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第7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狠狠地抽了几根烟,望着楼上自己的房子里面灯亮了又点了一根烟,直到这根烟抽完了,才慢慢地起身往楼上而去。
相比于许岚上楼时那种偷偷摸地感觉,刘伟名则坦然的多。刘伟名缓缓地走向自己的房子门前,然后敲了敲门,随即,许岚便开了门。
“怎么样?还能入您的法眼吧?”刘伟名进去之后把自己的包放在沙发上,笑着对许岚说道。
“还行,不过,我在这里闻到了女人的味道,你是不是该老实交代交代啊?”许岚进去就开始审问着刘伟名了。
“女人的味道?这不会又是你那神秘的第六感告诉你的吧?”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错,这次不是第六感,而是我的眼睛告诉我的。你刘伟名虽然不至于很邋遢,但是,也绝对算不上非常讲究。你看看你这房子,太过于干净和整洁了。看到这我得出两点,第一,这里绝对是有人帮你收拾的,因为,你刘伟名不可能打扫的这么干净。第二,这绝对是个女人帮忙收拾的,因为一个男人即使再爱干净也不可能打扫的这么细致,收拾的这么井井有条。”许岚笑着指着屋子里的摆设说道。
“大家,你这什么两条啊,就是一条嘛,就是说这么干净只有一个女人才能打扫的出来不就得了。还硬要整出个一二来。”刘伟名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说道。她试图把许岚的注意力从事情的本身移开。
“你这算是侧面回答了问题吗?”许岚坐在刘伟名身边道。
“没你想的这么复杂,这屋子是王秘书帮忙打扫的。你不要用这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下属对领导的讨好很自然,而且,作为我的秘书,这个可以算的上是她的工作之一。你啊,收起你那好奇心和八卦心吧,我与她之间确实没什么值得你八卦的事情。”刘伟名带着微笑说着。
“我有种感觉,这个王婷婷早晚会与你有关系的。因为,我发现只要与你靠近的美女,基本上最后都与你发生了纠缠不清的关系,无一例外。”许岚靠在刘伟名肩膀上,看着电视调笑着刘伟名。
“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只能说明我的魅力大。这个可不是我的错,都是天生的,我想改也改不了啊。”刘伟名叹了口气后说道。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伸出一只手搂住许岚,然后道:“怎么样?要不要陪我去洗鸳鸯啊?”
“鸳鸯你个头,我石膏没有拆之前是不能洗澡的。要去你去,不害臊。”许岚脸一下子红了。
“你这话里的潜台词是不是告诉我等你石膏拆了就可以了?”刘伟名毫不客气地把嘴巴伸到许岚的脸边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过,你想的美啊你。快去洗澡,跑了一天身上都脏死了。”许岚被刘伟名逗弄的害羞不已,只能是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把刘伟名推开。
“你先看会儿电视吧,我房里有电脑,你去上网也行,我先去洗个澡。”刘伟名t戏了许岚一下,便起身回到自己卧室,拿出一条内内就去了洗浴间。
许岚看了下电视,便走进了刘伟名卧室。刘伟名的卧室里面没有什么香水味,只有一股烟草味,这说明,这里确实是没有女人住过的,或者说是没有女人经常住在这。许岚笑了笑,左右看了看,刘伟名卧室里面很简单,一个衣柜以及一张办公桌。被子翻转着,这就更加肯定是没有女人住的,要知道,男人是不可能不叠被子的,起码,这种女人很少了。柜上面放了几本书,都是很出名的官场文,另外,便就是放着几包烟还有一个打火机了,烟灰缸里面还有几个烟头。看到这,许岚皱了皱眉头,这说明刘伟名是喜欢躺着抽烟的,这可不是个很好的习惯。许岚坐在头边,拿起其中的一本书开始看着,谁知,这书看起来新,但是里面,却有很多地方都被刘伟名用笔圈了起来,大多都是一些为人处世的感悟。这又让许岚对刘伟名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因为,她看到了刘伟名的认真严肃,绝对不像是自己所看到的那样吊儿郎当。
许岚就这么慢慢地看着这书,其实,她对于这种书并不感兴趣,实际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性对于这种官场文是不感兴趣的。但是,许岚这次却看的非常认真,她看得是刘伟名画圈圈标记的地方而不是这本书,换句话说,她在看的是刘伟名的心。坐了一会儿,许岚感觉腰痛,便躺了下来。立即便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男人味,这种味道源自于被单,源自于枕头。许岚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这就是刘伟名身上的味道。闻着这种味道,许岚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甜蜜感以及安全感。不知不觉地,就睡了过去了。
刘伟名洗了澡出来,很奇怪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进房一看,便看到许岚已经睡着了。刘伟名笑了笑,走到许岚身边,看着这位漂亮而又倔强的女子这幸福的睡像,心里微微地颤动着。刘伟名低头把许岚的鞋子给脱掉,然后看了看,再小心地帮着许岚把穿在外的牛仔裤也脱掉了。很奇怪地是,许岚竟然没有醒来。刘伟名吞了几口口水。
刘伟名就这么看着许岚,随后笑了笑,就这么穿着短裤,打开电脑。拿起一旁的烟,点上一根,在网上浏览着那几个自己回家只要上网就要上的几个网站。比如人民日报网啊,新华社啊等等机构的主页,从这些机构的网页文章里,刘伟名可以学到许多东西,能够了解中央最新的想法和动作。这对于一个从政人员来说,非常的重要。
刘伟名看了一阵自己感兴趣的新闻之后,便关掉电脑。看了看睡的死死的许岚,再次笑了笑,便关掉灯,在的另外一边睡下。
