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第78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走进自己的房子,在沙发上靠了一下,走上阳台,从他的阳台刚好可以完全看见阿依古丽的阳台。网复制网址访问 刘伟名笑了笑,还是走出自己的房子,走到对面阿依古丽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谁?”里面传来阿依古丽的声音。
“我,刘伟名。睡了吗?”刘伟名回答着。
阿依古丽没有回答,但是随即门就开了。
“你怎么来了?”阿依古丽推开门问道。
“怎么啊?不欢迎老朋友。”刘伟名笑了笑说着,随即指着身后自己的门说道:“我就住在那。”
阿依古丽显然也惊讶了一下,随后拿出一双拖鞋给刘伟名,却是一双女式的,她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这里只有两双女式的拖鞋,还没来得及去买。”
刘伟名暗道,这女人的房子就是不一样,同样的单位房,自己的房子可是从来就没脱过鞋的。
“怎么样?都安顿好了吗?”刘伟名把自己的大脚挤进小的有点可怜的女式鞋里走了进去,一边问道。
“都好了,坐吧,不过可没什么东西招待你,还没来得及去买什么。”阿依古丽指着沙发说道。
“怎么?我听说秘书长给你安排了班子领导房,你拒绝了?”刘伟名不在意地随口问道。
“我一个人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啥?住着空落落的,这房子我都嫌大了。”阿依古丽把电视打开,然后说道:“你还说我,你这一把手怎么也住着跟我一样的房子?”
“我那是作为一把手必须装出一副勤政廉洁一心为公的模样来。”刘伟名开了句玩笑,然后说道:“还缺什么?缺什么就让后勤部门赶紧给补齐。”
阿依古丽指了指房子里面的各种家具摆设,然后道:“你看,该有的都有了,一样不少。再说了,你这个市委书记管的事也太细了吧?连这些小事你都要亲自过问你这个市委书记一天有五十个小时也管不过来啊。”
“我这是作为一个朋友的关系,别老拿市委书记说事。”刘伟名装着不开心地说着。
“我就住对面,有什么事情你站阳台上喊一声就行了。”刘伟名看了看这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有点尴尬,便站起来说道。“你今天也辛苦一天了,早点睡吧。”
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走出了阿依古丽的房子,回到自己家,看了会儿电视便就倒而睡了。
第二天,刘伟名依旧是准时到达办公室,办公室里少了王婷婷的存在这让刘伟名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当然,王婷婷只是暂时调过去帮助阿依古丽尽快地熟悉工作,并不意味着王婷婷就不管刘伟名的工作了。其实一样,刘伟名的工作手机依旧还是在王婷婷的身上,日常工作也依旧是由王婷婷在负责,只不过是人不在刘伟名的办公室里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姚宏的电话打到刘伟名这里,很急切地说道:“刘书记,刚刚市政fu那边通报,有十几位我市的煤矿业主还有工人代表举着横幅在市政fu门口抗议。”
刘伟名一愣,随即问道:“我们关于煤矿整顿的实施方案开始实施了没有?”
“还没有。网”姚宏肯定地说道。
刘伟名沉默了一下,随后道:“市政fu那边的处理意见是什么?”
“市政fu那边暂时还没有通报他们的处理办法。”
“你与市政fu那边联系,让他们汇报一下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办法。告诉他们市委的意见,市委的意见就是不软不硬。”刘伟名淡淡地说道。“另外,你给池民天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刘伟名说完挂断了电话。冷笑了一声,这些煤矿主的势力果然大,实施办法还没有正式开始实施就开始带来过来闹了。刘伟名很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他们就是想趁在实施办法还没有开始宣布实施的时候就来市政fu门前示威,目的就是给政fu压力,让政fu知难而退。当然,他们的想法百分之八十是要落空的,刘伟名在准备开始实施这个方案的时候早就已经想到了这种结果。
池民天来的很快,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要知道,市公安局离市委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刘书记。”池民天进来恭敬地说道。
“你来的时候经过市政fu吧?都看到了吗?”刘伟名淡淡地问道,随后指着椅子说道:“坐吧。”
“都看到了。”池民天坐下后点头说道。
“还记得我早段时间和你说的话吗?我让你时刻注意这些人的动向,为什么今天这些人都到市政fu来闹了你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不过却依然不怒自威。
“对不起,刘书记,这是我的工作疏忽。只是,我没想到我们的办法都还没有出台他们就开始出来闹了,确实来了个措手不及。”池民天非常无奈地说着。
“这种情况你早就应该想到了,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们的心思不比你池民天低。”刘伟名喝了口茶后说道。
“这是我工作的疏忽,我回去后立马开始实施这个事情。刘书记,我来的时候已经通知了人,现在应该已经到市政fu了。”池民天点头说着。
“恩,不过要注意方式方法,我们的目标是不制造冲突但是也要绝对保证我们党和政fu的尊严和威信。”刘伟名也点头说着,然后说道:“今天特意叫你过来就是要给你提个醒,这些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另外,我也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回去好好查查今天这些闹事人的名单,看看哪些人底子不干净的,你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也给他们这些提个醒,让他们意识到这次我们是认真的,不是像以前一样跟他们开玩笑。我们是党委政fu,煤矿发生这么大的安全事故我们对他们进行安全整改那是收法律法规保护的,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在这些事情上他们都可以为所欲为那我们党委政fu以后还有什么威信?”
