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第76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不想亲生引进刘根就是因为老百姓的利益与这些资本家的利益有相互依托的地方也有相互对立的地方 依托的地方就是资本家的投资能够盘活当地经济,能够为老百姓提供工作岗位以及生活的便利。网同时,资本家的本性就是获取利润,在某些地方,他们是绝对要损害老百姓以及政fu的利益的。而刘伟名站在这中间,确实不是很好做,所以,才让刘根直接去找相关部门按照正常程序来办。当然,就是因为刘伟名把刘根拒之门外,所以,今天刘伟名才能这么说出这么公允的话。
“不过,政策倾斜是倾斜,我认为我们政fu不应该过分的参与其中。资本市场有其自身的规则,我们可以在政策上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但是,大部分我们应该按照政策的程序办理。如果我们政fu部门为了促成起投资,自己付出、参与太多,最后,这些资本家就成功地达到了绑架政fu的目的,到时候我们将非常被动。这种例子在其它各地屡见不鲜,虽然,我相信这位刘总经理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对这家公司的信誉我也很有信心,但是一切都未雨绸缪,我们政fu应该要站正自己的立场,才能公允地管理社会。”刘伟名接着说道。他这些话是有所指的,他一看这个计划就知道了这里面的猫腻。刘根提出这么大的计划肯定是会要与政fu讨价还价的,资本家的本性就在这。而刘伟名今天看到马俊才的态度就知道,他肯定是私下答应了刘根许多条件。其实马俊才的这种想法很正常,有这种想法的领导多了去了,各地都是。白山经济不发达,外来投资很少,作为白山市市长,马俊才对于外来资金的投入那是非常渴望的。现在,刘根资金送上门来了,在马俊才看来,只要这笔资金一投入进来,那么白山的gdp就会有很高的提高,白山的经济水平也会有所提高。只要这个项目一旦成功,那么这份政绩就是实打实的摆在那,这是属于他马俊才的,谁也抢不走。就是因为这,所以,马俊才肯定是政fu能给刘根的就会尽量给,能帮的都会尽量帮。其实刘伟名与马俊才所处的位置是一样的,他一样渴望白山的经济发展起来。但是,刘伟名在浅圳这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前沿阵地工作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些资本家的本性以及他们的资本运作手段都非常清楚,他见过这种例子太多了,最后资本家赚了个满怀潇洒离开,收拾残局的是政fu。主导领导赢得了gdp,赢得了政绩顺利上升,苦的是继任者,是老百姓。所以,刘伟名是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另外,因为刘伟名知道国家马上就会重点开发白山,到时候会有大量的投资涌进白山,所以,刘伟名还真不是太看重刘根的这点投资。白山的发展是必然的,只是早一天与晚一天的事情了。对于刘伟名来说,要给白山所有的投资立一个规矩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刘书记的话我不是很赞同。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有风险才会有利益。我们白山一无所有,像刘总这样的企业如果不是看中了我们白山政fu对资金的渴求、对其政策上的大力扶持,人家凭什么来白山发展?人家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白山投资?他们大可以选择其他比我们白山基础更好、风险更小的地方进行投资,根本就没必要来我们白山。我们白山如果不作出大胆的政策改进怎么引进外来资金?怎么促进发展?我觉得,我们白山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发展就是因为我们的领导同志们思想不够开放、步子迈的不够大、胆子放的不够开。”马俊才听过刘伟名的话后,脸色顿时就变了。虽然刘伟名是泛指事实本身,并没有特指马俊才,但是,马俊才却偏执地以为刘伟名就是在说他,而且指名点姓地在扇他耳光。于是,他说话也就非常有针对性地指向刘伟名,而且,说的也非常不好听。
他一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几乎是目瞪口呆,都不可思议地望着马俊才。他们其实很多人心里都知道,刘伟名已经非常放权给马俊才了,今天马俊才这么不客气地刘伟名说话,大家都不知道刘伟名是作何想法。
刘伟名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马俊才态度会这么激烈。同时,心里也是非常的愤怒,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用手敲打着桌面,慢慢地敲着,所有人都望着刘伟名,包括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了的马俊才。
“我再次阐述一下我的观点,第一,我赞同这个投资,前提是这个公司有与这个项目相匹配的实力和足以确保项目完成的资金链。第二,我说过,政fu可以适当地向其做一些能力以及制度范围内的政策倾斜。招商引资,如果政fu不给出一些甜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一切都有个度,这个度就是在政fu的实力和制度范围内,如果超出了政fu的可控范围,到时候一旦出现了无法掌控的局面怎么办?这个风险谁负担的起?大家应高要深刻地认识到,我们是政fu,不是公司。公司可以冒险为了利益孤注一掷地赌一把,但是我们能吗?”刘伟名非常严厉地说着。
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然后直盯盯地望着马俊才说道:“刚才马市长说了我们的某些领导同志们思想不够开放、步子迈的不够大、胆子放的不够开。我想问一下马市长,思想要怎样才算开放?步子迈的多大才算是大?这胆子是要放的多开才算是放开?”刘伟名毫不客气地当面指名点姓地对着马俊才说着,随着马俊才脸色再次变成猪肝色刘伟名又接着说道:“就请马市长以这个项目为例,我们政fu应该给出那些承诺才能留住这个投资商和这个项目,我们应该给出那些优惠政策才算是思想开放、迈大步子、放开胆子呢?我想,就这些方面马市长应该已经与这位投资商有所沟通了吧?这是我们白山的第一个大项目,我觉得马市长应该把相关事宜都摆出来大家商量一下。”
