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第7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想了想,然后拿了件大衣穿上,那好钱包和手机便出了门 走出门,然后又走了一段路才拦到一辆出租车,根据记忆,刘伟名找到王婷婷房子的所在,敲了敲,才刚敲门,王婷婷就打开了门,很显然她是一直都站在门口等着的。网
刘伟名看见屋里面都是黑漆漆的,唯一的光源就是王婷婷手里的手机。
“刘书记,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你过来。我实在是有点怕,不然?”王婷婷带着歉意说道。
“来都来了还说这,说了也白说。家里没电筒吗?”刘伟名笑着说着。
“有一个,不过已经被我用的没电了。”王婷婷不好意思地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很显然是因为怕黑,所以才一直开着电筒。
“我看一下。”刘伟名走进屋里,拿出手机把触手可及的一些开关都摁了一下,果然没有反应。随后刘伟名问王婷婷:“你们家的电闸在哪个地方?”
“电闸?啥东西,我不知道,好像没看见过。”王婷婷一听刘伟名问顿时就傻了。
刘伟名这下确实是目瞪口呆,竟然还有人不知道电闸在哪的。不过随即想想,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停电谁会去关心这东西?
刘伟名有点无语的用手机那微弱的光照着,找了一下,随后走到门边,往上看了看,发现门口就有一个电闸。
“去拿个凳子给我。”刘伟名看了看这个电闸安的位置有点高,便对王婷婷说道。
王婷婷跑进屋子里面搬了张凳子出来。
刘伟名站在椅子上,掀开电闸的盖子,借着微弱的手机灯光仔细看了看,才看到是电闸的自动保险开关关掉了。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把开关拨了一下,随即,王婷婷屋子里面就立即灯火通明了。
王婷婷非常的惊讶,望着屋里面的灯光有点崇拜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下了椅子,看着王婷婷,随即笑着说道:“不用崇拜我,不是我多厉害,而是问题本身就不是个问题,只是保险开关自动跳了而已,也就是平时所说的跳闸了。”
被刘伟名这么一说,王婷婷顿时就脸红了起来。
刘伟名拿过椅子进了王婷婷的家里。
“刘书记,你肚子一定饿了吧?要不你等一下,吃点饭。”王婷婷看着刘伟名说着。
“这么晚了吃什么饭?”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其实是??我还没吃晚饭。回来家里就停电了,所以,没办法煮饭。”王婷婷尴尬地说着。
刘伟名目瞪口呆,本来想走的,不过想想,便说道:“那你就随便煮两个菜吧,我也确实有点饿了。”
王婷婷笑了笑,便进了厨房。
刘伟名左右看了看,然后往洗手间而去。
一进洗手间,刘伟名便看到了摆在洗手间里面颜色比较显眼想不注意都不行的一套女式内内,很显然,这是王婷婷换下来准备洗的。
男人本性都是有点贱的,明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套衣服罢了,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由这套衣服展开发散性思维,由此而联系到很多东西。网比如这套衣服是穿在谁的身上、穿在哪个部位、穿上之后会是什么样子,随即,自己开始想入非非然后开始有点膨胀难受。刘伟名如今就是这个样子。
“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男孩一样看到这些东西都会有想法。”刘伟名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开始上厕所。
当然,这只是个小插曲罢了。
如果大家以为接下来这刘伟名与王婷婷孤男寡女、大半夜的独处一室会发生一些什么绮丽的事情的话,那就错了。刘伟名稍微吃了点东西就离开了王婷婷的家,而王婷婷也没有留刘伟名,只是把刘伟名送到门口便就关上了门。
当刘伟名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本来有了困意,但是一回家却突然之间没了困意。想起秦思思的那个邮件心里又开始此起彼伏了起来,他在想秦思思现在会在哪,哪个孩子现在怎么样。虽然知道以秦思思的能力肯定可以把孩子照顾的很好,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刘伟名叹了口气,点着烟推开门走向阳台,一到阳台,刘伟名就发现隔壁竟然也有个女子站在阳台上看着。当然,这个女人就是阿依古丽了。
“你也还没睡?”刘伟名走到阳台的尽头靠近阿依古丽家阳台的地方看着阿依古丽问道。
阿依古丽穿着一套睡衣,当然,并不是那种很x感的睡衣,睡衣的款式很一般,说不上有太多的风采,但是,却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你不也一样?怎么了?因为那两百万睡不着?”阿依古丽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很沉寂。听到刘伟名的话才转过脸来,看了看刘伟名,才微微笑了笑说道。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两百万似乎还没有让我达到夜不能寐的能力。只是因为一些其它的事情感到烦而已。”刘伟名知道阿依古丽是在开玩笑,淡淡地回答道。
“工作上的还是家里的?不介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心里面有事可以找个人倾诉,说出来后会好很多。”阿依古丽转过脸后说道。
“一些家里的事情,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想着这些事情心里面突然平静不下来而已。”刘伟名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向阿依古丽说自己与一个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而且这关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今天,这女人告诉自己她给自己生下了一个孩子?
