我不饿,我们直接去白山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许岚当然明白刘伟名是考虑自己,便提醒道。
“你手上还有伤,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应该休息一下,不适合坐那么久的车,而且晚上开长途车也不安全,明天一早回去是一样的。”刘伟名笑着对身侧的许岚说道。
“我真的没事的,我是手受伤,又不是脑子受伤。”许岚一边取掉刘伟名披在身上的外套一边说道。
“给我点威信好不好?我好歹是个领导,现在还有司机在呢。”刘伟名附耳在许岚耳边小声说道。
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再看了看前座开车的司机便没有再说什么了,这说明她还是非常赞同刘伟名的话的。刘伟名笑了笑,这位老司机跟了自己也有这么久了,对于这位司机他还是非常满意的,因为,这个司机几乎不说话,也不乱看乱问,口非常紧,非常靠得住。网刘伟名基本上都是把他当做透明人,不会在他面前故意回避什么。
“想不到岭山的经济也这么繁荣,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夜幕已经快要降临了,车子进入了岭山市区。许岚看着窗外的高楼和灯火惊讶道。
“这里好歹也是个老城市了,而且,作为一个省会经济肯定不会太差到哪里去的。这十几年,国家对于像岭山这样的边远省会城市扶持力度很大,所以岭山的城市建设非常有成效。不过,你明天到了白山你就会傻眼了,那个地方估计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差。怎么形容呢,就相当于九十年代的林阳吧。”刘伟名摇开了一点窗户开始抽烟。
许岚看到刘伟名抽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喃喃地说道:“对于我来说,城市好坏没什么差别,我在乎的东西与这无关。”
司机很熟练地把车停在一家饭店前面,刘伟名在下车之前对司机说道:“你吃完饭之后就去找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开个房间。”
刘伟名下车之后便扶着许岚下车来。许岚刚下车不久,司机便开车离开了。
许岚惊讶地看着司机离开问道:“他不吃饭?”
“他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他自己会找地方解决的,这个不用我们担心。”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官僚主义越来越重了。咱们要吃饭为什么不让人家和我们一起吃呢?人家一个司机怎么了?和你一起吃饭就让你不舒服了?”许岚非常气愤地说着。
刘伟名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笑?我觉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许岚继续生气着。
“你教训的是,不可否认,现在很多的官员确实存在着这种高人一等的想法,我也承认,我有时候会自然而然地受环境影响也会有这种感觉。但是,我还真不是你说的那种让司机跟自己一起吃饭就觉得掉价的人。不让司机一起和我们吃饭是因为我知道司机是绝对不会与我们一起吃饭的,即使我硬是要求他与我们一起吃饭他也吃不饱而且会吃的很难受。很多官员都不喜欢司机与自己一起吃饭,所以,一般司机都不会去触碰领导的逆鳞,这算是一种暗中的规则了。我以前是叫过的,但是人家打死都不同意,后来我硬要求,结果,人家那一顿饭吃的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你说,我何必为难人家与自己一起吃饭呢?人家一个人在外面吃吃的多开心啊,一样能够报销。走吧,别在这愤世嫉俗了,这个世界上的规律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什么叫做规矩?就是大部分人都认同而且遵循的一种规则,你一个人的特立独行不仅改变不了任何东西还会成为大家眼中的怪咖,许多事情都得学会适应。”刘伟名一边走进饭店一边说道。
“真受不了你们这些当官的,感觉你们脑子里的封建残留思想比乡下的老百姓还严重,讲究人人平等都这么多年了,就你们脑子里面还残留着这种把人分为三六九等的思想。口号都是你们这些人天天在喊,我觉得啊,第一个要接受思想改造的也就是你们这些人。”许岚不满地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一点都不生气。第一是因为许岚说的虽然很过激,但是有些地方确实是实情。第二呢,是因为刘伟名清楚这就是许岚的性格,他所欣赏的也就是许岚的这种性格。
刘伟名也不客气,直接要了一个包间,两个吃包间有点奢侈,不过对于刘伟名来说却并不觉得。和许岚在包间里面坐定之后服务员递过菜单,刘伟名接过菜单很熟练地报了一连串的菜名,然后让服务员再上两瓶饮料就让服务员出去了。
“我的大领导,我们两个人吃饭你点这么多也太奢侈了吧?难道这也是可以报销的?”许岚等服务员走了之后问刘伟名。
“要报销的话倒是不是问题,不过我自己在外面吃饭都从来不去冲公家的帐的。你要知道,我其实很有钱的。”刘伟名开了句玩笑后又继续说道:“今天这顿饭是给你接风洗尘,欢迎你来到岭南。这些野味都是岭南的特色菜,在其它地方你是不可能吃到这么地道的野味。这些菜不是让你都吃完而是让你都尝一下,这是因为这是你来岭南的第一顿我才这么奢侈的,以后你是想都别想。出来吃饭就俩菜,凉拌黄瓜和手撕包菜。你还是好好享受这第一顿也是最后一顿美餐吧。”
“信你才怪了,不过真的有点奢侈了。”许岚还是摇头。
“咱啊就奢侈这一回,也享受享受这暴发户的感觉。”刘伟名笑着给许岚倒了一杯茶说着。
两人这饭慢慢地吃着,也慢慢地聊着。吃到两人都有点累了才离席。刘伟名结了账之后给司机打电话,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听到刘伟名的电话便立即把车开到了饭店门口。
“你打车回去睡觉吧,把车钥匙给我。明天早上七点到酒店外面等我。”刘伟名走过去对司机说道。
司机点点头,然后把酒店的房卡递给刘伟名,并说明行李已经拿进房间了,便离开了。
等司机走开了刘伟名便笑着对许岚说道:“美女,上车吧。我亲自给你当司机带你游览一下岭山的夜景。虽然比不了一线城市但是好歹你来了一趟岭山不能什么都没看是不是?”
