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第7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请刘书记不要上纲上线,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网- ”马俊才听到刘伟名最后一句话后浑身都抖了一下,脸都憋青了。
“那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拒绝回答?”刘伟名再次拍着桌子问道。
马俊才这次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当即不再说话。
刘伟名瞪了他半天后,立即说道:“什么叫做集中制?大家心里应该都清楚,如果连坐在这个会议室里面开会的人都不明白什么叫做集中制的话那么党还怎么领导一切?有些同志是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政治觉悟了。”
“关于这个项目刚刚大家都已经表态了,都同意这个项目的通过。不过,因为这个项目远远不止通过与不通过那么简单,其中所给出的优惠政策惠及全白山老百姓的生活,也同时影响市委市政fu各项政策能不能正常运行,所以,在就马市长刚刚提出的这些优惠政策的问题上我建议大家进行举手表决。同意马市长这个建议的请举手。”刘伟名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说道。
刘伟名话一说完,会议室里只有两个人准备举手,但是见其余的人没有一个举手的,有悻悻然非常尴尬地把手放下来。连马俊才自己都没有举手,因为他非常清楚,只要刘伟名把这个问题上升到要举手表决而且他又态度鲜明地表面了自己的立场了的话,那么结果绝对就是刘伟名所想要的那个样。他觉得自己举手没有任何意义。
“好,没有一个人通过。那么现在,请反对的人举手。”刘伟名看了一眼后再次说道,然后自己把手举起来,随即,大部分人都举起了手,除了马俊才与刚刚两位尴尬举手又放下的之外。
刘伟名看了看后说道:“放下吧。”,随即对坐在身后记录的一个秘书说道:“把票数记好。”
“多数通过少数反对,现在我宣布,关于马市长提出来的方案不通过。请政fu方面再次做出一个方案‘交’由市委,由市委常委会表决通过。好了,我们现在进入下一个议题。”刘伟名干净利落地说着,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马俊才。
马俊才到现在才开始后悔,他这才清醒地认识到,原来刘伟名一直都是那只强悍的老虎,不是一只病猫。而在常委会上,自己才是那只病猫,可笑的是,自己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那只老虎了。
接下来的几个议题马俊才几乎没怎么说话,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同意或者是反对。到现在为止,刘伟名与马俊才的关系彻底破裂,这其实是刘伟名始料未及的。他当初的构想其实是想与马俊才和睦相处,所以,他才给予了马俊才非常大的自主权,基本上政fu那边的一摊子事刘伟名都没有去‘插’手,因为他相信马俊才是有一个想干事而且是有能力干事的人。但是如今看来,马俊才与自己的政治观点差距太大,出现如今的这种情况是早晚的事情。
刘伟名率先走出会议室,表情很淡定,与随着他出来的马俊才黑着脸完全不同。
刘伟名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随着刘伟名从会议室出来的秘书长姚宏也跟着进来了。
“刘书记,王副书记决定等下就向我进行工作转接,到时候由我向新来的副书记进行‘交’接。您看中午在招待所给王副书记送行怎么样?”姚宏笑着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看了看自己的日程表,然后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就定在中午吧,给各个在家的常委同志们都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中午让招待所的同志们办的稍微隆重一点,王德凯同志对于白山是有贡献的,理应如此。另外,市委给王德凯同志的配车继续给王德凯同志使用,直到他到人大任职为止。”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中午,刘伟名下班之后直接去了市委小招,直接走进了天字号包间,这个也是刘伟名特意嘱咐的。没有他的命令,这个包间是不会让任何人使用的,虽然刘伟名从来不在乎这些东西,但是,招待所的人都非常看重这点。
刘伟名走进包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到了,包括王德凯。唯独马俊才没有来。
刘伟名看了看,对马俊才再次感到非常的不满,这人的度量未免也太小了点。
刘伟名走进去之后,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起身,像刘伟名表示尊敬。而且,最中间的主位还留在那里,显然是给刘伟名准备的。刘伟名走到位置便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对坐在身旁的王德凯说道:“老书记,今天这个位置可不能是我坐,这个位置是特意留给你坐的。”
“不不不,那怎么行?刘书记,你这是要折我寿啊。”王德凯连忙摆手。
“你听我说,老书记。并不是我刘伟名特意要破坏规矩,而是今天这个饭不是工作餐,而是给你送行、庆贺你高升的喜宴。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只有同事,没有领导。你作为主人公,这个位置理应你来坐。另外,就算按照在白山工作的资历来排,这个位置也是应该你坐。你啊,就不要推辞了。”刘伟名笑着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拉着王德凯坐下,而自己则在王德凯的位置上坐下。
等了十来分钟,见马俊才还没来,刘伟名终于有点生气了,也不管其他人听不听得见,直接问姚宏:“秘书长,你通知马市长的时候他怎么说的?”
