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第7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刘伟名能够这样做敢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第一,他确实是特意想要这样,常委会本身就是一个众位常委在一起讨论协商问题,以民主集中制的精神来进行表决,然后做出一些重大的决定。刘伟名需要的就是一些不同的声音,这样,才能让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想法对于不对,有些什么缺陷,也才能让做出来的决定更加正确、更加的完美、更加的有利于实施。如果,刘伟名还是按照以前的做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事,说不定就会出错误,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多些人商量总是一件好事。而第二个原因则是主要原因,因为刘伟名在常委会上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大部分常委都是听他的话的,这个是个前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伟名才敢实行这样百花争艳的方式,因为他知道不会出现他无法掌控的局面。
就在刘伟名认真思考常委会上的一些问题的时候,王婷婷敲了敲门然后站在门口说道:“刘书记,尤书记过来了。”
随后,尤恒生走了进来。
“刘书记,我来向你汇报工作。”尤恒生走进来关上门后说道。
“坐吧,喝什么茶?”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不客气了刘书记,我一个粗人,对茶没什么太大的研究。”尤恒生连忙摆手道。
“茶是个好东西,对身体有益,而且啊,还能清神。我们这种坐办公室的,特别是领导干部应该多喝这个。”刘伟名笑了笑,正准备去招呼王婷婷泡茶,却见王婷婷已经泡了一杯茶进来了。
等到王婷婷离开之后,刘伟名才对尤恒生说道:“有什么进展了没有?”
“我今天来就是向刘书记汇报这个情况的。”尤恒生顿了顿后,立即严肃地说道:“这次因为没有举报,我们完全是根据财政局的拨款去向跟踪调查的。目前,我们的调查还局限在市教育局这一块,我们采取的方式是两种,第一种就是跟着资金流向进行查找,不过,在这一条线上面我们没有查到什么问题,因为是私下的,所以我们都是根据明面上的账目以及资金去向来查,这个很难查出问题来,除非把设计局的同志调来全面查账,但是这样就完全暴露了,也就根本没有隐秘而言。所以,我们采取了第二个方式,那就是对教育局几位与资金流接触紧密的领导进行调查。调查家属情况、家庭条件以及银行存款和房产情况。经过我们各方面取证,我们发现,教育局副局长杜成坤同志其名下有一处房产,另外,其妻子名下也有一处房产。我们还发现,在其一个表弟的名下还有两处房产,而其表弟只是一位乡下的农民,靠种田为生,生活并不富裕,这一点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而最让我们重视的是他的儿子,他有一个儿子在岭山读大学,我们经过各方调查,主要是依靠对其身边人的询问,得知,杜成坤的儿子在学校里面出手很大方,为了追女孩经常会给女孩买一些比较昂贵的奢侈品。而杜成坤家里就只有杜成坤一人工作,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来之其工资。按照我们的推算,即使不算那两处房产,单单就其儿子的花销就已经超出了杜成坤工资的承受范围。所以,我们纪委认定,教育局副局长杜成坤同志有受贿的嫌疑。”尤恒生一点不马虎,打开笔记本就开始说道。
刘伟名用手敲着桌子,随后问道:“教育局其它几位主要领导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吧?”
“暂时没有发现。”尤恒生摇摇头说道。
“那好,紧紧地盯住杜成坤,要掌握住确凿的证据同时又不能打草惊蛇。另外,教育局这个环节已经调查完确认没有问题那就继续往下面查,一定要查出来这些资金到底用到什么地方去了?又是哪些人敢向这些教育资金伸手?”刘伟名拍板说道。
尤恒生点点头,然后说道:“请刘书记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不法之徒的。”尤恒生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尤恒生一走,刘伟名就开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一天处理的事情太多,这头确实是有点痛的。
王德凯早两天的话还回响在刘伟名的耳边,刘伟名现在对于白山官员的秉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要改变整个白山官员的这种思想散漫的作风,首先就是要改变一些不正之风。而治贪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刘伟名本来是想彻底查清楚教育口存在的问题,而现在则更想接着查教育口的事情抓出两个人过来给所有白山官员敲响警钟,要让他们重新认识到规章制度,认识到一些红线是不能碰的。虽然不能说经过这件事就能够让白山所有关于从此以后都清清白白,但是,起码要让他们在思想上有个新的认识,要让他们认识到,现在的白山已经于张炳德所主宰的白山不一样了。起码要让他们老老实实,然后才通过竞争上岗、综合评比的方式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能力。还是那句话,做事先治人,治人先动思想,不管怎么变,在我们国家,这是个永远都不会错的工作程序。
接着,刘伟名便在王婷婷的通知下走进了小会议室,前脚刚从刘伟名办公室离开的尤恒生刚好比刘伟名早一点进入小会议室。还是老样子,刘伟名是最后一个到的。
“同志们都到了啊,今天我们常委会又多了一个新成员,我们欢迎我们的政法委书记池民天同志。”刘伟名走进去坐下后便开口说着,说完之后第一个鼓掌。
池民天的转正任命书早几天已经下来了,转正为政法委书记那么就是名正言顺的市委常委了。
池民天梦寐以求地都想进入常委这个圈子,进去了这个圈子才等于是进入了白山权力的核心层,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刘伟名功劳,所以,他对刘伟名是佩服的紧。
