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第7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邵宁士同志,这个事情你去处理。网.最快更新访问: 。 第二个时间,也是让我最为震惊的事情。事故发生在下午四点多钟,而我却是在晚上七点左右接到宁山县王明杰同志的‘私’下汇报,而王明杰同志告诉我,他也没有得到官方通知,只是从其它渠道得知的情况。我是晚上八点多到的事故现场,我就在我刚刚到的前不久,宁山县的同志才到现场。我想问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人把组织放在眼里吗?是不是在某些人的眼里,已经不需要组织了?不管宁山县的班子得没得到下面的汇报,这都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政治事故。宁山县得到下面的汇报而没有及时组织救援、没有及时地向市委市政fu汇报,这就说明宁山县的班子思想政治有着严重的问题,完全不把党和人民放在眼里,这是土皇帝的作风。如果,是宁山县没有得到下面的汇报,那说明什么?说明宁山县班子更没有掌控力,完全就是个摆设。恒生同志,你那边的调查有结果了没有?”刘伟名拍着桌子说完之后看着尤恒生。
“据我们调查,宁山县县委县政fu并没有得到事故发生所在地的镇党委政fu的相关汇报。但是,镇领导却在事故发生过后与宁山县县委书记曹先壮有过频繁的电话联系。”尤恒生淡淡地说着。这样的调查很简单,根本没有任何难度,所以一天就可以得出结果。
“‘私’人电话说明不了什么,所以,事故的结果就是宁山县并没有得到相关的汇报。好,现在大家都说一说吧,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追究宁山县领导班子的责任?大家觉得这样的班子还有战斗力吗?还能继续接受组织工作吗?”刘伟名冷笑着,其实尤恒生的话已经说明了问题,那就是曹先壮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但是,他显然知道这是一起大的事故,如果向市委市政fu汇报,那就刚好把事情捅到了正好看他不顺眼一直想对煤矿动手的刘伟名手里,那么这次的事故刚好就可以成为他刘伟名对他曹先壮和煤矿动手的一个借口了。而这个绝对是他曹先壮所不能接受的,要知道,以前有张炳德在,他并不怕刘伟名对他怎么样,但是,现在张炳德已经不在了,刘伟名要对他动手缺的只是一个借口而已,所以,曹先壮必须把这个事情给瞒下来,绝对不能捅到市委市政fu那去。当然,宁山县也绝对不能出现任何表示已经接到下面汇报的证据,这样,即使这件事情被传出来,做替死鬼也只会是下面的乡镇。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刘伟名会拿出另外一个理由来。
“我觉得曹先壮同志已经不适合做这个班长了,市委应该考虑对其换一换位置。他的掌控力很有问题,如果继续由其担任这个班长,宁山早晚是会出大问题的。我建议,免除曹先壮同志宁山县县委书记的职务,由县长邓斌暂代县委书记的职务。另外,由王明杰同志接任邓斌的县长职务。”最先说话的组织部长邵宁士。作为组织部长,而且是在白山没有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情况下,除了刘伟名,他是最有资格就人事任免方面发言的人。
只是他的这个构想太过于狠了,而且,拍刘伟名马屁的成分也太过于明显。直接就把一个县委书记给下课,这个手笔实在是有点大了,而且,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这么安排就是为了给刘伟名的嫡系王明杰给挪出一个县长的职务。
“我觉得邵部长的安排十分不妥。以来就把一把手给下课这很容易出‘乱’子,我们讲究的是稳定第一。另外,作为一把手,曹先壮有责任,邓斌也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曹先壮下课而邓斌升职这非常的不合理。我建议,暂时不动宁山的班子,都记大过,一旦出现合适的机会,再对宁山县的班子进行进一步的调整。另外,王明杰同志从市委机关下去接任副县长的工作没多久,并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而且在地方工作的经验也不足。他并不适合县长的职务。”马俊才接过邵宁士的话说道。他的想法也很简单,不能让王明杰当县长,另外,他同样很想对宁山县的班子非常不满意,但是,再不满意他也不想让刘伟名的人在宁山县一手遮天,那样,在宁山县也就没他马俊才什么事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马俊才的话一说,其它几人就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主要是姚宏和池民天等人,大多都是坚持王明杰接任县长的,也就是支持邵宁士那个提议。这些人对于马俊才心里在想什么也都一清二楚,同样也知道,刘伟名早就对宁山县的班子不满意,今天刘伟名的表态也就更加说明了刘伟名是很想对宁山县的班子进行的调整的,明白了这点,所以他们才在会上与马俊才据理力争。而刘伟名则是一直都没有说话,喝着茶‘抽’着烟听着几人与马俊才在那大打口水仗、
而其余几人,像尤恒生等人,都如老僧坐定,眼观鼻鼻观心,什么话也不说,与刘伟名一样的保持沉默。
马俊才一人当然不是几人的对手,双方都在辨着道理,而马俊才也是寸步不让,最后是把马俊才脸都给急红了。
“我说说我的想法。”终于等到几人停顿了一下,刘伟名才出声说道。
刘伟名一说话,几人都闭上嘴了。
