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6.第7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得干完这一届。 白山那边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这都是我的目标,让我现在放弃我也是不愿意的。等到这些我所希望看到的都成为了现实,我想,我可能真的会考虑辞职的事。”刘伟名笑着说着。
“很久没有这样出来散步了,哎,真不错。”金倩突然感叹了一句,然后伸了个懒腰。
“走吧,回吧,再走就不是散步是跑步了,现在身体真没有以前好了,走路走久了就感觉累。”金倩又说了一句。
“你啊,让你去美国再去复查一次,看看有没有完全康复你就是不去。”刘伟名也跟着金倩往回走。
“不去,自己的身体好不好我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金倩摇头说道。
其实刘伟名明白金倩心里的想法,她已经被这种病痛折磨过一次了,她不想去复查就是因为她怕再次听到自己身体有什么问题的消息,她宁愿就这样子开心地活着。
刘伟名看着金倩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蹲在金倩的身前说道:“来吧,老公背你。”
“干什么啊,都多大年纪了,也不怕被别人看到。”金倩娇嗔了一句。
刘伟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反手搂着金倩的臀部就把金倩给搂上了自己的背,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到了八十岁了,我还一样的背你。”
“八十岁你自己都走不动了还背我。”金倩心里很幸福,但是嘴上却不示弱。
“你这完全是小瞧我了,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但是这身体却是不是一般的棒。下午你已经试过了,是不是雄风依旧不减当年啊?我跟你说,八十岁怎么了?看过新闻没?早段时间新闻上不是说了嘛,有个七十五岁的老头还去办事,而且还一次找俩。所以,你不能小瞧老年人啊。”刘伟名一边背着金倩一边胡说八道着。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你一位市委书记该说的话吗?怎么没点觉悟呢?”金倩骂了一句。
回去之后两人就睡在了上,刘伟名抱着金倩就开始有点蠢蠢欲动了,手啊脚啊,都开始不老实地在金倩身上胡乱地动着。
“你就不能老实点啊?下午才那个了的。”金倩埋怨了一句。
“你这话不能这么说,就像吃饭,你不能说你中午吃了晚上就不吃了是吧?”刘伟名贼笑着,然后说道:“你得可怜你老公我啊,一个人在白山那个穷乡僻壤,每天守身如玉的我容易嘛我。”
刘伟名说着,手非常自然地伸进了金倩的衣服里面。
随即,又是的风雨赴巫山,直到两人大汗淋漓地睡去。
第二天,刘伟名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与金倩一起带着小金哲去了林阳市的各种动物园、游乐场,直接玩到天黑了才回,两个大人走的是精疲力尽,不过小金哲直到晚上回去却依旧还是精神抖擞。所以,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小孩子旺盛的精神。
刘伟名在星期天的上午坐飞机回到了岭山,金倩送刘伟名去的机场,去机场之前硬拉着刘伟名去商场给刘伟名买了几身衣服,说是天冷了,自己不给他买按照刘伟名的性格就算是算成了破烂也不会想到要去买衣服的。
刘伟名带着金倩的温暖飞回了岭山,还是那样,在岭山机场司机已经提前得到通知在那等着了。中午刘伟名依旧是在岭山吃的饭,然后下午回到了白山。回到白山不久,王婷婷就出现在了刘伟名的家里。
打开门看到外面的王婷婷,刘伟名有点纠结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啊?”王婷婷不高兴地说道,一边不客气地走进刘伟名的房子里。
“我可没这个意思,只是你这好好的星期天不休息跑到我这来这确实让我有点受若惊。”刘伟名笑着说道。
“我是你的秘书,ok?”王婷婷不客气地说道。
“得,别让秘书这个职位说事,除了在办公室,其余时间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我秘书。”刘伟名与王婷婷已经很熟,所以,也没客气什么。
“那我说我其实是喜欢你,你相不相信?”王婷婷突然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起码这个理由比你是我秘书的那个理由来的靠谱。”
王婷婷怪异地看了刘伟名一眼,然后也笑着说道:“我是看你一个人在这孤单,今天晚上去我那吃饭吧,包饺子。我料都已经准备好了。”
“你特意过来请我过去吃饺子啊?”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不然你还想过去干啥啊?我的刘书记。”王婷婷也笑着问道,然后看到刘伟名有点尴尬的样子说道:“我不亲自过来请你你会去吗?再说了,一个电话就想把我们的领导召之即来呼之则去,我还没这么弱智,政治觉悟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刘伟名笑了笑,王婷婷这句话倒还是句实话。
不过刘伟名还是没有说去还是不去,一个市委书记去一个下属家里一起包饺子吃,还是个女人,这让刘伟名怎么都觉得怪异,而且有点不符合身份的感觉。不过不去吧,刘伟名又觉得对不起王婷婷,毕竟人家是一番心意。
“要不来这包吧。”刘伟名想了想,出了个自认为是两全其美的方法。
“刘书记,刘大人。你放心,我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那栋房子就我一人,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失您的身份。”王婷婷没好气地说着,她在上班以外的时候,基本上只把刘伟名当做一个男人看待,要做到这一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当然,她其实想起来叫刘伟名过去一起包饺子也是有想法的,她离婚了,刚离婚心情总不是很好。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间,上班时候还好,一到周末一个人呆在房子里面两天,又没有太多朋友,这种感觉其实很难熬。所以,便想到了同样孤单一个人的刘伟名。
