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3.第7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吃了饭之后,两人便坐在一起看着电视说这话,就像是一对小夫妻一样。网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了,刘伟名才站起来说道:“好了,许岚,你先睡吧,我先回去。不然,明天早上让别人司机到这儿来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许岚一听刘伟名要走了,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了起来了。但是也没说啥。
“怎么了?”刘伟名看着许岚这有点怪异的眼神便问道。
“那个……那个??要不??要不你明天早上再走吧?”许岚老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脸红红的。让一个女孩子这么刻意地留着一个男人在自己这里过夜这确实有点让人害羞的。
“怎么了?”刘伟名再次问道。
“那个?我有点怕。第一次来这房子,不熟悉。要不……要不今天晚上陪我,到明天我就好了。”许岚非常不好意思地说着。
刘伟名焕然大悟,确实,自己总是把这当成许岚的家,当成理所当然了。其实许岚跟自己一样,也才是第一天住到这里来。让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住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确实会怕的。刘伟名笑了笑,随后对许岚说道:“那你要保证,今天晚上我要做啥你不准骂我。”
许岚一下子就明白刘伟名在说什么了,直接骂道:“你个s鬼。”
“怎么变词了?”刘伟名郁闷地说着。
当天晚上,刘伟名留下来,当然不会相安无事,总是会发生点什么的。因为许岚是初尝j果,这可苦了刘伟名了。不做也不是,做了也不是。有过这方面经验的男同胞们应该都是清楚的,这里就不做详细说明了。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还是准时那个时间醒来,只不过,他的确不想起来,身上挂着一个大美女,而且,昨天这一下午加晚上的运动,确实是让刘伟名有点吃不消,现在还感觉腿腰酸的。刘伟名抱着许岚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身上,挣扎了一下,还是不想起来,便直接拿起电话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到许岚这房子底下来接自己,随后,又抱着许岚睡了过去。
当刘伟名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都快九点了。给吓了一跳,立即悄悄起来,简单地洗漱一下就下楼去了。而许岚则依旧还在沉睡着,说起辛苦,她比刘伟名更加的辛苦,她不仅仅只是辛苦,还带着痛苦。毕竟是第一次,那种痛楚不是一下子能够消散的,而且,还被刘伟名给折腾了这么多次。所以,便睡得很死。
当刘伟名下楼时,才发现司机和王婷婷都站在车边等着,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了,刘伟名看了看时间就知道,两人起码等了一个小时以上。但是,却又不敢去催刘伟名,便只能在这等着了。让刘伟名惊讶的是王婷婷竟然也在,他早段时间就说过了,让王婷婷以后不必来接自己了,让一个女人每天都对自己引来送往的,他有点过意不去。只是没想到王婷婷今天又来了。
王婷婷看到刘伟名下来了,有点有点奇怪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笑着喊道:“刘书记,早啊。”
刘伟名当然知道王婷婷这奇怪地眼神代表着什么,他也没想做什么解释,这完全没办法解释,傻子都知道他一大早从这里面出来代表着什么。不过,刘伟名反正也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装着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也早,等久了吧?不好意思,睡过头了,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们就给我打电话,没关系的,不管是谁,这上下班都是要守时的。”刘伟名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便装出一副领导的模样说着。
其实王婷婷心里非常不舒服,很想说一句:“我看你是昨天晚上太辛苦了才起不来吧,或者是舍不得起来。”,当然,这话只是在她心里面说的,在嘴上她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刘伟名自己打开后面的门坐了进去,然后让司机开车。
王婷婷等司机开车了,才转身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刚刚办公室打电话来,说是有一位叫做宏达置业公司的刘总在市委,说想见你。”
“宏达置业公司?”刘伟名疑惑地问道,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公司的名字。
“对,也就是想计划建立商业城的那个公司,来的是这个公司的法人,总经理,刘根刘总。”王婷婷拿出自己的笔记本说道。
刘伟名这才恍然大悟,随即笑了笑,他都能够猜到刘根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笑了笑后说道:“见,让他先等一回,等我去了办公室带他过去。”
王婷婷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对刘伟名说今天的日程安排。刘伟名点点头,大部分都同意了,修改了其中一项。这个事情本来都是每天到办公室的时候由王婷婷来说的,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姚宏会亲自过来咨询刘伟名的意见。不过,今天显然是比较迟了,所以王婷婷就提前说了。
刘伟名走进市委大院,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一把手就是有这些好处,比如迟到了,没人敢说敢管。当然了,上班迟到这一直以来都不是刘伟名的作风,上班这么多年,他上班迟到的次数屈指可数,刘伟名对于工作是一位非常认真的人。
刘伟名走进办公室,刚看完一篇报纸,王婷婷就领着刘根进来了,然后自己关着门出去了。
刘根站在刘伟名对面,恭敬地说道:“刘书记,您好。”