“邵宁士同志的想法很对,宁山县班子已经没有战斗力和掌控力了,再任由这个班子这么下去肯定是要出大问题的,所以,宁山县的班长一定要进行调整。马市长的建议也有道理,如果直接把一把手下课对于宁山的稳定不妥,也容易出‘乱’子,另外,王明杰同志的工作能力和掌控力还没有得到检阅。所以,我提一个意见,宁山县县委书记曹先壮和县长邓斌行政记大过一次,免除宁山县县长邓斌的职务,平调其它市直部‘门’工作。宁山县县长的职务暂时空着,由副县长王明杰暂时主持宁山县县政fu的全面工作。暂时不适合进行进一步的调整。等到时机合适,再对宁山县县长的职位进行调整。另外,党内对曹先壮同志进行观察,如果发现其确实不适合县委书记这个职务,届时再进行调整。大家说说意见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我不同意刘书记的意见,我还是觉得王明杰没有过主政一方的经验,由他主持县政fu的工作时不负责任的,很可能出现问题。我的建议是让一名有经验的老同志来主持县政fu的全面工作。”马俊才立即说道,他的目的很简单,虽然刘伟名退了一步只是让王明杰来主持县政fu的工作,并没有定位县长或者是代县长,但是,对于马俊才来说,只要王明杰一旦主持了县政fu的工作,那其实就是与县长无异了,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王明杰同志有着丰富的政fu工作经验,这个是肯定的。当然,他没有主政过一方,但是,我们党应该要培养干部,不给舞台如果能展现他的能力?另外,让其暂时主持政fu的全面工作也就是对他工作能力的一个检阅。如果,发现他在主持政fu工作时确实是能力不行,那么我们届时进行调整,另外选择一名有能力的老干部就行了。我支持刘书记的提议。”邵宁士完全不给马俊才面子,直接针锋相对地说着。
接着又开始出现了前面的争吵局面了。
最后刘伟名看不下去了,直接说道:“举手表决吧,支持我这个提议的请举手。”
毫无疑问,除了马俊才,都举手了。这个决议就这么决定了。其实刘伟名并没有要与马俊才作对也没有要向马俊才妥协。他的这个提议是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的。正如马俊才所说的,刘伟名也同样担心王明杰是否有能力主政一方,是否有能力主持县政fu的全面工作。而且,刘伟名也确实不想一下子就把曹先壮给下课了,宁山县一直都是曹先壮的地盘,他在这里的势力很大,一旦把曹先壮给下课了,宁山县人人自危,很容易发生不稳定的情况。所以,只能先让王明杰去接手县政fu的工作,慢慢来,徐徐图之。只要王明杰有了一定的地位,那么刘伟名会毫不犹豫地把曹先壮从宁山县给调开。当然,刘伟名做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整改煤矿。
“我服从决议,但是,我保留个人意见。”马俊才见到都举手了,脸‘色’发青地说着。
“可以。”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再次对邵宁士说道:“立即把这个行程组织程序。”
邵宁士点了点头。
“另外,对于这家煤矿也必须重罚。我看过相关的文件,根据文件,完全可以取缔这家煤矿的经营资格,取消合同。对于这种完全不把工人生命放在眼里的经营者,我们不仅仅只是要重罚,而且是要杜绝这种企业的存在。以后,如果是在发生煤矿因为安全措施不到位而发生安全事故,一律取消其经营资格,收回国有。”刘伟名接着说道。这次没有询问其它人的意见,直接拍板说着。
“最后我们来讨论一下严防的事情的。就如刚开是马市长说的。我们必须要拿出一个具体可行的措施出来,要保证以后再也不能发生这样的安全生产事故。同志们啊,安全大于天啊,我们不能让老百姓用生命去干活用生命的代价去换取那一丁点的工资啊。所以,我提出第一个建议,那就是在全市开展安全培训安全讲座,每月一大讲、每周一小讲,必须要从心里提高所有人对于安全的重视,提高安全意识。这个事情由市政fu的安监部‘门’负责,每个月向市委上报。这是政治任务,谁完成不好谁就下课,没有任何条件可说。第二,对全是所有煤矿进行安全检查,所有安全措施不到位安全条件不合格的,一律限期进行停业整顿,如果过期没有整改到位的,取消其营业资格。这个事情由安监部‘门’与公安局负责,对于不配合的煤矿企业,我们可以采取强制手段。第三个,责任到人,每个县的每一个煤矿都必须由县领导负责蹲点,我们市里的领导每个人负责一个县,如果哪个县哪个煤矿安全整改不到位再发生安全事故,那么负责的领导是第一负责人。我就这三点意见,你们说说你们的情况吧。”刘伟名再次坚定地说着。有些原则‘性’的问题,刘伟名是绝对不会妥协也不容妥协的。
“刘书记,我提一点意见。我觉得强制进行全面整改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要知道全面整改对于这些煤矿老板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他们是肯定不愿意出的。如果用强,可能导致冲突,甚至引发。这可是个大问题,不得不慎重啊。”马俊才皱着眉头说道。
“马市长说的很对,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必须这么做。大家心里都明白,白山一年发生多少起煤矿事故?这还仅仅是报上来的,那些小事故没有报上来的有多知道可能我们大家都还不知道。我们党委政fu首先要保证的不是这些老板企业家赚不赚钱,而是要保证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不受威胁。”刘伟名看着马俊才淡淡地说着。
“同志们,安全生产是一道红线,谁也不能碰。安监部‘门’在下周一之前拿出一个具体可行的安全生产整改方案‘交’上来,由市委市政fu统一签发。”刘伟名接着又说道,还是非常的强硬,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正如刘伟名所说的,安全生产是一道红线,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刘书记,假如这些老板不整改呢?难道真的就要关闭煤矿吗?你要知道,现在我们白山有多少老百姓是靠着煤矿生活的,要是把这些煤矿都封了老百姓可就没有生活来源了,万一闹出事你我可都负不起这个责任啊。我觉得,安全生产这点是必须要抓,但是,应该慢慢来,不能一竿子就打到底,这样很容易‘弄’出社会矛盾。”马俊才见到了刘伟名的强势不得不再次劝说,只是这次语气已经非常温和了,他知道自己与刘伟名掰手腕根本就掰不过。而这个事情他却不得不阻止刘伟名,因为一旦出了问题他作为市长第一个跑不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