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第7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王婷婷笑着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碗说道:“你先去忙吧,这里我来就可以了。复制网址访问 ”然后拿着碗自己去盛饭了,盛好了之后放在刘伟名面前。
“刘书记,这里没有外人,能不能允许我八卦一下?”王婷婷吃着吃着,突然看着刘伟名笑着问道。
刘伟名看着王婷婷的眼神便就知道她想问什么,直接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能。”
“这不公平,刘书记,你这个人不真诚。”王婷婷气呼呼地说道。
“我又怎么不真诚不公平了?”刘伟名一边吃着一边望着王婷婷说道。
“我都把我离婚的事情告诉你了,这可是我最的事情,我谁都没说就告诉你了。你却什么都不肯说,你说这公平吗?”王婷婷继续“不开心。”地道。
刘伟名当即被逗乐了,直接说道:“你这是什么逻辑啊?再说了,你不知道随意打听领导的这是秘书的大忌吗?”
“我知道啊。”王婷婷很肯定地回答着。
“那你还问?”刘伟名白了王婷婷一眼。
“可问题是你以前跟我说过,在下班时间、又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我们就是朋友,不是领导和秘书的关系。你看现在,服务员我让她出去了,又是下班时间。所以,我现在可以作为一个朋友在问你,这与领导秘书没有任何关系的。”王婷婷直接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无奈地笑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能扯。你要我说什么?”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的?”王婷婷不好意思,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说道。
“你这不是笑话嘛,你都没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说算了,可别说我不真诚哦。”刘伟名没好气地说道。
“我说我说,我其实就是想问问许岚小姐的手好点了没。”王婷婷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来。
刘伟名看了看王婷婷,然后实在忍不住笑着道:“好很多了。”
“那房子呢?许岚小姐还满意吗?”王婷婷又问道。
“挺满意的,反正没和我说过有什么不满的。说起这事我还欠你一顿饭,什么时候把许岚一起叫上,我给你补上。”刘伟名知道王婷婷想问什么,也不点破,她问什么自己答什么。
“没诚意。”王婷婷直接憋着嘴说道。
“我怎么又没诚意了?看来以后我得改变下规矩了,不管上班下班都得把我当领导,不然你都完全没规矩了,连胡搅蛮缠都出来了。”刘伟名开着玩笑道。
“人人平等好不好?这可是宪法里面规定的。请我吃饭感谢我还要把许岚小姐叫上,你这是不是没诚意啊?你说到时候我是认为你在请许岚小姐呢?还是在请我啊?”
“行行行,我到时候单独请你好不好?”刘伟名甘拜下风。然后说道:“你的问题问完了没有?”
“还没有?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王婷婷笑着道。
“快问,再不问我饭可吃完了。”
“许岚小姐一个人住那房子里怕不怕啊?那个是个新房子,一个女人住在那里面肯定会怕的。”王婷婷一本正经地问道。
刘伟名听过后在心里笑了笑,这丫头转来转去最后还想给自己设陷阱,于是装作很淡定地说道:“我怎么知道?女人一家女人家晚上难道还会打电话告诉我啊?”
王婷婷对于刘伟名的回答有点意外,随后说道:“可是……”,“可是什么啊?可是你看到我今天早上从她屋里下来是吧?告诉你,我是早上给她去送早餐,她对周围不熟悉,而且手还没完全好。作为朋友我得照顾一下。”刘伟名严肃地说道。
王婷婷显然很不满意刘伟名的回答,嘴里嘀咕着:“骗人,明明做了还不承认。”
“我说你在嘀咕什么呢?别在那乱想,这些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刘伟名开始教育起王婷婷来。
“我知道,我这不是没人的时候才问嘛。”王婷婷还是不满意。
就在这时,王婷婷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个手机是刘伟名办公手机。
“你好,我是刘书记的秘书王婷婷。”王婷婷很正式地接着。
“好的,稍等。”王婷婷又说了一句,然后悄悄地问刘伟名:“刘书记,是宁山县的王副县长打过来的,说是有急事向你汇报。”
刘伟名抬起头,把筷子放下伸过手接过电话说道:“喂,我是刘伟名。明杰,什么事?”
