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第7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了看手中的书,是一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刘伟名仔细看了看这本书,很显然,这是一套珍藏版的版本,与刘伟名以前看过的版本有点不一样。这本书是充满正能量的书,俄国人写的,所以董静说这本书对孩子的成长有利刘伟名是赞同的。
“谢谢你。”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对小金哲说道:“这是阿姨送给你的,快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小金哲很听话地说着。
董静伸出手摸了摸小金哲的头,没说什么。
“来,我们回家去了,跟阿姨拜拜。”刘伟名再次看了眼董静后对小金哲说道,然后在小金哲的挥手中牵着小金哲出了董静的小店。
董静望着刘伟名牵着小金哲离开,直到身影都不见了才慢慢地转过身,眼睛里面带着泪光。这泪光不知道是与刘伟名重逢后的喜悦所致还是对于那份感情的感伤所致。
转过身的董静坐回位置上,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便又重新看起了书,与刘伟名来之前一样,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刘伟名走出董静的小店之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叹气,只是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爸爸,你怎么了?”小金哲见到刘伟名叹气好奇地问道。
刘伟名一愣,低头摸了摸儿子的头,笑着说道:“爸爸没怎么。妈妈打电话来催我们了,我们要快点回去。所以,我们俩跑过去好不好?我们来比赛,谁先跑到车边边就算谁赢,好不好?”
“好,我先跑了。”小金哲突然狡黠地一笑然后就跑了出去,对于自己的小聪明一脸得意。
刘伟名看着儿子天真无邪的模样,发自心底的开心,然后装模作样地追着儿子。
当然,比赛的结果在刘伟名的故意为之之下小金哲以一步之遥取胜。
当刘伟名开着车带着小金哲回家的时候,客厅里面正坐着一个男人。当然,这个男人刘伟名是不认识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非常斯文的样子。
男人看到刘伟名进来,也是疑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笑着说道:“您一定是刘书记了,您好,我是钟丽的丈夫,侯勇。”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笑着伸出手与侯勇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我是刘伟名。叫我一声刘哥就行了。”
“一直都听钟丽说起您,今天终于见着了。”男人有点腼腆地说着,然后又道:“金总和伯母都在厨房里。”
“你先坐一下,看会电视,我去下厨房。”刘伟名笑着,然后牵着小金哲走进厨房。
厨房比较大,当然,里面站着三个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煮着菜。
刘伟名母亲和钟丽在摘着菜。
“妈,你回来了啊。”刘伟名走进厨房笑着说道。
“刚回,你要回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啊,我今天就请假不出去了。”刘伟名母亲见着刘伟名就埋怨道。
“伟名哥。”钟丽看着刘伟名笑着说道,原来天真的小女孩现在身上已经有着一股成人的味道。刘伟名看着钟丽也笑了笑,两人之间以前发生的种种都当做忘记了的般:“小丫头不错啊,老公挺帅的。结婚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以前肯定是见过的,只是你不记得罢了。侯勇是集团骨干,业务能力很强,也算是集团的老员工了。”金倩转过头来说这。
“奶奶,我肚子饿了。”小金哲可不管大人们在说什么,直接走到刘伟名母亲的身边说道。
“等一下,等一下就有饭吃了。走,奶奶带你先去吃饼干去。”刘伟名母亲溺爱地牵着小金哲的手走了出去了。
“妈这是有溺爱的嫌疑啊,都要吃饭了还带着去吃饼干。”刘伟名看着走出去的祖孙俩说道。
“老人家哪有不溺爱孙子的,只要妈高兴就行。”金倩无所谓地说道。
“那行,明天,明天带儿子出去玩。路上儿子已经对我非常不满了,我估计在他心里我已经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了。”刘伟名靠在墙壁上点着烟说道。
“你也知道啊,他都跟我闹了很久了,说爸爸什么时候回。”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
“嘿嘿,明天一次性补偿他。”刘伟名看着钟丽在场不好意思地说道。
钟丽笑了笑,然后说道:“伟名哥,你都是堂堂市委书记了怎么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啊。”
“市委书记也一样啊,就算是当了省w书记不一样的还是得接受家里领导的指挥木?这是原则问题。”刘伟名再次笑了笑说道。对于刘伟名与金倩已经离婚了事实大家都当做不知道。
“去去去,别在这嘴贫,在这纯属捣乱,出去陪陪侯勇吧。”金倩再次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走了出去。
侯勇不是一个很会聊天善于交际的人,经过刘伟名慢慢地交谈才知道,侯勇是技术性人才,高材生。听到这刘伟名就恍然大悟了,一般钻研技术的都不是很善于交际。
晚饭很和谐,钟丽两口子吃了饭就离开了。
晚上,刘伟名母亲很人性化地直接拉着小金哲跟自己睡去了。刘伟名和金倩拉着手在外面花园里散步。
“你今天也见着小侯了,怎么样?”金倩挽着刘伟名的手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啊?”刘伟名不知道金倩在问什么。
“跟你这人聊天怎么这么难呢?我就是问你小侯这个人怎么样啊?”金倩不满地说道。
“哦,还行啊。一看就是个有文化有素养的男人,虽然不是很善于交际,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是个老实人。”刘伟名也随口说道。
“钟丽和我说,侯勇对她非常好。而且,侯勇这人也没什么嗜好,就是人有时候显得木讷了一点。”
“这样的男人最好了,嫁男人就是得嫁个老实的,虽然这样的生活不会有太多色彩但是起码实在,是不是?看得出来,钟丽挺幸福。”刘伟名评论着。
“你这句话但是说的很有道理,我啊,是深有体会。女人啊,嫁男人就是要嫁一个老实的,嫁个花花肠子太多的男人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金倩看了刘伟名一眼后说着。
