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第7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病房里面打闹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才把衣服穿好,当然,这种打闹与小孩子之间的打闹是完全不一样的,这种打闹可是少儿不宜的。网 。 最后,刘伟名带着许岚出门的时候许岚的脸都还是红彤彤的。
刘伟名带着许岚下楼来之后便看到自己的那辆“座驾。”竟然还老老实实地停在门口。
看到刘伟名下来,司机赶紧下车,跑到另外一边给刘伟名开门。
“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刘伟名奇怪地问司机。
“我怕您等下还要回去。”司机很老实地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才意识到是自己前面没有把话说清楚,自己只说了让他送王婷婷回去,可没有直接说让司机回去。便笑着对司机说道:“算了,你回去吧,我逛一逛,吃了饭走回去就行了。”
司机看了看刘伟名又看了看许岚,便说道:“要不我把钥匙给您?带伤走太多路不好,而且,晚上走路也不是很安全。”
刘伟名愣了愣,也觉得司机说的对,便接过钥匙,对司机道:“那你就打车回去吧,明天早上你通知王秘书不要来接我了,你自己打车去市委,把打车的票开会去报销。”
司机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先走了,就走出了医院。
“走吧,上车吧。”刘伟名转过脸对许岚说道。
“又一次体现了你的官僚主义。”许岚再次对刘伟名不满,然后坐上了副驾驶座。
“不是我官僚主义,而是司机说的很多。白山晚上确实不怎么安全。虽然我来了之后大力整顿了一次,现在治安好多了,不过,还是以防万一的好。带你吃饭去,有一家当地人开的土菜馆味道很不错。”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把车开出了医院。
虽然,许岚认为在白山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出她,而且又是在晚上,但是,许岚还是把帽子压的低低的。她自己本身倒是不怕什么,怕的是怕自己的身份一曝光会给刘伟名带来很大的麻烦。其实,这叫做做贼心虚。要是她自己心里觉得与刘伟名没什么,只是普通朋友,绝对不会有这么重的心理负担。可现在,她从心底自己就认为自己与刘伟名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于是乎,潜意识里就认为一旦曝光,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与刘伟名是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反观刘伟名则坦然地多,在这种小店子里吃饭很顺便也很放松。点了几个白山本地的特色土菜,两人吃的很开心。吃着吃着,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看了看号码,是金倩打来的,刘伟名下意识地看了眼许岚,然后接过电话:“喂,倩儿。”
“能告诉我你家里发生什么事情吗?”许岚惊讶地问着,随后又说道:“对不起,我只是关心。不方便说的话没关系的。”
刘伟名勉强笑了笑后说道:“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刘伟名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我父亲早段时间去世了,得病,治不好。”
许岚眼睛瞪的大大的,随后才非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伟名,我真不知道是这样的事情。”
“没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本身就是事实。因为我爸的去世,所以我妈受到的打击非常大,也因此身体一直也就不怎么好。我坚持让她搬到林阳去住也就是不想让她呆在老家,天天睹物思人。另外,她一个人在老家也没有人照顾,这是肯定不行的。”刘伟名笑了笑后说着。
许岚点点头,他看出刘伟名对于这件事情继续说下去的y望不大,便也就没有继续往下问。
“现在倩儿带着孩子与我妈住在一起,我妈天天看着孩子心情也好了很多。而且,倩儿在下班之后也经常带着我妈去外面逛逛街,还安排我妈去了一个老年广场舞的团里去跳舞。你不知道,我妈刚开始是打死不去,你说一个农村老太太,你让她每天去广场上当着那么多人在那扭啊扭的,她哪肯啊。后来挨不过倩儿的坚持,又有那么多老年人每天都来做工作,于是,她也就勉强去了。谁知道,去了几次之后,她现在是每天早上、晚上都准时去,比谁积极性都高。见到她现在的这个状态,我心里放心多了。”刘伟名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笑容说着,这次笑的很真,不像前面那么勉强。
许岚听到这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这些都是倩儿姐刚刚跟你说的吧?难怪你听得这么入迷。”
“对,倩儿每隔几天都会打电话来给我说说我妈还有孩子的情况,她知道,我在这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妈还有几个孩子了。”刘伟名点头说道。
许岚再次点点头,然后说道:“倩儿姐还真好,看你们现在这样我都怀疑你们俩是不是离了婚了。我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与倩儿姐离婚。你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啊。”
刘伟名愣了愣,许岚这句话触动了他心里最痛的地方了。与金倩的离婚是刘伟名这辈子最为后悔的几件事,当然,这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说他就一点都不在乎张云佳,这是两回事。
“并不是我与倩儿离婚,我是被离婚的。”刘伟名带着苦涩说道。
“啊?”许岚听到这个非常的惊讶,随后说道:“在我的印象里,倩儿姐是非常爱你的。”
“这与爱不爱没有关系,是我的错。或许,也就是因为她太爱我了,所以,我给她带来的伤害也就越大吧。倩儿与我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很多电视剧里面都有,那就是,我有外y。被她发现了。”刘伟名一点都不知羞地说着,说的很坦然。
许岚喝着汤差点喷了出来,随后仔细地看了看刘伟名。
“这么看着我干嘛?很鄙视我?”刘伟名笑着说道。
“没有,要是说别人我还不一定信,但是说你刘伟名我完全相信,你刘伟名会干出这种事情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许岚哈哈大笑道。
“这点我承认。”刘伟名再次非常坦荡地说道。“男人啊,就是有着这种劣根性,根本就抵御不住。”
“你就得了吧你,明明是自己的错还把责任推到整个男同胞的身上。放着倩儿姐那么好的老婆不珍惜,还要跑出去寻花问柳,你啊,这是你应有的下场。”许岚忍不住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着。说完之后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这话,起码,她许岚是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因为,她才意识到,她与刘伟名现在这种关系就是一种“寻花问柳”的关系,而她就是那主动扑进刘伟名怀里的“花柳”
“我们只是朋友啊,做个朋友,互相关心,这样不是很好吗?”刘伟名半响后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许岚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相信你能做到吗?我觉得我做不到。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块磁铁,就是放在我面前黑暗里唯一的那一盏火,而我就是那一直飞蛾,我感觉我实在是无法控制我自己不朝你飞过去,即使结局再为悲惨。”
刘伟名听过后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着烟,不停地抽着,随后笑着说道:“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我们都尽量,实在不行到实在不行的时候再说。反正我不会看着你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离开我的视线的,那样我会非常的不放心。”,随后刘伟名把烟扔掉,对许岚说道:“姑娘,你注定是逃不掉我的魔掌的,你啊,就放弃抵抗吧。”
许岚知道刘伟名是在开玩笑,她可以感受的出来,刘伟名此刻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沉重,她甚至能够猜出刘伟名心里在想什么。于是笑着回应道:“我好想从来也没有抵抗过什么吧?”