刘伟名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低了,但是,谁也不怀疑刘伟名话里的愤怒和不满。
本来,这些事情都是政fu内部的事情,该给出哪些方面的扶持和帮助这些都是政fu的工作范畴,除非很大的问题,不然是没有必要摆在常委会上讨论了。但是,刘伟名这么一说,马俊才就不得不把具体事情摆在常委会上讨论了,刘伟名这就是对马俊才非常不满,就是要收回之前给予马俊才的自主权。
马俊才脸色非常不好看,不过还是说道:“我们政fu打算担保帮助其在银行进行一部分资金的贷款,另外,征地款我们准备给予他们一定的时间宽限,让他们分十年分期支付,再者,我们打算免除其项目成功运营后的五年内的全部税收。这些是我们政fu这边的初步构想,具体的还将与其继续进行协商。我想要说的是,这些看起来我们是做出了打的牺牲,但是,一旦这个项目完全运营起来了,我们的收益将是非常巨大的。就像我之前说的,首先是对整个白山经济的带动效应、城市现代化投资环境的改善、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另外,还完全可以改善市区很大程度的人文、治安、环境情况。另外,五年之后,对我们税收的贡献也将是非常大的。同志们,我们的眼光要放的长远一些,不能只看着目前的蝇头小利。中央提出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也也应该用可持续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这么做,对我们白山的发展的贡献将是巨大的。”
马俊才这么说是想说服其它常委,但是,其它的人都是闭紧嘴巴不说话,他们都知道,这是马俊才与刘伟名之间的对决,轮不到他们说话。
“我赞同马市长的观点,诚然如此,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对于我们白山的发展确实是非常有利的。不过,我想问一下马市长,你何以肯定这个项目就一定会成功?当然,对于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财政富裕的城市这些风险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白山来说,给的这些承诺早就超出了我们白山财政所能承受的范围了,给出这些承诺我们政fu所需要冒的风险太过于巨大。我想再问马市长几个问题,第一,征地款分十年支付,那么,到时候征地时的费用由谁来支付?由市财政吗?市财政还有多少闲置的资金可以拿出来垫付?你可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郊区,这可是一个家属区,有多少人口和房子?这笔费用有多大?市财政是准备削减那些方面的资金用来垫付这笔费用?第二个问题,市政fu担保替其在银行贷款,万一中间出现了某种情况,这位老板直接中途走人了怎么办?政fu让什么去偿还银行的债务?拿烂尾楼吗?另外,如果其逃了,政fu帮其垫付的征地款又找谁要?我想问问马市长,如果这些问题都出现了,白山政fu承担的起吗?我想问问政fu方面是怎么考虑这些问题的?”刘伟名一字一句地看着马俊才问道。
马俊才被刘伟名问的顿时无话可说,他想的其实很简单,第一,这个项目的发展前景很好,成功可能性很大。而且,假如真的失败了,白山的gdp还是增长了,只不过是政fu的债务增加了而已。这与他马俊才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马俊才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敢做事、想做事而且是做实事的人,不过,功利心却太强了。
“各地都在招商引资,这个优惠政策各地都在给。哪个政fu不欠银行的钱?没有银行的支持单靠财政怎么发展?至于征地款,我合计过了,我们可以在各个支出上都挤出来一点,我们一样按照十年分期的方式给拆迁户支付,这个只需要多给老百姓做做思想工作就可以了,我想老百姓是理解我们的,毕竟,最后收益的还是整个白山的老百姓。我觉得,这个项目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我们政fu值得冒这个险。对于刘书记的话我拒绝回答,这些都是属于我们市政fu的工作范畴。刚刚包括刘书记在内,所有常委都同意了这个项目的建立。我们市政fu回去就会就这个项目与该公司进行进一步协商,等合同签订之后,我们会把最后形成的纪要上报给市委的。”马俊才最后几句话说的很硬,就是在说,该怎么做那是我马俊才自己说了算的,你刘伟名管不到。他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了也火气大的很,直接就与刘伟名干什么了。其实马俊才的心理可以理解,他见到刘根这个投资之后那是欣喜若狂,就像是在沙漠里旅行看到了小溪一样。当即拍板答应了刘根一系列的条件,他自己以为,这个项目常委会上肯定能通过。而具体怎么操作肯定是由市政fu来定,不可能拿到常委会上来说。但是他没想到,刘伟名竟然这么强硬的制止,这让他非常的恼火,他就是觉得刘伟名是在故意地为难自己与自己作对,要知道,这种做法各个地区都在用,又不单单是他马俊才一个人这么做的。所以,火气才这么大,对刘伟名才这么的不客气。
刘伟名听过马俊才最后这一席话之后当即一掌拍在桌子上面,直接指着马俊才说道:“马俊才同志,这些话是一个老党员老干部该说的吗?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集中制吗?这么大的事你就打算一个人决定了?这件事假如出现了最坏的结果你不清楚吗?拆迁区这么多的老百姓的生活谁来安排?政fu的欠债谁来还?你马俊才担的起这个责吗?竟然敢说这些事情属于你们市政fu的工作范畴,怎么了?属于你们市政fu的工作范畴市委就不能管了吗?就不能过问了吗?你这是准备脱离党的领导了还是怎么地?是要占山为王了还是准备造反啊?”
刘伟名这话说完之后整个会议室里面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刘伟名这话说的太重了,直接说到马俊才要脱离党的领导了,这事是可大可小,要是真的闹大了,就凭马俊才那一句拒绝回答就可以让他立即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