“我明白了,刘书记,这些人的老底我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池民天对于刘伟名的话没有意外。
“那好,你去吧,有什么事情即使进行汇报。”刘伟名挥了挥手道。
就在这时,姚宏的电话又过来了。
“刘书记,市政fu的那群人已经分出一群到我们市委的门口来闹了。武警在门口拦着。”姚宏说道。
“有没有过激的行为?”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他们没有动手也没有强行破门,只是举着横幅在门口喊着口号。”姚宏说道。
“你让有关部门的人下去处理吧,有什么新情况再来向我汇报。”刘伟名说完之后挂断电话,随后对还没走出去的池民天说道:“又来了一批人到市委门口来了。”
“真是无法无天了,我马上调人过来。”池民天黑着脸道。
“恩,处理办法还是像前面一样,你去吧。”刘伟名点点头说道。
等到池民天出去之后,刘伟名笑了笑,这些人还是很有脑子的,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很文明的抗议,这是在试探市委政fu的底线,也等于是在恶心他刘伟名。
想到这,刘伟名直接给王婷婷打了个电话:“婷婷,你把手头上的事放一下,去门口看着,随时向我汇报情况。”
没多久,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面都听到了外面的喊声,什么“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等等之类的,刘伟名笑了笑,这些人还真的想的出来啊。
又等了一段时间,外面的口号又变成了“我们要见刘书记,我们要吃饭。”
听到这,刘伟名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王婷婷,问道:“现在什么情况?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把人给劝走?”
“刘书记,这些人怎么劝都不走啊,池民天书记带了警察来了,秘书长也亲自下来劝了,可是没用,他们就是不走。另外,他们也不进门,就站在门口,就是喊口号,另外,他们也不堵门,外面进来的车和里面出去的车他们都一律让路。所以,这事不好办。他们现在点名要见您。”王婷婷在噪杂的声音里面说着。
刘伟名一愣,没想到这些人这么聪明,碰到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不好办。刘伟名想了一下说道:“你跟秘书长说,让他们派代表到会议室来,我亲自见他们。另外,让他们其余的人马上回去,要是再站在市委门口大吼大叫,一律按照扰乱党委政fu正常工作的罪名进行拘留。”
刘伟名刚挂完电话,原来王德凯办公室而现在是阿依古丽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过来。
“刘书记,下面在闹,我刚刚也把情况都详细的了解了一下。要不我下去处理一下吧。”阿依古丽直接说道。
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你跟我一起去会议室吧,我直接和他们谈。”
“好,我马上过去。”阿依古丽也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刘伟名又等了十来分钟,然后拿着本子自己往会议室走去。在会议室外面,刘伟名就听到里面不停地吵着,还不是传来阿依古丽和姚宏以及市委这边一些工作人员的声音。
刘伟名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刘伟名进去,里面的声音都停了,包括姚宏在内的工作人员都站起来。
刘伟名看了看里面这十几个闹事的人,然后直接走到阿依古丽身边的一个位置坐下,然后直接对市委的几位工作人员说道:“你们先出去,把门带上。”
等到那几个工作人员出去了,刘伟名用犀利的眼神从这些人的脸上逐一扫过,然后开腔说道:“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白山市委书记刘伟名,这位是市委副书记阿依古丽同志,这位是市委秘书长姚宏同志。我在办公室就听到了你们的声音,说是要见我。这是好事,作为人民的公仆,我随时多可以听候各位的传呼。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向各位提醒一点。大家要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党委政fu,不是菜市场。”刘伟名指着会议室里面摆放的国旗说道。
接着又说:“你们发表自己的意见我们非常欢迎,不过,请你们注意方式方法,向这样的举着横幅在市委门口大喊大叫成何体统?说轻一点,你们这是扰乱党委政fu的正常办公,说重一点,你们这就是造反。”,刘伟名直接拍着桌子说道。
刘伟名一上来的这套异常严厉的措辞听得阿依古丽不停的皱眉,她着急啊。按照以往她处理这些事情的方法那都是安抚为主,尽量地有话好说,满足闹事者的需要,想刘伟名这样的强势阿依古丽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很着急,怕刘伟名态度激怒这些人,把事情越闹越大。当然,她的这种想法与她没有在基层单位呆过有关系。
“我看了一下,你们中大部分的人都是煤矿的老板吧?你们既然是老板那么也多多少少地有些素质,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谈话当中注意一下。有话好好说,一个一个地说,你们提出的问题和意见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我们都会考虑的。”刘伟名又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拿起笔翻开自己面前的本子,然后说道:“好了,你们谁先第一个说吧。”
那些人本来是信心满满地来闹事,以为市委绝对会妥协的,没想到,刘伟名一进来的强势就直接把他们的气势给杀了下去,他们看着刘伟名的铁面和犀利的眼神都开始有点怕起来了,要知道,在他们面前的可是市委书记,而不是一般人。
“我先来说吧。”一个胖胖的中年人看了看其他人,然后转过脸来说道:“刘书记,秘书长,还有这位女书记。并不是我们要闹事,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们这些人都是一些小煤矿的老板,还有一些煤矿的工人代表。我们听说市里面开始实施一项新的规定,说要对我们所有的煤矿进行整顿,必须让我们把安全设施整改到位才能营业。不是我们不想啊,而是我们资金有限,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进行整改,如果政fu硬要整改,那我们就只能破产关门。可是我们一家老小都指望着这个煤矿生活,我们也要吃饭也要生活,刘书记,政fu不能对我们赶尽杀绝啊。”
本来刘伟名是准备在本子上记些什么的,但是听过这个人话后直接把笔给搁下来了,一边听着这个人说话,一边抽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