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第7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了钱,这教育试点工作就展开的快,在东山县,关于这点已经如火如荼地召开了 同时,纪委那边也在东山县掌握一大批官员违规违法的证据,只等着最后收尾了。网如刘伟名当初猜测的一样,教育款项的不明失踪与这些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当然,刘伟名还没决定好怎么出手,要知道,这个名单有点大,让刘伟名难以下手。他必须等到尤恒生那边的调查全部结束之后才能统筹考虑这个问题。
不过也有好事,半个月后,省委组织部下了个通知过来。新任的市委副书记人员终于定了,不日就要起来报到。市委这边少了一个副书记,这让刘伟名的工作压力增加了不少,听到这个消息刘伟名还是非常的开心。只是,一看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名字和简历时刘伟名就彻底傻眼了,更加准确的说是大吃了一惊。呆了很久之后,刘伟名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个世界也未免太小了一点啊。其实,对于新来的副书记人选刘伟名应该早就知道的,只不过,他懒得去打听消息。在刘伟名看来,不管谁来当这个市委副书记都是一样。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去打听消息。
刘伟名看到这个新任白山市市委副书记人员名单和简历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上面写着“阿依古丽。”几个字。
他是在没有想到,新来的这位市委副书记会是自己在党校的同学,还是熟人。他知道,这次的新任市委副书记肯定是从上面空降下来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空降下来的会是这一位。他想着阿依古丽,感觉阿依古丽怎么都不像一个市委副书记。她身上的感觉与同样为女领导的江映雪差太多了。
刘伟名看到这,拿起私人手机,找到阿依古丽的电话想拨过去,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拨。反正一般都是通知下来三天内报到,所以,阿依古丽马上就要来,没必要打电话。刘伟名在心里想着,不知道阿依古丽知道不知道自己要到的这个地方的市委书记是自己呢?先到这,刘伟名再次笑了笑。
果然,没多久姚宏就过来了,然后问刘伟名:“刘书记,不知道这次新来的副书记按什么标准接待呢?”
其实这个事情本身就是姚宏的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按理说怎么安排是由姚宏说了算,这点事情不应该来问一个市委书记。但是,接待这上面却是有大学问的,姚宏在这上面确实不敢马虎更不敢擅自做主。
“该怎么接待就怎么接待吧。”刘伟名笑了笑说了一句,然后又道:“上面肯定是会有领导陪同下来的,看看是什么级别的领导陪同下来吧。一般的领导我们就到市委大院这边接待,如果是主要领导就到市界去接。你与省组织部那边去联系一下,这事你安排就行,不需要问我了。”
姚宏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点了点头离开。
只是刘伟名怎么都想不通一点,阿依古丽为什么会来下面当市委副书记呢?像这种如果不是为了镀金谁会愿意往下面跑?而且还是选择的像白山这种穷山僻壤。据刘伟名对阿依古丽的了解,阿依古丽本身根本就没有对仕途有太多的想法。所以,刘伟名根本就想不通阿依古丽为什么会选择来白山。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却接到了韩大成秘书的电话,电话里韩大成秘书告诉刘伟名,说韩大成让刘伟名去省城。虽然韩大成说的是这两天,但是,领导亲自召唤刘伟名不敢怠慢,把手头上紧要的事情都处理了一下便让王婷婷立即把司机叫上去往岭山。
其实,刘伟名已经大概猜到了韩大成叫自己是干什么,估计还是与阿依古丽的事情有关,不然不会在这个档口。
“刘书记,您是上午直接去省委还是下午再去?”上车后不久,王婷婷便开始问刘伟名。
“下午再去吧,上午过去都快到下班时间了。”刘伟名随口说道。
“那好,我给岭山办事处那边通知一下。”王婷婷说着就拿出手机准备通知。
“先等一下。”刘伟名想了想说道,然后对王婷婷说道:“把我的手机拨给韩书记的秘书,我跟他说说。”