“恩,识时务是一种很好的品质,知道反抗不了就学会享受这个哲理,不错,很有前途。走吧,小niu,给大爷伺寝去吧。”刘伟名笑着站起来,一边拿出钱包准备去结账一边对许岚说道。
“注意点,你可是政fu官员,被人听到了怎么办?”许岚紧张地看了看外面的走廊随后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放心吧你,我来白山后基本上就没上过电视台,我不喜欢那东西。所以,我在白山的知名度是低的要命的。倒是你得注意了,被人看到了报纸上不会写市委书记在饭店里面公然t戏一位美女,而是会写上,著名歌星许岚在饭店里面被一猥琐男人公然t戏,而许岚还受之如怡。”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小声对许岚说道。
许岚带着帽子,依旧压的很低,走在刘伟名身边,用自己的手指狠狠地掐住刘伟名腰部的肉,引的刘伟名一阵抽搐。
刘伟名付过钱之后便就带着许岚上了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许岚:“尊敬的女士,请问还要去哪玩啊?”
“你不说让我伺寝吗?怎么?又改变注意了?”许岚笑着说道。
“呃,我是突然想到你手上还有伤,让你伺寝颇为不便。如果你坚持要给我伺寝的话那我也只要勉强接受了。”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你?去医院吧。”许岚骂了刘伟名一句,然后说道。
“好的,不过,我得先回家去洗个澡,然后再去医院。”刘伟名想了下说道。
“不用了,我一个人呆医院去就行了。你白天还要上班呢,住医院那环境确实不怎么好。”许岚明白刘伟名的意思便说道。
“你说的也是,这样,你晚上就住我那吧。你可不要乱想,我家还有空房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有,我可没有什么坏心思哦,我只是不想让你晚上一个人睡在医院里面。医院那环境有多阴森你是知道,一个男人住那都有点瘆的慌,更别说你一个女孩子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许岚经过了前面那一段事情之后,从心底已经想通了不想再与刘伟名有进一步的关系,但是,听刘伟名一说起医院的阴森当即心里就开始打鼓了,她是真的怕,就算是白天,护士不在的时候她都感觉阴森森的,很瘆人。一想起晚上自己一个人睡在病房里就不觉得毛骨悚然。于是,选择了默认刘伟名的建议。
刘伟名把车往家开,路过一家小卖店他停了车,然后进去买了一整套的洗漱用品,随后开车回家。
“上面就是我住的地方了。这里是市委的家属院。”刘伟名一边停车一边对许岚说道。
“啊?那我还是不上去了,我还是去医院吧。”许岚一听,立即说道。
“又怎么了?大小姐。”刘伟名无奈地说道。
“这里是你们单位的家属区啊,这里面可都是认识你的人,这么晚了,要是被人看到你带我回去到时候怎么说的清啊。”许岚直接说道。
“大姐,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怎么弄得像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这样我多亏啊。”刘伟名无语地说着,随后拿出钥匙递给许岚道:“要不你先上去吧,这是房子的钥匙,就是四楼右边的那一间。我等下再上去。”
许岚听到刘伟名这么说了,才点点头,然后拿着钥匙上楼去了。
刘伟名靠在车上,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
望着许岚的背影他心里非常矛盾。其实他是非常赞同许岚的那句话的,就是假如许岚一直生活在白山,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够控制的住自己不会与许岚发生点什么。成熟男女,而且都是彼此心有所属,经常接触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超越朋友之间的事情存在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而一旦发生了关系,要想再分开那基本上是更加不可能的了。而要是让刘伟名现在放手让许岚离开,刘伟名不放心,也不舍得。对于以前的许岚,刘伟名可以狠心地做到置之不理,而对于现在的许岚,刘伟名却怎么也做不到。以前的许岚是大明星,身上光芒闪耀,照顾她的人一大堆,甚至于刘伟名都有点仰慕她。而现在的许岚则是一个较弱的小女人,无亲无故,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而且,连个谋生的技能都缺乏。男人,总是对弱小的女人有着一种天生的怜惜和保护。刘伟名现在就是,换句话说,让他现在让许岚离开,他根本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一关。当然,让刘伟名矛盾的还有家庭的成分在,刚刚失去过最亲的人,这让刘伟名更加看重家这个词,他暗自给自己立过誓言,以后再也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几女的事情,可是现在的许岚,让他再次秘密与困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