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第7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知道您看了今天的白山日报没有?”姚宏问道。网
“白山日报?还没来得急看,怎么了?有什么大新闻吗?”刘伟名问着。他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报,这也基本上都是各大领导上班的第一件事。只是今天,本来就来得晚了,所以,这报纸就还没来的急看。
“您看看。”姚宏把报纸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疑惑地望了姚宏一眼,然后接过报纸,把报纸摊开,便看到首页第一版上面有个巨幅标题“市委书记刘伟名带头捐献工资用作教育补偿经费。”看到这刘伟名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然后便往里面看,里面的大致内容就是自己在常委会上说的关于教育的一些话,不过,显然是经过修饰和加工的。另外,文章用了很大篇幅从历史和国家层面来高度赞扬了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刘伟名看过后笑了笑,其实这里面的话属于自己的话不多,不过很显然,这个作者的文字功底非常不错。刘伟名不用猜都能够想到这件事情必定是姚宏组织的,然后安排宣传部的人干的。目的嘛,则不言而喻。当然,这事要分两方面看,于公和于私。
“不错,这种报道以后可以多报。当然,不是说就一定把主角要定位在我身上,我们所有的党员干部只要做出了值得赞扬的事情我们就要把他宣传出去。这样有利于向老百姓展现我们党的形象,也能够潜移默化地提升我们所有党员干部的思想作风。你等下把我的意思向宣传部传达一下,怎么体现我们党的先进性,第一就是要靠宣传。这次做的不错,让他们再接再厉。”刘伟名放下报纸之后说道。
“是的,刘书记。宣传部就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做出了一下计划和安排。宣传部的人昨天向我提出申请,想让市电视台对您进行一个个人专访,您看?”姚宏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便笑着说道。
“电视专访?”刘伟名愣了愣,随即便笑了。电视专访这东西他并不是没做过,在清泉县的时候就做过了,那时候是董静在当记者。
“主要是就教育、经济、民生问题对您做一个专访。”姚宏点头道。
刘伟名用手敲着桌子,然后慢慢地说道:“这件事情暂时搁置吧,现在时机还未成熟,等到一切成熟了之后再说。加强宣传工作并不是做好一件两件事,而是要持之以恒,德凯同志走了,新的副书记暂时还没来。宣传方面的工作你暂时先管一下。”
姚宏点点头,然后说到:“我想在全市范围内发动一个为贫困小学捐款的活动,由我们市委、市政fu以及红十字会牵头,尽量把行动声势做大一点。这样可以提高白山老百姓对我们市委市政fu的看法,也能让大家提高对教育的重视。”
“不错,我很赞同。秘书长,你的这些想法都很好,你去落实实施,我全力支持。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得有影响力,具体事情你自己去把握。有什么事情直接向我汇报。”刘伟名很赞许地点头。
姚宏笑了笑,说了几句然后就出去了。
这个姚宏非常不错,头脑聪明而且心眼多。自己在常委会上的那次表态就让姚宏看出来了自己对于教育的重视,于是乎便抓住这一点做了这么多针对教育方面的事情,不得不说,姚宏的政治敏锐性是非常强的。而作为一个秘书长,这一点非常重要。很显然,姚宏做的非常好,刘伟名对他也非常的满意。