王婷婷愣了愣,然后拿出手机拨了韩大成秘书的电话,接通后才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已经数次说过邀请韩大成的秘书吃饭了,只是一直未成形,这次刚好有机会,所以刘伟名还是想着正好宴请一下韩大成的秘书。自己是从秘书干过来的,所以刘伟名是非常清楚秘书这个级别不高但是位置重要的官职。寒暄了一阵之后,在刘伟名的盛情邀请下韩大成的秘书说是晚上,中午他有事确实也走不开。另外,韩大成的秘书也把刘伟名会见韩大成的时间提到了下午三点。
挂断电话之后刘伟名把手机递给王婷婷说道:“你给那边打电话吧,我下午三点钟去见韩书记。另外,我们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晚上我请韩书记的秘书吃饭。地点你到时候先选一下。”
王婷婷非常敬业地在本子上记着,然后点点头开始给岭山办事处那边打电话,包括刘伟名的住宿以及吃饭的问题都清清楚楚地交代着。
王婷婷挂断电话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本碟拆开放进车里的cd里面。随即,便是一阵悠扬的音乐传来,不是纯音乐,但是却是欧美的轻音乐。
“咦,不错啊,你从哪搞来的?”刘伟名习惯坐车就闭眼休息,听到音乐声后睁开了眼睛问道。
“这个是珍藏版的欧美轻音乐,我感觉很不错。刘书记你经常要在车里休息,所以我便特意去找了这张碟,休息的时候听一听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王婷婷笑着说道。
刘伟名也笑了笑,女秘书有时候就是这点好,心思要比男人细腻的多。
“欧美的确实不错,要是听中文的或许就没有这感觉的。具体不同在哪我也说不出来,反正感觉就是不一样。”刘伟名开了句玩笑。
“感觉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个是听得懂的,一个是听不懂的。”王婷婷也笑着说着。
“你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虽然这句话有嘲笑我不懂英语的嫌疑,但是,确实是这么个理。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朦朦胧胧的感觉才是最好的,要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反而就觉得没意思了。”刘伟名有着感悟地说了一句,然后又闭上眼睛睡觉。
车子开到岭山的时候,刘伟名睁开眼,想了想,然后对司机说道:“开到有卖儿童读书的地方,我去买几本书。”
司机倒是很听话地点头,不过王婷婷倒是愣了愣。
司机显然对于岭山市非常的熟,转了一会儿就开到了一个书城的下面。
“婷婷,陪我去买几本书吧。”刘伟名一边下车一边对王婷婷说道。
“以后啊,每个月月初都提醒我一下买书。”刘伟名一边走一边对王婷婷说道。其实,这个是他从林阳来白山的时候就想好了的。作为一个父亲,虽然不在自己的儿女身边,但是,自己还是应该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尽自己作为一个父亲做尽的责任。
王婷婷还是不明所以,想了想后笑了笑道:“好的,要不要再买点衣服?”
“衣服就不必了,有他妈妈买,而且,我的眼光也实在是有限。”刘伟名想了想后回答着。随即便带着王婷婷去了书城,一逛就逛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刘伟名选书很认真,虽然大多都是一些儿童童话,但是刘伟名还是坚持买的每本书自己都把内容看一下,确定这书孩子们能喜欢而且内容是积极向上的才买。只是让王婷婷奇怪的是刘伟名每本书都买三本。
再次坐进车里,刘伟名让司机先停着,然后在每本书上都认真的写着字,写着自己对孩子们该说的话,都是一些“多百~万\小!说多学知识,只有喜欢百~万\小!说的孩子才是好孩子。”,然后署名都写上“最爱你的爸爸刘伟名。”把所有的书都写上字之后,刘伟名又拿出一张纸,写上了三个地址收件人还有邮编,随后把纸递给王婷婷道:“找个时间帮我把书寄过去,总共是三套,这是地址。”
王婷婷看了看纸条,有点疑惑。
“一个是我和前妻的孩子,一个是和现在妻子的孩子,还有一个是朋友的孩子。”刘伟名看到王婷婷的疑惑,随意说道,也没解释太多。
中午还是在那个所谓的招待所吃的饭,刘伟名住的也还是那间只为他一个人准备的房间。刘伟名到这的次数不少,因为他本身到必须经常来岭山。虽然次数不少,但是每次刘伟名来,这个招待所从上到下都是如临大敌般的紧张。
中午,刘伟名便是在这休息,两点一刻,王婷婷便叫醒了刘伟名,刘伟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驱车前往省委大院,然后独自去了韩大成的办公室。而王婷婷便叫上司机给刘伟名寄书去了。当然,寄书的地址一个是林阳、一个是浅圳、一个是北京。
刘伟名来到韩大成办公室刚好是两点四十五,刘伟名知道一般领导都有休息的习惯,与韩大成的秘书寒暄了几句刘伟名便问韩大成的秘书:“领导醒来了吗?”
