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第7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总是觉得许岚今天言行举止非常的怪异,但是让他来说却又说不上到底是哪个地方不对劲。网
“许岚,你要不要找份工作干干?你说说,你想干什么职业?我尽量安排。”刘伟名觉得许岚这是一个人在家里呆久了才会变成这样。
“我啊,干什么职业都不适合。我算来算去,或许我只能是走演艺圈这条路,但是我会选择一条比较干净的演艺圈的路。我现在不管干什么工作,只要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都会引起轰动,这注定了我根本没有可能去干除了演艺之外的工作。现在还不想工作。怎么啊?你急着把我推出去?”许岚说过之后笑了笑道。
“我是怕你一个人在家里闷,我天天都要上班,所以根本就没多少时间在家陪你的。”刘伟名白了许岚一眼后说着。
“不会啊,我一点都不觉得闷,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很好。就像我以前说的,我想找一个宁静的地方生活,而现在就是我想要的那份宁静。”许岚回答着。
接着两人慢慢地聊着,不得不说,红酒加烛光以及昏暗的灯光,确实是能给人一种温馨的浪漫感觉。
“伟名,能陪我跳支舞吗?就像当初那样。”突然许岚抬起头来对刘伟名说道。随后,也不管刘伟名答应与否,径直走到客厅里面拿出一张碟放进了播放机里面,随即便飘出了悠扬而又动听的音乐。
刘伟名看到这笑了笑,也起身走到客厅,然后伸出手道:“尊敬的女士,能请你跳支舞吗?”
许岚脸色羞红,埋怨地看了刘伟名一眼,然后把手搭在了刘伟名的手上。接着,刘伟名便抱住了许岚的腰,两人随着音乐慢慢地跳了起来,渐渐地许岚把头靠在了刘伟名的肩膀上面。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跳着。也不知道跳了多久,许岚突然在刘伟名耳边低声说道:“伟名,爱我吧。”
“啊?”刘伟名愣了一下,没明白许岚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岚咬着嘴唇,红着脸再次说道:“爱我,狠狠地爱我,我想要了。”
刘伟名看到许岚的样子才恍然大悟,要不是看着许岚这含春的表情他是打死都不会猜到能从许岚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这话对于刘伟名来说就是一剂超强的催q剂。他二话不说抱起许岚就往卧室而去。
刘伟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是感觉许岚今天晚上与以往完全不同。许岚是个很害羞的女人,以往都是逆来顺受,即使是声音也都压的很低。但是今天晚上许岚确实特别疯狂,主动地在刘伟名身上折腾了一次又一次,差点把刘伟名整个人都折腾的散架了。就在刘伟名大喊吃不消的时候,许岚也才像虚脱了一样从刘伟名身上下来,然后紧紧地抱着刘伟名入了梦香。
刘伟名第二天依旧是迟到了。这让刘伟名很懊恼,也有点开心。男人嘛,都是这个德行的。
上午,刘伟名带着一众官员直接去了东山县的一个乡村小学,当然,跟着的还有新闻记者,这是刘伟名特意安排的。然后,就在这所小学里面,刘伟名召开了全市教育工作会议,在会上,刘伟名提出了白山市教育当前所存在的问题,以及广泛地听取了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的意见。最后,刘伟名把自己关于乡村小学教育改革的方案提了出来,然后让所有与会者充分地提出建议,最后形成了一个草案。
午饭是在东山县安排的,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刘伟名才散会。走出会场,刘伟名拿出手机便看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是两点钟发过来的,由于开会刘伟名调的静音。这是他的私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许岚的号码。刘伟名打开短信一看便被短信的内容给吓到了。
“伟名,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机上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们俩在一起终究是不合适的,能有这快乐的一个月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愤怒,我也有我的坚持,我在家里留了一封信,你看过后就会明白的。我走了,你要保重自己。下辈子,我还做你的q人。”
刘伟名看着这条短信半天没回过神来,然后直接对身旁的王婷婷说道:“临时改变计划,让司机马上过来,回市里。”
王婷婷不知道刘伟名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要改变原来的行程,要知道,这次可是来了市里面许多的领导的。但是,对于刘伟名的命令她必须得执行,连忙给司机打电话。
“让主管教育的副市长还有秘书长继续主持下面的行程,告诉秘书长,我临时有事先走了。”刘伟名等王婷婷打了电话之后又说道。
王婷婷点了点头,继续拨着姚宏的电话。
司机很敬业,接过电话没两分钟就把车开了过来。
刘伟名和王婷婷都坐上车,刘伟名坐上车之后就开始拨打许岚的手机,但是,传来的总是那句你拨的电话已关机。刘伟名以为许岚在飞机上,但是,等到他到了市里拨打电话还是传来的那句关机的提示。刘伟名才意识到,可能许岚这次是真的要走了,而且是让自己根本找不到的走。
“去许小姐的房子。”刘伟名突然说道。
王婷婷愣了愣,她没有想到刘伟名急着回来是要见许岚,她心里非常的不满,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司机把车依旧停在楼下的停车位。刘伟名打开车门往楼上而去,王婷婷想了想,这么急着回来可能许岚出了什么意外,便也跟着上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刘伟名掏出许岚早就留给自己的钥匙打开门,只见屋子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刘伟名看了看这一切,又走进卧室,只见卧室的电脑桌上面放着一个信封。刘伟名走过去把信封打开。
