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第77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到这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暗骂自己这一辈子都是做的什么事啊,古代帝王的荒淫无耻也不过如此吧?仔细想想,刘伟名确实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何优点又有何魅力,能让这么多优秀的女性最后都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然后又为了自己而离开复制网址访问
刘伟名想了好一阵子,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房子。网房子里面王婷婷已经基本上搞定了。
刘伟名又在房子里面走了一圈,把所有摆设都看了看,随后对王婷婷说道:“走吧,请你吃大餐去。”
王婷婷洗了个手,然后便跟着刘伟名出门。
刘伟名用钥匙把门反锁死,再次看了看,随后便转身下楼去了。
“想吃什么?”坐进车里,刘伟名问道。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昏暗,吃晚餐已经到时间了。
“其实刘书记,我随便吃点啥都行,你说吧。”王婷婷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这小丫头,说要让我请你吃大餐的也是你,现在说随便也是你。我可告诉你,过来这村就没这个店了,我刘伟名的饭可不是想蹭就能蹭上的。快点说,想吃啥?”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要不还是去那家你经常去的农家野味店吧。”王婷婷想了想后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那个小店可是吃不了多少钱的。既然你说了去那吃那就去那吃吧,你不要后悔就是了。”刘伟名笑了笑,对司机说着。
到了那家店,刘伟名让司机下来一起吃,但是司机还是坚持着不干,对于这位老司机这种近乎于的坚持刘伟名也只能是无奈地笑了笑。
“刘书记,我看啊您以后还是尽量少出来转,你最近在电视上露面多了,认识你的老百姓也肯定多了。”王婷婷一边和刘伟名往里走一边说道。
“没关系,认识就认识嘛,不过尽量少出门这是对的。”刘伟名点了点头。
刘伟名和许岚直接进了包间,点菜的时候,刘伟名坚持点了一桌这家小店比较贵的菜,既然说了请人家吃大餐那么总得表示表示嘛。
包间里面放了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播放的正是每天这个时候准时播出的白山新闻联播。刘伟名看了看,这个新闻联播主要播放的就是今天在东山县自己主持召开的全是教育现场会,整个新闻联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对自己做着特写。
“看来我还真应该听你的话,以后少出门了。”刘伟名看过自己这超长时间的露面后说道。但是心里对于罗逸宣传部门的工作还是很满意,这样才像是一个宣传部门该干的事情,如果连新闻联播都不为政fu工作服务的话那足以见得这里的领导是多么的无能了。
菜上来后,刘伟名特意叫了一瓶酒,自己慢慢地喝着。
“刘书记,要不我陪你喝一点吧。”王婷婷看着刘伟名一个人在那独饮便说道。
“算了,你一个女人家喝什么酒啊,万一喝醉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是抱你回去啊还是把你丢在这不管啊。你也知道,我现在好歹也是个名人,要是被人看到了我一个市委书记晚上抱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我这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啊,别害我。”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切,刘书记,你这是看不起人。”王婷婷不满地说着,然后拿过酒瓶就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白酒,然后举起酒杯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我敬你一杯,我其实心里非常清楚,你一直都非常的照顾我,从我当你秘书开始你就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女人当秘书这不常见。另外,我工作这么久,你一直都很关心我而且也从来没说过我什么,你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我心里跟明镜似得。有几个领导可以对秘书这么好。刘书记,真心感谢你。”
刘伟名愣了愣,随后笑道:“别整的这么正式,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说你干什么?我不想另外一些人,我不喜欢摆领导架子。除去领导这个身份,我们年龄都相当,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架子好摆的。好了,吃菜吧,别真喝。”
“刘书记,你还是看不起人。我在你面试我的时候就说了,即使是喝酒方面,也并不一定女人就不如男人。刘书记,这杯酒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我干了,您随意。”王婷婷不服气地说着,说完然后一仰头就把杯子里的酒给喝完了,一滴不剩。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王婷婷,要知道,这一杯子可二两酒,而且,这可是五十六的高度酒啊。如果是一个男人这么一口喝下去刘伟名倒不会觉得有什么,可问题是这是个女人。
王婷婷喝完二两酒之后脸都不红一下,这更加让刘伟名觉得有点触目惊心了。
王婷婷看着刘伟名惊讶的样子,竟然笑了一笑,就像是在说:“怎么样?我厉害吧?你小瞧我了吧?”
刘伟名半响之后笑了笑,然后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酒,说道:“我承认我错了,我确实是小看你了。不过,喝酒还是不能这么喝,即使你再能喝,这样喝也对身体非常的不好。慢慢喝吧,来,碰一杯。”
刘伟名吃了两口菜之后,笑着端起酒杯与重新倒满酒的王婷婷碰了一杯。
“刘书记,这杯酒我敬你。”刘伟名刚放下酒杯,王婷婷又举起酒杯说道。
“不带这样的啊,姑娘。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我也已经知道了你的酒量好了,但是也没必要这么喝吧?这可是白酒,不是可口可乐啊。”刘伟名看着王婷婷有点郁闷地说道。
“这杯酒我是真的要敬你。”王婷婷也笑着说道。
“敬我酒总的给我个理由吧?”