“韩书记每天都是两点半准时醒来,这个习惯雷打不动的。你稍等一下,我去给领导汇报一下。”韩大成秘书笑着说着,然后走进韩大成的办公室,随后出来让刘伟名进去,当刘伟名坐到韩大成对面的时候,韩大成秘书给刘伟名端了一杯茶过来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上午过来的?”韩大成很和蔼地对刘伟名说着。
“对,到的时候都到饭点了,本来想请领导吃个饭,但是想想领导您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所以就自己一个人吃了。”刘伟名笑着说道,有点无耻。
“请不请你是你的态度,答不答应那就是我的态度了。你都不请我怎么答应你?怎么?给你们批了那么大一笔款还舍不得请我吃个饭。”韩大成哈哈大笑地说道。
“那是公款,请您吃饭要我私人掏腰包,这种亏本的买卖我可不做。不过,韩书记什么时候去我们那去视察工作我请你吃我们白山的特色菜,保准让领导您胖三斤回来。我私人请,绝不用公家的钱给我私人拉关系。”刘伟名很“严肃。”地说着。
“你小子别在这卖乖我告诉你,过段时间我还正想去你们白山走一走。”韩大成笑了笑,然后收起笑容说道:“现在不仅仅是省里,包括上面都对你们白山很重视,我相信你肯定也听到过某些消息,你要感受到现在肩膀上的担子之重啊。”
刘伟名听到韩大成的话之后面色也是一沉,他现在知道,中央关于白山的计划已经确定了下来,而韩大成没有明说只能说明这些事情还没有公布。韩大成对自己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在上面有关系必定是早就知道了这些消息的。
“我知道,我一定会把这个担子给挑起来而且挑好。关于这些事情我最近已经在做一些准备工作了,包括整改煤矿还有出台投资优惠政策办法,前者是为了给白山营造一个良性的经济发展环境包括整改治安环境,后者则是为了规范投资政策。我想,只要把这两个工作做好,白山是能够承担住中央和省里的所有期望的。”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恩,你们交上来的报告我看了,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几句。我早几次就跟你说了,白山要稳,你要知道,白山已经经历过几次大事了,所以不能乱。但是,现在这个机遇摆在白山和你面前,如果一成不变那是不行的,必须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以白山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无法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所以,必须大改特改,但是,在这关键时刻,从中央到地方都是盯着你们白山的,你们决计不能乱,一旦乱了后果就会非常严重,这其中的厉害你应该非常清楚。所以,我给你的任务也就是四个字,动而不乱。”韩大成一次严肃地说着,随后说道:“要做到这四个字不容易啊,这就是要考验你和你们白山班子的政治智慧了。你什么需要省里面帮助的地方你可以尽管提,能帮你的省里绝对会尽量地帮助你们。伟名,这是一个历史机遇,上面把你放到这个位置上来的意思你现在也非常清楚了,要好好地把握住,把握住这个机会把他干好了,你这一生都会受用无穷。说句与你我身份无关的话,我现在都有点羡慕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