“几米说过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人到了晚上都是感性的动物,会想很多事,而且多半是痛苦的,这种情绪控制不住,轻轻一碰就痛。不要因为一点瑕疵而放弃一段爱情,毕竟在爱情里,需要的是真情,而不是完美。耐心点,坚强点;总有一天,你承受过的疼痛会有助于你。生活从来不会刻意亏欠谁,它给了你一块阴影,必会在不远的地方撒下阳光。当然,这话不适合你,你是个坚强的男人。”阿依古丽听过刘伟名的话后,也没有继续往下问,而是悠悠地说了这么一段话,脸上带着很深的忧伤。
刘伟名突然觉得阿依古丽这话好像并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更像是对她自己说的。
“我觉得你这话更像是对你自己说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道:“你刚刚也说了,心里面有事可以找个人倾诉,说出来后会好很多。心里面有事的话可以和我说说,你放心,我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我一点也不八卦。”
阿依古丽对于刘伟名的玩笑淡淡地笑了笑,随后淡淡地说着:“我只是觉得人生太无常了,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我以前以为一些东西是会永远存在,只是,突然一下,他说没了就没了。有时候会突然觉得,人活在世上真没什么意义,我现在就在想,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伟名听着这话目瞪口呆,这话听得刘伟名心里面瘆的慌,有种感觉像是阿依古丽准备做出什么傻事一样。
阿依古丽估计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了,转过脸看到刘伟名惊讶的不敢置信的样子,笑了笑,然后道:“怎么了?吓着你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是不是随便说说只有阿依古丽自己心里知道了,不过,刘伟名还是觉得有点后背发凉的感觉。他可以感觉的出来,阿依古丽心里面藏着太多的事情。从这次见到阿依古丽的第一面起,刘伟名就有这种感觉了。以前的阿依古丽显然要比现在开心开朗的多,而现在的阿依古丽眉宇间仿佛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而且,待人的态度也总是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刘伟名苦笑着摇摇头,然后说道:“吓到我倒是不至于,不过,确实让我有点后背发凉。”
刘伟名说完后望着阿依古丽,随后又点了根烟慢慢地说道:“其实,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这种想法。对生活失去信心,或者是已经感觉了无生趣。我想说的是,这其实只是一种暂时性的状态,是因为自己在情感上受挫,在思想上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好像,自己除了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其它的事情可做了一样。我是深有感触,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听听我的故事。”
阿依古丽对着刘伟名微微笑了笑,然后道:“你知道的,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八卦的本性都不会改,我也不例外。”
对于阿依古丽这不是答案的答案,刘伟名只能报以微笑。
“你就当听个笑话吧,都是我的一些陈年琐事了。”刘伟名淡然地说着。
“我这一生说不上有多波澜壮阔,不过,却也算的上是丰富多彩了吧。不过,大部分的时候我都一帆风顺,基本上没遇到过什么太大的挫折,要说当时有多悲伤欲绝那是假的,不过,确实非常伤心。有那么两次吧,第一次是与我前妻离婚的时候,我与她很相爱,她对我非常好,而且,他们家也对我有恩,她的父母对我有再造之恩。后来,我犯了个错误,一个无法饶恕的错误。因为这个错误,我们离婚了。离婚的时候我表现的很男子汉气概,孩子、财产我什么都没要,用来表现出我有多么的爱她,我净身出户。但是,当办完离婚手续一个人回到家的时候这种坚强却顿时被击败了。我哭了,像个小孩子一样躲在角落里面哭泣着,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很痛,这种痛是撕心裂肺的。如果离婚是因为两个人之间不爱了或者是说性格不合适,我想我还不会这么痛苦,偏偏,亲手毁掉这一切的那个人正是我自己。后悔有什么是世界最为痛苦的一件事。离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个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我也感觉生活了无生趣。感觉生活当中少了她的存在便突然之间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一样,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第二次便是早段时间,我父亲过世。”刘伟名说到这个地方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又说道:“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他们生活在小乡村,那里条件很苦,家里从小生活就是异常的艰辛,为了供我上学,他们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但是不管吃多大的苦,他们始终坚持着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把我送出大山。后来,我真的走出了大山,获得了一个很多人都为之羡慕的工作,也娶上了一个大城市的媳妇,甚至于,我当上了官,身边有了钱,成为了大部分人口中所说的那种成功人士。不过,自从我工作后,基本上没有在父母身边呆过,回想起来,这些年回老家看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而陪在两老身边尽孝的时间就更加的少了。上次父亲病了,我远在白山,母亲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很慌乱,完全没有主见。最后,还是村里父老乡亲帮忙给送去医院的。当我赶去医院的时间,医生告诉我,我父亲已经没有多少希望了。我那时候整个人顿时就完全蒙了。一个人,当你拥有的时候,你完全不懂得珍惜,一旦即将失去或者已经失去时,你才会突然醒悟,原来这个东西对我这么重要。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救治他,不过,最后他还是走了。这件事再次让我了很长一段时间。”
刘伟名说完之后看着阿依古丽,笑着说道:“当然,我不是在和你比谁更苦,我只是发现你心里有事,所以告诉你一个道理,再苦再难的事情都是会过去的。你在当时会觉得很难受很难过,不过,等过了一段时间,你或许依然会觉得难过,不过你会发现,太阳还是一样的会升起,生活一样的还是要往下过,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怎样让自己的每一天过得更好、过得更精彩更充实。”
“我知道,谢谢你。”阿依古丽也笑着回答着刘伟名。
“你知道就好,所以啊,没必要整天给自己心理增加这么重的负担,无论是什么事,总有过去的那一天。白山这地方不繁华,不过胜在山好水好,而且,白山的人都非常淳朴。我相信,你一定会在这里找到乐趣的。如果你不是很珍惜懒觉时间的话,我明天早上可以带你去爬山,这里山顶的风景非常的迷人,我相信你到了那会对人生有一个新的认识的。”刘伟名接着说道。