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第78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可能是在试探你也不一定,不过,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送支票确实非常愚蠢。 再说了,我们的刘大书记可是咱们国家最有钱的人之一,给刘大书记送钱确实不明智。”阿依古丽也哈哈大笑了起来,忍不住调侃了刘伟名一句。
“你这话说的,给我送什么也不行啊,我可是党的好干部,受党教育这么多年,我的党性可是非常坚定的。再说了,我是真没钱,如果硬说我有钱,我也只能说我是个吃软饭的。”刘伟名很委屈地说着。
“我看啊,不像。”阿依古丽最后说了一句,然后关门。
刘伟名愣了愣,他没明白阿依古丽是说自己不像是个党性坚定的还是说自己不像个吃软饭的。不过刘伟名自己觉得自己两者都不像。笑了笑,也进门把门关上。
刘伟名回家洗了个澡,然后看了会儿电视,随后便准备睡觉,随即想到明天是周末,似乎自己不必那么早睡觉,想了想,刘伟名便又开始打开电脑上网。刘伟名是个很坚持的人,也是个很死板的人。说起来,从开始只会简单的上网到现在可以在电脑上随意操作,刘伟名这个过程也很多年了。不过,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全国人民基本上都有的qq号,他与人联系还是坚持的用邮箱。要问他为什么不申请一个,刘伟名自己也解释不清楚,最后他把原因归结于习惯,他确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刘伟名在网上开始看新闻,这也是他的习惯。他上网从来不看电视不玩游戏,电脑对于他的作用好像仅仅只是看新闻资讯以及偶尔收发邮件,而且,他看的新闻永远都只是那些有着浓厚官方印记的网站所登陆的新闻资讯。这个很好解释,他需要了解的是上面的一些动态,而不是一些毫无根据的花边新闻。如刘伟名所料,在新闻上,他相信地看到了主席关于提高党员干部党性素质的讲话,而且,这篇报道具有铺天盖地之势,不仅仅只是关于主席讲话的报道,在这边报道之后连接又有几位专家的文章,刘伟名敏锐地把握到,这可能就是中央今年的工作重点了。党性素质,说的表面一点,这就是反腐了,看来,全国性的反腐工作可能就要开展了。看到这,刘伟名陷入了沉思。几位尤恒生那边正抓着一大批官员的辫子,或许,在这之前刘伟名对于把这么一大批在尤恒生那张单子上留下名字的官员全部处理还有些犹豫,怕引起太大的反弹,但是现在,刘伟名却不会有丝毫犹豫了。网在中央的这股风之下,绝对没有任何人敢对自己说不。想到这,刘伟名突然开心了起来。当然,发现早一分自己的政治利益就多一分,如果在中央全面实施反腐工作之后自己的这点工作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但是,在中央给出一点点反腐信号的时候自己来这么一手,或许自己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想到这,刘伟名没有犹豫,直接拿起手机给尤恒生打了个电话。
“刘书记,您好。”对于刘伟名大晚上的给自己打电话尤恒生有点惊讶,也有点恐惧。要知道,自己作为纪委书记,大半夜的给自己打电话绝对不会是好事。
“恒生同志,关于教育口的彻查工作进行到什么地步了?”刘伟名直接问道。
“基本完成,所有取证工作也已经基本完成。现在在进行筛除工作。”尤恒生想了想,含蓄地说着。
“不需要筛选,所有有确凿证据证明其违法违规的人一个都不放过。从下周一开始,把所有名单上的人进行隔离审查,一个不要放过。要上下一起动手,不要让一个人跑了。”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尤恒生目瞪口呆,随即道:“刘书记,名单上记录的人可总计有三十来个人啊。”
“怎么这么多?上次给我看的好像没这么多吧?”刘伟名也愣了一下问道。
“上次没有全部审查完。”尤恒生实话实说着。
刘伟名犹豫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周一早上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们详细讨论。”刘伟名说到这挂断了电话。三十多个人,这个人数确实太过于庞大了,即使是在这关键时候刘伟名也不敢动手,这样的后果可能就是导致白山教育系统的暂时性瘫痪,这个后果可不是刘伟名能够承担的。刘伟名叹了口气,拿起自己公文包里面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笔记本上面记上这件事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他每天的事情很多,所以,他必须把一些相对来说重要的事情记上,随带这还要记上自己的想法以及这么想的原因,他害怕自己忘掉一些事。
刘伟名记完之后,点了根烟,慢慢地想着一些事情,然后似乎有了结果,才又开始握起了鼠标。