“你这丫头,话为什么要说的这么直接呢?看样子你还是需要历练才能堪当大任,官场说话逢人只说三分你不知道吗?”刘伟名笑着说着。
“现在是周末,休息时间。每天都那样过多累啊。”
“行吧,那就过去吧?远不远?哦,对了,我可先说好,饺子我可不会包,我吃还行。”刘伟名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包多少吃多少,不包那就没得吃。是你说的,我没有把自己当做你秘书的觉悟,那你可就的自己动手了。”王婷婷立即说道。
“你这丫头,报复心太强,这可不是好事,要改啊。”刘伟名穿着大衣一边语重心长地说着。
刘伟名与王婷婷一起下楼,然后打个的士便去了王婷婷家。王婷婷家里刘伟名所住的地方其实不算近,一个住在白山市区的东边一个在西边,当然,因为白山市不大所以也不能算是太远。
到了王婷婷所在单元的楼下两人下了车,刘伟名左右看了看,很一般的一栋房子。随着王婷婷进门,刘伟名便感觉到了一股香味。刘伟名笑了笑,这股香味能够证明这套房子里面确实是没有男人的存在。这是刘伟名多年来得出的一个经验,一般说来,一个女人独自居住的地方总是会有一股香味,而一旦这个地方来了男人,那么这种香味马上就会消失。当然,这只是指一般情况,而不是说百分百正确。
王婷婷的房子很干净,布置的也很温馨,到处都是一尘不染的。这些都与这个女人的性格有关。
“刘书记,您是喝茶还是喝咖啡?”王婷婷一进门便把外套脱掉,问着刘伟名。脱掉外套的王婷婷毫无疑问地显露出了她那一对不能算小的骄傲。
刘伟名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这个眼神当然没办法忽视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眼睛虽然看着,但是嘴里还是说道:“喝茶吧,我不习惯喝咖啡。”
王婷婷点了点头,然后找了很久找出一包没开封的茶叶。
“我从不喝咖啡,所以,这茶叶也就藏的比较深了。”王婷婷笑了笑然后给刘伟名泡茶。
刘伟名没有说话,说实话,来到一个单身女人的宿舍他还是有点拘谨的,拘谨的原因在于他对王婷婷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怎么样,刘书记,不对我的小屋点评一下?”王婷婷把茶放到刘伟名面前说道。
“很不错,干净、温馨。”刘伟名喝了口茶随意地说道。
“这房子是我和我前夫结婚的时候买的,当时买的时候很便宜。结婚后,他也没在这里住过几天,这房子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住。”王婷婷点头说道。
“人生不如意十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想它干什么。”刘伟名估摸着安慰了王婷婷一下,其实他真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所以,这安慰人的话说的如此苍白。
“睡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就难了。”王婷婷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说道:“刘书记,你在这看会儿电视吧,我去包饺子,很快就可以吃了。”
当然,刘伟名并没有闲着,也进去跟着王婷婷一起包饺子,虽然刘伟名那饺子包的是惨不忍睹,即使是在王婷婷手把手的教导之下也没有丝毫好转,不过,刘伟名依旧还是包的很开心。当然,在这过程中不乏与王婷婷有过极度亲密的接触,曾经一度差点让刘伟名心房失守,不过,最后刘伟名还是忍了下来。刘伟名终于发现,这王婷婷原来也是一个可以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女人,只是在这之前,他并没有认真地去发现这一点罢了。
刘伟名吃完饺子后便回家了,不得不说,这顿饺子吃的很有味。刘伟名近年来的生活很少有这种自娱自乐的机会,所以,这顿饺子胜在了过程。同时,刘伟名也似乎发现了一点,那就是自己与王婷婷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点,这只是刘伟名的个人感觉,这种感觉让刘伟名觉得有点恐慌。
星期一的早上,是每周例行的常委会,这个规矩还是刘伟名来了之后定的。平时有大事才另行通知召开。
这次常委会其实就两个主题,那就是关于《村小学改革方案》和《白山投资优惠政策实施办法》两个政策的讨论。当然,因为这个方案都是通过刘伟名审核通过后才拿到常委会上来的,所以,那个方案的通过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力,而马俊才在这次常委会上很罕见的一言不发,当然,他这种态度并没有得到别人的同情,所以,大家都直接把他忽略掉了。
刘伟名感觉现在手头上有一大堆事,村小学教育改革、还是刘根投资的事以及煤矿整改,另外刘伟名还得时刻关注中央以及发改委对西南发展的最新动态。这些事情看起来一大堆,但是却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拿煤矿整改来说,虽然在常委会上已经定了调子,但是,从制定一系列的政策到最后执行落实,起码要一个月,这已经算是最快速度了。没有实施,但是刘伟名却不得不时刻为这些事情做准备,所以说,这个市委书记并不好当,他已经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了。
《村小学改革方案》一落实下来,刘伟名就吩咐相关部门的人开始往省里跑,要知道,关于这点韩大成是答应过刘伟名一笔专款的,对于这点刘伟名是很在意的。为此,在跑那些部门跑的差不多的时候,刘伟名亲自去了一趟岭山见了韩大成,稀里糊涂地汇报了一大堆工作之后刘伟名便点明主题让韩大成批款,韩大成笑着骂了刘伟名一顿后也不含糊地给相关部门领导打了电话。最后威胁了刘伟名一句,要是白山乡村小学教育改革试点工作没有做出成效这笔款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就给刘伟名来个斩立决,刘伟名当然是立下了军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