刘伟名尴尬地咳嗽着,对于金倩的评说他不敢否认,毕竟他就是始作俑者。
“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啊?一码归一码。”刘伟名无力地狡辩着。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金倩反过脸来问道。
“对的对的,嘿嘿。”刘伟名投降卖乖着。
“看到妈现在这样我是真的很高兴,看起来,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没什么事情了。”刘伟名立即转移话题说着。
“恩,以前和爸一起住在这里的时候,妈心里有爸,所以总是不出去,抵触外面。现在爸不在了,她心里没了寄托所以倒是很快就与外面的环境融合了。希望妈的晚年生活能够过得幸福。”金倩叹了口气说道。
“明天带着儿子我们一起去爸妈坟前看看吧,我很久没去了。其实,我一直都不敢去面对他们。”刘伟名想到金清平和刘光芬,真心地说道。
“算你还有点良心。”金倩说了一句,然后说道:“我每个周末都会带儿子去那扫下墓。爸妈在的时候把金哲都当成了宝,我想,他们在下面肯定是很想金哲的,所以常带他去看望他们。”
对于刘伟名说的那句自己不敢去面对金清平和刘光芬金倩没有加以评论,这个话题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接。
“对了,前面听儿子说今天有位很漂亮的阿姨送了他一本书,是你的朋友。你是不是该解释解释啊?”金倩突然笑着问道。
刘伟名一愣,随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小叛徒,要是在抗战时期他一定是个小汉奸。”
“看来是真有什么事啊,不然怎么还要让儿子替你打掩护啊。”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
“你都想到哪去了?我刘伟名是那种人吗?”刘伟名愤怒地说道。
“不是吗?”金倩反问着。
刘伟名被噎住了,确实,他确实不敢说不是,有句话叫做事实胜于雄辩,刘伟名只能吃瘪。
“今天碰到了以前的一个同事,你应该是见过面的,就是董静啊。我在开发区的时候他是宣传部长,有印象没?”刘伟名不再纠结那个自己怎么说都是输的话题。
“董静?哦,有印象。难怪儿子说是位漂亮阿姨,确实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金倩想了想后随即记了起来。
“恩,就是她。今天带儿子去那条街买书,刚好路过看到了她,她在那开了个书吧,所以就进去聊了聊。”刘伟名避重就轻地说着。
“开书店?他不是开发区的宣传部长吗?怎么还有时间去开书店?”金倩疑惑地问道。
“她辞职了。”刘伟名说道。
“辞职了?就为了开书店?”金倩不明白地问着。
“也不能这么说,她爸是以前林阳市的副市长,我在开发区当区长的时候,他爸就是挂着个书记的名。年初,他爸被双规了,说是贪污。这个事情你不在林阳肯定没听说过,在林阳,当时这是一件大事了。官场上的事情很复杂,不过既然查出来是贪污,那么董副市长身上不干净那是肯定的了。因为他爸的事,他立马就被调走了,平级调到了林阳,受排挤是肯定的了。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其实,她以前是个记者,我在清泉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她当时来采访我。她这人其实并不是个官场,准确的来说她其实是个文艺女青年,她个人的性格也不喜欢勾心斗角。她是因为她爸的关系才从企业单位调到了行政单位的。主要是因为性格原因,所以她辞职了,在那开了个书店,其实叫书吧,里面都是一些喜欢安静百~万\小!说喝茶的人。我今天进去看了看,很不错的一个地方。周末无事,坐在那听着轻音乐。喝着茶静静地看一下午书,偶尔为之,确实不失为一件挺惬意的事情。”刘伟名一边走一边说着。
“这个女人倒还真舍得,这么大的一个干部说不干就不干了,其它人或者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级别,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懂得放弃的人才能够得到。听你说起这个地方还真不错,下次有机会我也进去坐一坐,很多年了,都没时间没心情好好地坐下来看一百~万\小!说。”金倩笑着说着。“不过,我怎么总是感觉你与这个女人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呢?”金倩又笑吟地望着刘伟名说道,说的刘伟名心里直发毛。
“绝对没有,就是朋友关系,真的。”刘伟名举手发誓着,然后又道:“她是一个挺不错的朋友,真的。一个活在自己内心世界里的女人。”
“你啊,注意点,不要再在外面沾花惹草了。你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再多你应付的过来吗?我们几个女人虽然都跟在你身边,因为爱,我们没办法,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是没有底线的。我这可是明摆着威胁哦。”金倩毫不给面子地说着。
“小人省得,请夫人放心。”刘伟名态度恭敬地说道。
“云佳过段时间把那边事情处理一下就也过来了。我想了想,还是让她跟着你去白山吧,你一个人在那边我不放心,你不是一个懂得自己照顾自己的人,我都还不知道你在那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金倩轻声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今天听到儿子的话,我觉得我也应该辞职不干了,我欠你们欠孩子的太多。而且,我现在也发现,其实官场上面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多的意义,如果说想成为人上人要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再往上走,高处不胜寒的道理我懂。”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
“还是不要的好,你现在只是因为对我们愧疚才会这么想,一旦你真的辞职了你就会觉得后悔觉得失落。男人不像女人,你们天生就是一个拼搏着,你们骨子里都是带着血腥味的。而且,你一直心里都是有理想的,你放弃了你会快乐吗?我们和孩子都不希望你不快乐。你还很年轻,你也不是一个在家里呆得住的人。”金倩摇了摇头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笑了笑,今天已经第二次有人说自己不是一个在家里呆得住的人,看来,自己还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在家宅着的宅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