被刘伟名这么一说,他当即有点害羞地站了起来,连忙鞠躬说着谢谢。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但是,今天第一次进入这个白山最为核心的会议室会还是会紧张,说话都有点结巴。
“好了,坐吧。民天同志,进了市委常委,这说明是组织和人民对你的充分肯定和信任,你要对得起这份信任,要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重了啊。”刘伟名伸了伸手让池民天坐下,然后说道。
“是,我一定好好工作,绝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信任。”池民天又站起来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再次伸了伸手让池民天坐下,然后说道:“民天同志也是一位老同志了,进入了常委,一些常委必须遵守的规则以及保密条例你心里应该有数,我也就不多说了。时间有限,我们就直接开始吧。今天第一件事,是关于这个刘根老板的这个计划,他给政fu相关部门递的这个计划书和蓝图我都仔细看了。不过,具体的还是由马市长来说吧。”
马俊才已经习惯了刘伟名的这种放权政策,起初非常感动,到现在也已经觉得习以为常了。现在他已经觉得,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政fu口的事情,就应该是由来马俊才来主持以及决定。人其实就是这个样子,当年,被张炳德压的坐在市长位置上一点权力都没有的时候他心里非常难受,后来刘伟名上来,给了他很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当时那一下,他心里对刘伟名是万分感谢,就像是遇到了伯乐了一样。而现在,久而久之,他却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被张炳德打压时的情况了。把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还是那句话,有些人有时候,你不日他妈,他不会知道你是他爸。
“这位刘根刘总经理是一位外来的老板,以前公司的总部是在上海。在他向我们政fu提出这些计划的时候,我们派人特意调查了一下他的公司,发现,他的公司实力还是非常的雄厚,而且一直都是从事着房地产行业,对于这个行业可以说他们公司是有非常雄厚的实力和经验的。我与这个刘总也见过很多面,彼此也都详细地谈过。他之所以从上海把所有资金都抽走来到白山就是因为他看中了向我们白山这样的三流城市的发展潜力。我个人觉得他的眼光是非常独到的,就房地产行业来说,像上海这种国际一线城市早就已经完全饱和,即使,还留有的那么一点点份额也不是他这种公司有实力去抢的。他的这份计划和蓝图我也仔细地研究过,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欣赏这个计划的。他是准备在我们白山现在的城区中心位置建一个大的商业区,他看中的地方就是建国路旁边三里口这个地方。按照其计划,这个商业区有一个大型的百货商场,一个大型的百货超市。另外,一家超四星级的宾馆,一家高档的现代化酒店,以及一整套的服务娱乐项目。按照其规划,占地面积总共约一百五十亩地,因为其大部分都为复式高层建筑,所以,占地面积并不大,这完全在我们政fu的可控范围之内。另外,三里口那里现在本身就是原市纺织厂的家属区,厂子倒闭之后,住宿区根本就没有人管,里面乱七八糟鱼龙混杂,而且,很多都快成了危房。先不说这个项目完成后会对我们白山的现代化建设以及经济发展有多么大的帮助,就单单是这个项目上马之后对建国路周边的环境、治安以及人文方面的改善就是一个大大的益处。所以,对于这个项目的审批我个人是执肯定态度的。”马俊才拿着本子慢慢地说道,说的很铿锵有力,信心爆满。
众人在听过马俊才的话后都没有说话,都在等刘伟名。
刘伟名听过后也没有立即说话,似乎是在思索着马俊才的话。但是,刘伟名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依旧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刘伟名手在桌子上敲了两下,然后才说道:“马市长已经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也谈了他个人的看法。众位,也都说说个人的看法和意见吧。”
“我觉得这是好事,只要确保这个公司的信誉度以及其资金链的情况,我想,从哪方面来看都是好事。”
“我赞同,不过针对这样一个大项目我们还是应该谨慎,要确保各方面都万无一失。”
“我赞同。”
“我也赞同。”
在场的常委基本上都赞同,马俊才脸上一直都绷紧的脸庞稍微松弛了一点。
刘伟名在听过所有人的意见后,依旧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然后说道:“我也赞同,不过,与刚在几位同志的意见一样。我非常赞同这个项目,这么大的投资对于我们白山来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利大于弊。不过,作为从政者,我们应该保持头脑清醒,在执行过程中不能一味麻木地追求结果而最终掉下一些陷阱。我提的要求就是,必须要确保这个公司的正规性,要确保其有足够的实力和资金链来确保整个项目的完成,绝对不能出现烂尾现象。关于烂尾现象,这些年各大城市都屡见不鲜,最后谁来买单?还不是政fu来买单?我们白山市政fu财政的情况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我们是没有这个能力来买单的,所以,我的要求只有一点,政fu方面要严格审查各方面程序,一切都必须按照正常程序来走。除此之外,其它的各项政策我们可以适当的向其倾斜一点。”
其实,关于刘根的这个计划刘伟名确实是早就知道了,早很早之前,刘根就与刘伟名说过这个计划了。不过,由于那时候白山内部的投资的环境并不理想,刘伟名自己都对白山的将来没有有一个坚定的信心,所以,就并没有给刘根一个确切的答复。另外,由于刘根与刘伟名这种特殊的关系存在,只要是有心人随便一查就可以查出来,一旦有任何问题出现,只要有人把这一点说出来,刘伟名那就是黄泥粘在裤裆上,不是屎也是屎啊。所以,刘伟名当时就一直没给刘根一个答复,之后便让刘根通过正常程序去办这个事情,另外,不要与自己有过多的接触。刘根也很听刘伟名的话,还真的就一直没来找刘伟名。在早几天,刘根才给刘伟名打了个电话,说了他向有关部门提交了这个计划和想法,然后马俊才非常注重,亲自接见了他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