“刘书记,我们县一个煤矿出了意外,突然倒塌。”王明杰焦急地说道。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有没有人员伤亡?”刘伟名非常惊讶,连忙问道。
“应该是在下午四点多钟的事情了,我也是刚刚才间接接到消息,据说有二十多名工人被困在里面,我现在正在赶过去。”王明杰直接说道。
“混账,下午四点多发生的事情你到现在才知道,你这个副县长是怎么当得?另外,究竟有多少工人困在里面你不清楚吗?怎么还来个据说?消防队去了没有?”刘伟名气的一掌拍在桌子上。
“刘书记,对不起,这是我工作没做好。我刚给消防队打了电话,消防队马上过去。”王明杰急忙说着。
“你们县里领导知不知道这个情况?什么时候知道的。”刘伟名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
“我猜想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我是刚才才从底下得到的消息赶过去的。”王明杰小心地说道。
“既然消费队过去了你暂时去了也不起什么作用,在路边等我,我现在马上过去。”刘伟名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对王婷婷说道:“打个电话给秘书长,问秘书长市委还有市政fu那边有没有接到关于宁山县煤矿倒塌的汇报。”
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直接起身往外走,王婷婷听着刘伟名接电话的口气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大事,现在听到是宁山县煤矿倒塌了更加惊讶,见到刘伟名起身,她也立即起身,拿过刘伟名的包跟在刘伟名身后,先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赶紧到食堂门口等着,然后一边给市委秘书长姚宏打电话问情况一边下楼。
刘伟名坐上车,对司机说道:“去宁山县,最快速度。”
司机等王婷婷坐上车后便立即发动车子。
“刘书记,秘书长正在查市委以及市政fu那边是否接到过相关的汇报。”王婷婷挂掉电话后向刘伟名汇报着。
“先通知殷华市长,让他立即赶往宁山主持救援工作。市政fu那边秘书长会通报相关情况的。”刘伟名又吩咐了一遍。随即眯上眼睛,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他是不可能睡着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等了一会儿,王婷婷接了个电话,然后对刘伟名道:“刘书记,秘书长问过了,市委市政fu都没有接到相关的汇报。”
“让秘书长给市政fu那个说明一下这个情况,让市政fu作出相应的应对措施。”刘伟名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了,淡淡地说道。
外面已经漆黑一片,车子到达宁山县地界的时候就看到有一辆车停在路边,看到刘伟名这辆车过来,那车就开始打起双闪摁着喇叭。
“靠边停一下。”王婷婷赶紧吩咐着司机。
车停下来之后,王明杰便走到窗户边。
“上车。”刘伟名打开窗户说了两个字就关掉了窗户。
王明杰在那边说了几句便上车,司机便跟着王明杰的那辆车走着。
“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详细说说。”刘伟名靠在位子上面淡淡地对王明杰说道。
“这件事情刚刚不久才上报的县委县政fu,我是通过下面一位同志的私下汇报才知道了这么个事情。刘书记,这是我工作的失误。”王明杰态度诚恳地汇报着。
“很好很好,我今天倒要看一下宁山县的班子到底烂成什么样子了。”刘伟名听过后突然冷笑道,随即又问王明杰:“现在现场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消防官兵已经过去了,但是现场还没有进展。”
“好好好,事情都出了几个小时了竟然还没有任何进展,真是不错啊。”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王明杰很是忐忑地坐在一旁。
“刘书记,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王明杰犹豫了一下然后问着刘伟名。
“说。”