当然,刘伟名不愿意接受电视采访也是有两方面的原因,公与私。于公,现在还不到接受采访的时候,教育、经济、民生不管是哪一方面,刘伟名都是刚开始着手去做,而还谈不上有太大的变化。没有成绩就没有说服力,刘伟名不想自己在那说天说地说计划,老百姓就像是傻瓜一样地看着自己。另外,于私,刘伟名则是根本就不想上电视台,他就不想让太多老百姓认识自己。他不是明星,所以一点都不想出名。他知道,自己自己经常出现在电视荧幕当中,那么,自己以后的私生活就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的轻松了,这点他是坚决抵制的。
下午,姚宏进来拿了个通知给刘伟名,告诉刘伟名这是中央下到省里,省里转到市里的通知。下个月月初,在北京召开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人员便是主管宣传的领导还有宣传部部长。姚宏就是问刘伟名,原本该是王德凯参加的会议现在由谁参加。刘伟名想了想,这市委自己可以缺席一两天没事,不过,却不能离开姚宏。最后便说自己去。刚好,刘伟名也正好想去北京找一找江映雪,当面向她详细地询问一些事情。
一天也就在这么忙忙碌碌的进程当中结束。快下班的时候,许岚用新办的手机给刘伟名打了个电话,当然,打的是刘伟名的那个私人手机。
“伟名,你晚上过来吃饭吧?我买了些菜。”许岚直接说道。
刘伟名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许岚,我今天晚上还是不去你那吃饭了。这个……今天早上我迟到了??让司机和秘书在下面等了一个多小时。要是今天晚上又过去,有点不好,你明白的。”
刘伟名说的很含蓄,但是许岚还是听清楚了刘伟名的意思。
“那好的,以后你还是不要过来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还是我去你那吧。我准备去买辆车,你觉得怎么样?”许岚低声说了句,然后又询问着刘伟名。
“买车?是好事啊,对了,你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不是有辆车的吗?”刘伟名才突然想起这件事。
“早卖了。”
“那行,就这几天,哪天有时间我陪你一起去岭西,买辆车。有车也方便多了。”刘伟名笑了笑然后答应着。
刘伟名最后翻了翻了几份文件,然后便直接出了办公室,准备去食堂了。
“刘书记,司机已经在下面等着了。”王婷婷看到刘伟名提着公文包出来便说道。
“这么早等着干嘛?我都还没吃饭呢?”刘伟名看了眼王婷婷说道。
“啊?我??我还以为你不在食堂吃饭了呢,我马上通知食堂那边。”王婷婷错愕了一下,立马说道。
刘伟名看着王婷婷的神情,便猜到了王婷婷心里在想什么了。笑着说道:“我说你这小丫头,脑子里面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呢?不好好想工作上的事,脑子全用在八卦上了。”
“刘书记,你这可错怪我了,我可什么都没想哦,你啊,这是有不打自招的嫌疑。”王婷婷听到刘伟名这么说,给了刘伟名一个颇为的眼神后笑着说道。
“我不打自招?我招什么了招?别在这想这想那了,走,下班了。”刘伟名装出严肃的表情,然后便直接下楼去了。
王婷婷看了眼刘伟名的背影,随后也收拾东西跟着刘伟名下楼去了。
由于王婷婷是提前通知了食堂今天不要给刘伟名做饭了,所以,上菜的速度就慢多了。刘伟名坐在包间里慢慢等着,抽着烟。
“刘书记,你有心事啊?”王婷婷看了看刘伟名,弱弱地问道。
“我?”刘伟名疑惑了一下,随后笑道:“你见我哪天没心事的?倒是你呢?怎么样?孩子出院了?”