“马市长说会到,可能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我再打个电话问一下。”姚宏也有点生气地说着,让这么多人等他一个,这个架子也未免太大了点。
“算了。”刘伟名直接摆手,随后说道:“上菜吧。”
对于刘伟名与马俊才直接的这种对峙,其余人都非常聪明地选择了沉默。姚宏点点头,便吩咐一直守候在的五名服务员上菜。
服务员刚把菜端上桌,马俊才便推‘门’进来了,身后跟着的还有其秘书,不过他秘书只是在‘门’口站着,非常有自知之明地没有跟进来。
马俊才一进来就看到了已经在上菜了,心里就略微有点不爽,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笑着说道:“对不起了,各位同志,我来晚了,刚刚办公室有点事情给耽误了。”
马俊才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唯一的那一个空位上坐下,随后又说道:“我等下自罚一杯,向各位道歉。”
大家都开始笑着开始聊天,刘伟名则微笑地一直与身边的王德凯说着话。等到菜都上好了,服务员给每人的杯子里面都倒了一杯酒。但是众人都没动筷子,也没有碰杯子,都在等着刘伟名说话。
刘伟名端着杯子说道:“同志们,下午还要上班,所以我建议大家就不要喝太多了,坚决不能喝醉。来,我们举杯,为了庆祝老书记升迁我们都敬老书记一杯,还是那句话,今天坐在这里的都是同事和战友,希望老书记以后多回白山看看。”
王德凯则直接站了起来,有点感动地端着杯子说道:“非常谢谢,谢谢各位同僚如此看得起我王德凯。说实话,我在白山工作了这么多年,对于白山我是有着深厚感情的。我其实并不想走,我舍不得这里。但是,作为党员,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上的决定。在这里,我感谢各位同僚这么多年来对我王德凯的帮助,再次谢谢大家,来,干了。”
王德凯说完之后一口把酒杯当中的酒给干了,然后才坐下来。在刘伟名的印象当中,王德凯喝酒其实并不行,因为酒量不深,所以平时喝酒也没有现在这么的豪爽。今天的王德凯显然是已经情至深处了。
虽然刘伟名说过不能多喝,不过在酒桌上哪还控制的住,于是便开始酒杯‘交’错了。刘伟名最后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不过,王德凯是彻底醉了,是让其秘书给背上车的。而其余的人也都脸上偏红,唯独刘伟名非常清醒,第一是因为他本身酒量就非常好,第二则是因为其身份摆在那,所以,算是喝的最少的了。在这里踌躇的酒杯当中,刘伟名与马俊才始终都没有碰过杯。
“好了,大家都睡一觉上班吧,如果醉了就休息半天。不能失态哈。”刘伟名最后说了一句,便首先离席。
走出包间,外面的王婷婷便迎过来问道:“怎么样?没喝多吧刘书记。”
“没有,就他们这些还干不翻我,你不要担心。”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王婷婷再次看了看,确定刘伟名没事这才放心,然后说道:“我刚看到王书记被秘书给背了出来,我想里面肯定都喝高了。”
“王书记是心里有事,带着感情喝酒本身就容易醉再加上他本来酒量也浅,所以才醉的。”刘伟名再次笑了笑,随后又道:“下午我休息一下午,有事给我打电话。让司机送我就行了。”
王婷婷愣了愣,随即点头。她其实是知道的,许岚今天出院。本来出院时间不会这么早,但是,许岚在医院里实在呆不下了,今天一拆石膏就决定要出院,说是回家自己调养。刘伟名坳不过便就同意了,要知道,许岚整天一个人呆在医院里面有多难受这是可想而知的。
“刘书记,这是许小姐房子的钥匙,具体位置司机知道,上次我也带许小姐一起去看了。这事我今天正要向你汇报呢。”王婷婷说着从自己身上给掏出一把钥匙递给刘伟名。
“这么快就办好了?都还没付钱呢。”刘伟名有点惊讶,要知道,他都还没给王婷婷钱。对于速度他倒不是很奇怪,在这个官本位年代,只要有权很多事情都非常好办理,而王婷婷顶着自己秘书的名号,在白山要办什么事情应该都不难。
“对方主人急着卖房子,他们一家已经住在外地了。听说我们要买简单的协商了一下就去有关部‘门’办理了过户手续了。至于钱,那天是许小姐自己付的,她叮嘱过,不能用你的钱。家具这些东西都是许小姐自己选的,我昨天已经让人全部给搬了进去,昨晚上我去看了下,还比较满意。”王婷婷笑着说道。
刘伟名听到这笑了笑,许岚现在确实是不缺钱。于是对王婷婷说道:“那就谢谢你了,请你吃饭的事情过两天就落实到位。”
“哈哈,刘书记你还记着就好。”王婷婷随着刘伟名走到车边,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必须记得,万一不记得了你要提醒我,这是你这个当秘书的职责,不然,你可怪不了我只能怪你自己了。”刘伟名再次开了句玩笑,便坐进了车里,关上‘门’,直接对司机说去医院。司机点了点头便把车开了出去。司机这些天每天都是送刘伟名下班就是直接去医院,所以,刘伟名一说去医院他便就知道是去哪家医院。
刘伟名坐在车里点了根烟,然后把窗户大开了点。其实他是讨厌喝酒的,也不喜欢喝完酒之后的这种感觉,但是有时候是没有办法。这些年来,他基本上是能不喝酒就不喝酒的,当了领导之后,需要应酬的场合也就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没有上级领导在的时候,刘伟名说不喝酒也就没人敢硬劝。当然,今天这个是个特殊情况。
“放点音乐吧,轻缓一点的。”刘伟名靠在座位上对司机说道,然后闭着眼。眼光晒在身上非常的温暖,加上轻缓的音乐,一下子刘伟名就睡着了,当然,能这么快睡着酒‘精’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到了医院之后,刘伟名直接让司机帮着去帮里出院手续。这事只能是让司机去办,因为,他自己或者是许岚去办都不太合适,都有被人认出来的风险。
当刘伟名来到病房之后,发现许岚已然已经把病服都已经换下来,正坐在‘床’上看着电视。而受伤的石膏已经拆下。
“哟,这是谁家的小美‘女’啊?快,让大爷好好瞧瞧。”刘伟名一进去便笑着说道。
“美吗?”许岚听到刘伟名这样的调笑也没生气,反而在原地转了一圈后笑着问着刘伟名。
“美,美得我现在就想霸王硬上弓了。”刘伟名一个劲地点头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随后又道:“这是你给买的那套衣服,现在石膏终于拆了,这样穿着才合身。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你要下班之后才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