“我来到宁山后听到一些消息,说是宁山县这些年每年都要发生好几起煤矿生产安全事故,而这些事故基本上都没有上报,人死了就死了,由煤矿老板赔偿死亡工人一笔钱这事就算结束了。而且,也都没有人往上报。当然,这些都只是小道消息,没有证据做不得准。”王明杰慢慢地说着。
刘伟名听完后睁开了眼睛,自己拿出烟开始抽着,并没有说话。
车子上了一段山路便就到了一个煤矿,煤矿里面可以见到消防官兵的身影,不过,现场人员并不多。
刘伟名和王明杰下车来之后直接走过警戒线,走到一群消防官兵正在破天作业的地方。
这时,站在边上的几个人看到刘伟名走过来了立即赶过来。
“刘书记,我向组织检讨,我工作没有到位才出现了这么大的矿难事故。”当先一个说话的就是宁山县县长邓斌。
“你当然要检讨,但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先给我详细汇报一下事故情况,有多少人埋在下面?”刘伟名毫不客气一边走一边问道。
“有二十六名工人困在下面,目前无法确认其生命安全是否有保证。”邓斌小心翼翼地说着。
“好好好。”刘伟名咬着牙说了三个好,然后问道:“那你现在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够下井救人。”
“这个……这个还需要等。”邓斌支支吾吾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后突然笑了,然后说道:“把消防队的负责人叫过来。”
邓斌一听立即对身边的人说着,身边的人立即便跑了出去,没多久,一个穿着消防服的人走了过来。
“我来问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刘伟名直接问着。
“我们现在还在排查情况,整个三号井已经坍塌,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坍塌到底到了何种情况。如果是整个井完全坍塌那么就只能采取破土救人作业,如果是部分坍塌,那么就必须要疏通管道,输送氧气,确认里面没有发生类似的瓦斯爆炸情况再进行救人。”消防队的负责人一把一眼地说着。
“你们的力量够不够?”刘伟名问了一句,随即也不等这个消防队的回答就对身后的王婷婷说道:“给市政fu办公室打电话,让他们立即在调集消防力量过来。”
“无论如何,一定尽快地把埋在地下的人员救上来,有一分希望我们都要争取,拜托你了。”刘伟名对消防队的负责人说着。
那人想刘伟名敬了个礼后便跑着离开了。
“曹先壮呢?”刘伟名会过头来看着邓斌直接问道、“曹?曹书记已经在路上了。”邓斌再次犹豫了一下说道。
“好好好,你们宁山县的班子还真有战斗力啊。下午四点发生的事情,你们到刚刚才采取措施,我都到了你们曹书记还没到。好的很啊,邓斌,这次的时间你们宁山县委班子要负全部责任。”刘伟名狠狠地说着,随后,便是一辆车子进来,刘伟名看了看,正是殷华的车。
殷华车一停,便跑着走到刘伟名身边。
“刘书记,对不起,我来晚了。”殷华喘气说道。
“殷市长,现在由你全权指挥负责抢救工作,无论如何,要尽快把被困人员抢救出来。”刘伟名说完之后便立即回到了车里。
然后对司机说道:“回市里。”
他知道,他在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车子一边走着刘伟名便拿起手机给纪委书记尤恒生打了个电话:“尤书记,我是刘伟名。”
“刘书记你好。”尤恒生刚吃完饭,接到刘伟名的电话有点惊讶。
“今天下午四点多钟,宁山县发生一起煤矿坍塌事故,二十多名工人困在下面。但是,直到六点多钟市委市政fu都没有接到相关的汇报。如果不是我打电话过问此事,我想我们市委市政fu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事情。这是一起非常重要的政治事件,尤书记,我要你立即派人介入调查“刘伟名毫不客气地说着。
刘伟名的车子往回走时,在路上就见到了一列车队呼啸而过,正是市政fu的车子,中间赫然有马俊才所乘坐的市政fu一号车。
刘伟名过来看看是非常不放心,但是,具体事情还是留给市政fu去做,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即使是亲自在这坐镇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除非他要现场罢免几个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