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3.第7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谢谢你了,映雪,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一个最完美的结果。 百分之五十的经费,这放在其它地方根本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我这个费了大力气了。真的谢谢。”刘伟名感概道。
“我走的是正常程序,是通过上级领导和部门研究决定的,与我没有太多的关系,我所发挥的作用只是阐述了我个人的意见罢了。对了,另外关于你们铁路线和交通线的划分虽然暂时还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不过我想,肯定会从你们白山过的。答案你应该明白的。”江映雪买了个关子。
刘伟名愣了愣,仔细想着江映雪的话,最后才明悟。国家既然原因花那么多钱投资到这个工业园区来,就说明是准备把白山当做这个区域经济发展的中心了。其实仔细想想,白山也是有着这个地理条件的,处在大山中心处,四周基本上都是山区,也都是贫困地区,如果把白山的经济发展上去,无疑,是能够带动周边的经济发展的。整个大西南其实可以分为两个区域,一半是平原地带,这个平原刚好从岭山边上而过,位于大西南的东边,占了整个大西南的四分之一的地方。这一片地区的经济虽然说不上很强,但是,比起另外西边的四分之三的山区来说却是要好很多了。岭山处在平原边界处,也跟着得到了很大的利润。而白山其实就是出于这整个四分之三的山区的中心位置。国家这个发展方案却是非常的正确。想到这,刘伟名就开始兴奋了。他知道,白山虽然出于中心地带,但是,出于中心地带的不仅仅只有白山,如果按照这个大区域来看的话,白山周围的几个市都也在中心地带,而且,白山比起周围几个市并没有很特别的突出点。刘伟名只能这么以为,白山最后能够脱颖而出与江映雪不无关系。
“我明白,还是要谢谢你。你把我们白山推到这样的高度,白山的经济不愁发展不起来,不管是为了白山的老百姓还是为了我个人,我都要感谢你。”刘伟名真诚地说道。
“主要是你们的思想很超前,很多设想比起其余的几个市都要新颖,也更有操作性。所以,我们在决定时才更加的倾向于你们白山。这些还是内部消息,你提前知道了能够更加掌握主动性,为了将来的发展做准备。”江映雪又说了几句,然后显然是有人来找了,才与刘伟名说了句有事,就先挂了电话。
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思绪连篇,从江映雪的电话里面刘伟名已经明确地得出一个消息,那就是国家要发展大西南,采用的还是那个投资最少效果也很明显的由点带面的发展发式。而这个大西南的发展中心点就选择在了白山。由此可以预见一些事情,那就是国家的投资肯定不会少,最起码的,国家对于白山的交通投资力度已经会很大的。这对于白山以及刘伟名个人来说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而在这个机遇来临之前,刘伟名知道,他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m主席有句话叫做打扫干净了屋子才能迎客,而这句话用在如今的白山同样适合。白山的治安虽然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依旧算不上很好、白山的煤矿对于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屏障,另外,白山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这些都是要在迎接这个机遇之前必选解决掉的事情。刘伟名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事情需要一件件做,而且,这些事情对于白山来说也都是一些要消灭一些利益团体的大事,一个不好就会影响全局。就拿煤矿来说,虽然张炳德下台了,但是煤矿主的这个利益团体就土崩瓦解了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张炳德倒了,最多只能说明是他们的一个代言人倒了,他们依旧还是一个很大的利益团体,而且是一个紧紧抱成团的利益团体。如果操之过急没有一个好的机遇和时机就出手,最后结果肯定是让白山好不容易恢复的这么一段平静毁于一旦,而这个结果绝对不是刘伟名能够承担的起的。张炳德好对付,难对付的是张炳德背后这一大颗煤矿主利益大树啊。
刘伟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要做的事情还太多,而且,也只能是从长计议慢慢来啊。”
快下班的时候,刘伟名直接打电话给了司机,让司机去机关食堂里面说一下,让食堂里面熬一份汤,要营养的,打包。王婷婷不在,刘伟名只能吩咐司机去干这个事情。刘伟名的司机在整个市委机关里面面子还是很大的,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就更别说食堂这些眼尖的家伙了。
中午下班之后,刘伟名在食堂依旧是老规矩吃了顿饭后便让司机开车自己拿着食堂打包在那的汤往医院而去。走进那个所谓的特护病房里面,只见王婷婷和许岚正在那吃饭,而许岚手上也正在打着点滴。
“刘书记。”王婷婷看到刘伟名过来连忙起身喊道。
“婷婷,谢谢你了。我都还没来得急问你你孩子好些了吗?”刘伟名看到王婷婷便问道。
“基本上好了,谢谢刘书记的关心。”王婷婷是见到有许岚在所以对刘伟名就表现的格外尊敬。本来她还不知道这个刘伟名带回来的戴着墨镜帽子的女人是谁。不过,等到刘伟名走了她开始照顾许岚时,聊着聊着,然后许岚摘下墨镜和帽子之后她才认出来这个就是大明星许岚。也想到了刘伟名让自己在往上搜索的事。她从脑海里立马就觉得刘伟名与许岚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很显然就是存在着男女关系。想到这里,她突然从心里涌出一股酸意。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觉得自己以前与刘伟名的那种相处态度应该改变,自己不能再对刘伟名那么随便了,而应该保持一个下级对上级应该有的尊敬。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存在于王婷婷的脑海里面,刘伟名是不可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的这个秘书对自己的感觉突然之间发生了何种改变,而且,即使感受到了,他也不可能想到王婷婷这个女人脑海中复杂而又怪异的想法。
“那就好。”刘伟名对王婷婷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许岚身边问道:“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你问的有点没头没脑,不过,我哪方面感觉都挺好的。”许岚笑了笑说道。
