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第7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天上午,市政fu那边递了一个草案过来,刘伟名仔细看了看,就是关于刘根投资的事。 看了看市政fu重新给出的优惠政策刘伟名笑了笑,这样子的优惠政策刘伟名才觉得挺实在的。刘伟名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写上同意,随后又通知相关部门尽快拿出一个关于以后投资政策的准则草案上来,递交常委会讨论审核。刘伟名可以想象的出来,马俊才是迫于自己的压力才做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而他心里现在肯定已经恨死自己了。
看了看周末在家值班的人员,刘伟名便让王婷婷给自己定了一张下午飞往林阳的机票,今天星期五,周末在家值班的领导没有他所以刘伟名突然想回家一次,看看母亲看看孩子。许岚的突然到来又悄然离开让刘伟名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人留在白山很是孤单。
吃了中饭,刘伟名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却接到了王明杰的电话,当然,电话是打给王婷婷的。
“刘书记,王明杰王县长说给您带了点茶叶,是他们宁山一家本地企业生产的,他想让市领导首先尝一尝。”王婷婷捂住手机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然,王明杰肯定不是给刘伟名送茶叶,像这种本地企业生产的东西让领导首先试一下都只是说辞罢了,这种借口刘伟名以前也用过不少次。当然,刘伟名也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王明杰是有分寸的。点了点头对王婷婷说道:“你问下他在什么地方吧,让司机过去取一下。”
当刘伟名上车准备去机场的时候才打开王明杰给自己的那一盒“茶叶。”,里面哪是什么茶叶,里面都是一些白山本地特有的珍惜药材,无一例外都是大补的,当然,这价格也不便宜。
刘伟名笑了笑,估计是王明杰听到了关于自己母亲病了的消息,也听到了自己今天回去的消息才特意送了这些东西过来。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很容易猜出来,因为知道自己离开的只有三个人,秘书长姚宏、王婷婷加司机,刘伟名用脚拇指也猜得出来,这泄密的肯定就是王婷婷了。他只是笑了笑,这种事情很正常,王婷婷也是知道王明杰是自己的亲信才会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消息,这样有利于增进上下级之间的关系。
刘伟名是在上飞机之前才给金倩打的电话,告诉自己马上就回去了。金倩高兴了一下,然后问了刘伟名司机,随后挂断电话。
飞机飞往林阳要不了多久,当然,前提是直飞而不是转机。
当刘伟名下飞机走出机场出站口的时候就看到穿着一件淡紫色大衣非常美丽而有气质的金倩站在那,戴着一副墨镜,引的周围的无数男人偷偷地偷看着。刘伟名笑了笑,这种气质与美丽并存的美女确实是不多见。
刘伟名走过去对金倩说道:“你怎么自己过来了,我打个车回去就是了。”
“怎么地都得让你感受到回家受到了重视啊。”金倩一边取下墨镜一边笑着说道。
“你以后还是少出来抛头露面,你的力太大了,我心里担心啊。”刘伟名开着玩笑说着,然后与金倩往停车场走。金倩自然而然地挽着了刘伟名手,这让无数还在偷偷看着金倩的男的心碎了一地。
金倩今天开的依旧是刘伟名以前开的那辆奥迪r8,看到这辆熟悉的车刘伟名笑了笑。金倩很不客气地把钥匙递给刘伟名然后从刘伟名手里接过行李走向了副驾驶座。
刘伟名笑了笑,坐进驾驶座。
“怎么样?很熟悉吧?”金倩看到刘伟名的样子便问道。
“确实很熟悉,已经好多年没开了。”刘伟名没有急着发动车子,摸了摸方向盘说道。
“当年离婚时我可没说把车收回,你自己偏要把车给我,还把房子啊所有存款都留在家里,自己净身出户,弄的我一直心里都觉得对不起你。你当年是不是用的苦肉计啊?”金倩突然笑着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心里很开心,要知道金倩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一样主动开过玩笑了。自从离婚又加之遇到那件事故之后,金倩就像老了很多岁似得,很少看到她再像以前一样开朗的笑,而今天刘伟名又见到了。刘伟名想了想,他不知道是金倩已然忘记了这些年来遇到的事情给自己心里留下的创伤还是由于重新上班重新走进社会让她变成这样,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好现象,一个刘伟名迫切想得到的结果。
“这叫欲擒故纵。”刘伟名恬不知耻地说着,然后感叹了一句:“香车、美女,人生何求啊。”,说完之后直接偏过头在金倩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妈最近怎么样?”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对于林阳的路刘伟名非常的熟悉,这里是刘伟名的第二故乡,他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
“妈最近很好,出去跳了这么久的舞之后人开朗多了,与那些老太太们都成了好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过几天好像要参加一个街道的广场舞比赛吧,所以天天都在练舞,比我可忙多了。”金倩笑着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他是真开心。
“妈练舞去了?”刘伟名走进那栋别墅,看到里面空无一人便问道。
“对,一大早就出去了,一般要到晚上才回。儿子还没放学,你要不去洗个澡?飞了那么久。”金倩一边把刘伟名的东西放下一边说道。
“洗澡?”刘伟名听到洗澡后然后带着阴森的笑反身把金倩给抱住。
“你洗澡就去洗澡啊,抱着我干什么?”金倩当然知道刘伟名这是要干什么了,故作不知地说着,当然,也没脸红,她和刘伟名是真正的老夫老妻,早就过了脸红的阶段了。
“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刘伟名抱着金倩说道。
“什么话?”