“嗯。”王婷婷点了点头,神色非常的不正常。
“怎么了?是不是家里还有什么事?”刘伟名看着王婷婷那神情便问道。
王婷婷没有急着回答,就这么低着头。就在刘伟名认为她不会说的时候她又说出一句:“我离婚了。”
“啊?离婚?”刘伟名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恩,在孩子摔的那天就直接去离婚了。”王婷婷点了点头。
“你这是何必呢,两夫妻在一起不容易。不能因为孩子摔了一跤就离婚啊,也太草率了。”刘伟名也不好太说什么,只是淡淡地说着。
“不是因为孩子的事,孩子那事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其实,我们早就想离婚了,只不过是为了孩子和彼此的工作,所以都没有离婚。但是,现在都受不了,就离了。”王婷婷眼睛里面含着泪花说道。
其实刘伟名能够理解,在体制里面离婚的人其实不算太多,因为离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升职,家庭方面也是官员考核的一个方面。
“他在我怀孕的那段时间就在外面有了个女人,由于并不在一起工作,所以当时的我并没有发现。这个女人跟她在一起三年了我才知道。还是他自己找我离婚时告诉我的,后来因为孩子和我提科长的关键期,便选择了得过且过,没有离婚。这次孩子摔了,我们俩都大吵了一架,我怪他,他也怪我,后来,我发现还是离婚的好。就去了民政局办了离婚证,孩子归他,房子归我,就这样。”王婷婷又接着缓缓地说道。
又是一段婚外恋造成的家庭破碎,刘伟名听过后也不好说什么,因为这种故事曾经就发生在他身上,而且他就是那个“罪人。”
“其实,当初我还舍不得,舍不得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甘心。自己爱过的曾经也非常爱我的男人就这样被别人给抢走了,而且,那个女人我见过,长的没我好看,身材没我好,学历也只是个专科毕业。我实在是不甘心输给这样一个女人,所以,那时候虽然我恨死这个男人还有那个女人了,但是我就不愿意离婚,我就这么拖着他们俩,我即使自己这一辈子都不结婚我也要拖着他们两只能偷偷摸摸没名没分地过一辈子。这么多年我都一直恨,越恨我就越卖力工作。只是,这次孩子被摔让我看透了很多事情,这么一直拖下去其实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孩子,而且也完全没有必要。他们该在一起还是在一起,而我也是在继续浪费自己的青春。所以,我提出了离婚,他很高兴。据说,他们昨天就去领了结婚证了。”王婷婷接着说着。
刘伟名慢慢地抽着烟,随后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是好事,已经不爱了就没有必要在一起,耽误了自己也耽误了对方更伤害了孩子。放手其实是一种大学问,懂得放手才能拥有。没关系,你会找到一个你爱也真正爱你的男人的。”
王婷婷抬头看了看刘伟名,眼神复杂,然后点了点头。
“心情不好的话我给你批个假,出去旅游一下。旅游可以让心情变的开阔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刘伟名继续说道。
王婷婷伟名笑了一下后道:“不要了,我心情还好,这段婚姻其实几年前就已经名存实亡了,所以,我根本就没必要再为这段感情这段婚姻哀悼什么。只是心理有些事情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值,浪费了这么多年的青春和时光。”
“想开一点,人生就是一段经历,处处皆风景。不管路上的风景怎样,他都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体会和视觉冲击,所以,没必要为自己的曾经后悔。我曾经很喜欢一句话,那就是活在当下,昨天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去回忆。明天是将来的事情,将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没有办法预测。所以,只要过好今天就够了。你还很年轻啊,我可听说了,救我们市委追你的小伙子可都是一大堆啊,这足以见得你的魅力值还是相当可观的。”王伟名笑了笑说着。
“你听谁说的啊,我都过三十了还是一个有孩子的离异女人,谁看得上啊。”王婷婷突然对刘伟名娇嗔了一下,随后又笑着看着刘伟名道:“想不到我们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也对市委的这些八卦小道消息很感兴趣啊?”
刘伟名一愣,哈哈大笑道:“我可没兴趣,只是追你的人实在太多,影响力比较大,我不听到点什么都不可能啊。”
“刘书记,我可当做你这是在调侃我哦。”王婷婷佯怒道,只是眼神在刘伟名看来带着点妩媚。
“没有没有,真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告诉你一点,不要伤心,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我们要学会用辩证法来看问题,要学会看到事物好的一面。你离婚了,预示着你有着更广阔的天地挥洒你的青春和魅力是不是?别想那么多了。菜来了,来,吃饭。”刘伟名笑了笑,看到服务员把菜端上来便笑着说道。
以前的王明杰与唐伟龙那都是打死都不与刘伟名同桌吃饭的。但是王婷婷倒是没有这种觉悟,刘伟名让她吃他就吃,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区别的。如果一个男秘书与领导同桌吃饭,领导会觉得这人不识抬举会不舒服,但是,换做一个美丽的女秘书则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