前面已经被刘伟名打了预防针了,所以许岚对于司机的离开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还有点替司机感到不公平,但是还是上了副驾驶座。
刘伟名开着车带着许岚把岭山比较有名的地方都逛了一遍,当然,只是在车上看着,并没有下车。饶是如此,等到两人来到刘伟名让司机订的酒店时也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两人都乏了,刘伟名把车停进地下停车场,然后走进酒店把车钥匙放在前台对前台的美女说明天早上会有人来取,并告诉对方自己的房间号便带着许岚上楼了。
带着许岚走进房间时许岚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问刘伟名:“你怎么只开了一间房啊?”
“我为什么要开两间房啊?昨天晚上咱们睡都睡过了,为什么还要开两间房多此一举?你以为这里开一间房便宜啊?”刘伟名奇怪地问道,主要是在着许岚。
“你再说我跟你急了。”许岚对于刘伟名总是拿昨晚睡在一起的事说事就非常害羞。然后接着说道:“我是被别人看到了拍到了发到网上去了怎么办?到时候怎么说的清楚啊?”
刘伟名再次愣住,随后哈哈大笑道:“小姐,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哪那么多人跟在后面拍我的?要拍也是拍你啊,你是大明星,对于那些狗仔队来说有大价值,我对于他们有什么价值?再说了,你都把自己给遮的严严实实了,要不是我是看着你把衣服穿上去的,我都不会知道你是谁。别在那瞎担心了,官场虽然比较复杂但是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要是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那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该怎么生活啊?”
“当我没说,我在瞎操心。”许岚非常不满意刘伟名的说辞,转脸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走到拉开窗帘的许岚身后轻轻地尽量不碰到许岚左手地从身后抱住许岚的腰,然后一边住许岚的耳垂一边说道:“好啦,对不起,是我不对。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
刘伟名嘴里说着,但是手上却并没有闲着。
许岚真有点不适应,特别是就站在窗外面,挣扎了两下后说道:“别,别人会看到。”
“大姐,这里是十八楼,谁会这么无聊地拿着望远镜守着等着我们啊。”刘伟名一边说着,手上却更来劲了,直接把手伸进了里面。
“别别别,我把窗帘拉上吧。我这些年都被狗仔队给训练出神经质来了,拉开窗帘我真的害怕。”许岚小声地请求着刘伟名。
“行,那我们就直接上咯。”刘伟名笑着,一把抱起许岚然后就往c上而去。
“你干什么啊你?”许岚被刘伟名抱在怀中急忙问道。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你能干什么?难道是睡觉吗?你昨天晚上可是折磨了我一晚上了,难道今天不应该补偿补偿我吗?”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呵呵地说着。然后把许岚轻轻地放在上面,要是平时他可就直接把许岚给丢在上面,然后自己就压上去了,可是许岚手上是有伤的,这一点他时刻都注意着,所以,粗暴的动作就改为温柔了。
“谁折磨你了?那是你自己思想不纯洁的问题,是你自己在折磨你自己。”许岚脸蛋红红地,还在坚持不服输地说着。
刘伟名慢慢地压在了许岚的身上,还是控制着自己的身子不触碰到许岚打着石膏的左手,然后就把嘴唇贴在离许岚嘴唇只有一点点距离地地方带着you惑地说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