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第7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信心是好事,这次组织上给你加这个担子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你自己要把握好。 组织上还是有许多同志对你负责宁山县政fu的工作持怀疑态度,你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而且以前也都是在机关工作,另外你下去担任副县长的时间也太短,这些都是你的一个短处,对你今后的发展也非常不利。这次你要迎难而上,做出点成绩出来。”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然后又道:“你以前是我的秘书,你也知道市委对于整顿煤矿的决心,这次我就把宁山县煤矿整改的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办好。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困难可以提,但是工作必须要干好。如果这次任务你没有完成好就别怪我不给你留点面子了。”
“刘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完成好这个任务。”王明杰立即表态。
“有这个信心就不错,市委市政fu大家都在看着你们宁山县,我的想法就是你王明杰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刘伟名面带微笑地说着,然后又说道:“本来按照规矩给你压这么大的担子我应该找你好好谈谈,但是,我想着你王明杰跟了我这么久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非常清楚,所以也就没这个想法了。既然今天你自己过来了,那么我就还是按照组织规矩跟你谈一谈吧。组织上让你接手这个任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综合考虑了你们宁山县各方面的情况以及你王明杰自身能力和政治思想后作出的决定。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轻装上阵。你始终要知道,只要你坚持党的方针路线和市委市政fu的决议办事,市委永远都是你的坚强后盾。还是前面那句话,有什么困难可以提,我这边能帮你解决的都会想尽办法帮你解决。”
“刘书记,我想市里面财政是不是能够向我们宁山稍微倾斜一点啊。”王明杰嘿嘿笑着说着。
“要钱是吧?要钱没有。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你在市里也呆了这么久,市里面财政是啥情况你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如果真要说的话,你们宁山可比市里面富裕,这一点不用提,就算是我出面财政也挤不出一分钱。其余的呢?其余的还有什么条件没有?”刘伟名一听王明杰提钱考都没有考虑便直接拒绝了。
“其余的暂时就没什么了,刘书记,我在想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去我们宁山县去视察指导一下工作,这样也能够更好地纠正我们工作中存在问题,指明我们工作的方向。”王明杰也知道市里面是肯定拿不出钱的,也没有失望,接着说了自己的第二点。
刘伟名听过后笑了笑,王明杰的想法他是知道了。王明杰这是在给自己作秀呢,他一个刚刚上任不久的副县长突然一下让他主持县政fu的工作,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威望肯定不够。于是乎今天上来就是来找自己要支持的,第一个要钱就是一个体现,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市里面财政有多紧张,如果他王明杰一上来就能够从市里面要到拨款,那么肯定会让所有人都对他侧目,不用想都知道,市里面肯定是非常看重和支持王明杰的。但是,王明杰自己也知道,市里面的财政有多紧张,要到拨款是肯定不够的。于是乎就有了第二点,让刘伟名去宁山县视察,然后在视察过程中当着全部宁山县的官员说两句支持他王明杰的话,那么他王明杰在宁山县说话的分量肯定就不一样,这样他就能够较好地开展工作了。
“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最近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安排去你们宁山县视察一次。”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淡淡地说道:“明杰,我很看好你,你的个人能力没有问题,但是你毕竟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你也跟了我这么久,应该也能够学会一些东西。主政一方与在机关工作完全是两回事,你必须把所有事情统筹在一起全盘考虑。你要学会忍,什么时候都是需要等待最佳时机的,时机不到的时候千万不要强制去做,那样吃亏会是你自己。第二点,要学会一句话,那就是水至清则无鱼,有些事情只要不触犯底线、对工作无害,那么你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两句你自己要慢慢去考虑,总之,你要把所有事情都综合考虑,看看怎样做才能对你的工作开展最为有利。其余的我就不好了,你自己在工作中慢慢体会吧。还是前面那句话,我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谢谢刘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保证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别的地方我不敢说,我保证,煤矿的整改在宁山县将会圆满完成。”王明杰高兴地说道。
“好,如果真如你所说,我给你记首功。”刘伟名也开心地说道。
刘伟名接着又就一些事情与王明杰说了些,随后便开始给王明杰下逐客令了。
“刘书记,晚上不知道是否有空?”王明杰在离开前询问着刘伟名。
“干嘛?”刘伟名抬起头来问道。
“晚上我约了池局长、邵部长还有秘书长一起吃饭,不知道您是否有空?”王明杰小心地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们几个去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他作为市委书记这种私人性质的聚会他是不适合出现的。
快下班的时候,刘伟名便接到了许岚的电话,许岚让他晚上去她那吃饭,她买了许多的菜。
刘伟名想想,觉得挺温暖的。来白山大半年了,一直都是一个人,突然之间身边有个人关心挂念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刘伟名下班之后便直接让王婷婷自己回家,然后自己坐上车直接去了许岚那。王婷婷看着刘伟名离开便大概猜到了刘伟名是要去哪,心里面空落落的。
刘伟名走进许岚的房子,就看到许岚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刘伟名把包放在茶几上,走进厨房,看到许岚那娇媚的身材,便从后面一把把许岚给抱住,当然,手也就直接攻击了关键部位。
刘伟名这“无礼。”的举动把许岚给吓了一大跳,转过脸来一看是刘伟名便骂道:“你个s鬼,能不能有点正行啊?”