当然,刘伟名看的是自己的邮箱,有点意外,他的邮箱里面有三封邮件。而这三份邮件他非常的熟悉,一个是董静,一个是许岚,还有一个是久未联系的秦思思。
刘伟名点开董静的邮件,里面是一首诗:
我不知道
是否还在爱你
如果爱着
为什么会有那样一次分离
我不知道
是否早已不再爱你
如果不爱
为什么记忆没有随着时光
流去
回想你的笑靥
我的心起伏难平
可恨一切
都已成为过去
只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从前那样美丽。
刘伟名看着这首诗,反复地看着。最后叹息了一声,本以为这首诗是董静自己写的,随后上网一查,才发现这首诗是当代著名诗人汪国真所写。想到这,刘伟名也坦然,董静应该是不会自己写些什么诗词给自己的,这不是她的性格。但是,她又给自己发了这么一首诗干啥?刘伟名觉得自己有点迷茫,刘伟名最后只能叹息。
接着点开许岚的邮件,许岚的邮件很简单。就是告诉刘伟名,她现在过得很好,让他不要担心,随后又说了一些让刘伟名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话。刘伟名知道,这是许岚知道自己会担心她,所以发个邮件过来让来自己不要担心,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刘伟名想,许岚是不会与自己联系,她了解许岚的性格。
刘伟名最后点开了秦思思的邮件,秦思思的邮件更加的简短,但是,却让刘伟名彻底的震惊了。因为秦思思的邮件就那么几个字,写着:“伟名,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她长的很像你。”在这之后,还附带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张刚出生不久的女婴照片。其余的,再无其它。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电脑桌面,眼睛一眨都不眨地望着照片里的女婴,这是他的女儿。刘伟名大脑完全空白,很久之后,刘伟名才快速地拿出手机拨着秦思思的手机,但是,接通之后传来的是“您的拨的电话号码是空号。”的提示。刘伟名随即又呆住了,仔细算了算自己上一次与秦思思发生关系的时间,刘伟名不能不接受,时间非常的吻合。而在上次与秦思思发生关系之后,刘伟名与秦思思也再未联系过,所以,刘伟名也不知道秦思思的这个号码早已是空号。知道了这个事,可是刘伟名却又偏偏联系不上秦思思,这让他有点想抓狂的感觉。刘伟名想了想,拿出手机开始翻,翻出林宝源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电话接通后刘伟名告诉对方自己是林宝源,简单的寒暄了一下后,刘伟名问起林宝源秦思思在哪,但是,林宝源的回答让刘伟名非常意外,林宝源告诉刘伟名,秦思思早就已经离开了公司,快大半年了,他现在也根本不知道秦思思在哪。刘伟名有点呆滞地挂断电话,离开了公司,连林宝源都不知道他在哪,刘伟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联系秦思思的方式,除了面前这个邮箱,而秦思思这么做,很显然的,也就是故意与自己失去联系。刘伟名叹了口气,然后回复邮箱,没有别的话,刘伟名只有一句,那就是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马上立刻。
随后,刘伟名彻底头脑空空地坐在那抽烟,整个屋子里面都是烟雾缭绕的。
他相信秦思思的话,秦思思没有理由骗自己。刘伟名再次感叹,自己又一次做了爸爸,自己身上到底造了多少孽?刘伟名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秦思思,找到这个孩子。至于怎么找,刘伟名暂时还没有想到办法,只能等着秦思思来联系自己。
就在刘伟名满腹心事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刘伟名一看,是王婷婷的。这么晚了王婷婷还打电话过来,这让刘伟名有点惊讶,第一感觉就是出了什么大事。赶紧接过电话直接问道:“喂,什么事?”
“那个刘书记,我这停电了,我??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弄一下。”王婷婷有点犹豫地说着。
刘伟名一愣,随即想到,这大晚上的一个女人在家停电,确实是会比较害怕。
“那好,我现在过去,你打电话叫一下你们那物业,让他们赶紧过去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他知道,王婷婷在白山也没什么朋友,更别说男的了。虽然大半夜的叫自己领到过去修电表听起来有点滑稽,不过如果用朋友身份来考虑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了。
“我们这没有物业。”王婷婷回答着。
刘伟名恍然,王婷婷所住的房子确实是没有物业的。
“嗯,那你等我过来吧。”刘伟名回答着然后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