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第7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我们的教育资源得到了最有效的利用了吗?”刘伟名不给两人思考的机会又说出了第二个问题,然后抽了口烟接着说道:“第三个问题,你们觉得你们教育系统内有多少人是真心在关心教育?又有多少人只是在每天混时间混工资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作为主管教育的领导,你们俩心里有没有一份关于白山教育今后几年的发展规划和蓝图呢?有没有针对白山目前的教育情况做出一些有效的改进措施呢?又有没有认识到教育本身已经延伸开来存在的影响呢?”刘伟名说到最后一点时,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用手关节敲着桌面对两人说道
两人听到听到刘伟名这凛冽的语气,心里一下子就冷了,有点恐惧。
“这四个问题,如果你们一个都回答不出来,那么你们自己觉得你们现如今坐的这个位置适合吗?称职吗?你们心里觉得安心吗?你们两个谁先说?”刘伟名淡淡地看着两人问道。
两人心里都非常紧张,也都清楚,今天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估计自己的位置会立马就被换掉。于是两人都开始在心底不停地打着腹稿。
“刘书记,我先来说说我个人对您提出的几个问题的一些看法吧。我虽然才接手教卫这方面的工作没多长时间,但是,对于白山教育存在的问题我也了解一些。针对你说的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答案肯定是否定的,这是一个体制问题,同时,也是作为领导的不负责任造成的一种结果。我作为主管教卫工作的副市长,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在这里向刘书记您表个态,以后对于教育支出的财政资金我会亲自监督,确保每一笔钱都用到该用的地方去。我们白山本身经济实力就有限,对于教育的财政支出就更加的有限了,如果,这有限的财政支出还被一些牛鬼蛇神非法占有了,这对于我们白山教育事业的发展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还是刘书记高瞻远瞩,作为一个副市长,我想的没有这么长远,这是我的失职。第二和第三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其实有一些看法,我也亲自下去实地调查过,我们白山的教育机构里面存在着人浮于事的现象,很多教师、职工根本就是滥竽充数、本身的文化修养就不高,而且还存在着不负责任的思想态度,这对于孩子们的成长以及教育事业的发展是一个非常大的弊端,我一直想在教育口方面推行竞争上岗、择优评选、待遇分层的政策,这样能够激励教职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也能淘汰掉一大部分没能力没有上进心的人,另外还能让教职员工们时刻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和补充。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还没有与相关的专家讨论,请刘书记批评指正。”胡雪梅很认真严肃地说着,她说到第三个就很巧妙地以这种“请刘书记批评指正。”的方式绕开了那个最难回答的第四个问题,这让刘伟名都不得不佩服她脑瓜子的灵敏,而且,胡雪梅这显然是临时想出来的一个“想法。”竟然还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还非常的有可行性,这让刘伟名大感意外。网
“你的这个想法很不错,你亲自下到基层去调研然后找相关专家进行讨论然后写出一份报告递到市委来。不过,犹豫你刚接触教卫工作不久,有许多方面认识不足也不怪你,但是,以后一定要牢牢地把教育这一块盯紧了管好了。”刘伟名严肃地说着,说完后又望向一旁的教育局局长,淡淡地说道:“谭局长,你是一位老资格的教育局长了,是从下层一步步爬上来的教育工作者,我相信你对于白山教育存在的各种问题应该比我们都更加的清楚,在这方面你肯定是专家。不过,你当了这么多年的教育局长,白山的教育没有得到丝毫的提高,而且早段时间还出现了教师来市政fu静坐的事情,这让我很想不明白。”
刘伟名说到这瞪了谭万里一眼,然后把手中燃尽的烟头给掐灭,放进烟灰缸里,又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在刘伟名做了这么一整套动作的时候谭万里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做出一副很虔诚的样子望着刘伟名。因为,他知道官场里面的规矩。刘伟名没有提问问他就说明刘伟名没想让他说话,或者说没刘伟名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虽然有着一肚子的话,急于在刘伟名面前表现自己并非一无是处,不过,刘伟名不问他肯定是不能说的,起码,在这个段是不能说的。
“我也不要你现在跟我说什么,你回去给我写个汇报材料,详细阐述一下你对于我刚刚问的这个四个问题的看法。务必真实,不要弄些什么锦绣文章给我。”刘伟名突然对谭万里笑了笑说着。只是这笑容在谭万里看来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插在他的身上。
“是的,刘书记,我回去马上就写。”谭万里恭敬地说道。
“两位同志,你们要时刻记住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这句话啊。”刘伟名最后感叹着,然后又道:“市委市政fu对于教育工作非常看重,以后,也要把教育工作渐渐地摆在前面来,你们两个要做好承受更大责任的准备。好了,你们都回去好好想想我今天说的这些事情吧,。”刘伟名说完之后又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胡雪梅与谭万里也非常的知趣,两人对刘伟名恭敬地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两人离开刘伟名的房间之后,刘伟名长长地叹了口气,在纸上面写了几对汉字。“经济、教育。”、“短期、长期。”、“政绩、公德良心。”写完这几组字之后,刘伟名在一个个上面都画了个圈,然后狠狠地打了把叉,然后撕掉纸直接塞进了一旁的碎纸机里面。
