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9.第76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并没有说话,继续看着报纸,对于报纸有些刘伟名比较看重的地方还反复看几遍,而曹先壮就站在刘伟名面前等着 刘伟名直到把报纸看完放下了才抬头看了看曹先壮,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啊?”
就好像曹先壮前面在这站了这么久他根本就不知道一样。网
“刘书记,我这次是来请求组织对我的处分的。”曹先壮直接说道。
刘伟名慢慢地点了根烟,也没说话。
“这次我们宁山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作为县委书记,班子的一把手负有无可推卸的责任,另外,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下面没有及时的汇报这是我个人能力的不足。所以,我请求组织上对我进行处罚。”曹先壮主动把自己的错误说了出来,而且,再三强调要求组织对他进行处罚。
刘伟名听过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对曹先壮的言行在心里冷笑。这种伎俩刘伟名是再明白不过了,难道他曹先壮今天过来是真的要求组织上对他进行处罚的吗?答案显然不是,要是真的这样他就不会这么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面前了。他肯定是知道了市委这次不会动他,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做个样子表个态罢了。
“曹先壮,曹书记。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们宁山县还是人民和党的领土吗?还听不听党的号召?”刘伟名看着曹先壮冷冷地说道。从始至终刘伟名都没让曹先壮坐下。
“出了安全事故我们可以改进,提高安全质量,改进生产措施,只要我们党和人民一条心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但是,如果你们宁山县已经脱离了组织的管辖,心里已经没有组织了,那我在这说再多也没有用。”刘伟名接着说道。
“刘书记,我们宁山县所有干部都是党培育出来的干部,对党的忠诚是不用怀疑的。有其个别同志无组织无纪律,但是这不能说我们宁山县所有的干部都是这个样子。对于这其个别的同志我们将严肃处理,坚决将这种思想不纯洁的害群之马清除出人民的队伍。”曹先壮听过之后立即说道。
“那我倒想问问你,你作为宁山县的一把手那是掌控全局的,党管干部,为什么有这样的害群之马你没有发现?这次只是安全事故,下次要是是杀人放火甚至与造反怎么办?你这个一把手是怎么当得?我现在怀疑是你能力有限还是你的政治思想有问题?”刘伟名毫不客气地说着。
“刘书记,我向党保证,我绝对是一心忠于党的。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提前发现,是我工作上疏忽,我申请党的处罚。”曹先壮早就知道了今天过来刘伟名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的,所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坐吧。”刘伟名又看了眼曹先壮,然后才说道。
“谢谢刘书记。”曹先壮见刘伟名态度终于缓和下来了,才恭敬地对刘伟名道谢之后坐在了刘伟名对面的椅子上。
“民间一个说法,叫做不能一而再再而三,但是,有些事情只能有一次,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二次。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反应出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宁山县的班子存在很大的问题,必须进行调整。另外,也必须要有人对这起事件负责。组织上的决定是,对你曹先壮记大过一次,党内留职察看。县长邓斌,工作上存在巨大漏洞,组织上觉得他已经不适合再继续担任县长职务,近期将会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你们宁山县政fu的工作暂时由副县长王明杰同志负责。对于组织上的决定你们宁山县党委有没有意见?”刘伟名慢慢地说着。
“我们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决定。”曹先壮很坚决地说道。
“曹先壮同志,你是一位老同志了,对于组织上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在你的工作中出了这么大的漏洞,按理说你是应该不适合再在这个位置上了,但是,考虑到你个人确实还是有工作能力,所以,组织上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好好把握。你们宁山县的干部是些什么作风、你们宁山县的煤矿存在多少问题你应该比我清楚。在接下来的工作当中,我希望你要紧紧地围绕市委市政fu的工作安排,很好地解决这两个问题,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组织上考验你是否有工作能力的一次考核。如果你不能按照市委市政fu的要求完成这个任务,那只能说明你能力真的有问题,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不能够把一个毫无工作能力的同志放在一个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这是对全体宁山县老百姓不负责任也是对组织的不负责任。你明白我说的话了吗?”刘伟名依旧是用淡淡地语气说着。
曹先壮愣了愣神,随即点头,他就知道,这次这个坎不好过。他同时也知道,没有了张炳德的支持自己就是摆在刘伟名案板上的鱼肉,只能听从刘伟名的指挥,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的。
“我明白,刘书记,我保证完成市委市政fu交给我的任务,将功补过。”曹先壮再次说着,虽然这些话其实毫无意义,不过,重在态度。
“市委市政fu关于整改整顿煤矿的决议很快就会下发到各县,你们宁山市煤矿大县,也是这次整改的重点。市委市政fu会将眼光重点盯在你们宁山县,我希望你们宁山县能够拿出勇气和决心争当领头羊,把整改工作做好,给其它各县做出一个榜样。就像我前面说的,这是一个政治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市委的政策就是,能干的同志就上,不能干的就下。对全市都这样不仅仅只是对于你们宁山县。在这里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怀疑市委这次整改煤矿的决心。”刘伟名紧紧地盯着曹先壮的眼睛说道。他这句话就是说给曹先壮听的,他知道,曹先壮以及邓斌等人与当地的煤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刘伟名这句话就是在告诉曹先壮,千万不要自以为聪明对市委的决定阳奉阴违,市委这次是下了狠心的。