“我怎么没正行了?我觉得我现在这种行为很端正啊。”刘伟名一边感受着这美好的感觉一边说道。
“要不要把你现在的样子给拍一张发出去,让全白山的老百姓来评一评他们的市委书记大人现在的行为是否端正?”许岚一边动着身体一边继续煮菜。
“没那个必要,领导也有私生活。上班我是市委书记,下班后我只是一个小男人,一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小男人。难道只许老百姓回家之后抱着老婆睡大觉就不准当领导的下班之后偶尔浪漫一下?”刘伟名强词夺理地说着。
“你出去吧,你这样我怎么炒菜啊?哎呀,你弄着我了。”许岚突然尖叫一声,满脸绯红。
“什么弄着你了?”刘伟名明知故问道。
“你到底还吃不吃饭?”许岚突然手拿着锅铲转过身来对着刘伟名怒道。
刘伟名惧怕许岚手中的锅铲,悻悻然地松开双手,投降地离开了厨房。
此时正是晚上六点多,在中央新闻之前播放的本地新闻。刘伟名调到白山电视台,电视里面正在播的正好是白山新闻。新闻里面播放的正是宁山县煤矿的现场,虽然煤矿现在已经全部处理完了,但是新闻却依旧在播着。新闻里面强烈地谴责着煤矿老板的安全措施不到位,把失望工人亲人在现场抱着尸体痛哭的场面反复播放。当然,对于政fu的谴责则是一句没有,但是,这个确实是能够调动全白山老百姓对于煤矿安全措施不到位的不满情绪。刘伟名想了想,看到罗逸说了已经着手准备了这些事情并不是在敷衍自己,要知道,如果不是已经提前准备了,不可能今天上午自己找罗逸谈话晚上的新闻出来了。刘伟名点着烟把新闻看完,整体来说,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舆论的导向性很重要,有些工作如果有老百姓的支持那么做起来就是事半功倍了,如果反之,则是事倍功半。
许岚炒菜的速度一向快,没多久就把菜都炒好了,就当刘伟名准备摸碗吃饭的时候被许岚给打断了,许岚从柜子里面拿出一瓶红酒,然后拿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的烛台,把屋里面的灯光调到最暗,把蜡烛给点上。
“这是烛光晚餐啊,小姐,请问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啊?”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大日子,就是想浪漫一下,难道你不愿意?”许岚皱着眉头问道。
“愿意愿意,相当的愿意。”刘伟名立即点头,然后把红酒打开,给许岚和自己都倒上一杯,然后坐下举着杯子对许岚说道:“遇见你是我的运气,能够得到你和你在一起是我的福气。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能够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身而过。如果真有来生,我今生愿意回头看到直到脖子抽筋只愿能够换来来生与你比翼双飞。许岚,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这人一向大大咧咧,但是说真的,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很幸福。来,我敬你,愿我们俩都可以继续这样子的幸福下去。”刘伟名突然温柔地说道。
许岚看着刘伟名,然后也举起杯同刘伟名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刘伟名开始吃菜,但是许岚却没有动。只是望着刘伟名说道:“就像你说的,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假如我依旧像这辈子一样,没有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见你,我还是愿意守在你的身边看着你生活。很多男男女女在一起埋怨对方说着不公平,其实想想,哪有那么多的公平?埋怨不公平的只能说他们之间没有爱。就像我,只是每天能够看到你,听到你的消息,我就觉得很快乐很幸福。我从来不奢望得到你独占你。如果现实能够允许我就这么在你身边看着你的话我可以做到一辈子。”
刘伟名听过后愣了愣,然后疑惑地问着许岚:“今天真的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你想什么呢?尽问一些破坏气氛的话。”许岚再次不满地对刘伟名说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今天有点奇怪罢了,我这人土习惯了,突然来这么洋气的浪漫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刘伟名嘿嘿地笑着。
“我看了新闻,说是发生了煤矿事故,你这些天一定很忙吧?”许岚转移话题问道。
“我每天都这样,这么大的一个市哪天不发生点事,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以后这方面要注意罢了。这些事情都有具体的人干,你不是说了吗,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就知道动嘴皮子。”刘伟名不想许岚担心太多,便很轻松地说道。
“其实我知道,也可以看得出来,你这一天很疲惫。你以后要多注意身体,说句很自私的话,身体是自己的,工作是大家的。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没有很高的思想觉悟,我只希望我爱的人能够健健康康。”许岚淡淡地说道。
“你能说出这一句就说明你的思想觉悟已经很高了。对了,你不是说要买车?看中了哪款?这个周末我们去岭山。”刘伟名想起了这事问道。
“算了,暂时不想买了。我现在又不常出门买了也没有,等到需要用车的时候再买吧。多吃点菜,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每日都是大鱼大肉外加过度饮酒,这样对身体很不好。你以后要注意,千万不要得了脂肪肝,要少喝点酒。”许岚一边给刘伟名夹菜一边说道。
刘伟名再次怪异地看了许岚一眼,然后道:“许岚,我怎么总是觉得你今天哪儿不对劲,但是具体哪我又说不出来。”
“你嫌我烦嫌我啰嗦就直说嘛。”许岚接过话道。然后又道:“其实有个人在身边啰嗦一下挺好,你一个人在肯定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你啊,找个机会还是把张云佳接过来一起住,两地分居对你们感情不好,对你的生活和身体健康也不好。”
刘伟名再次抬头望着许岚,然后问道:“许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你想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虽然我来白山才半个月,但是这半个月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半个月。你别多想,多吃点菜吧。以后尽量少去外面吃,外面的东西就算再高档也总归没有家里面煮的干净卫生。”许岚又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