刘伟名并没有将自己在省w书记韩大成面前提的那个计划告诉两人,也更加没有将韩大成答应给白山的这个所谓的教育试点工作给予一笔拨款的事情告诉两人。因为,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在纪委那边一切都查清之前,刘伟名的想法是要先敲打敲打这两位教育系统的主要领导,这个很重要。在其它西方国家往往都是事决定人,而在我国,则更多是人决定事,要办成一件事,必须先要把人给“办。”好。这也是刘伟名这么多年来在体制内磨练得出的一个心得。
刘伟名把手头上的几个文件审批完了之后,又嗯了桌上的电话对王婷婷说道:“你通知一下殷副市长,让他半个小时后在市委门口等我。”
“好的,要不要告知殷副市长具体事项?”王婷婷问了问后道。
“你就告诉他我要去我们选定的工业园区的地址去实地看一看,让他带上相关的人把当初的设计草图带上。”刘伟名补了一句才挂断电话。
今天,江映雪的一个电话确实让刘伟名兴奋了很久,同时,也让刘伟名感觉到了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如果干好了,自己可能就是说的功德无量了,干不好,自己只能灰头土脸地下台。他现在也终于知道了主席当初指定把自己调到这个穷乡僻壤来的深意了,或许,选定白山这块地方作为西南区域的经济中心,早就已经在主席的脑海里面形成构想了。想到这,刘伟名不得不佩服主席他老人家的深谋远虑了,走一步要提前想很多步,并且做好很多步的准备工作。这份能力,刘伟名自觉自己是远远不如的。
半个小时后,刘伟名下了楼,当然,王婷婷是跟上的。下楼后,车已经在院子里的楼梯口边停着了,刘伟名还是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到了市委门口,果然见到有一辆车停在门口,刘伟名有印象,这就是殷华的坐骑。
“打双闪提醒一下,让殷副市长跟上。”王婷婷见到车之后便对司机说道。
司机点了点头便一边开着一边打着双闪,等到后面那辆车跟上之后才关掉。
整个下午,刘伟名就与殷华还有几个相关的专业人员在那片荒芜的地方上转着。殷华对于刘伟名来这个草案中预设的工业园区地址实地察看的举动很不理解,要知道,先不说到时候选不选这块地,现在就连这个工业园区上面批不批都还不知道呢。殷华不清楚,可是刘伟名心里却是清楚的很,只不过,这件事情现在还在保密阶段,自己是万万不能说的。
天快黑了刘伟名才提出回去,坐上车刘伟名便对司机说去医院,到了医院后刘伟名让王婷婷先回家。王婷婷知道刘伟名是去陪许岚了,便也没再坚持什么,点了点头便又坐进了车里。刘伟名直接让司机开车送王婷婷回家去了。
当刘伟名走进病房的时候,许岚正在看着电视,刘伟名看了看电视屏幕,原来是个本地的音乐点歌台,里面放的正是她的一首歌。刘伟名看到这也坐在特护病房的沙发上面点了根烟看着电视屏幕。电视里许岚在mv里确实是非常漂亮,本人就已经是非常漂亮,再加上化妆、拍摄技巧以及特效,真的是可以惊为天人。等到放完了,刘伟名才转过脸看着有点落寞神情的许岚道:“怎么了?怀念?”
“怀念是肯定的,每个人多少都有点虚荣心的。但是,我却不后悔,相反,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平静、安宁,这让我觉得幸福。”许岚悠悠地说道。
“幸福就好,等到那一天你过腻了现在的生活可以随时再换。人生其实说白了也就那么回事,快乐是最重要的。”刘伟名笑了笑说道,然后道:“吃了晚饭没有?”
“吃了,你呢?”许岚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撑着自己坐起来说道。
“没呢,我这不是准备带你出去共进晚餐嘛,谁知道你先吃了。看来这个计划泡汤了。”刘伟名做出一副惋惜的模样。
“医院是肯定不会答应让你带我出医院的。”许岚也笑了笑说着。
“那可管不了他那么多了,你受伤的是手又不是脚?从广北都飞到白山来了也没见出问题。医院啊,就是怕负责任。”刘伟名摇了摇头后说道。
“也别这么说,所有医院都一个样。走吧,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带伤去陪你吃顿饭,你还不对我感激涕零?”许岚一下子从上下来对刘伟名开着玩笑。
“要不要我三拜九叩啊?”刘伟名也笑着说。
“三拜九叩就算了,我受不起。在上都躺了一天了,确实是想出去走走了。伟名子,去,把门关上,回来给本宫更衣。”许岚伸出没受伤那只手伸了个懒腰,然后指着门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笑着说了声:“遵命。”,便乖乖地跑去关门去了。这要是被认识刘伟名这位市委书记的人知道了,估计连眼珠子都瞪出来,这还是那位坐在主席台上威严无比的市委书记吗?
刘伟名关了门之后,笑呵呵地跑到许岚身边。许岚虽然已经于刘伟名“坦诚。”相拥了两个晚上了,但是,再次让刘伟名给自己换衣服还是有点害羞,脸蛋红红地。看到刘伟名过来了立即转过身,对刘伟名说道:“老规矩,站在后面,不要乱动,更不能乱看乱摸。”
“那不行,那我就不帮这个忙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上次换衣服你又不是没见到,我不动是不可能给你把衣服给换上的。”刘伟名一听许岚这话,就立马甩手不干了。
“那你可以动,但是,不乱看乱m。要是再像上次那样动手动脚的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许岚突然像个小女孩子一样说着。
“又不是没看过没m过,更深层次的接触都有过了。”刘伟名愤愤不平地说着。
“这是两回事,这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人品。”许岚一边背对着刘伟名让刘伟名给自己换衣服,一边说道。
刘伟名轻轻地移动身子来到许岚身前帮着许岚把衣服给脱掉,一边说道:“这与人品有什么关系啊?再好的人品碰到像现在这种情况该看的还是要看,该干嘛就干嘛啊。”刘伟名一说完,一只手便袭向了许岚已经被刘伟名剥光了。随即,响起了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