“我很敬佩你,真的。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很敬佩你。那时候我知道白山新来了个市委书记,见了你之后我才知道你竟然这么年轻,年纪也与我差不多大。我这个年纪爬到科长这个位置相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是非常不错了,而你,却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市委一把手、实权正厅级干部了。我那时候就觉得你肯定是某位大领导的后代,也肯定是一个绣花枕头,是下来镀金的。后来当了你的秘书,和你相处久了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张炳德张市长在白山这么多你,市委市政fu谁都知道,在白山真正说话的人其实是他,而你,才来了几个月张市长就走了。虽然我到现在也并不是很清楚张市长离开的真正原因,但是我想,和你是肯定有关系的。当然,这些都是犯忌讳的话,我也只是和你说说。后来观察你的一言一行,我仔细与自己对比了一下,我想,就算我到了六十岁也没办法可以做的像你这么好。”王婷婷放下酒杯后说着。
刘伟名看了看王婷婷,见她说的很真诚,便也就笑了笑。随后说道:“张市长的离开和我真没什么关系,他不是输给了我,是输给了自己。有句话叫做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身上不干净早晚有一天都要下台的。我没什么好敬佩的,我只能说是运气比一般人好一点。这一路走上来虽然说不上平步青云但也算是顺风顺水吧。我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只是想多为老百姓做点事情。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各方面都不错,差的只是经验。你再在机关里面锻炼几年你的前途也注定会很光明。”
“能给我讲讲你的从政史吗?”王婷婷非常好奇地问道。
“女人的好奇心能够吓死猫啊。”刘伟名愣了一下后大笑道,要知道,从政史在官场也是一个很忌讳的话题。
王婷婷一听刘伟名不说便很失望地收起了好奇的目光。
“我没什么特别的从政史,只是比起一般人来说高了不少,然后一步步走上来的。你应该看过我的简历,上面都是一目了然。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直接分配到了江南省省委办公厅,在综合科当一个文职秘书。干了半年,后来偶然间得到了当时的省w书记的看中,就成了他的秘书。干了一年秘书,可能是我运气好吧,就提成了副处,你知道,在省委里面副处算不得什么官,随便一个人运气好点,混个七八年都能到副处。一年后,也是因为各方面原因,也有运气的因素,我去下面一个贫困县当县委书记。干了好几年,也算是颇有成效吧,起码我自己这么觉得。后来遇到一些事情,明升暗降当了市民政局局长。然后又平级调到一个开发新区当区长。区长干了两年左右吧,出了一件事,不排除有运气的因素在,我随后就调到了浅圳一个区任副书记。干满一届之后又调到浅圳市任办公室主任。随后任秘书长,再之后去了中央党校学习了半年,毕业后就来了这了。很平常,没什么奇特之处。这下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了吧?”刘伟名娓娓道来,不带任何的感情s彩。对于刘伟名来说,自己的这段政治生涯说不上顺风顺水,里面也有起伏。而刘伟名自己却非常感谢这其中的起伏、挫折。这段挫折让他迅速成熟,让他能够更直接地感受官场。如果不是这段挫折他坚信自己站不到这个高度,刘伟名现在想想,如果不是那段挫折,他现在的性格估计还是与刚到清泉县的时候一样,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果一直都是那种性格,他早就在官场里面陨落了。
王婷婷听的很认真,刘伟名的简历她其实是早就熟记于心了,但是听到刘伟名自己说出来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嘛,我还想你详细说说我好从你的经历当中学一些东西呢。你归结于运气,但是我想,运气这东西确实很玄乎,但是却不是万能的。”王婷婷还是不满。
刘伟名自己又喝了一口酒,随后眨巴了一下嘴说道:“或许吧,运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你却又不能说他不存在,你用了玄乎这个词很正确。当然,你说的很对,运气这东西不是万能的,主要还是靠自己。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今天能够站在比一般人高一点的位置我想其实是我做到了两点。第一,我愿意多看多悟,不管在哪个行业里面,别人给的经验都没有自己多看多学之后悟出来的道理实用。第二点,就是要抓住机会。我生在农村,家里面非常穷,因为穷,所以我从小得到过的东西就不多,所以我养成了一个性格,只要是到手的东西,我就坚决不会让它离手。所以,每次机会我都抓的紧紧的。现在想想,这或许是我成功的一个关键之处吧。”
说起这些,刘伟名确实有许多的感慨。但是随后却又摇摇头,然后道:“今天感慨挺多的,算了,都别喝了,吃点饭吧。”刘伟名看着脸有点微微红的王婷婷说道。
“刘书记,要不我再陪你喝几杯吧?没事,我酒量好着呢。”王婷婷摇着头头说道。
刘伟名愣了一下,当即明白王婷婷的想法,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我早就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了。我也不需要借酒消愁,我根本就没什么愁。别再喝了,吃饭。”
刘伟名知道,王婷婷肯定是猜到了自己与许岚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觉得自己心里肯定难受,所以要陪自己喝酒。
饭局就这么结束,随后刘伟名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家。上楼之后,刘伟名发现在自己空荡荡的房子特别的寂寥,原本这间房子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空荡的,刘伟名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在许岚来过之后他突然之间觉得一个人守着一栋房子原来是那么的孤独。
刘伟名依旧是趴在阳台上抽了根烟,看着白山有着朦胧灯光的夜色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当然,最终还是想到了许岚,这个让刘伟名怎么都忘不掉的女人。想来想去,刘伟名依旧掏出手机,放开通讯簿,找到许岚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只不过,手机里面依旧传来人工语言对方已关机的提示。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关上手机。再趴了一会儿便上c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