刘伟名对于整顿煤矿是非常热情的,他从一进白山第一个想动的就是煤矿,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而这次宁山县发生的安全事故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以安全整顿为由先把所有煤矿都整顿一次,然后再实行整改。就拿宁山县来说,刘伟名的思路很明确,宁山县班子早就已经被煤矿给腐蚀了,但是,刘伟名却也知道,不能一刀子把这么多人都砍死,这样很容易引起反弹造成麻烦。所以,刘伟名还是用的温水煮青蛙的办法,慢慢来。他没有动在宁山县根基最深的曹先壮,先把邓斌给弄走,然后扶持王明杰。这边敲打曹先壮,如果曹先壮能够壮士断腕想出办法与煤矿撇清关系在整顿煤矿上面下力气那么刘伟名会继续用曹先壮,如果曹先壮不能悬崖勒马、将功补过,那么曹先壮的后果就是在王明杰在宁山县掌握了一定实力之后被下课。
曹先壮听完刘伟名最后一句话之后给吓了一跳,半天没说话。他也是老油条了,对于刘伟名的心思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我明白,我们宁山县坚决执行市委市政fu的决定。”曹先壮低着头说着,脸上只是变了一下,随后就恢复如常。
“那就好,希望你以及你们宁山县的班子不会让我失望。组织上对于你们宁山县班子的处分决定随后会到,希望你这个班子能够很好地安抚班子成员的情绪,另外帮助王明杰同志尽快地全面接手县政fu的工作直到新任命的县长上任为止。市委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你们宁山县的班子内部出现任何不和谐的问题,你是班子,这是你的责任。”刘伟名又继续敲打着曹先壮,这就是明确地告诉曹先壮,自己是支持王明杰的,希望你不要在背后耍什么鬼心眼。
“保证完成任务。”曹先壮继续说着,他已经不想说太多的话了,刘伟名今天的谈话给他透露了太多的信息,他必须回去慢慢消化。
“很好,回去你们县委交一份报告上来,详细阐述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你们存在的不足以及今后怎样避免。先深刻一点,市委会存档,这算是你们的保证,让你们班子成员都签上名,以后哪个方面出现差错谁就下课。好了,你回去吧。”刘伟名最后说了一句,然后让曹先壮离开,丝毫不给面子。
曹先壮离开刘伟名的办公室之后下楼坐进了自己的专车,坐进车里并没有让司机急着把车开走,而是坐在车上抽着烟不说话,足足有十几分钟他才一脸疲惫地让司机开车回去。
曹先壮才刚离开刘伟名的办公室,王婷婷就进来,问刘伟名:“刘书记,宁山县的王明杰副县长想向您汇报工作。”
刘伟名愣了愣,笑了笑,这些人都是人精,包括曹先壮在内,这常委会一开肯定都多多少少听到了点什么消息,赶趟儿来自己这打听消息来了。
“你给他说了我什么时候有空。”刘伟名有点疲惫地靠在椅子上问道。
“我说您下午三点半到四点钟这段时间有空。”王婷婷看着刘伟名说道。她知道王明杰是刘伟名以前的秘书也就是自己的前任,算是刘伟名的嫡系,所以才这么肯定地给了王明杰一个准确的时间而没有询问刘伟名的意见。
“那就安排他这个时候过来吧,另外你去通知一下秘书长,让他联合市政fu那边以市委市政fu的名义向省里面交一份事故报告,尽量深刻点。”刘伟名想了会儿后说道。
王婷婷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刘伟名看了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摇了摇头,每天都是这么过的。其实要说真做了什么事情还真没做什么,但是这一天就是忙个不停。
快到十二的时候,王婷婷进来。
“刘书记,已经十二点了,秘书长刚打来电话,问您什么时候过去?”王婷婷问着刘伟名。
“去哪?”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今天民政厅的王厅长下来视察工作,您先前安排的中午在小招设宴,您亲自陪同。”王婷婷见刘伟名似乎完全忘记了,便提醒道。
刘伟名一拍脑袋才记起这个事情,然后说道:“让秘书长那边安排吧,我现在过去,做主人的总的先到,没有让客人等主人的道理啊。”,刘伟名说完便起身,没办法,民政厅现在也是个财神爷,白山贫穷,每年民政方面的拨款不少,这笔资金对于改善一些生活非常贫困的老百姓生活状况还是很有帮助的,而且,人家是省厅领导,自己也确实需要亲自陪同。
刘伟名到的时候,马俊才刚好陪着省民政厅的王厅长走进小招。还是那句话,民政厅是个大财神爷,所以很难得的出现了不是省领导下来视察市委书记和市长亲自陪同的情况。当然,中午是喝了酒的,因为下午要上班,所以都只是适量。不过喝完之后刘伟名还是觉得头有点胀,直接回到办公室睡着了。
刘伟名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四点过了,两点钟本来刘伟名答应出席的一个会议直接让姚宏给代替出席了,这也是姚宏为了讨好刘伟名让刘伟名多睡会儿而做出的决定。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会议并不是很重要。
刘伟名醒来过后看了看时间,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走出来拿起电话问了问王婷婷有没有耽搁什么事。王婷婷走进刘伟名办公室,告诉刘伟名,会已经由秘书长代为参加了,另外,王明杰已经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刘伟名笑了笑,让他把王明杰叫进来。
“刘书记,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王明杰进来便恭敬地说着。
“中午陪民政厅的领导,喝了点酒,睡过头了。坐吧。”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拿出一根烟给王明杰丢过去一根,然后随意地说道:“你小子消息倒是很灵通啊,市委这边刚刚又决议你就听到风声了。”
“没有,我是专门来向刘书记您汇报工作的。”王明杰立即否认。
“别在我面前装了,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把控好县政fu的工作。”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有这个信心,我保证能够完成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一定不会让组织上失望。”王明杰立即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