“你这是给我上眼药水是吧?坐下,要不要喝茶?要喝茶我给你倒。”刘伟名笑着骂了刘根一句,然后拿起杯子准备给刘根倒茶。
“刘书记,真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从来不喝茶。我宁愿喝酒都不喝茶。”刘根拦住刘伟名说道。
“不喝拉倒,你要是再叫刘书记你就自己出去,省的我叫人来轰你。”刘伟名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哥。”刘根尴尬地笑了笑后喊道。
“说吧,什么事?不会是来找我兴师问罪来了吧?”刘伟名自己喝了口茶然后对刘根说着。
“哪能啊,哥。我这不就是好久没见你了,想过来看看你吗。”刘根笑嘻嘻地说道。
“你啊,就别在我这卖乖了。是不是我们的马市长把我的态度都告诉你了,你今天才来我这找我的是吧?”刘伟名笑了笑后说着。
刘根有点尴尬,但还是笑着说道:“还是哥聪明,一下就想到了。是,昨天下午我去见马市长的时候,马市长隐约地跟我提起,说是市里面有些主要领导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这个计划只能暂时搁置在这了。我想了想,他说的这主要领导又是能够否定他的提议的这白山市除了你还有谁啊?所以,我这不今天就特意上这来找你了,我知道你的顾虑,所以我直接上办公室来,这样大大方方,谁也没办法说啥。”
刘伟名听过后笑了笑,暗道刘根能够成功与他的聪明是密不可分的。
“哟,你这脑袋瓜子还挺灵的啊。”刘伟名靠在椅子上笑着说道,然后给刘根抛了根烟过去,自己点上,然后说道:“根儿,你跟哥不是外人,有什么事你就直说,说吧,你今天来这找哥是想让哥给你帮个什么忙?帮不帮得上那另说。”
“哥,我今天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就是这马市长他什么也没说就说了你反对,不同意这个项目。我就是想过来听听你的意见,看看你的意见是什么,哪些地方我们做得不够我们立刻改。你也知道,我来白山也这么久了,我现在公司都已经在白山挂牌营业了。我们整个团队关于这个计划都已经反反复复地忙了几个月,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所以,我不想放弃。”刘根也点上烟,很严肃地说道。
“好。”刘伟名数了数大拇指。随后又说道:“我先向你说几个问题吧,你首先要明白,哥现在是坐在这个位置上面,那么哥首先想到的必须是整个白山。其次,你的计划我认真看过,真的很不错,我非常看好的发展。而且,我并没有反对,你的这个项目是在常委会上大家一致研究通过的。大家觉得有待商榷的地方是政fu方面给予你们的优惠政策。这些政策都是你提出来的吧?小子,你心也太狠了吧?白山可不是大都市,我们税收非常有限,我早几天看到孩子们上学的课桌全是破的想让财政上那点钱出来买课桌都没钱,最后我只能自己带头把我工资给捐了。当然,这不是一回事,你是商人,争取利益的最大化那是你应该做的,但是,作为市委书记,我不能答应你的那些条件。并不是哥姓不过你,这与私人感情没有关系。我觉得,就政fu所给的优惠政策我们会再研究。”
“但是,哥,我们这么大的投资政fu??。”
刘根抢了一句被刘伟名伸手给打断了,刘伟名说道:“你别打岔,先听我说完。我之所以坚持这么做,那是要给今后白山所有的投资建设定个调子,立个文件,整出一个纲领性的文件下来,用来规范政fu的投资政策。你来投资一下,政fu就一下子给出那么多的承诺,而且,这些承诺是白山财政完全承受不了的。要是下次,又来个投资怎么办?无规矩不成方圆。”
“可是,哥,我们这个投资对政fu、对我们都是双赢的。得利的不止我一个啊。”刘根试图劝说刘伟名,再次被刘伟名打断。
“根儿你听我说,哥今天不以市委书记的身份,我就以刘伟名就以你哥的身份跟你说一番话。我明确地告诉你,你的投资是正确的,而且,我可以保证你投资的收益将是巨大的。你的酒店定位是四星级是吧?我建议你直接改成五星级的。不管政fu给不给你任何优惠政策,你的这个投资都是盈利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伟名见到刘根这个样子,想了想,还是向他透东西吧。
刘根愣了愣,不过还是苦着脸说道:“哥,我自己也相信,不相信我就不会投资了。但是投资是要有风险的,而且?。”、“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就明确告诉你吧,白山,就这两年必定会有巨大的发展,以后的白山将成为整个西南地区的经济中心。这个是绝密,你对谁都不能说,要是说出去一个字,后果你猜想的到。”刘伟名打断了刘根的话,摇了摇头说道。
“啊?”刘根感觉还像是什么都没听明白。
“没听明白没想明白?那你今天就坐在这慢慢想我这句话吧,想明白了再和我说你的想法。不过,你可记住一点,我今天什么都没和你说过。”刘伟名笑着说着。
刘根还真坐在那仔细想着刘伟名的话,虽然他一拍脑袋有点激动地对刘伟名说:“哥,你的意思是国家计划将白山建设成区域经济中心?”
“不知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别问我。”刘伟名立即摇头说着,然后望着刘根说道:“现在你的想法是什么?你也应该我为什么一定要定个规矩了吧?根儿,要建赶紧建,再迟一点这地啊政策啊各方面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可别说我这个当哥的没帮你。以后,就不要上我这来了,我是市委书记,你一个企业老板跑到我这来其实是非常不合适的,知道吗?有什么工作上的事与政fu那边联系。还把哥当哥那么有时间的事情请哥去喝个小酒聊个天都是可以的。也千万别让马市长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这样对你可不太好。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刘伟名站起来直接坐在办公桌上拍着刘根的肩膀说道。
“哥,我明白。哥,谢谢你的提醒。有你这么一句话,我就相当于看到了明天了。你这一句话比什么政fu的优惠条件都强。”刘根兴奋地说道。
“好了,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还是多去政fu那边沟通沟通,具体的事我是不管的。走吧。”刘伟名再次拍着刘根的肩膀,然后站了起来,这几催着刘根。
刘根点点头,没再说啥,便推开门走了出去了。
而就在刘根走出去之后,姚宏便跟着进来了,手里面拿着一份报纸。显然,他是一直在外面等着的,等到刘根出去了他才进来。
“刘书记。”姚宏今天点着头说道。
“秘书长,什么事?”刘伟名看了看姚宏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