都说人在睡着的时候是没有太多的感觉的,其实不然。刘伟名才刚睡下不久,许岚便转过身,一条腿直接架在了刘伟名的腿上,身子也卷缩在刘伟名的怀里。害的刘伟名一阵担心,生怕她触到了自己的那条伤手。见到许岚不再动了之后,刘伟名才伸出一只手把许岚抱住,感受着许岚身上带来的温润如玉的感觉,也没有太多其它的想法,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许岚比刘伟名先醒来。依旧是望着陌生的房间愣了愣,才回过神来。看了看一旁抱着自己的刘伟名那成熟、刚毅的脸庞以及那沉稳的呼吸,许岚心里一阵温暖。
当刘伟名醒来时,才发现身边的许岚已经不见了。刘伟名左右看了看,然后便爬起,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到处找着,最后,才发现厨房里面传来声响。
刘伟名光着上身走到厨房边边一看,才看到许岚正用一只手在操作着。
“我说大小姐,你手有伤还下厨干嘛?再说了,我这厨房里面一干二净,根本就没东西可煮。”刘伟名紧张地说道。
“确实是一干二净,就只找到一点面条了。你怎么不穿衣服啊?”许岚回过来说着,看着刘伟名光着膀子站在那便说道。
“老夫老妻了,不穿衣服怎么了?你啊,赶紧别弄了,等下别伤到了手,我到下面去买点早餐回来吃就是了。”刘伟名一边把还没有来的及拉上的裤子拉链拉上一边说道。
“外面的东西哪有自己弄得干净?特别是这种街边的小摊,最不卫生了,你啊,以后尽量少吃。你去洗漱,面条马上就好了,味道应该不会太差。”许岚一边轰着刘伟名一边又开始在那摆弄着。
刘伟名确认许岚没什么大碍说了一句自己小心才去了洗手间。
吃过早餐后,刘伟名开车把许岚送到医院然后才自己开着车去了市委大院。
走进办公室,王婷婷已经在那工作了。等到刘伟名在办公桌前坐下后,王婷婷依旧是抱着一摞文件放在了刘伟名的办公桌上,还是把文件按照缓急、重要程度分开着。
刘伟名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日程安排,依旧拿着笔在纸上划着,随后又添加了两条,递给王婷婷。王婷婷拿着纸走了出去。
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想了想,然后自己把桌上的电话扯过来了一点,按了几个键,直接就把电话打在了副书记王德凯的办公室。
“刘书记。”王德凯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条线是内部线,只在几个班子成员之间联通。
“王书记,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来我办公室一下。”刘伟名很客气地说着。对于王德凯这位老同志,刘伟名是一直以来都非常的尊敬。
“好的,刘书记,我马上过来。”王德凯回答着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没多久,王德凯走敲门进来了。像王德凯这种级别的来见刘伟名是不需要汇报的,直接进来就行,当然,如果里面有人的话王婷婷也会提醒的。
“刘书记,最近气色看起来好多了啊。”王德凯进来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老书记你说笑了,我啊,还不天天都是这个样。你先坐。”刘伟名笑着,然后自己亲自起身给王德凯泡了一杯茶,放在王德凯面前说道:“这是别人送给我的,说是很不错,我还从来没喝过,今天就让老书记来帮我尝尝了。”
“我哪懂什么茶啊,什么茶在我嘴里都是一个味。”王德凯也不客气,说完之后喝了一口,然后立即竖起大拇指道:“恩,这个茶真不错,应该是什么地方的土茶,市场上加工的茶叶绝对喝不出这个味。”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茶。老书记要是喜欢等下就都拿过去,我反正也喝不出什么味来。”刘伟名对于王德凯前后矛盾的话并不在意,只是笑着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我可不是来刘书记你这来打秋风的。”王德凯哈哈大笑道。
“我这还很多。”刘伟名说了一句后,又给王德凯散了一根烟,然后才说道:“老书记,早几天我去了省委,省委领导向我谈了谈你的事情。”,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王德凯,见王德凯脸上并没有特殊的表情便又说道:“省委领导的意思是想让你换个岗位到人大去任职,可能比原定的时间提前几个月,调令应该过几天就会下来了。对于这你个人有些什么想法?”
“我是个老党员了,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决定。再说了,我也早就想去人大了,人啊,年纪大了,有时候这脑袋瓜子就不怎么好用。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很容易就会出问题。人大是个很好的去处,我也还可以发挥一下余热嘛。”王德凯笑着说道。
“老书记的思想觉悟值得我们学习啊,如果每个党员都有老书记的这种觉悟,我们党的事业何愁不蒸蒸日上啊。”刘伟名笑着夸奖了一番。
“刘书记就别折煞我了,我啊其实就是想偷个懒,说句实在话,我年纪大了,身体最近也不是很好。再处在现在这个岗位上于公于私都不好。这些我都想的明白了。我没什么想法,还是那句话,我服从组织的决定。不知道上面已经决定了由谁接替我的工作没有?”王德凯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感觉,反倒是有种解脱般的轻松。刘伟名其实知道,王德凯是一位老党员,党性、政治觉悟都不是他们年轻这一代的党员能够比的,他的思想很纯粹,没有太多的私人利益争执,是一位真正为党为国奉献一生的同志。看到今天这轻松的表情就知道了,这种境界,现在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刘伟名不仅仅深深地敬佩着。
“究竟由谁来接替你的工作暂时还没有最终确定,不过,很有可能是一位从上面空降来的,我这也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不足为外人道。”刘伟名笑了笑说道,随后又道:“你是我们白山的老同志老领导了,到了人大那边了,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多多地帮我们白山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