“那就好。”刘伟名再次说了句那就好,然后把汤放在旁边说道:“我给你带了点汤,是让我们市委机关食堂的师傅做的,你多喝点,对你身体恢复有好处。”,刘伟名说着就开始摆弄这个打包的汤,不过,一旁的王婷婷立即过来接过刘伟名的活。她其实看到刘伟名对王婷婷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却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不是滋味。
刘伟名对王婷婷笑了笑,然后继续对许岚说道:“我最近工作比较忙,可能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陪你。等到过段时间可能就好些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你陪什么?再说了,我和婷婷小姐相处的很愉快。”许岚指着王婷婷说道。
刘伟名再次望向王婷婷说道:“婷婷,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我在白山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她就更加没有了,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要不是有你帮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书记你太客气了,我是你的秘书,为你分忧那是分内的事情。再说了,许岚小姐可是大明星,能和大明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这可是我的荣幸。”王婷婷笑着说着。
“我都和你说了,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什么大明星的事情。我其实就是一普通人,而且,我也已经离开娱乐圈了。来到白山也就是想找个没有那么多人认识我的地方,这样就可以安安心心、平平静静地生活了。”许岚摇头对王婷婷说着。
许岚虽然没有说出来白山的最主要原因,不过,这说的也确实是她答应来白山的原因之一。白山经济不太发达,经济不发达这传媒的影响力也就有限的多。所以,在白山认识她许岚的人的肯定没有那些大城市的人多。另外,在白山,即使有人认识许岚,在街上碰到许岚也绝对不会把这个许岚当做那个许岚,最多只会认为是长的比较像的而已,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大明星回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城市生活不是?
王婷婷笑了笑,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刘书记,你与许小姐聊吧,我先出去一下。”随后又对许岚点了点头便走出了病房。
“你工作这么忙没必要大中午的还跑过来,你都给我开了特护病房了还怕没人照顾我吗?”许岚看着刘伟名笑着道。
“我中午本身就是休息,也没什么事。这边的医生是怎么说的?”刘伟名就坐在上问道。
“再在医院休养几天就可以拆石膏了,然后出院,自己在家里调养就行了。”许岚一边喝着汤一边问道。
“那最好了,我这几天让他们加紧帮你把房子的事情给解决了。等出院就给你搬新家。”刘伟名点了点头后说着。
“什么新家不新家的,对于我来说无所谓,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许岚随意说道,然后看着刘伟名接着说:“没想到你竟然有个女秘书,还这么年轻漂亮。”许岚说完之后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伟名笑着。
刘伟名苦笑着,然后又用很坚定地语气问着许岚:“你想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我就是说你有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嘛。怎么啊?你心虚了?”许岚再次狡黠地望着刘伟名笑着。
“我心虚什么啊?对于秘书人选的定夺,那是要走组织程序的,也就是说不是我刘伟名说了算的,是要经过组织上物色选拔的。所以,秘书人选与我个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是一位受党培育多年的老党员老干部了,我的党性原则不容置疑。”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到底要说什么?”许岚呵呵地望着刘伟名用刘伟名前面的话来回敬刘伟名。
“我要说的就是我与王婷婷同志是纯粹的同事关系、战友关系。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没有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刘伟名继续用很高昂的声音说着。
“哦,我本来也没说你和她有关系啊?我只是说她很年轻很漂亮啊,你急什么嘛。一看就知道是做贼心虚,怎么样?你这叫做欲盖弥彰吧。”许岚哈哈大笑道。
“这你还真是冤枉我了,我刘伟名是什么人?那是光明正大的男人,与谁有关系与谁没关系我从来都不会隐瞒的。与王婷婷我是真没关系,也没想法。你说我这边守着你这么娇滴滴的美娇娘,哪还有心思和精力去看其它的野菜啊,你说是不是?”刘伟名一边点着烟一边不要脸地说着。
“恶心死了,说的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许岚做出一副颤抖的模样。然后说道:“我相信你暂时对她没什么想法,不过,我感觉她对你挺有兴趣的。”
刘伟名抽着烟,被许岚这么一说,差点没给呛住。随即瞪着眼睛望着许岚道:“你用的是什么感觉?第六感吗?别扯淡了,你们女人就是爱瞎想。我们是纯洁的革命战友关系,作为一个纯洁的党员我们在工作当中时不会掺杂任何私人感情的。所以,收起你那无端的揣测吧。王婷婷是个不错的女人,当然,这个不错仅仅只是指工作当中。她挺适合秘书这个职位的,虽然政治明锐性还差一点,不过,这个可以经过时间慢慢地培育。”
“别和我说你工作当中的事,我对于那完全是个局外人,你说了我也听不懂。不过,我作为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深爱着一个男人的女人,对于可能存在威胁的另外女人有着敏感的预知能力,也叫做第六感。我说的是真的,她对你确实是挺感兴趣的。”许岚再次笑着说道。
“你啊,可以是摆摊算命了,神叨叨的。我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所以,你和我说这些东西都没用。”刘伟名也笑着说着,随后问许岚:“你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你想干什么我好替你安排。”
“不知道,暂时也不想去想。等身体好了再说吧,我反正有钱,一会半会的估计也饿不死,你说是不是?”许岚眼神有点暗淡地说着。其实刘伟名知道,许岚是喜欢唱歌的,只不过,她只是想做一个纯粹的歌者,而现实当中,要做一个纯粹的歌者非常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