“叫做久别胜新婚啊。”刘伟名搂着金倩故意在金倩耳边说着。
“我对你回来的动机产生了怀疑,一回来就想着这事你说说,你回来的目的到底是来看我看妈和儿子的还是来干嘛的?”金倩笑着说道。
“你这句话完全是偷换概念啊,有句话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难道你不想?”刘伟名贼兮兮地说道。
“不想。”金倩摇头说道。
“真不想?”刘伟名再次问道。
“真不想。”金倩再次摇头。
“不顾你想不想,走,给为夫搓澡去。”刘伟名说着一把抱起金倩就往楼上的浴室而去。
当然,这浴肯定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洗完了,对于这浴直接从浴室洗到了卧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一番折腾,两人直接到了下午五点过躺在刘伟名怀里的金倩才突然想起来说道:“快点起来,我得去买菜还得去接儿子。晚上我叫了钟丽两口子来家里吃饭的,哎呀,都怪你,折磨人。”
“怎么怪我呢?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做得了的,再说了,看前面那情形你明显比我更享受啊。”刘伟名嘀咕了一句,见到金倩那不善的眼光随即投降说道:“你去买菜,我去接儿子。”
两人说完之后便就匆匆地穿上衣服,然后开始整理。
刘伟名根据金倩给的地址开始开着车去接他和金倩的儿子刘金哲。
刘伟名依旧是开着那辆r8出门的,而金倩则是开着另一辆去买的菜。
当然,刘伟名与金倩的儿子刘金哲是金倩刚转学过来的,孩子已经不小了,当时,由于是去的新学校不久,所以金倩还是每天都接送。这街上车多他不放心。刘伟名根据金倩给的地址便开车去了。
开车在路上走着,感受着这里熟悉的一幕一幕,想起了许多的回忆。
刘伟名把车停在那所学校门口,看了看时间,离放学还有十几分钟,坐在车里抽了会儿烟。当然,车子停在那还是让刘伟名很郁闷,因为路过的行人总是会不停地打量着这辆车以及车上的人,这让刘伟名很是郁闷,暗道有时候开着豪车出门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刘伟名抽完一根烟后不久就看到学校响起了铃声,随即,便见到一群群背着书包的孩子往校门口来,学校门口也有几位老师站在那指挥着孩子们不能拥挤并且提醒孩子们过马路要注意。当然,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也很多,学校门口的车多的都停不下,当时即使如此,刘伟名的这辆车还是非常的鹤立鸡群。刘伟名赶紧看着状况赶紧下车,走到门口等着儿子。
没多久,就看到自己儿子背着一个别人小不了多少的书包从学校里面出来。
“儿子啊,过来。”刘伟名走过去喊道。
刘金哲愣了一下,随即才开心地跑到刘伟名身边说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爸爸来接你回家啊,妈妈在家里做了很多好吃的。”刘伟名一把抱起孩子往车上走一边说道。
“那你是不是要在家呆很久啊?”刘金哲满脸期待地说道。
刘伟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儿子这个问题,出了在浅圳的那段时间,其余刘伟名是真的没在家呆过什么时间,看着儿子满脸的期待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爸爸在家陪你过周末。”
刘伟名把儿子放在副驾驶位上,然后把安全带给系好。
“耶,好耶。爸爸,我明天要去动物园、要去海底世界。你答应过我的。”小金哲坐在副驾驶位上兴奋地手舞足蹈。刘伟名坐在驾驶位上,愣了愣,随即心里升起愧疚之心,他记得,答应儿子去动物园是去年的事了,那时在浅圳。后来因为自己一直都忙而且,也忘记了。
“好,爸爸和妈妈明天带你就去动物园,你想去哪就去哪,好不好?我们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刘伟名点头说道,他现在觉得自己最为亏欠的就是几个孩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儿子说的话,原本已经淡了的辞职的心再次强硬了起来。
“爸爸,能不能帮我去买本书啊?”小金哲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
“好啊,买书是好事,你要买什么书?”刘伟名笑着问道。
“我们老师说要我们每周都要读完一本课外读书,每周星期一都要把读完的书交给她看。我以前的书都放在浅圳的家里面没带来,要是不买书我就要被老师批评了。”小金哲一本正经地说道。
“儿子,老师让你们多读书是让你们多学学在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你不能把读书当做一种任务去完成,而应该要保持一种兴趣知道吗。走,爸爸带你去书店。”刘伟名一边教育着儿子一边把车往自己记忆中林阳一条专门卖书的街上开去。
这条件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文化街,这是林阳市政fu在很多年前就特意规划出来的一条街了。这条街里面全都是经营者与文化有关的产业。既有古色古香的琴棋书画,也有很现代的各种cd、唱片。但凡类似的商品在这条街都可以找到,当然,这条街上最多的就是书。基本上全林阳的书都集中在这里,随便你想买什么书在这里都可以找得到。
这条街是个类似于步行街的规划,所以,车子只能停在街外,然后步行前去。
刘伟名把车停在外面,然后牵着儿子走了进去,刘伟名看了看,带着小金哲进了一家比较大的儿童读物专营店。在里面慢慢地挑着,选了十几本。刘伟名去付钱的时候才发觉,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旅行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最开始小金哲的一切都是由金倩在做,那时候自己是最忙的时候。后来金倩病了就是有张云佳。在刘伟名的记忆里,自己还真的从来没为儿子做过什么,想想,有辛酸也有后悔,当然,最多的还是对儿子的愧疚。
“我要很快的把这些书都看完,然后交给老师看,到时候我肯定能得第一。他们都没有这么多的书的。”小金哲被刘伟名牵着手出来便很神气地说着。
刘伟名本来想教育一下孩子不能这么势利,读书是为了增长自己的知识而不是为了攀比,但是想想,自己未免也太过于严格了,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孩子有这种要强的心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刘伟名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走着走着,刘伟名无意间转头看了看一间叫做静书吧的小店后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在那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