“伟名,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你不要问我去哪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去哪。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留在白山了,虽然在白山的这段日子是我人生当中最为开心、幸福的日子,但是我不能连累你。就在昨天上午,我在网上就看到了一篇关于我的帖子,是一个人拿手机拍到了我在超市买东西的照片发到了网上,我记得这是早几天的事情,现在这个帖子的浏览量很大了,看到了这个帖子,我吓了一跳,我在想,这次算我们运气好,拍到的只是我一个人,要是拍到了你,那后果便不堪设想。你能走到今天不容易,我知道你是吃了很多苦才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你是一个很聪明的男人,你天生就是一个从政者,你曾经也和我说过你的理想。另外,你还有一个很完美的家庭,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你来说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我知道,假如我告诉你我要走,你一定不会同意的,我知道你的性格,即使是让你失去这一切你也不会同意我从你身边离开,我把这理解为你对我的爱对我的关心,我很开心。但是,人不能太过于自私,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把你这么多年的奋斗还有你以及你家人的幸福给剥夺,虽然我心里有时候也会这么想,但是终究我不能这么做。就像我昨天晚上对你说的那样,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假如我依旧像这辈子一样,没有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见你,我还是愿意守在你的身边看着你生活。这一辈子有了这一个月和你相处的经历,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即使以后我只能在回忆里见你,我也依旧会感觉到很幸福。我爱你,这一辈子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依旧是。我走了,不要为我担心,我能够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的,别忘了,我现在也是有钱人了。我最爱的男人,忘了我吧,我们这一辈子没有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遇上彼此,就注定了我们只能有缘无分,但是,有过一段浪漫的回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当然,或许有一天我实在没办法忍住对你的思念我会突然之间出现在你的身边也不一定,所以,那栋房子我留在那了,那是我们爱的小屋,有我们爱的痕迹。好好保重身体,多关心一下家人,他们才是你最终的港湾。我最爱的男人,保重,勿念。”
刘伟名看过这封信后,呆呆地坐在了沿上,自顾自地拿出烟开始抽着,沉默不语。而王婷婷就站在门边看着刘伟名,她现在还闹不明白刘伟名与许岚之间在闹哪出,但是,她看刘伟名样子便就没有进去打扰刘伟名,而是退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刘伟名现在才明白过来许岚昨天为什么会这么“不对劲。”,原来她早就已经想好了要离开自己了。
刘伟名静静地抽着烟,想着与许岚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他知道,这一辈子自己可能都再也遇不上许岚了,他很清楚许岚的性格,就像以前,她可以坚持地与自己形同陌路直到自己去找她为止,刘伟名也相信,这次许岚说的离开那就是永远离开了。
闻着房间里面残留着浓厚的许岚身上的香味,刘伟名有点伤神。说真的,他确实不舍,而他却又不得不承认,许岚这么做确实全都是为了自己,刘伟名很理智地分析,许岚这么做确实是对现如今的自己最为有利的。但是在情感上,刘伟名还是接受不了许岚的离开,接受不了一个女人为了自己一个人远走他乡的事实。
刘伟名在那么一刹那想过去找许岚,如果他真的通过关系应该是可以查出来许岚去了那儿的。只要找点关系去机场便可以查到许岚是去了哪个城市。但是,刘伟名随即摇头,许岚坚持要走了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把她找到又能怎样呢?就像许岚所说的,这一辈子她们俩没有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遇上彼此,就注定了她们俩只能有缘无份,但是,有过一段浪漫的回忆也已经足够了。
刘伟名站起来,看了看房间,在卧室里面走了走,随后找出遮布,开始慢慢地把屋子里的家具物什都给盖上,这里终究变成了一段尘封的回忆。
王婷婷看到刘伟名的举动便走了进来,笑吟吟说道:“刘书记,我来吧。”
刘伟名回头看到王婷婷,才意识到原来王婷婷也上来了。笑了笑,也不客气地把手中的布递给了王婷婷,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王婷婷做起来显然要比刘伟名麻利一百倍,刘伟名就靠在墙壁上抽着烟。
“刘书记,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她。”王婷婷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便弱弱地说道。
“找什么啊?我是她的一个朋友,受伤了我接她过来治疗,现在伤好了她当然要回去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别在那瞎想,我说过我还欠你一顿大餐的,帮我把活干完,干完活晚上我就请你吃大餐去。”刘伟名显然不想对王婷婷说什么,故作轻松地说道。入仕途这么多年,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容易地掌控自己的情绪,或者说可以很轻松地掩盖自己的情绪。
“那可是两顿了。”王婷婷也笑着说道。
“你还真当是吃大户啊?小心我以后给你小鞋穿。”刘伟名“恶狠狠。”地说道。
“领导,公私要分明,这可是你经常对我说的。你这可不能公报私仇啊。”
“我有吗?好好干。”刘伟名哑口无言地笑了笑,佯怒说了句,随后便走到阳台上慢慢地抽着烟,仔细地回味着许岚昨天晚上与自己说的话。现在想来,从里面其实可以找出许多蛛丝马迹来的,只要自己当时多想一想就可以很容易猜出许岚的想法,只是当时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多想。
想着想着,刘伟名就想起了很多女人来,这些女人的画面从自己面前一张张地划过。金倩、张云佳、江映雪、李梦晴、范滨滨、林月、董静、尚妍黛、秦思思,想着这些都与自己有过不同程度亲密关系的女人,刘伟名不由的有点伤感。其中一些还有这联系,一些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已经从自己的生命当中离去,以后或许也很难再有交集了。无一例外,她们都是好女人,刘伟名知道,对于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自己都是亏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